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交锋
灰狼阿虚2020-03-26 17:265,121

  神庙的祭坛上,那为身着墨绿色金丝长袍的黑精灵女性手持一根黑色法杖。法杖顶端是三条彼此纠缠在一起的蟒蛇,三双蛇眼上镶嵌着六枚切割打磨堪称完美的祖母绿宝石;杖身上铭有一串散发幽绿色光芒的符文,朦胧的光晕仿佛萤火虫一般逐次在符文间闪烁。

  这名女术士戴着一顶黑色头冠,一头长及腰身的亮银色长发惊心动魄地从中倾泻下来,遮住面庞的素色面纱遮不住从中透射出的妖异美感。举手投足之间,这位黑精灵女性在端庄优雅中却又流露出一丝慵懒倦怠的意味;而凌驾于这种反差感之上的,则是她周身所散发出的危险气息。当她将注意力放到冒险者们这边时,莫名其妙的恐惧感不知不觉便在威尔等人的心底弥漫开来。

  威尔熟悉恐惧的感觉,这种情绪几乎在每天夜里都会折磨着他的心智,所以他最先摆脱了那个黑精灵所散发出的心灵威压。

  “不要掉以轻心,坚守好自己负责的位置!”威尔对大家喊道,他的声音让其他人都立即振作了起来。察觉到那份不自然的恐惧后,达米妮卡对他们造成的威压就随之消散了。

  “那个就是他们的领队么?很有意思的战士……”达米妮卡低声说道,她对这么快便能摆脱掉心灵威压的威尔有些感兴趣。

  “这杂种叫威尔,是我的猎物,我要让他尝尽生不如死的滋味!”塔宾在一旁面带怨愤地说道,他眼中的怒火呼之欲出。

  “他就是那个弄伤你的家伙啊……”达米妮卡露出微笑,心中却暗自摇头:塔宾这份产生于自身耻感的肤浅憎恨,真是丑陋之极!

  “达米妮卡!”凯文对着祭坛上的那名黑精灵女性喊道,“我们出现在这里,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吧?你的阴谋已经完全暴露了!为了你那不可告人的骇人目的,无数无辜的人白白牺牲掉了他们的性命。我发誓,你和你的那些合谋者,早晚会为你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让我来好好数一下,来到这里阻止我的只有八个人么?”达米妮卡对凯文的说辞嗤之以鼻,“那些相信你、并且决定帮你拯救世界的人看起来相当吝啬呢。不过我很欣赏你们的勇气,尽管十分愚蠢。”

  “废话少说,你到底把芬娜怎么样了?”凯文质问道。

  “她还活得好好的,至少目前是这样的。”达米妮卡立刻回答,“你身上的生命赐福与她的灵魂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你应该能够感应到她。我不得不预先把她藏在别的地方,不然就没办法伏击你们了。”

  趁着两人对话的时候,威尔仔细观察了一下对方在祭坛上布置的战斗力。想要战胜这等数量的敌人简直是痴心妄想,既然确定了那个黑精灵女性就是整个事件的幕后主脑,那么或许可以通过出其不意地奇袭将她挟持,一举摆脱困境。这位名叫达米妮卡的女术士虽然有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危险感,不过威尔愿意冒风险去赌上一把。毕竟对方也不太可能会想到,自己会采取这样疯狂的作战方案。

  祭坛上,除了刑月卓尔的大长老外,威尔还看到那个刺伤自己的长发亚隆人,这家伙看着自己的目光中充满了怨毒,就因为自己没有死在他的剑下;六名身穿相同长衫的亚隆人围成一个圈,他们的脚下踩着亮白色的大型魔法阵,此时正微微低头,口中轻念着某种奇怪的咒语;巨大的圆鼎中露出约有二十颗神情惊恐的大脑袋,他们是一群咒妖,五张在半空中盘旋的符纸形成监禁力场,将他们困在这半封闭的容器中;咒妖帕帕鲁一脸羞愧地站在女术士的身旁,将自己的手指绞在一起,仿佛在焦虑地乞求着什么。最后一个是披着一身破旧斗篷的奇怪女人,光着双脚站在湿漉漉的台阶中间,任雨水顺着金银双色的长发向下流淌,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不为所动。

  威尔正盘算着该如何冲上去,莉迪亚突然向祭坛上的咒妖开口:

  “帕帕鲁,你是被迫受黑精灵的指使才背叛我们的,对吧?她用你的同胞来威胁你,所以这并不是你自身的意愿,我们不会怪你!”

  帕帕鲁将脸扭向一边,心虚地不敢面对莉迪亚的视线。

  “你只说对了一半儿。”进行回应的依然是刑月卓尔的大长老,“是我从那群肮脏的入侵者手里救下了这些咒妖,而他们本就有义务无条件完成我所提出的要求,我只是物尽其用罢了。”

  “塔斯尼斯的这场内战,是你在背后怂恿的吧?”女法师向对方质问道,“如果这一切都是早已预谋好的,那么挑起这个国家的战争,并为其中一方提供力量和计策,都是计划的一部分吧?”

