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审问
灰狼阿虚2018-12-28 21:056,593

  芬娜在治疗米兰达的时候不希望受到任何打扰,好在莉迪亚很快便从她那里初步掌握了如何使用这座神殿的设施。

  尽管在亲眼目睹巴特从诅咒中获得解脱后,托尼和赫米就表现得极为安分——特别是在威尔面前——不过威尔仍然有些顾虑。首先,威尔可能会对接下来的行动进行部署,而这两个人是俘虏、是囚犯,有些事情威尔可不想让他们听到;其次,即使托尼和赫米不会再想着耍什么花招,可毕竟与自己的队伍不是一路人。即便雅米拉已经打消找这两个人麻烦的念头,威尔仍觉得有必要避免令雅米拉感到烦躁。在与莉迪亚简单表明自己的意思之后,女法师表示这不成问题。

  莉迪亚拿出芬娜交给她的一只淡紫色水晶球,操控着精神力将其激活。水晶球一阵闪动过后便投射出数道光线,在莉迪亚的面前够成一圈虚拟的界面。显示在上面的文字已被芬娜调整为古泰什语,所以莉迪亚才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掌握这水晶球的基本用法。

  用芬娜的说法,这个水晶球乃是这座神庙的“控制端”之一。

  “侧廊那里有很多可使用的房间,可以暂时先将他们关在那儿。”女法师操控着水晶球的界面,唤出神殿的立体结构图,说道。

  威尔和莉迪亚准备叫上雷欧,这两个俘虏说到底可是他的犯人。

  雷欧这位性格直率剑斗士总是会把情绪都写在脸上,心思细腻的莉迪亚立即便察觉到雷欧低落的情绪,于是对心事重重的他劝慰道:

  “不必担心米兰达,她一定会没事的。你可能还不知道,米兰达的身体里隐藏着圣血王族的力量,这种精神层面的创伤奈何不了她。”

  雷欧惊异地问道:“圣血王族?你是说她和赛丽亚陛下一样……”

  雷欧出身于奥神王国,他口中的“赛丽亚陛下”自然是指诺亚王。

  “是的。”女法师的语气十分肯定,“与诺亚王一样,米兰达的身体里同样流淌着神明的血脉,是拥有着半神之力的正统王族子嗣。”

  “可冰雨纪元过后,觉醒半神血脉的王族仅剩当今的诺亚王了。”雷欧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你为什么会断定米兰达是圣血王族?”

  “还记得她在对抗达米妮卡时使用的法术么?就是用光系能量凝成羽翼的那项神圣法术,证实她是一名如假包换的圣血王族。普通的神官……不,应该说即使是教皇也不可能施展出那样的法术。只有觉醒的圣血王族,才能通过这项名为‘超脱圣冠’的法术实现‘羽化’。”

  威尔和雷欧对女法师的话自然一头雾水,莉迪亚只好耐心解释:众神纪元末期,身为拥有圣天使精魂的种族,几位人类领袖承蒙神王与神后的恩赐,被赋予“圣血”,获得圣天使的半神灵格与御统之力。这项伟大的仪式被称为“君权神授”,而这些人类领袖便是被后世所歌颂的七位圣血君王。自此,众神纪元结束,凯恩德尔正式进入王者纪元。在洪荒大陆那片危机四伏的土地上,初具建设的人类仍要时刻面临来自野蛮异族的威胁。七位君主在战斗中依靠“超脱圣冠”这项法术临时“羽化”成为圣天使,在自身力量得到大幅度提升的同时,也会散播出升华的御统光辉,强化军团作战能力并激励士兵的战意。

  君王的子嗣会传承圣血的力量,圣血君王在王者纪元为开拓属于人类的疆土,站在决定性的中坚位置上。可是好景不长,在高位恶魔潜伏、渗透与挑拨等一系列影响下,被权欲蒙蔽双眼的人类展开内战。

