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话 二十八话
幽州张某2017-08-01 22:303,276

  二十七话

  当一切都安排妥当时,已经快到晌午了。

  苦命的玉貘和郭岚顶着雪再次出门了——按照张枫的说法,一刻也不能耽误,信必须尽快送到。

  “岚儿,信里都写了些什么?”玉貘走着走着,忽然好奇地低头询问。

  写信的时候,张枫只留下了代笔的郭岚,而其他人,张枫示意凌鸳将他们都带了出去。

  所以,这信的内容,只有郭岚知道。

  可是张枫嘱咐过他,不要对别人说。

  所以即便玉貘询问,郭岚也只能摆手,“师傅说了,不让对别人讲。”

  “唉……”玉貘竟也学着老气横秋地叹气。

  “岚儿,其实有句话我一直想问你。”不说就不说吧,玉貘立刻换了话题。

  “由羡哥,你说。”

  “我们现在究竟是在做什么。”

  “嗯?”

  “这些谋划、算计,与我们究竟有什么关系?”

  郭岚不禁转头,眨着眼睛盯着玉貘。

  “师傅死后,我整日喝得烂醉。那些日子,虽然浑浑噩噩,却也落得清闲。如果不是枫哥遇到我,将我带到徐州,可能我这一辈子也就是个邋遢的醉汉了。”

  郭岚没听明白他想说什么,疑惑着问道:“难道由羡哥觉得那样的日子反倒更好?”

  “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必像现在这样整日提心吊胆地活着。”

  “或许这就是命吧。”

  “你这么小的孩子,居然也信这个?岚儿,我就问你一句:你为什么一直追随着枫哥?”

  郭岚刚要开口,却忽然犹豫了。

  是啊,为什么呢?

  自己原本不过是个贫苦百姓家的孩子,怎么就一步步陷入这个乱世了呢?

  “你根本没有非留在这不可的理由。”

  “由羡哥,你今日这是怎么了?刚才出来还好好的,怎么……”

  玉貘也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有些失常,便赶紧收敛了一下。

  “没什么,可能是最近事情太多,有些心烦吧。”

  话不投机,自然也就没有什么话了。

  玉貘抬头看了看已经灰蒙蒙的天空,说了声:“走吧。”

  可是,郭岚却忽然站住,低头想了想,用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如果不是师傅,我早就饿死了。我现在只能跟着师傅走了。”

  ……

  两个人尴尬无语的氛围,一直持续到了糜竺的府邸。

  毕竟当着糜竺,这些私下的情感是不便表露的。

  看过张枫的信后,糜竺的眼神变得有些奇怪。

  “张枫那家伙,真如他的名字一般,疯了不成?”

  玉貘一听这话,便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信中所说的计策,定然又是如张枫一贯的行事风格。否则,糜帅不至于这样开张枫的开玩笑。

  看玉貘和郭岚都没说话,糜竺便又再次将信看了一遍。

  “你们回去告诉张枫,日落之前,我会派人去通知他。”

  看样子,糜竺是同意了张枫的计策。

  既然如此,二人也不想再多停留,便又辞了糜竺,准备返回住所。

  出了门,玉貘见郭岚似乎仍然不想多说,便终于忍不住再次询问,只是这次,他明显换了个方式。

  “岚儿,看糜帅那反应,枫哥这次的计策定然又是出人意料。究竟如何啊?跟我说说,我不告诉别人。”

  “由羡哥,我……”

  郭岚刚想再次拒绝,却发现玉貘竟然眨巴着眼睛很真诚地看着自己。

  不得不说,和玉貘比起来,郭岚终究还是更单纯些。

  他怎么能想到,同样单纯的玉貘竟然也会这招。

  果然,他被玉貘这样的表情打动了。

  “其实师傅是想……是想以自己和刘将军为饵,把那三个分统引出来。”

  郭岚用很小的声音对玉貘说。

  可这句话明显刺激到了玉貘的神经。

  “啥?!”

  他一时没控制住,不禁大呼一声。

  好在因为下雪的原因,街上并没有什么人,不然肯定会引来不少目光。

  “枫哥……”玉貘尽量平复着心情追问:“枫哥想怎样?”

  可是郭岚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他只是用目光暗示玉貘。

  玉貘立即反应过来——大街上不是说话的地方。

  毕竟那个叫胡三的知道他们的住处,万一……

  嗯?!

