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无法靠近(3)
狮子笑呵呵2017-07-24 17:043,829

  当谈判队伍回到天河体育中心南广场的时候,竟然已经是伤病满营了。这是出发之前,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

  虽然飞船周边的风速很大,大家预想到可能会遇到比较大的困难。可是像这种长时间的急速狂风实在是太难以想象了,广州大桥距离飞船还有大约三公里,可是,那里竟然成为了不可逾越的屏障。无论队员们如何努力,都无法闯进广州大桥的桥面,许多队员都不止一次地被肆虐的狂风吹倒,身体随着风势在公路上滑出很长的距离,导致身体多处挂花。这还不是最可怕的,许多队员在路上滑行时,旁边的人看到的是队员们在昨天的众多车流中滑行,就好像被各种车辆碾压一样,实在是恐怖。而在公路上的队员们则是活生生地看着高大的汽车高速向自己冲来,轮胎上飞溅的灰尘看的清清楚楚的,没被吓死已经算是万幸了。

  陈大校招呼留守队员们从直升飞机上拿出急救包,给受伤的队员们包扎伤口。阿丽曾经接受过医疗培训,这时俨然成为了医疗专家。她挨个询问队员们的疼痛部位,检查是否有骨折情况。阿标的伤势最重,右臂骨折,断骨的尖端竟然刺破肌肉组织之后,刺破了军装,露出来了。

  小张没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吓得大哭起来,一个飞行员赶紧上前安慰小张。

  “现在已经天黑了,飞机不能贸然起飞,等到天亮后,洞两开飞机,将伤员送回惠州基地治疗。”陈大校吩咐道。

  “洞两明白。”洞两飞行员向陈大校敬礼回答。

  “陈大校,从道路上不可能到达新港中路了,我有一个办法。”赵大队长看到受伤的队员们经过治疗,伤情没有继续恶化,就说出自己的想法,“我们不走地上,可以转而走地下。我们可以从地铁站下到地铁的坑洞里,顺着铁轨走过去”。

  “这是个不错的注意,”陈大校或许也在为如何能够赶到飞船处而伤脑筋,听到这个注意,连连点头,“走在地铁坑洞里,就不担心狂风,可以很快到达目的地了。只是路线怎么走,你知道吗?”

  赵大队长听了,大笑起来,他笑着说:“只要是广州的警察,没有不知道的。”

  “好的,我们就走坑洞。”陈大校说道。

  赵大队长指着不远处的一个蓝色直立牌说道:“那里是APM自动输送系统的体育中心南站,从那里下去就是APM线路,一直向南可以到达广州塔站。广州塔站是APM和地铁三号线的换乘站。在那里可以转到地铁三号线的坑洞里,顺着坑洞可以到达客村站。从客村站的出口出来,就离飞船不远了。在飞船处,有可能风速会小一些,或许可以与外星人联系上呢。”

  “太好了,真是一个绝妙的主意。”说完,陈大校好像想起什么,挠了挠头发,若有所思地问道,“赵大队长,地铁里的铁轨会不会有电呀?我好像看过一个资料,好像是说地铁的铁轨是带电的,如果是那样,就有些麻烦。”

  “这样吧,我带个人先进站,用电笔试一下,马上回来。”赵大队长说道。

  “好的,快去快回,注意安全。”陈大校叮嘱道。

  赵大队长答应一声,到队伍里冲阿豪摆了摆手,阿豪走过来,听赵大队长耳语几句,就马上跟着赵大队长向南边走去。

  陈大校走进队伍中,除了伤势严重的阿标,其他人的精神还不错。他走进阿标,想安慰几句,没想到阿标先说话了:“陈大校,我没事……,只是不能随队伍行动了。”

  陈大校很感动,他拉住阿标的手说道:“阿标,你是个坚强的警察,是个汉子。遗憾的是我们都无法给你做手术,明天天亮就把你送回惠州。”

  “没事,我能坚持,完成任务再回去。”阿标仍然不甘示弱。

  陈大校看着灯火辉煌的四周说道:“这四周既有高档酒店,也有医院,还有很多餐厅。可是,这些都与我们无关。我们需要坚持,或许天亮后,指挥中心会安排给我们支援呢。”

  所有的队员都听着陈大校的话,没有一个人退缩。

  这时,赵大队长和阿豪返回来了。

  “怎么样,赵大队长?”陈大校满是期望地看着两人,希望能听到好消息。

  “刚才我们走进了地铁站,看到有警示语说铁轨有电。不过,我们用电笔在多处铁轨处测量了一下,没有电。”赵大队长说道。

  “这是为什么呢?难道铁轨真的没电,警示语只是吓唬莽撞的乘客的?”陈大校很细心,他知道在行动中,哪怕微小的疏忽都有可能造成重大影响,导致行动失败。

  “我想,有可能是这个原因,”阿豪说道,“我们在昨天,与真实的地铁相距24小时,或许是这个时间的原因导致我们接触到的铁轨是没有电的。”

  “嗯,有道理。”陈大校点点头,冲阿豪赞许地笑笑。

  “陈大校,快到车站的末班车时间了,我们行动队赶紧出发吧。”赵大队长建议道。

  好的,我们出发。

  根据陈大校安排,阿豪替换了阿标,其他的第一部分行动队员都不愿被替换,陈大校看着大家的精神还可以,而且经历了狂风,这些队员算是有了经验,带领这些队员们行动应该更合适,于是陈大校仍然按照原来的队伍,加上替换阿标的阿豪,还有传递信息的阿洪,与留守队员告别后,向地铁站走去。