  由于某位圣血王族率先打破七位君王之前签订的神圣盟约,圣血的传承受到诅咒,令圣血君王的后嗣之中只有少数幸运儿才能觉醒,获得圣血真正的力量。王者纪元就此走向终焉,迈入洪流纪元。

  此后又经过冰雨纪元直到现在的神圣纪元,圣血王族早已没落。奥神王国的赛丽亚·诺亚是现今世界唯一一位觉醒圣血力量的王者,并且以人类的身份永葆着她的青春样貌。因此有传闻说她是运用某种极为特殊的方法,强制自己体内的圣血进行觉醒。如果不是相信自己在法术方面的殷实知识,莉迪亚也不敢断定米兰达是一名圣血王族。

  “这件事情我本打算帮米兰达保密来着,我相信如果她想让大家知道这件事一定会自己说出来的。不过……”莉迪亚对雷欧笑了笑,“我也相信米兰达不想让你为她担心,所以直到现在才说破这件事。”

  “我理解……”雷欧如释重负般地轻叹道,“只要她没事就好。我会装作没听过这件事,以免她真的想隐瞒圣血王族这一身份。”

  “既然这样,我也会配合你的。”莉迪亚微笑着说道。

  “请容许我在这里稍微插一下嘴……”威尔皱起眉头满脸疑问,“就是说,米兰达是一位王室成员么?真是意想不到的大人物……”

  “这倒是很难说,我只不过确信她拥有着圣血王族的血脉而已。历经数千年的岁月,除奥神王国的诺亚王室外,其它圣血王族的王室要么改名换姓、要么没落衰败。所以拥有圣血不一定就是王室成员。”莉迪亚露出略带戏谑的笑容,盯着威尔继续说道:“或许你的身体里一样流淌着圣血,只是它永远不会觉醒,而你也无从知晓罢了。”

  “怎么一轮到我身上,就变成了一个悲伤的故事呢?”威尔抱怨。

  “米兰达可是近千年来,除诺亚王之外第一个觉醒的圣血王族。这极有可能是一个征兆,预示着这个世界的体系在冥冥之中悄然无息地发生着变化。”莉迪亚若有所思地推测道,随即又将目光转向威尔:“你也别难过了。即便不是王子,你的身上也一样具备很多优点啊。”

  见威尔一脸不相信,莉迪亚只好继续劝慰道:“我曾读过也听过许多赞颂王公贵族的诗歌,可那些故事里面却没有任何一位王子像你一样,为了救回同伴愿意独自面对不朽者,所以不要妄自菲薄……”

  “那个恐怖的黑精灵骑士居然是一位不朽者么?怪不得会让人浑身发冷!”雷欧回想起之前被那些冤魂纠缠,不禁涌起阵阵恶寒。

  “我又不知道那天杀的玩意是不朽者!况且我连一个回合都没能撑下来。如果不是我的剑足够结实,恐怕我就要永远留在那儿了。”威尔心有余悸地耸耸肩,不过受到莉迪亚的夸赞他还是很开心的。

  当威尔向赫米和托尼提出要求,要将他们监禁在某间屋子里时,两人并没有什么抗拒的态度,起身便一同跟着莉迪亚走入侧廊。

  侧廊两边分布着十余扇房门,莉迪亚随意选了一扇门便推开。

  作为一间临时性的牢狱而言,这个房间太过于干净舒适。房间的地面铺着柔软的毛绒毯子,支脚造型纤细的桌椅显然是古精灵最钟爱的风格;桌上摆着做工精巧的银盘和烛台,深蓝色的蜡烛顶端跃动着光线柔和的乳白色火焰;墙边的支座上吊挂着一只香炉,温暖的香气从中缓缓缭绕而出。虽说比不上皇宫的寝殿豪华奢靡,也算相差无多。

  “虽然可能不太合适,我们也只能暂时先将就一下了。”莉迪亚对威尔说道,“修改这里的陈设虽然不算困难,却相当麻烦。”

