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只有鱼知道2019-05-03 14:313,724

  苏雨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挺独立的人,从原本条件舒适优越的家里换到相对比较艰苦的K大校医宿舍,纵使很多事都要亲力亲为,她也能适应得很好。不过直到来例假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想法还是太过天真。

  她,竟然忘记储备卫生巾了。准确点说,她是压根儿就没有这个意识。从小到大,她的生活都由家里的菲佣打理得井井有条,她一次卫生巾都没有买过。而且现在更糟糕的是,洗手间里的卫生纸也用完了……

  神色不大自然地走出洗手间,周越泽已经在餐桌旁坐定,但并没有开动,似乎在等她。苏雨寻思着自己能不能坚持从医务室走到最近的一家超市,她今天偏偏穿了一条白色的裤子,超市又离得特别远。

  苏雨不敢想象自己走在人来人往的路上,无数道讶异讥笑的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的那种难堪的情景,而她从小所接受的教育,又不允许她走路过快,更别提在众目睽睽之下穿着高跟鞋毫无形象地乱跑。她的爷爷对她的气质修养极为重视,从微笑只能露出几颗牙齿,到平时走路迈多大的步子,都经过严格的训练。

  苏雨心里七上八下,寻思到时发短信向同事求助,想到这里她不禁脸色微郝。或许因为从小是被以大家闺秀的标准培养的,她就连向别人借卫生巾这件事都感到有些丢脸。

  瞥了一眼椅子,苏雨失望地发现它的坐垫部分也是白色的,这让她完全不敢坐下去。周越泽见她迟迟没有动作,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她顿了顿,尽量镇定道:“我今天想站着吃饭。”

  苏雨知道周越泽并不是一个有强烈好奇心的人,他对很多人很多事都不太感兴趣,因此他应该不会问自己为什么今天要站着吃饭。事实上她也猜对了,周越泽确实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挑眉扫了局促不安的她一眼,那种似乎能洞悉一切的眼神让她感受到了一种在他面前毫无隐私可言的压力。

  周越泽的视线从苏雨的身上移到她身后的白色椅子上,神色若有所思。若干秒后,他起身二话不说地走了出去,没多久又回来,而且还骑了一辆电动车,手里提着一个深色的袋子。他将袋子交给苏雨,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苏雨了然,面红耳赤地接过袋子走进了洗手间。被精明的周越泽猜出自己的窘境她并不是太吃惊,但是当打开袋子,看到里面分外熟悉的包装时,她仍是感到十分诧异。

  她用的卫生巾并不是热销的品牌,别说男生,就连女生都没有几个会知道的,但周越泽却准确无误地买了她常用的这个牌子。她清楚他不可能会为这点小事打电话去问她的家人或是她家的菲佣。

  周越泽兴许是看出了苏雨的疑惑,意味深长地解释道:“只要我想,你的所有事我都能知道……”他没有说,曾有两次他在苏雨的房间时,她家的菲佣来她的房间整理东西正好被他瞧见了几盒的卫生巾。他的记性一向不错,自然就记住了。

  苏雨不喜欢周越泽用这种语气对自己说话,有些暧昧,就宛如在调戏她一般。“你不去当侦探真是可惜了!”她忍不住讽刺道。

  “你怎么知道我没当过?”周越泽说着忽然站起来,俯身靠近苏雨,惊得苏雨差点要站起来。然而他并没有逾矩的举动,只是凑近她的耳畔,热气喷洒在她的侧脸,轻声呢喃道:“要我帮你查查,珀西这次来中国有什么目的么?”

  苏雨闻言猛地往后退了一步,随即脸色阴沉道:“请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的外公和我的爷爷曾经是战友,在我的手出事之前,他每隔一年都会来我们家住上一段日子。”只不过那时她和他没有太多交集。

  对于苏雨这么明显的袒护珀西,周越泽不但没有介意,反倒有些开心地笑了。他盯着苏雨,漫不经心地问道:“等你爱上我之后,是不是也会这么袒护我?”

  苏雨无语地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无论现在自己和周越泽相处时是否剑拔弩张,但凡能够帮到周越泽的地方,苏雨仍是会尽力而为。

  这是一家私人会所,开在K市最南边的地方,因为远离市中心,所以周围的环境十分清幽安谧。就在今晚八点,这个地方会有一场特别的拍卖会,里面所有的古董都是出自一个人的收藏。

  对于古董的主人苏雨不是特别了解,只知道关于他的传说有很多个版本,其中流传得最为广泛的,就是说他年轻时因为贩卖古董发家,后来就作为一名投资人,目前是许多家企业的重要股东,现在身家十几亿,这还不包括他收藏的稀世珍宝。

  喜欢收藏古董的人往往也很喜欢与他人分享,又或者是人喜新厌旧的天性,总之古董的主人不仅会经常参加一些拍卖会,而且偶尔也会以个人名义举办拍卖会,拍卖的就是他自己收藏的古董。

  这场拍卖会和周越泽上次参加的慈善会不一样,毕竟不是所有的企业家都觉得自己有必要树立“爱心大使”的形象,就算觉得有必要,也不一定会亲自出席,他们可能只是派公司的高层领导参加,这样照样可以给公司树立良好的形象和口碑。