  莉迪亚早就怀疑,塔斯尼斯的内战是受什么人挑拨才得以爆发。塔斯尼斯虽然算不上是一个富裕的王国,但近几十年来贵族阶层一直都非常稳固,若不是拥有外援,塞内斯根本不可能发动政变。

  “噢,我或许该收回之前对你们的评价,看来你们并不是都那么愚蠢,起码这位漂亮迷人的小姑娘很聪明。”达米妮卡的语气里带着些许兴奋,“你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也非常可口呢!真是太让人遗憾了,在这场游戏里,你偏偏站在了我的对立方。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达米妮卡的坦诚让斯林姆家的卫兵们有一些动摇。巴特早就知道这个黑精灵女人的来头不那么简单,却也未曾想过她竟是让王国卷入战乱的真正元凶。不过既然事已至此,他仍要为了斯林姆侯爵而战。所以他用自己坚定的态度号令手下保持镇定,防止他们丧失掉战意。

  “你居然认为这只是一场游戏?”莉迪亚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她的脸因极度的怒意而微微泛白,“那些在战乱之中死去的无辜平民,还有那些在沙场上与同胞同归于尽的士兵,面对他们的鲜血与尸体,你还能轻蔑地认为:这只是一场为达成你的私欲而进行的游戏?”

  “没错,这就是一场为复仇而进行的游戏。”达米妮卡语气平淡地说道,“无论黑精灵还是人类,都会因憎恨而去杀戮,即使对方是自己的同胞。这类事情我见过太多太多,并且亲身经历过。复仇已然成为刑月卓尔存在的唯一意义,所以我们即是憎恨本身。亲王殿下对那个私生子摄政王心怀憎恨,于是,身为憎恨的我们便给予他力量。有趣的是:人们越是憎恨彼此,我们的力量就愈发强大!”

  “为了憎恨而去杀戮,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愚蠢不过的事情了!”威尔心底某种情绪被达米妮卡的话语刺痛,“我曾亲眼见到过在憎恨的驱使下,一个人会沦为怎样的怪物。仅仅是为了发泄恨意,居然能对无辜的老人和婴儿下手!而且不只是杀戮,这些人在死前往往还要遭受令人发指的残忍酷刑,那些打着复仇旗号的混账竟还以此为荣!”

  威尔说出这番话时,浑身不住地战栗着。心中涌现的不止是怒意,在他的身上还隐隐散发出冰冷至极的杀机。即便是队伍中与威尔最为亲近的莉迪亚,也对此时的他感觉到无比陌生,甚至生出一丝惶恐。

  眼前这个平日里正直却不坦率的男人,究竟隐藏着怎样的过往?莉迪亚有着极为不安地预感:那绝不会是自己能够坦然接受的真相!

  “我好像被小看了呢……”达米妮卡幽幽地说道,只不过语气里依旧没有任何动摇的成分,“憎恨向来都不应该是令人骄傲的存在,正如同我们这个被诅咒的民族一般。是的,憎恨就是一个诅咒!解除诅咒的唯一方法,便是将它传递下去,植入对方的心灵深处……”

  听着达米妮卡的宣言,威尔确定这个女人绝对是疯掉了,只不过没有失去理智。发疯通常是因为失去理智而造成的,而最可怕的疯子往往却异常冷静。这种疯子的欲求完全不在常理的范围内:不受利益、尊严甚至是感情所影响;无法被买通、威胁、说服,根本无从谈判。他们只会执着地认定一个目标,全力以赴并且绝不会妥协!

  “恕我直言,任何诅咒都能用更直接的方法来解除。”威尔明白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毁灭、消亡。恐怕这才是你真正想要的方法!”

  达米妮卡看到这位亚隆人战士举起剑,用剑锋笔直地指向自己。这是在向她宣战,她带着苦笑般的语气说道:“这么快就失去耐心了?我本打算多了解你们一些来着。祝你们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好运!”

  黑精灵大长老微微抬起法杖,然后再用力地砸下。法杖上的符文尽数停止闪烁,极尽所能地发出最明亮的光辉。由淡紫色的法术屏障,形成一道半透明的球形能量壁垒。达米妮卡松开握着法杖的手,激活蓄能魔印的法杖笔直地竖立在原地,支撑法术屏障并提供能量源。

  “是奥能屏障!”莉迪亚低声惊呼。加持这种蓄能魔印的法杖,即便是那些高塔议会的大魔导师,也不会奢望拥有。

  达米妮卡的举动无疑就是发动进攻的信号,另一侧的高台上响起弓弩振弦的声音。米兰达立即撑起神圣壁垒,箭矢不停击打在淡金色的能量屏障上,纷纷断裂或是弹开,在护盾上激荡起阵阵涟漪。

  巴特指挥着手持长矛的卫兵们列阵压进,而另一面已经成为亡灵的那群野佣兵也一拥而上,很快就会对冒险者们形成夹攻。

  雅米拉不断向祭坛上射击,附着有斗气或是各类元素的箭矢击打在那层淡紫色的奥能屏障上,并没有产生任何效果。经过一番尝试后,雅米拉只好放弃,将目标转向迎面冲过来的那些亡灵野佣兵。

  “我们能不能冲进那道屏障里面?”威尔急迫地向女法师问道。

  参加过战争的威尔非常清楚:一些法术屏障虽然能够阻断魔法与远程攻击,却不能拦住对方所发动的突袭进击。如果能冲进奥能屏障,他们就不用顾虑那些在高台上射击的弓弩手了。

  “那是极向性法术屏障,从外面碰触它的话,会被狠狠弹开。”莉迪亚摇摇头,“我们只能选择从两边强行突围,你觉得该选哪边?”

