十一话 十二话
幽州张某2017-07-27 20:493,269

  十一话

  吃完饭,郭岚却没能如预期一般得到休息的时间,因为他们这小宅院,有客人来访——糜竺。

  这个人,现在算是刘备军中身份比较特殊的一个。

  因为他,原本是夜锋河北总堂的一位夜帅。

  不单如此,他的妹妹,也是他原来手下的分统之一的糜淑,现在已经嫁给刘备为妻了。

  同样清楚彼此关系的张枫和糜竺,也曾有过短暂的合作,只不过郭岚现在清楚,二人现在对对方都很是防备。

  既然与刘备结为姻亲,也就表示糜竺已经死心塌地地追随了,那么对于张枫这样一个不安定的因素,当然要密切关注。

  糜竺能成为合格的夜帅,主要靠的是两样:第一,殷实的家底让他供养起了一个庞大的情报网,能够第一时间搜集到他所需要的情报,只不过和汉锋营那涵盖面十分广泛的职能不同,糜竺的情报网更注重于军情战报;第二,糜竺本人,是个用毒高手,而且十分精通缓效之毒。

  张枫曾经不止一次告诫郭岚:始终与这个人保持五步的距离,他碰过的任何东西都不要动,甚至尽量别正对着他呼吸。

  总之,避免一切可能中招的机会。

  所以,当这个人出现在门口时,郭岚第一反应便是向后撤。

  虽然糜竺是一身文士打扮,可在郭岚眼中,这个人却好像毒蛇一样。

  “糜帅大人到此,不知有何事?”

  张枫虽然没有郭岚那么明显,却也很谨慎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糜竺当然能察觉,但也只是笑笑,并不介意,就这么站在门口,没有做出让他们师徒二人更加警惕的举动。

  “呵呵,听闻今日你去见主公,说了件大事。”

  看来,刘备对手下很是信任呐。张枫在心里暗想。

  今日他去见刘备时,并没有其他人,只有张飞中途到达,而糜竺在这么短的时间便知道了事情经过,定然是午饭时刘备召集他们亲口告知的。

  “是,许都有客到此,仰慕刘将军大名,特托我先达其意。”

  “此事主公已告知我等。”糜竺倒也毫不隐瞒。

  “那我就不知糜帅还有何疑问了。”

  “好,既然你问了,那我不妨直言。你究竟有什么打算?”

  “糜帅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虽不知你究竟谋划着何事,但你绝不会只是单单为主公着想。”

  如果是一般人,被这么质问,肯定是要掩饰一番。

  可张枫不会,也不屑于那么做。

  “糜帅大人,何必执着于我一人。事当行则行,只论可与不可。我倒想问糜帅大人一句:此事若行,对主公可有损失?”

  “……没有。”

  “那便是了。既然大势所趋,那我即便从中为自己谋划些许小利,又有何妨!”

  张枫直视着糜竺,竟然迈步走了过去。

  郭岚刚想上前去拉住师傅,却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

  师傅的目光,异常坚毅!

  糜竺没有动,就任凭张枫走到了自己面前。

  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张枫,良久,糜竺不禁一笑:“看来,是我多疑了。”

  张枫也是一笑:“都是为了主公。”

  郭岚见气氛缓和了些,才稍稍松了口气。

  “对了,若是想要知晓那伙人的落脚之处,我倒是愿意帮忙。”

  “这就不劳烦糜帅大人了,我已经探查清楚了。既然此事他们是找的我,我当然会看紧。”

  “呵呵,有心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辞了。”

  “也好,那我就不远送了。”张枫拱手相送。

  直到糜竺消失在门外,郭岚才发现自己的手心,竟然在这大冷天里紧张出了汗。

  “师傅,他这一趟,是什么意思?”

  此时的张枫,只怕是没了之前的好心情:“不必多问了。想来,他也已经查到了赢拓等人的动向。”

  “师傅是怕他会下手?”

