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话 六话
幽州张某2017-07-27 20:462,629

  五话

  郭岚对于这个称呼并不陌生,所谓“贤老”,其实就是夜锋的首领。

  他之前听张枫讲过,夜锋组织遍布整个东汉大地,组织人员数量庞大,原本设有五个总堂,分别是:河北总堂、北方总堂、东南总堂、南方总堂以及汉中总堂。

  每个总堂中都有二到三位贤老坐镇,这也是为了保证制定的行动方案不会出错,毕竟贤老们互相权衡,才更稳妥。

  每位贤老之下,有直接统领着的三位夜帅,每位夜帅都有自己的四个分统协助行动。

  除此之外,每位夜帅还会收下两名亲徒。

  而张枫,便是四贤老座下一位夜帅的亲徒。

  只不过因为种种变故,现在只剩下东南总堂完好,再有就是已然成为汉锋营的北方总堂残部。

  而这个赢拓口中所说的,便是原北方总堂三位贤老中的四贤老。

  郭岚明白,师傅之所以会表情伤感,恐怕是想起了过去吧。

  听说经历了覆灭之难后,北方总堂三位贤老中,五贤老英魂归天,九贤老下落不明,就只剩下四贤老还有音信了。

  往事历历在目,叫人怎么能不伤怀。

  不过张枫到底是张枫,理智一瞬间便压过了情感。

  “呵呵,我终于明白了”,张枫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失势的老臣之中,也有董承大人,所以理所当然地,董妃也不得宠了。而同样不被器重的汉锋营便正好与之联合,准备合力对付曹操。只是你们终究势单力薄,再加上身处许都诸多不便,于是便想在朝野之外寻找一个同党。而这个被选中之人,就是刘备。”

  “张兄果然是聪明人。”赢拓点头赞许地说,“正是刘备。毕竟当初曹操攻徐州之时,也只有他敢于正面与之迎敌。”

  “那我倒有一事不明了。”张枫微微向前探了探身说道。

  “张兄请讲。”

  “你既然是来拉拢刘备的,为何不直接去找他,反倒来找我这个闲散之人?”

  “呵,说出来不怕张兄笑话,我可不能保证刘备会接受董妃和我等的示好。不过,一听说张兄现在也在刘备军中,我便多了几分底气。”

  “与我有何关系?”

  张枫假装不解地问道。

  “对于之前张兄多方游说,我还是有所耳闻的。如果张兄肯相助,那么我相信要成功并不难。”

  “你太抬举我了。”张枫很随意地摆了摆手。

  “是张兄太过谦了。”

  本来现在已经是融洽的谈话,可在下一刻忽然又再次变了氛围。

  因为张枫的眼神,忽然变得凌厉起来。

  “你虽然不是商人,却也应该明白一件事——要我帮你可以,但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张枫忽然转变的话锋,并没有让赢拓太过惊讶。

  很明显,他的心中早就有了准备。

  “吕布。”

  听到这两个字,任在场的谁都能感觉到张枫身上那股毫不掩饰的杀气。

  赢拓很即时地再次制止了准备起身的手下。

  他清楚,张枫这次的敌意,并不是冲着自己这边。

  “你什么意思?”张枫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质问道。

  赢拓看他这样说,心里明白已经接近成功了。

  他笑得越发谦和,此时若是外人看来,定然会把他认作哪家大户里受过良好礼教的公子。

  看张枫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他才缓缓回答道:“呵呵,只要张兄答应助我,我便也向张兄承诺:事成之后,陛下必会下诏,命曹操发兵征讨徐州!”

  六话

  筹码,是一场谈判的关键。

  身在许都,时常要和朝臣大臣斡旋的赢拓,对于这一点很清楚。

  他当然不会毫无准备地盲目来见张枫,想要成事,事先的准备是十分必要的。

  赢拓虽然现在是汉锋营的全权统领,可是在北方总堂覆灭之前,他所带领的,是夜锋之中最为机密的部队——卷宗室。

  这个部队的存在,在总堂之中,本身就是个异类。

  夜锋部众所知的是,卷宗室主要负责搜集各种资料,而这些资料,基本上涵盖了史籍、地质、特产、民风、人物、医药等所有方面。

  换言之,东汉疆域上的一人一物、一草一木,都能在卷宗室找到些许记载。

  只可惜,在那次浩劫中,绝大部分的典籍都已经被付之一炬。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允许部众知晓的部分,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卷宗室的另一个职能——执行“夜袭令”。

  所谓夜袭令,其实就是对于不服从组织道义、存有异心乃至于叛变之人,所下达的格杀令。

  也就是说,卷宗室是庞大的刺客组织夜锋之中最为精英的部队。

  逃到许都之后,在天子和曹操的协助下,四贤老和赢拓便成立了以卷宗室为核心的汉锋营,而其基本能力依然保存完好,那就是收集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料。

  所以,赢拓嘴上说对张枫早已闻名,并不是胡言。更准确地说,赢拓对这个独臂男子,可以说是一清二楚。

  他自然也知道,当年在兖州济阴郡乘氏县所发生的一切。

  兴平元年(公元一九四年),吕布在乘氏遭遇了当地义士李进的伏击,而怂恿他执行这次伏击的人,就是张枫。

  也就是在这一次战斗中,张枫失去了一臂——被吕布生生扯断了。

  而要深究张枫和吕布的恩怨,便只能归结到一个女子身上——貂蝉。

  他们三人的纠葛,只怕说上十天也说不完。

  赢拓当然不会一直沉浸在对这些传闻的回忆中,既然现在他提出了自己的条件,就要看张枫是否心动了。

  不出所料,张枫的眼中,开始闪烁不定。

  过往数年,他曾辗转落魄、也曾活得仿佛野兽,唯一支撑着他的动力,便是与吕布清算。

  现在,面前这个男子提出了十分诱人的条件,他又怎么会放过?

  “我凭什么相信你?”张枫的口风已经有些变化了。

  “因为无论如何,对张兄都没有坏处。”赢拓当然能听出张枫语气的缓和。

  “是么?”

  “如果能成事,那我便欠了张兄一个人情,承诺张兄之事,自然是说到做到;万一不成,张兄也有了我这个盟友,日后行事,也方便许多。”

  “我是问你,我凭什么相信你会兑现承诺!”

  “就凭这!”

  说着,赢拓从怀中取出两枚令牌,按在桌上推到了张枫的面前。

  坐在一旁的郭岚偷偷伸了伸脖子张望,那两块令牌大小基本相同,虽然不清楚具体是什么材质,却能看出制作工艺很精致,而且应该很有分量。

  令牌的外边,有很蜿蜒的雕花,而中间,都刻着“汉锋”二字。

  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令牌的右下部分一个圆形突起上的字,左边那块刻得是“统”,右边那块刻得是“副”。

  “张兄,这便是汉锋营统领的令牌。有了它,便可调动整个汉锋营。”看见张枫有些疑惑,赢拓笑着解释。

  “明说吧,你这是……”张枫指了指令牌,却并没有去看。

  “这一块,”赢拓拿起那块刻着“统”字的说道:“是我和乔虎持有的,也就是统领之令,而这一块……”

  赢拓指了指刻着“副”的那块,

  “是为张兄准备的。”

继续阅读:七话 八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夜传说之上兵伐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