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话 二十四话
幽州张某2017-07-31 20:002,916

  二十三话

  当心事放下之后,疲惫便开始涌上来。

  糜竺派了一辆马车,将张枫等人送回住所。

  一路上,张枫都是昏睡着的。

  到了住处,玉貘和郭岚在车夫的帮助下将张枫弄会了屋内。

  车夫临走时,凌鸳特地嘱咐他,再次向糜竺表示感谢。

  回到屋内,凌鸳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张枫已经包扎好的绷带解开,确认了一番。

  显然,她还是不放心,怕糜竺给张枫用了毒。

  不过当她闻过伤口处的药之后,便知道这次是自己多心了。

  张枫昏过去之后,众人其实是很闲的,毕竟可以暂时不去管那些烦杂之事了。

  凌鸳写了一些药材,让玉貘带着郭岚去采买。

  玉貘有些不解,这种事让下人去做不就行了么?

  但凌鸳却执意要他们去。

  无奈,很少见到凌鸳这么执着,玉貘也不好拒绝,便带着郭岚出了门。

  临走时,郭岚注意到,凌鸳将烧好的热水端进屋子之后,也离开了。

  ……

  有阳光的时候,街上倒也不是那么冷了。

  玉貘看着手里凌鸳写好的清单,完全没有注意到身旁若有所思的郭岚。

  “由羡哥。”

  “由羡哥!”

  玉貘太过专心,以至于直到郭岚提高了声调喊话他才听到。

  “啊?怎么了?”

  “你说……缭音姐……”

  “嗯?”

  “缭音姐会不会是……喜欢师傅?”

  “啪!”

  “啊!”

  玉貘被郭岚这突如其来的话惊了一下,一个没留神,脚下一绊,摔倒在地。

  郭岚赶忙把他扶起来。

  玉貘捡起被自己丢出去的清单,一边拍着身上的土一边诧异地看着郭岚,“你别胡说!”

  “真的。在小沛时我就感觉有点不对,今天听到师傅受伤,她也有些过于慌张。而且,刚才我们出来时,鸳姐好像把她和师傅单独留在屋子里了。”

  “啊?不会吧!”玉貘虽然没有喜欢的人,但却也对男女之事有些了解,不过他却没有想到,郭岚这个小家伙竟然也对这种事上心。

  “只是……”郭岚的表情又瞬间黯淡了。

  “是啊,只怕音姐是选错了人啊。”

  历经种种,大家的心里都清楚,张枫所念的女子,世间只有那一个。

  玉貘和郭岚都曾经见过,那个女子,也是未云的徒弟。

  也可以说,是张枫是师妹。

  那个女子,名叫任莹。

  或许是造化弄人吧,现在的她,却爱上了另一个男人——吕布。

  而她现在的名字,叫做貂蝉。

  唉,虽然张枫曾经和郭岚说过他们三人的纠葛,可郭岚却实在不愿去回想。

  因为太难说清楚谁对谁错了。

  当年张枫和任莹受命前往洛阳,途中遭遇东南总堂之人的袭击,那……便是一切的开始。

  一晃数年,物是人非。

  时至今日,三人已经走得太远了。

  “好了,顺其自然吧,不去想它了。我们买完药材,赶紧回去,说不定枫哥已经醒了。”

  “好。”

  郭岚应了一声,迈步刚要走,却忽然感觉自己的余光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他猛地扭头去看时,却又找不到了。

  玉貘见他这样,便问了声:“怎么了?这么慌张?”

  郭岚仍然在寻找,同时很低的声音回答:“刚才我好像看到一个人,可一转眼的功夫,却不见了。”

  玉貘虽然不知道郭岚说的是谁,却也开始四处找寻可疑之人。

  “是什么人?”

  郭岚尽量压低了声音:“要是我没看错的话,应该就是那个从许都到此地,想要和刘将军会面的赢拓。”

  二十四话

  冬季很少变天,但也有例外,就比如说现在。

  本来之前还有阳光,可现在竟然阴蒙蒙的,还飘起了零星的雪花。

  凌鸳独自站在院中,任凭寒意无情地包围着她。

  “姑娘,下雪了,进屋暖和暖和吧。”

  一个下人好心地提醒着。

  凌鸳礼貌地点点头,却没有动。

  她已经忘了上一次这样安静地赏雪是什么时候了,这种久违的宁静,让她感觉有些陌生。

  “不要!”

