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话 三十二话
幽州张某2017-08-04 08:393,075

  三十一话

  玉貘再次进屋之后的时间里,三人没有再说什么重要的话,只是随便回忆着当初在徐州荒村隐匿时的种种时光。

  不过因为今天的特殊情况,张枫给下人们放了假。

  当然,他不会明说原因,只是告诉他们这样做的原因有两点:

  第一,这段时间他们也都辛苦了,放个假让他们回躺家,毕竟这些下人都是到了山桑之后招来的,家都在山桑附近,放两天假让他们回去看看;

  第二,他的伤很严重,这两天需要静养,有郭岚和玉貘在就够了,人太多了他也心烦。

  就这样,虽然还飘着零星的雪花,可下人们还是高高兴兴地走了。

  张枫让他们走,一来是不想这些不明就里的人在敌人偷袭时坏事,还有就是最近来往的人太多,他怕人多口杂。

  至于晚饭,好在郭岚之前在荒村时就和凌鸳一直负责大家的伙食,虽然没有多高的手艺,却也不至于难吃到无法下咽。

  再说,今天只怕也没人有胃口。

  就在郭岚准备饭食的时候,赢拓的手下到了。

  这些人,果然是训练有素,来见张枫的只有三个人,其余的十几个,都藏身在附近的小巷里。

  出于谨慎,玉貘只放了领头的进来,并当着张枫的面出示了令牌。

  等确认无误之后,张枫便将具体的布置告诉了他。

  虽然对方对于是否会有人来偷袭也半信半疑,不过赢拓之前已经给他们下过命令了,所以那人倒也算合作。

  很快,那人便离开了,想来定是出去安排如何布防。

  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准备的了,要做的,就是静静地等待着。

  所有人都清楚,今夜注定会很漫长。

  “师傅,他们会来多少人?”郭岚多少还是有些不安,压低了声音询问。

  “说不准。刘备到了山桑之后,可没少放流民进城。虽然有糜竺的人暗中监视,却也没法保证。”

  “唉,听说刘备来了,附近的饥民全都聚到这里。若不是有那些辎重,只怕这小城早被吃空了。”

  玉貘对于刘备这个做法,多少也是有些质疑。若是平时还好,可现在,正好给那些偷袭之人混进城行了方便。

  “你不懂,刘备是在积攒实力。今日他放进城的流民,便是明日随他重夺徐州的兵。”

  “啊……”玉貘似乎明白了一些。

  张枫摆摆手,示意他将烛火熄灭。

  而后,在玉貘和郭岚的搀扶下,张枫慢慢从床上下来,坐到了远离窗子的墙角。

  精于暗杀的张枫,当然清楚什么位置相对安全。

  而玉貘和郭岚,就一左一右地靠着墙坐在他旁边。

  大约过了三个时辰,还没有任何动静,郭岚的眼睛都有点睁不开了。

  忽然,从屋外不远处传来了响声。

  兵刃撞击之声!

  鄢雪真的派人来了!

  玉貘不自觉地攥紧了拳头,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而郭岚也紧张地握紧了师傅的链刃。

  鉴于张枫很难自由行动,所以他索性将兵刃交给了郭岚使用。

  外面的响声逐渐变多了,而且不止一处,可以说,四面八方都有。

  但是让张枫奇怪的是,只有寥寥无几的几声呻吟和金属撞击声,更多的,是感觉很闷又有些沙哑的呜咽。

  一股恶寒忽然袭上心头,张枫忍不住想站起来,却忘了自己有伤,踉跄了一下,又坐回到椅子上。

  郭岚和玉貘都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张枫用手背擦了一下额头因为疼痛而沁出的汗,苦笑了一下,压低声音对二人说道:“看来对方并未按我预料的行事。若是没猜错,来的人中,有刑钊的′碎喉营′。”

  三十二话

  作为北方总堂中以修习战阵配合见长的分支,夜帅未云手下四个分统各有所长。

  鄢雪主要训练部下的是射术,而其定位,便相当于正规军中的弓手;

  脩缨则侧重于培养部下应对骑兵的能力,她的部下用的是两根三尺长的短刺,只不过这两根短刺能拼接到一起,如果遇到骑兵冲杀,他们便充当了枪兵拒马的作用;

