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只有鱼知道2019-05-03 14:283,597

  赵安唯将许舒逸放到地上,许舒逸有种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感觉,脚在触到地面时完全使不上力,腿一软作势又要倒去。

  “小心!”赵安唯赶紧扶住她,但无奈自己体力消耗过大,也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差点要和许舒逸一起栽到地上。

  许舒逸惊魂未定地睁开眼睛,这才惊觉居然还有一条蛇正死死地咬住赵安唯的裤管不放,吓得她浑身一个激灵,一下子蹦到离赵安唯好几步远的地方,立马往傅盛年停在路边的车子里钻去。

  傅盛年望着心有余悸的许舒逸,不由一阵嗤笑。“怎么感觉是你背着赵安唯从蛇堆里出来的啊?”

  许舒逸知道傅盛年是在讽刺她胆子比赵安唯小那么多。她愣愣地盯着赵安唯,发现素来挑剔的自己,竟渐渐对这个穿着老土丑陋的女孩产生了钦佩和喜爱之情。

  恐怕在这个世界上,找不出几个女孩,能够像赵安唯一样,遇事临危不乱,而且还那么有担当的。

  她根本丝毫不逊色于任何男性!

  许舒逸想,今天若不是有赵安唯在,恐怕自己还没出那所屋子,人就已经被活活吓死了。她咬牙切齿地瞪了傅盛年一眼,心道这就是你出的馊主意?不摆明耍我吗?如果不是有赵安唯,老娘绝对要将你骂个狗血淋头!

  盯着一路咬着自己跟随而来的这条蛇,那细长的身子在空中扭来扭去,一双绿油油的眼睛仿佛在恶狠狠地盯着自己,赵安唯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她敢从蛇堆里走过,但不代表她不怕碰这种软体动物。

  下意识地拼命甩了几下腿,赵安唯没想到这条蛇执着得很,就是死咬着她的裤管不放。无奈之下,她只好打算硬着头皮,准备伸出手将蛇抓了扔了,没想到

  一个人影迅速蹿上来,三两下就抓住那条蛇甩了出去。

  没有人注意到,对蛇颇为忌惮的傅盛年原本也想上前帮助赵安唯的,只是他没有想到,陈希昱会先他一步……

  赵安唯、傅盛年和许舒逸三人皆是盯着面不改色的陈希昱,一脸震惊。

  陈希昱方才的动作快得让人看不清楚,在靠近那条蛇时他没有半点犹豫,赵安唯知道,他才是真的一点都不怕蛇。

  其实人很难彻底克服内心的恐惧,比如她明明知道这条蛇没有毒,而且被咬了那疼痛也不是难以忍受,但她还是不太敢碰它,就连傅盛年似乎也是,但陈希昱却做到了。

  赵安唯想,或许这就是后来陈希昱会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原因,过人的胆识和魄力,注定了他不会是平凡的人。

  “你小子不会是平时饿了,都是抓蛇吃的吧?”傅盛年眯眼盯着一直默不作声的陈希昱,忍不住问道。

  陈希昱没有回答,大概是觉得自己没有义务要回答傅盛年这个问题。

  傅盛年皱眉,初见少年时那种受到威胁的感觉再一次袭上心头……

  “喂!我们什么时候走啊?”许舒逸的一句不耐烦的催促,突然将傅盛年从思绪中拉了回来。“你自己不是说了,过不了多久那群记者说不定就会回来吗?”她不满地说道。

  傅盛年很冷很冷地扫了许舒逸一眼,沉着脸坐进驾驶座位就要发动车子。

  “等一下!”许舒逸似是想到了什么,连忙又钻出车子,朝赵安唯跑去。

  许舒逸在离赵安唯半米远的地方停下,小心翼翼地打量了赵安唯一番,确认她的身上没有一条蛇后,才走上前将她紧紧抱住。

  有时候仅仅一个动作,就能将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激之情清晰深刻地表达出来。

  “谢谢你赵安唯,以后若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许舒逸一定会竭尽全力帮你!傅盛年有我的联系方式你可以向他要,期待着与你的再次见面。”许舒逸紧了紧拥着赵安唯的手,接着就头也不回地钻进车里,嘭地一下关上了车门。

  车子立刻发出轰轰的声音,唰地一下飞了出去。

  “麻烦你到时将我的联系方式给赵安唯,谢谢。”许舒逸同傅盛年说道。

  傅盛年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情不自禁地看了一眼倒车镜里,赵安唯朝陈希昱走近的身影。

  他想到了自己方才想要上前帮助赵安唯,却最终被陈希昱抢先一步的感觉,那般的失落甚至莫名的绝望,就好像预示着将来,他会生生地错过什么美好的东西……

  傅盛年和许舒逸离开后,陈希昱就拿着麻袋,毫无畏惧地走到蛇群密集的地方,开始将蛇一条条地装进袋子里。他的动作很快,快到每次蛇发动攻击,他都能轻易灵巧地躲过。

  赵安唯见陈希昱抓蛇宛如捡石头一般的容易,脑海中不由回想起傅盛年不久前问他的一句话:“你小子不会是平时饿了,都是抓蛇吃的吧?”