  “他们是你的囚犯,你对此有什么意见?”威尔转而问雷欧。

  雷欧笑着摇了摇头。只要能顺利将两个人交给摄政王,其它琐事都算不上问题。而且雷欧正好有些关于斯林姆侯爵的事想要问清楚。

  “有样东西我想我应该交给你。”威尔将从巴特那里得到的怀表交给赫米,“他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好对手,只可惜运气不怎么样……”

  赫米点点头,打开怀表的翻盖,翻盖背面是一个小女孩的画像。

  “法雷·斯林姆侯爵到底为什么要背叛摄政王?”雷欧单刀直入地开始进行审问,“亲王塞内斯和那些黑精灵给了他什么好处?”

  威尔望向雷欧,示意需不需要自己暂且回避。雷欧摆了摆手。

  赫米收起怀表,将目光转向身旁一脸麻木的托尼:“少主?”

  “……全都告诉他们吧。”托尼犹豫了一下,别过头回答道。

  于是,赫米就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叙述了一遍:三个月前,一位自称郁金香女士的黑精灵现身于法雷·斯林姆侯爵的议事大厅。她声明自己不是怀着敌意而来,而是有事情相商。这位能够悄然无息绕过石门要塞重重戒严、直到潜入领主议事厅才主动现身的女术士,令法雷侯爵及他手下的亲信心生惧意。虽说侯爵是摄政王哈托尔这边的支持者,不过关于这个郁金香女士在亲王那边的事迹也略有耳闻。镇定下来之后,法雷·斯林姆决定听听郁金香女士登门拜访的意图。

  郁金香女士拿出塞内斯亲笔签署并且盖有印章的一份协议,大致内容便是要求法雷·斯林姆在内战期间成为亲王塞内斯的内线,暗中完成亲王指派的一些任务,尽早结束这场胜负局势趋于明朗的内战。而作为回报,斯林姆将保住自己的封地并擢升爵位,获得更多辖区。

  面对这些条件,侯爵最开始是嗤之以鼻的。即使条件再为优厚,侯爵也不可能将斯林姆家族的荣誉弃之不顾,转而暗中投靠敌人。

  然而郁金香女士似乎早已预料到侯爵的拒绝,她直接拿出第二份协议,增加了一个让法雷·斯林姆难以拒绝的条件。第二份协议给出的承诺就是:全面胜利后,塞内斯会将活着的希斯·布朗交给侯爵。

  提到这个名字时,法雷·斯林姆沉默了许久。希斯·布朗,这位公爵乃是塔斯尼斯四大主城之一——梅尔斯城——的城主,为人沉稳内敛,在这场内战当中同样是摄政王哈托尔的支持者之一,而且还是其中最有力的一位。摄政王将反攻的希望全部寄托在这位公爵身上。

  虽然同为塔斯尼斯王国的上层贵族,不过法雷和希斯两人却交集不多,即使在领主会议上的对话也很少,更不用说平日私下的交谈。如果不是因为身份的原因,没人会把这两个人放到一块相提并论的。或许希斯·布朗本人也根本没察觉到法雷·斯林姆对他心怀着怨恨。

  两人的恩怨还要从布朗和斯林姆的上一代家主说起。希斯的父亲与法雷的父亲本是生死挚交,所以法雷的妹妹温蒂自出生起就注定是希斯未来的妻子。可在十七年前的冬天,一场没来得及发动就被镇压的叛乱在王城贝鲁一夜结束,希斯在同一年夏季迎娶了温蒂·斯林姆并继任为梅尔斯的公爵领主。这场叛乱是由海德·托伦的堂兄加洛德密谋策划的,目的是抢在翌日海德的加冕仪式前篡夺塔斯尼斯王位。