  已然叛逃到东南总堂的分统,名叫玥娴,虽然是叛徒,却也不得不承认其实力。

  她的部下所担任的位置,便是相当于骑兵的高机动部队。

  由于夜锋是刺客组织,所以很少有人使用马匹,可玥娴却凭借着超乎常人想象的训练强度,将她的部下训练到短距离内拥有极高爆发速度的程度。

  其实张枫现在之所以能拥有这样惊人的速度,便是由于未云当初借用玥娴的方式对他进行了同样的训练。

  还有一个分统,便是现在张枫口中所说的这个刑钊。

  他的部下充当的是刀盾角色,无论在速度还是精准上,这些部下都没有什么突出表现。

  因为他们所专注的只有一样——力量。

  在刑钊带领下,这些人同样是忍受了常人无法想象的高强度训练,他们付出的辛苦换来的回报,便是拥有了近乎游牧民族一样的体魄。

  正因为如此,他们所使用的兵刃却简单至极——三寸长、一指厚的护腕。

  其实这根本不能说是兵刃,刑钊之所以要求部下配备这样的装备,只不过是为了能看起来像样些,免得被其他三个分统笑话自己的部下是群赤膊上阵的莽夫。

  “碎喉”这个名字的由来,是刑钊在战斗中想到的。

  虽然体格健硕,但终究还是刺客。

  刚开始进行实战的时候,刑钊发现了一个很尴尬的事,那就是被他的部下击倒的敌人有时不会马上死掉,反而发出哀嚎,而这对于刺客来说,是很麻烦的事,头两次和其他分统合作,差点因为这个失败。

  尽管同伴没有明说,但刑钊也知道是自己的过失,所以他对部下下达了一个命令——如果不能保证杀死敌人,那就必须保证敌人不能出声。

  一开始,他的那些部下都没当回事,他们对刑钊这个命令的第一反应就是:掐死对方不就完了?

  可是在实战中,他们才意识到自己这个想法有多幼稚——很少有敌人会赤手空拳地和他们搏斗,刀光剑影中,想要抓住对方的脖子,实在太难了。

  就这样,又被刑钊骂了几回之后,他们终于找到了方法——过招之时,寻找机会,用铁护腕左右同时夹击敌人的脖颈两侧,而后果就是在巨大力量的作用下,一般人的颈骨便会碎裂。

  而这,也成就了“碎喉营”的名声。

  张枫的住所由于四周没有其他住户,因此十分安静,周围的声响能够很清晰地被听到。

  让他不安起来的,不是呻吟声和金属撞击的声音,因为如果只有这些声音,那么极大的可能是赢拓的部下得手,将准备潜入附近宅院的偷袭者斩杀了。

  那种闷而沙哑的呜咽声,才是令他紧张的真正原因。

  他确信自己听到过这种声音,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不过,那些早已被他尘封在心底的记忆很快便涌上了心头,随之而来的,是甚于外面天气的寒意。

  是他们!那些有如野兽一般的壮汉!

  碎喉营!

  那种声音,正是被这些野兽所击杀的人临时之前的哀嚎,由于颈骨碎裂,他们根本不能正常出声,才会这般沙哑。

  如果真是这些人,那张枫很确定赢拓的那些手下,绝对不是他们的敌手。

  上次见面时,张枫便察觉到了一件让他失望的事——虽然汉锋营的前身是北方总堂卷宗室,也就是“夜袭营”,但这些人似乎是因为在许都待久了,身手明显大不如前。

  如果不是这样,那天张枫也不会态度那么强硬——因为他确信,他完全有能力带着郭岚逃掉。

  作为对手,张枫自然会因为他们懈怠而高兴,可现在这些人是自己的援军,情况也完全不同了。

  随着外面的声音渐渐变小,张枫的神情越发凝重。

  他两旁原本靠着墙坐着的玉貘和郭岚,也早已经起身,半蹲等待着。

  张枫的手指在他肩膀上向右一划,而后又用力捏了两下。

  屋子里很暗,玉貘根本看不清张枫的面容,但他却完全领会了张枫的意思——如果情况真的不利,保护好那边的郭岚。

  只是玉貘现在也没有把握能不能完成这个请求。

  院子里不断传来很轻的落地之声,不用想也知道,是敌人翻墙进来了。

  紧接着,一个浑厚的声音开口说道:

  “张枫,出来吧,你埋伏下的那些人,已经全都被干掉了。”

继续阅读:三十三话 三十四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夜传说之上兵伐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