  玉貘的脑海中忽然想到了什么,身子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他此时不想再追问什么计策,因为就在刚刚,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心急之下,他拉起郭岚大步向着住处跑去。

  郭岚当然不明所以,就这么被拽着跑了回来。

  进家之后,玉貘急匆匆地跑到张枫休息的屋子,一把推开了房门。

  张枫他们正在等着用饭,见玉貘和郭岚这样回来,便有些诧异。

  张枫刚要开口询问,可玉貘却抢先问了一句:

  “枫哥,你昨夜杀掉的那队人中,可有那个胡三?”

  其他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可张枫却立刻明白了玉貘的担忧。

  没有任何犹豫,张枫十分严肃地看着赢拓说道:“你不能继续留在此处了。但走之前,我要将计划告诉你,此次,只能借助你的力量了。”

  二十八话

  当玉貘询问张枫是否将胡三斩杀时,张枫才终于弄明白自己醒来之后那种隐隐的不安是什么。

  本来,放走胡三,只不过是想借他的嘴传话给鄢雪,让她误以为糜竺和张枫是一伙的。

  可后来,借助引诱那伙不明真相的夜锋,使他们与糜竺部下乱斗,便达到了这个目的。

  所以,张枫反倒对于这个胡三不是很关心了。

  玉貘不会平白无故地询问这么个细节,张枫立刻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胡三对于自己这边的情况了如指掌,那夜乱斗,相信他一定躲在某处,见情况不妙便立即逃走了。

  这意味着对于张枫来说很糟糕的两件事:

  其一,只要胡三回去,鄢雪便会立即知道张枫已经受伤的事,而张枫的身边除了玉貘,并没有什么武艺好的人,这样的机会鄢雪一定不会放过;

  其二,张枫十分清楚自己师傅手下这几个分统的能力,鄢雪部下擅长的,是远距离的暗杀,而张枫所选的住所周围,基本上都是废弃的民宅,他根本无险可依。

  所以,在这种紧急情况下,他只能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众人了。

  首先,赢拓不能留在张枫这了,可城中也没有什么可以防备偷袭的地方,这样的话,他如果还要见刘备的话,现在就只有一个去处——糜竺府上。

  当然,张枫不会让他自己去,因为说实话,不论是张枫还是赢拓,都并不怎么相信糜竺,所以张枫安排了武艺相对差些的凌鸳和缭音。这样,这边行动的时候,也会方便些。

  其次,鄢雪不会大张旗鼓地带大队人马进城,她只会派很少的精锐来行动,而且一定是白天进城,晚上行事,那么现在张枫还来得及做最后的布置。

  虽说鄢雪部下可以在二十步左右的距离进行暗杀,但毕竟张枫等人是在宅子里,他们如果要做到万无一失,就只能偷偷潜入附近的民宅。只要清楚这一点,便也有了应对之法。

  赢拓并不是这次攻击的目标,甚至说鄢雪都不一定知道他的存在,那么他那些手下就没必要继续保护他了。按张枫的计划,将这些人以五人为单位分别埋伏在附近的民宅中,如果鄢雪的部下真按照张枫预料的那般行事,便先发制人,将其斩杀。

  听完张枫的安排,赢拓点了点头。

  不得不承认,在这么紧急的情况下张枫能够保持冷静,确实难得。

  只是,这一切的安排,都是在理想情况下,谁也不能保证对方是否会完全如自己这边估计的一样行动。

  不过,现在也只能先这样了。

  赢拓按照张枫所说的,立即开始召集已经进城的手下。

  这倒简单,因为赢拓很谨慎,所以即便是来张枫这,也有两个手下在后面秘密跟随。

  所以赢拓只须到后门用暗号招呼一声即可。

  等他这边布置妥当了,张枫便让凌鸳和缭音陪同他,乘坐之前进城的马车赶往糜竺那边。

  现在倒不用很担心,毕竟是白天,而且在下雪,街上没有多少人,但巡逻的士兵却跟往常一样。如果有事,很快便会引来大队人马。

  所以赢拓他们大可以在大道上行进。

  只要到了糜竺那边,就基本上可以安心了。鄢雪还不至于对身为刘备部下的糜竺动手。

  赢拓对这样的安排也没有什么异议,只是在动身之前,他又向张枫问了些事。

  “张兄,还有一件事希望你能告知。”

  “请讲。”

  “许都现在虽然有些混乱,但我与朝中一些大臣倒也熟络。刘备此番被吕布赶出徐州,说来应当是情势很急迫,可他已然到此地许久,却并没有向许都那边请求过粮草支援。”

  “你是想问,山桑小城,根本养不下他的一万兵马,他是如何解决的,对么?”

  “正是。”

  张枫微微一笑,用很低的声音回答道:“黄巾粮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夜传说之上兵伐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夜传说之上兵伐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