  她突然觉得,傅盛年的猜想也许是真的。

  她的村庄很贫穷,并不是没有人被活活饿死过,但是赵安唯确信,陈希昱的处境并不比那些人好到哪里去,但他却存活了下来。

  不是所有人在极度饥饿时,都有勇气以蛇果腹的,或许这就是陈希昱和别人不同的地方吧。也许为了生存,他甚至还吃过许多别人难以想象的东西。

  这是一个坚韧、生命力无比顽强的少年……

  毕竟是数百条的蛇,有些蛇还爬到了很远的地方,因此饶是陈希昱抓蛇的速度再快,在他将所有的蛇都装入麻袋中时,也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陈希昱在抓完蛇正准备离开,发现赵安唯竟然还站在原地,看见他走过来便温柔地笑道:“我们走吧!”

  陈希昱怔了怔,那双素来如一滩死水般的眸子微不可见地泛起了波澜。从来没有人等过他,赵安唯的这一番举动,让他有种自己也有伙伴的错觉。

  赵安唯已经不指望陈希昱会回应自己了,因此在陈希昱一言不发地掠过她朝前走去时,她只是很挫败地叹了口气后,就跟在了他的身后。

  其实她很清楚,原本陈希昱并没有打算帮她,否则他根本一点都不怕蛇,又何必要在她苦苦挣扎了那么久之后,才出手抓走了那条蛇呢?而他最后会施以援手,可能是看见许舒逸和傅盛年因为她迟迟没有离开,为了不耽误时间,才大发善心吧?

  这小子是不是,把她之前对他的帮助全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啊?!赵安唯真是无语问苍天。

  路上,赵安唯饿得肚子唱起了空城计,便在途径一家米铺时,跑进去匆匆买了两块米饼。陈希昱自然不可能等她,仍是兀自朝前走着,但在走到一个拐角处时,他并没有往回山上的那条路走,而是朝一个相反的方向走去。

  赵安唯在踌躇了片刻后,看了看手上的米饼,终是朝陈希昱跑了过去。

  “给你,我想你应该也饿了吧?”她将另一块米饼递给了陈希昱。

  赵安唯不是不想请陈希昱好好吃一顿饭,但她现在得存学费,所以必须一块钱扳成两块钱用。不过米饼在这座小镇也算是美食了,这里的人更多的是吃价格更加实惠的馒头充饥。

  陈希昱面无表情地接过米饼,看了赵安唯一眼,没有说谢谢,也没有微笑,很快就咬了一口。

  这时候麻袋突然动了动,赵安唯这才想起陈希昱身上还背着数百条的蛇。大概那群蛇在麻袋里正在奋力挣扎试图爬出去,导致麻袋的表面被撑得一鼓一鼓的。

  赵安唯的眼前不由又浮现出一群的蛇在地上爬行蠕动,吓得朝后退了一大步,脊背也开始阵阵发麻。

  赵安唯继续跟在陈希昱的身后,望着那巨型的麻袋心想,估计真的整座山的蛇都被陈希昱抓来了,那么大的一个麻袋,竟然被蛇装得满满的。

  陈希昱一只手拿着米饼不时吃着,一只手紧紧抓着麻袋的封口,纵使麻袋里数百条的蛇都在齐心协力试图冲破这层阻力,但麻袋的封口仍是纹丝不动。

  赵安唯望着走在前面的陈希昱,他的身上仍是穿着十分破旧的衣服,衣服很大,松松垮垮地挂在他的身上,显得他愈发骨瘦如柴。

  然而赵安唯总觉得,这个瘦削的少年,身体里能爆发出一股巨大的力量……

  当两人在全镇最上档次的一家餐馆门前停下时,赵安唯才意识到,陈希昱很可能是来这边要报酬的。

  这家餐馆就是上回赵安唯请陈希昱吃饭,也是傅盛年邀请赵安唯,顺带也“邀请”了陈希昱吃饭的地方。

  这阵子赵安唯和傅盛年的接触愈发频繁起来,了解到傅盛年和这家餐馆关系匪浅,她甚至还隐隐猜到,其实傅盛年就是这家餐馆的老板。

  就在陈希昱刚出现在餐馆门口的同时,一位妖娆多姿的女人立刻就迎了出来,像是已经等候他多时。

  这个女人就是上回和傅盛年一起的,看起来还是那般千娇百媚、风情万种,穿着与小镇上明显格格不入的时髦斗篷衫和黑色皮裙,脸上化着精致的浓妆却并不显得夸张和突兀,一颦一笑都自带独特的韵味,真可以说是一个媚到骨子里的女人。

  关于女人和傅盛年的关系,赵安唯曾经忍不住好奇问过,傅盛年当时笑得特别意味深长,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盯得赵安唯无处躲藏,仿佛她内心最深处最隐秘的小情绪要被他看穿了……

  赵安唯记得傅盛年和她说过,这个女人姓郑,名岚萧,十分好听的名字。

  郑岚萧在看见陈希昱身边的赵安唯时,怔了怔,随后莫名地轻笑了一声,视线不经意地在赵安唯和陈希昱二人之间来回移动,最后落到了两人手上都拿着的米饼上面,眸底波光涌动。

  赵安唯被郑岚萧看得心底一阵发毛。的确,因为是一个水、性、杨、花,还欺骗了不少男人的女人的儿子,陈希昱现在还是被所有人轻视嫌弃甚至被欺压的,估计只有她才会上赶着和他呆在一块。也许在他和她走在一起时,背后会有不少人对着他们指指点点呢。

  所以说,她绝对是第一个抱陈希昱大腿的人,只不过,目前貌似还没有抱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豪门女管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豪门女管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