  “那倒不会,既然刘备有意促成此事,他就不会从中作梗。可是岚儿,你要明白一件事——如果让糜帅直接见到赢拓,我便没用了。”

  “那师傅的意思是……”

  “等玉貘回来,你带他到城西十里那个最高的树下与我汇合。”

  郭岚点了点头,而后,张枫便急匆匆地离开了。

  十二话

  其实郭岚并不清楚玉貘什么时候能回来,不过既然师傅让等了,就老实地等着吧。

  只是这漫长的等待,实在有些熬人,好在玉貘半个时辰之后便回来了。

  郭岚心中有些不安,就引着玉貘一边走一边说,向着与师傅约定好的地方出发了。

  一路上,二人很谨慎,但并没有遇到什么意外情况。

  到了约定的地方,也没有什么人影。

  张枫挑选的地点,是城外田地的边缘,再往前,就进入树林了。

  只是大冬天的,树林也只剩下枯枝,眼力所及能看到很远,并不是什么理想的隐匿之处。

  郭岚很不解,这完全不是师傅的行事风格。

  不过还好,并没等多久,张枫就出现了。

  “师傅。”郭岚赶忙上前,查看张枫有没有受伤。

  看来是没什么大碍,但张枫的表情倒显得有些如释重负一般。

  “枫哥。”玉貘也打了声招呼。

  自从玉貘与关羽走得近了之后,张枫对他的态度,也多少发生了些变化。

  如果让郭岚形容的话,就是感觉两人说话有些生疏了。

  “嗯,”张枫回了声,便转头问郭岚:“你们这一路上没遇到什么人吧。”

  “回师傅,一路无事。”

  “那就好,我们回城吧。”

  “啊……啊?”郭岚和玉貘的嘴都张大了。

  这是什么意思?出城看风景来了?

  “可……师傅,那个赢……”

  郭岚有些犹豫的问话,被张枫摆手制止了。

  “我已经处理好了,走吧。”

  就这样,张枫带着满是疑问的郭岚和玉貘,返回了山桑城。

  ……

  而之后的时间里,张枫也没有再提过关于这件事的任何细节。

  直到用过晚饭,玉貘离开之后,张枫才示意郭岚留下。

  “岚儿,今日我让你出城一趟,是否很不解?”

  “回师傅,岚儿愚钝,确实不明白。”

  “那只不过是想让你引开糜帅的注意,之所以让你等着由羡,是不想你有什么意外。在与你二人汇合之前,我已经见过赢拓了。”

  郭岚这才明白,原来自己是被用作了诱饵,心里不禁有点小情绪,不过想到师傅特地嘱咐自己等玉貘,也就释然了。

  “那现在不用担心糜帅的人了?”

  “嗯,其实原本赢拓等人都在城中寻了住处,我为了防止夜长梦多,便提前去找他给出了答复,同时也给他提了个醒。”

  “提醒?”

  “呵呵,也只是诓骗他罢了。我说刘备虽然同意了,但他身边的幕僚中却有人反对,这个人就是糜帅。只怕继续留在城中,他会有危险。”

  “他信了?”

  “他若还是之前那个夜袭营统领,自然不会相信,可现在不同了,他变得谨慎甚至于有些胆小了。”

  是的,赢拓在接管了汉锋营之后,地位已经与之前有了天壤之别,而位置越高的人,越爱惜自己的性命。他能来山桑,本就已经是冒险,现在还要再次犯险留在城中,赢拓是万万不会的。

  “那现在他们走了?”

  “我给了他些建议,最先是想让他单独见刘备……当然这不可能,他那些部下又岂会让他只身前去。”

  “那该如何?”

  “所以我又建议他,不要亲自去,反正刘备这边没人认识他,他只须派个亲信冒名顶替自己即可。”

  郭岚知道,如果换个人,张枫是绝对不会说这么多的。

  只有对他,张枫才会倾心相告。

  除了师徒关系和那奇妙的缘分之外,只怕更多的原因,是一直内敛孤独的张枫,也渴望一个可以倾诉之人吧。

  所以每次张枫对他说明,他都很认真地去听。

  他知道,张枫也是在教他用计。

  “我见完他,便假装与之分别。没多久他们便急匆匆收拾分头出城了,而我则偷偷尾随,顺便将这群不谨慎的家伙所留下的痕迹清除了。在确定他们新的落脚村落没有糜帅的眼线后,才去找的你们。”

  郭岚终于知道了今天下午究竟发生过什么,情不自禁地有些感触。

  “师傅,只怕这些,岚儿一辈子都学不会了。”

  “呵呵,你还小,等经历的多了,不用学也能想到。其实若是比计谋,我和轩哥还差得远啊。”说到这,张枫的神情有些黯淡。

  张枫嘴里的“轩哥”,是他们在徐州荒村生活时的另一位师傅,郭岚两个同伴之一的师傅——段轩。

  自从分别之后,便没有了音信,也不知道现在人在哪里,是否还留在徐州境内。

  “不知道段师傅现在怎么样了……”

  郭岚不自觉地小声嘀咕了一句,却一字不差地落入了张枫的耳朵。

  “赢拓见过他。”

  “啊?”

  “在许都。”

继续阅读:十三话 十四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夜传说之上兵伐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