  走进了熟悉的地铁站,他们却不是乘客。在灯火通明的站台上,悬挂式电视显示着末班车即将到达的消息,站台广播也播放着播音,提示乘客不要错过了末班车。

  “如果我们也走进末班车,是不是可以把我们送到广州塔呀?”阿洪笑着问阿豪。这两个警官学院的同学无话不谈,在这个时候还开着玩笑。

  “我们可以试试。”阿豪笑着说。

  列车进站了,是两节车厢的短列车。只有三四个乘客不慌不忙地上了车,阿洪走过去,也想上车,可是伸出的脚竟然没有着力的地方。无奈中,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列车们和站台屏蔽门关闭了,列车缓缓启动了,向前开去。

  站台上了工作人员用对讲机讲了几句,乘电梯上到上一层,很快,电视机关闭了,接着,空调也关闭了。顿时,四周安静下来,甚至能够听到大家的呼吸声。

  “估计马上要关灯了。”阿洪咕哝了一句,随后灯光真的关闭了。顿时,四周一片漆黑。

  “刚才还是灯火通明呢,一瞬间竟然黑夜不见五指,这种反差实在太大了。”老李也感慨起来。

  赵大队长已经熟门熟路了,他打开手电筒,一束明亮的光线照向前方,走了几步,来到一处狭窄的玻璃门前,几声响动之后,门开了,他走进门,后边的人员排成一排,鱼贯而入,顺着站台的延伸部分走了一段距离,就是几阶向下的台阶,到台阶终点,接近坑道的地方,赵大队长停住脚步,蹲下来,从口袋中拿出电笔,在铁轨上测了几处,随后冲大家笑笑说道:“铁轨仍然没有电,看来一切顺利。”

  陈大校笑着说:“赵大队长,我们可以出发了吗?”

  赵大队长笑着说:“可以了。现在,我们出发。”

  在黑暗的坑道里,在几束手电的光照下,这支队伍排成一路纵队,沿着坑道的铁轨延伸的方向,向前走去。

  坑道狭窄,大家的脚步声显得很响很重,听起来有些吓人。不知是谁,吹起了《啊朋友再见》电影插曲的旋律,旋律在坑道里飘荡着,传出很远。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忽然,赵大队长停住脚,好像在专心地倾听着什么。队伍也停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怎么了?赵大队,有情况?”老李不解地问。

  “你们听,上边的声音是不是有些不一样?”赵大队长边倾听边问。

  大家屏住了呼吸,仔细听听,好像没有什么情况。没有风声,也没有脚步声,甚至什么声音都没有。

  “没听到什么呀?”阿洪不解地问。

  “你们有没有听到水声?”赵大队长问道。

  “水声?没有呀……”阿豪答道。

  “仔细听,有没有水流拍打岸边的声音?”赵大队长继续问道。

  “好像有,”老李笑着说,“看来我们到珠江了。”

  “是呀,”赵大队长笑着说,“前些天,我在这儿附近和戴维吃饭呢。”

  “那前两个月我还和老王在花城广场欣赏美景呢。”老李说道。

  “是呀,我还和女朋友在海心沙看珠江和小蛮腰呢。”阿洪笑着说。

  大家越说越高兴,之前的紧张情绪一扫而光。

  “看来珠江真好,改日我也要带着老婆孩子到这里欣赏美景呢。”陈大校说道。

  “真是好主意,广州欢迎你。”老李笑着说,大家都笑起来。

  气氛轻松起来,大家继续向前走,走到了广州塔站,他们休息了一会儿,然后顺着坑道找到了三号线的坑道,顺着铁轨向南,等到来到一处平台,有人将手电的灯光扫向站台的时候,看到了“客村”的字样。

  “到客村了,我们到达了。”阿豪高兴起来,随后开始唱着快节奏的粤语歌曲《红日》,大家听着动听的旋律,直夸阿豪唱得好听。

  “阿豪,你当警察可惜了,”赵大队长打趣道,“你应该去当歌星。”

  “赵大队,阿豪可是我们同学中最有名的歌星啊。”阿洪开玩笑说。

  “去去去,别拿我开逗。”阿豪笑着说。

  大家边说笑着边向客村地铁站的靠近飞船方向的出口走去,听到前方传来轰隆隆的声音,等到了出口,只见一面卷闸门挡在了面前。外面好像有什么力量在推动这卷闸门,从卷闸门的下方有急速的冷风吹过来。

  “外边的风可不小呀。”赵大队长不无担心地说。

  “我们要想办法到外边看看才行。”陈大校说道。

  “有卷闸门。我们怎么出去呀?”阿洪惊呼道。

  “喊什么?”老李制止了阿洪,随后看了看卷闸门说道,“我们将卷闸门的电动模式改成手动模式,然后拉动电机的铁链就可以打开卷闸门了。”

  一众警察一起动手,很快,卷闸门一点点上升了,一股急速的气流吹进来,将队员们都吹倒在地。

  “风太大了,要不是有很长的出口挡着,我们早就被吹飞了。”惊魂未定的阿洪大声说道。

  “陈大校,这里的风速比广州大桥的风速还要大,我们不可能接近飞船啊。”赵大队长对陈大校喊道。

  陈大校看着狂风,咬着牙蹦出几个字:“糟了,赶紧撤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羊城劫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羊城劫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