  然而这场拍卖会,据苏雨所知,古董的主人在圈子里人缘非常好,一般有头有脸的人都会给他面子,即使没有打算拍走任何一件收藏,也一定不会缺席。

  入场券苏雨是麻烦柯琦薇帮她拿了两张,她和周越泽一起走进会所的时候,恰巧在门口遇见了周子诺和他的侄子周辰逸。

  这是周子诺第二次看见苏雨,他几乎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她。第一次,是在他父亲过寿时,苏老爷子那天身体不舒服,她便代表她爷爷来参加。后来,或许是手不方便的缘故,她就几乎不再参加任何社交活动了。

  那么今天她为什么会参加这场拍卖会?周子诺淡淡地看了一眼苏雨身边的周越泽,眉头微皱。

  论辈分,苏雨和周越泽都应该要叫周子诺一声“叔叔”,但是周子诺是周老爷子的老来得子,只比周越泽大八岁而已。

  周子诺会记得苏雨,并不是因为两年前那场震惊整个K市的暴力血腥的抢劫案,而是因为他的侄子周辰逸。

  周辰逸是周子诺二哥的儿子,就比周子诺小三岁,他们两人可以算是从小一起长大,周子诺和这个侄子的感情可比和他的几个亲兄弟要好多了。

  在苏雨手出事之前,其实有不少富家的公子哥对她青睐有加。这其中并不单单是因为苏家更高人一等的权势和地位,最重要的是,苏雨和那些整天只知道刷卡购物、做美容SPA的千金小姐不一样,她当年是心无旁骛地学习医学,自然要比那些头脑简单的千金小姐有魅力多了。

  而周辰逸当年,就特别迷恋苏雨。当时苏雨好像是以功课为理由拒绝了周辰逸的追求,在许多人的眼里,当年的苏雨有些清高孤傲,但是周辰逸就喜欢她这种高高在上,谁都不能玷污的高贵和冷艳的样子。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苏雨会遭遇那场意外,从一个优秀的天之骄女变成了一个残疾人,周辰逸在得知这件事的当天晚上喝酒喝出了胃出血被送入医院,消沉了好几天,但是出院后没多久他就振作起来,从此不再去找苏雨,也不向任何人提及苏雨,而且还谈了几场挺甜蜜浪漫的恋爱。

  对此周子诺挺瞧不起周辰逸的,他还以为周辰逸有多爱苏雨,原来周辰逸常常在他面前倾述自己对苏雨炙热强烈的感情,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苏雨本来对周辰逸没有什么印象,但在发现周辰逸一直以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时,她才终于想起她和周辰逸的陈年旧事。

  她的脸色蓦地有些苍白,却不是因为周辰逸,而是想到了当年自己无意中撞见珀西向柯琦薇告白的情景。

  那时,珀西一改往日的风度翩翩和自信从容,而是有些羞涩和慌张地对柯琦薇说道:“柯小姐,我……我……请你接受我的求婚!”

  苏雨记得,当时珀西甚至都跪下来了,是那么的真挚和卑微。

  不过面对他的告白,柯琦薇却感到有些好笑和不可置信。“我以为你喜欢的是苏雨。”

  “噢不!我怎么会喜欢一个残疾人?!”当时珀西的每一个字,甚至是语气和那双蓝眸迸发出的不可思议的光芒,苏雨至今都记得清清楚楚。

  当时苏雨感觉天都要塌了,所有人嫌弃她残疾她都不会那般难过和震惊,因为珀西时常向她灌输“残疾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观念,而她也相信他的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可谁能料到,他所有鼓励安慰她的话竟然全都是谎言……

  是不是除了她的亲人,其他人都会嫌弃她是个残疾人呢?苏雨有时很想问周越泽,你真的会爱上我吗?爱上一个残疾人?

  毕竟算是亲人,就算关系不是太好,周越泽和周子诺他们也还是互相寒暄了几句,最后又十分有默契地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去。

  苏雨始终和周越泽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她扫视了大厅一圈,在看到有些面熟的人时,便会特意向周越泽介绍,脸上的表情和当时替他包扎时很像,严肃认真,说出来的话也条理分明,整个人比平时丰满生动了许多,看得周越泽都有些移不开眼。

  这时一位看起来像暴发户模样的男人正好经过这里,苏雨立即靠近周越泽小声说道:“他就是人们俗称的‘煤老板’,上个月他的一处矿井发生了一起坍塌事故,死了好几名矿工,听说他为此赔了很多钱。”

  苏雨知道周越泽正和他的两位同学研发可以下矿井挖煤的智能机器人,想必那位煤老板会对他们的研究相当感兴趣。

  周越泽倒没急着想认识那位煤老板,而是盯着苏雨若有所思地问道:“这些消息你都是问你爷爷的?”

  “是的。”苏雨如实答道。她做这些并没有想过周越泽要回报她什么,但发现这小子连一句“谢谢”都没打算说的时候,实在忍不住叹了口气。“我对你这么好,你不感动也就算了,居然还……恩将仇报。”她若有所指道。

  周越泽扑哧一声笑了,然后故意做出一种十分夸张的不解和无辜的模样,说道:“怎么会是恩将仇报?我都打算将自己整个人送给你了!”

  “……”小崽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美少年未婚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美少年未婚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