  据说加洛德·托伦在当时的贵族圈中极有威望,年纪轻轻就统帅王国军团多次与霍达特的劫掠者以及北海的海寇交战,且无一败绩。而王位的继承人海德却声名狼藉,甚至有传闻说这位王子耽溺男风。

  老国王肖恩·托伦迟迟不肯将王权交给海德,就是担忧即便海德成为新国王,也会在贵族和民众的呼声中,被迫将王位让给加洛德。不过好在加洛德还是操之过急,肖恩·托伦在镇压叛乱之后终于可以放心地投入冥后的怀抱,不必再忍受重病的折磨。

  这场失败的叛乱,让布朗与斯林姆这两个家族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希斯的父亲因暗中支持加洛德而被老国王肖恩以叛国罪处决,而希斯本人在此之前则毫不知情;而法雷的父亲正是负责镇压这场叛乱的总指挥官,却并未对昔日的好友作出丝毫袒护。

  希斯·布朗在他父亲死后似乎变成另外一个人,变得冷漠、孤僻,难以亲近。成为公爵夫人的温蒂最后也因受不了枯燥绝望的婚后生活而选择自杀。法雷不会忘记他妹妹痛苦的境遇,自然也不会原谅希斯。

  尽管没有放下这份怨恨,侯爵虽然有所动摇,却仍不打算以背叛摄政王的方式来报自己的私仇。就在侯爵准备再次言辞拒绝这份协议的时候,郁金香女士却告诉他:摄政王决定将希望压在希斯公爵身上,就注定了他的失败,因为希斯·布朗一定会趁着这场内战夺取王权!

  “为什么希斯·布朗公爵这么做?他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去重蹈他父亲的覆辙!”雷欧不愿相信,希斯公爵可是摄政王军最后的希望啊!

  “我见过你,你是哈托尔手下的副官来着。”赫米看着雷欧戏谑地笑了笑,说道:“相信你也见过希斯·布朗本人吧?像他那样从不流露出情感、不受氛围所影响,只专注于默默做事的领主,无论背地谋划着什么,一定让人很难察觉到吧?可你们也见过了,以那黑精灵女妖的本事和手段,只要她想知道,这世上便没有秘密……”

  “法雷居然会相信亲王手下的一个异族女人?”雷欧问道。

  “侯爵只相信证据和事实。”赫米回答,“还记得内战开始时,那些妖言惑众的预言家么?他们说:最终在这场内战中赢得胜利的,不是哈托尔,也不是塞内斯,而是一位给塔斯尼斯带来曙光的真王。”

  “面对即将到来的战乱,民众在恐慌中祈求希望是合情合理的。”

  “如果那些‘预言家’真的是普通民众就好了。”赫米嘲笑道,同时不易察觉地瞥了一眼威尔,犹豫了一下才继续说下去:“他们是希斯公爵有意安排的煽动者。除此之外,希斯还暗中联系着一些支持塞内斯的贵族。这些贵族有一个共同点:他们曾涉嫌支持过加洛德。”

  威尔敏锐地从赫米的神情中察觉到了什么,猛然想起巴特的话。

  “说来说去,这个国家闹成现在的样子,都是因为这些权贵之间的新仇旧怨。”威尔冷哼道,正因为这样他才不会为任何一方卖命!

  “达米妮卡擅于利用人们内心的憎恨,这才是不幸的真正源头。”莉迪亚若有所思地叹着气,“王国真正需要的,只是一位明智的君主。”

  “你们有希斯·布朗公爵密谋篡位的证据么?”雷欧恢复了冷静。

  赫米摇摇头,坦言道:“并没有。你当然可以选择不相信我的话,但却改变不了局面。无论是你效忠的摄政王还是我效忠的法雷侯爵,终将成为这场角逐中的输家。是亲王塞内斯与那个黑精灵女妖赢了。”

  雷欧看上去极为不甘心,却也清楚自己根本无能为力。

  “如果我能帮你得到那些证据,你会怎么做?”托尼突然说道,“我知道我父亲将亲王的协议文件和希斯公爵的密信藏在哪里。”