  “啊!”

  屋子里忽然传出了张枫的喊声,还有缭音的惊呼。

  凌鸳心里一惊,赶忙推门进屋。

  屋内,张枫正躺在床上大口喘气,而缭音,则坐在床上心有余悸地摸着自己的脖子。

  “发生什么事了!”

  凌鸳见二人没事,稍稍松了口气,询问道。

  “刚才……”缭音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没什么,我梦到有人要害我,便掐住了那人的脖子,惊醒之后却发现身旁是缭音……”

  张枫平复了下呼吸,向凌鸳解释道。

  凌鸳面无表情地看了张枫一眼,知道他没事了,便上前查看缭音的脖子。

  所幸,张枫收手即时,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缭音白皙的脖子只是有些发红。

  凌鸳将双手轻轻搭在缭音的肩上,微微一笑,示意她先出去。

  缭音却不舍地看了张枫一眼,最终缓缓起身,走出去将门带上了。

  凌鸳就这么站在床边,平静地看着张枫。

  “我梦到师傅了,”倒是张枫先开了口,“梦里,师傅一直质问我,为什么要杀她,她要向我索命……”

  “你后悔么?”凌鸳依旧面无表情。

  “已经无所谓了,过往之事,若是想多了,便只剩下悔恨。我们终究是回不了头的。”

  “以后呢……”

  “我不知道。”

  凌鸳的目光渐渐从张枫脸上移开,望向门口。

  “小鸳,”张枫的语气又恢复了之前的冰冷,“生于乱世,我们都没得选。当年那个活泼单纯的凌鸳,也已经不在了,不是么?”

  凌鸳没有回答,只是慢慢移着步子。

  “枫哥,”走到门口,凌鸳忽然回头,眼中竟然有些闪烁,“若是还能回到当年在总堂无忧无虑的日子,该有多好。”

  没等张枫回答,凌鸳便推门离开,只剩下张枫一人,感受着外面侵入的寒气。

  ……

  缭音其实就在门口,只是她没有想去听里面人的对话。

  她很明白凌鸳将她独自留在房中的意思。

  凌鸳并不是想给她和张枫独处的时间,而是希望她能看清楚张枫,看清那个自己奢求着却永远不可能有的未来。

  凌鸳走出来时,她本想上前去询问下张枫的情况,却发现了凌鸳神情的异样。

  “姐?”

  “没事。”

  见凌鸳不想多说,缭音也只好将话咽了回去。

  一下子,两人又沉默了下来。

  缭音不禁在心中苦笑,自从到了山桑,似乎几个人在一起时,最不缺的就是沉默了。

  不过好在这种沉默没有持续太久,因为玉貘和郭岚回来了。

  只不过,他们还带回来一个难民。

  是的,一个衣衫不整的难民。

  等玉貘将院门关上,缭音便想上前询问,可郭岚却先急切地询问:“师傅醒了吗?”

  “嗯。”缭音有些不解地点头。

  郭岚也不准备回答更多的问题,他回头冲那难民点点头,便带他径直往张枫休息的屋子走去。

  刚才凌鸳出来并没有带上门,所以张枫也知道他们回来了,便稍稍动了一下。

  由于是后背受伤,所以张枫是侧躺着的,这样倒也好,门外进来什么人,他一眼就能看见。

  当那个难民走进屋子的时候,张枫不禁皱了一下眉。

  “岚儿?”

  郭岚知道,师傅定然是对自己随便带外人来有些生气,于是赶忙解释:“师傅,他不是难民。”

  此时凌鸳和缭音也都再次进了屋,玉貘将门带上,也凑到近前。

  只见那个那名将挡在面前有些杂乱的头发往两边一撩,笑着说道:“张兄,才多久未见,你怎么受伤卧床了?”

  “是你?”张枫睁大了眼看着这个显得有些邋遢的人。

  这个人,竟然是赢拓!

  “你为何会再次冒险进城?”

  “为了当面问你些事。”

继续阅读:二十五话 二十六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夜传说之上兵伐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