  看来挟持对方首脑的作战计划已经完全行不通了,那么他们只能强行突围。在这种不利的局势下,莉迪亚冷静地提出了正确的思路,若是在几个月之前,她根本不可能做到。她的学习能力的确非常强,与威尔一起行动的过程中,她已经逐渐掌握如何采取有效的行动了。

  “那些亡灵傀儡数量较多,而且不会因恐惧而退缩,而那群士兵就不一样了。”威尔立即作出决断,“用你的魔法打乱他们的阵型,或许我们就可以从这该死的包围中杀出去了!”

  与那些亡灵傀儡不同,斯林姆家的卫兵们集成长矛战阵缓步向前推进,显得整齐划一,更具有一种森严的压迫力。

  凯文、佩拉、雷欧和艾达都已和冲上来的亡灵傀儡展开了白刃战。这些亡灵傀儡在生前都是以战斗为生的野佣兵,似乎这种邪祟的死灵法术在把尸体复活成傀儡之后,保留了他们生前的技能。他们的动作也不像普通傀儡那样笨拙僵硬,而且没有痛感,也不会因不够严重的伤势而失去战斗力。只有足以摧毁头部的攻击才能让他们彻底停歇,这使得负责阻截的四个人有些疲于应付。

  电弧在莉迪亚的左手和法杖间来回闪烁,而且变得越来越密集,甚至使女法师周身都产生了无数噼啪作响的电花。莉迪亚将法杖向前推出,数道闪电从法杖上暴射而出,在士兵的阵列中炸开。

  莉迪亚的闪电之怒最适合对付列阵的士兵。由狂暴的雷电元素所构成的大型范围攻击法术,不仅能起到直接杀伤的目的,还可以形成很强的震撼力,令对方在身体和精神上都留下不可磨灭的创伤。

  那队士兵的指挥者在女法师释放闪电之前高喊了一句什么口令,士兵们便立即停止前进,蹲伏在地上试图抵御攻击。隐约之中,威尔看到他们所有人的身上似乎都被加持了一层青黑色的魔法护盾。

  在法术攻击过后,那些士兵绝大多数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尽管他们的表情带有惊恐和后怕。几名没来得及蹲下的士兵被闪电击伤。他们身上的护盾有效地抵御了莉迪亚的攻击法术。

  “他们身上有能够抵御元素伤害的暗影护盾。”莉迪亚抬头看向祭坛,只见在奥能护盾保护下的达米妮卡正在为那队士兵加持护盾。

  “这样可不行,我们就快要被他们夹击了!”威尔深知一旦遭受夹击,他们根本撑不过三分钟。列成战阵的精锐长矛兵,能够让任何武者都感到头疼不已:一味地后退只会不断处于劣势,直到无路可退;而贸然只身去进攻,则一定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我去拖住他们,或许还能打乱他们的阵型。你用攻击魔法帮助其他人对付那些亡灵傀儡,让大家试着从那边突围吧!”说完这句话,威尔没等莉迪亚制止,便持剑冲向那群列阵的士兵。

  米兰达挥动法杖颂唱着英勇赞歌,来自光明的加护涌入冒险者们的身体,立即令他们暂时获得各方面的增强。就在女神官施放祝福的时候,高台上射来一支通体包裹着暗影能量的箭矢。它发出令人惊悚的破空声,像穿透绸缎帷幕那样穿过那道由光元素形成的屏障,射向毫无防备的女神官。雷欧突然机警地闪身挪到米兰达的身前,青黑色的箭矢突破护身斗气和轻便的锁子护甲,刺进锁骨下方的血肉。

  附着在箭头上的暗元素具有穿透魔法屏障的效果,而射出箭矢的强弓应该有着惊人的威力,才会令施放斗气甲的雷欧被射伤。这说明在射手高台上,应该有一名可怕的神行客。

  雷欧闷哼一声,受伤处的神经传来炸裂一般的剧痛,身上的斗气也因无法集中心念而消散,勉强稳住脚步才没有跪在地上。

  米兰达的终于完成了一整段的赞歌,她轻振手中那根洁白如玉的橡木法杖,镶嵌在其顶端的金黄色宝石绽放出绚丽夺目的七彩虹光,在女神官的歌声停止后,继续向四周扩散赞歌的祝福之力,

  “雷欧!”米兰达转身想要查看雷欧的伤势。

  “别管我!”雷欧用剑指向脱离防御圈的威尔,“先去帮威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