  “少主?”赫米不敢置信地看着托尼,不明白他为何要这么做。

  “我不想让那些利用我父亲、杀死我朋友的混蛋赢得那么容易。”托尼沉声道:“况且这些人让巴特得到了解脱,还带回了他的遗物。但是在你们得到我说的东西后,还请放过赫米,她不过只是个卫兵。”

  “你真的能将你说的这些东西交给我?”雷欧将信将疑地问道。

  “你现在面临着两个选择,摄政王的副官。”赫米及时压住托尼,抢过对话与雷欧进行谈判,“第一个选择就是按照你的原计划,把我的少主带到哈托尔那里接受审判,侯爵也会依照与亲王的协议,让他的军队攻入哈罗德山林地;而第二个选择则是让我的少主安全地回到侯爵身边,侯爵大人一定不会原谅那黑精灵妖女的所作所为,亲王军休想踏入哈罗德山林地一步。只有守住山林地,摄政王军才有希望!”

  雷欧有些犹疑。如果情况真如赫米所说,那么即使雷欧押着托尼回到摄政王身边,也对摄政王军的局势没有任何好处;而与之相反,放过托尼和法雷·斯林姆侯爵的罪行,那么摄政王军还有一搏之力。

  “慢着。”见雷欧一时间陷入沉默,虽然这其实不关威尔的事,他还是忍不住地说道:“你真的相信他们说的这些话,雷欧?”

  “说实话,我不想相信。但我不能冒这个险……”雷欧一脸无奈,他转向赫米:“我会把你和托尼安全地护送到石门要塞,但必须由你向法雷·斯林姆侯爵说明我的来意,我要和他进行面对面的谈判……”

  …………

  在用晶球对房门设下禁制之前,莉迪亚为赫米和托尼“制造”出一些松饼、果子和松露酒,以免让这两个俘虏认为他们遭受到虐待。这座神殿中的一切物品皆是由法术模仿出来的,这些食物也不例外。

  “这些食物虽然不是用自然的方法制作出来的,不过我可以保证它们的味道、口感并不会奇怪,而且为身体提供的养分是足够的。”莉迪亚知道凭空用法术变出的食物会令人心生戒意,于是加以说明。

  刚刚离开这间临时的牢房,威尔就迫不及待地对雷着欧抱怨道:“我们费了这么大的劲儿才帮你抓到你想要的人,可你刚刚却在不到几分钟的时间里就放弃掉为自己洗清冤屈的机会。你是怎么想的?”

  “嘿!”莉迪亚轻咬下唇皱眉看向威尔。雷欧现在一定不太好过,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居然还这样落井下石,这实在有些令人难堪。

  “啊……抱歉,我有些过于自作主张了。”雷欧有些不好意思。

  “你跟我抱歉做什么?你做的这个决定既没有对不起我,也没有对不起你的摄政王。唯一对不起的只有你自己。”威尔冷哼了一声,“将托尼交给谁这件事的选择权本就在你身上,我只是替你感到不值罢了。你在把自己的清白交换成筹码,押在一场赢面极小的赌局上。”

  “是啊。”雷欧苦笑着点点头,“而且无论输赢,我都无法继续留在摄政王身边辅佐他。他的麾下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

  “谁叫你是个烂好人呢?”威尔的语气里丝毫没有戏谑和嘲弄,“如果你还没有其它打算的话,来跟我一起做佣兵怎么样?我手头上的积蓄只差一小部分就能组建一支正规的佣兵队伍了。记得今天早上我说过的话么?只要你愿意,副队长的职务就是你的。”

  “你是认真的么?”雷欧的笑容终于不再苦涩,“听上去不错。”

  “就这么说定了。这事儿通常得立契约,但我相信你不会食言。”

  听到最后,莉迪亚突然靠上威尔,一脸幸福地环住他的手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