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背叛
灰狼阿虚2017-11-14 03:025,102

  这座地下城市的建筑风格依然与提尔塞斯卡别无二致,只是笼罩在灰蓝色的阴影中,周围静谧得仿佛置身于死灵位面一般。在街道和建筑附近,可以看到许多两人高的雕花立柱,上面的浮雕绘刻出荆棘玫瑰、蜘蛛与蟒蛇的形象,是阴沉的氛围变得更加诡异。

  “古精灵认为蜘蛛与蛇是地下世界的守护者,所以修建在地下的城市,自然少不了蟒蛇和蜘蛛的建筑雕刻。”莉迪亚轻轻抚摸着一根雕花立柱上的图案,对大家说道,“黑精灵的两大势力分别以这两种生灵作为各自的守护神兽。留在西大陆的厉鬼部族供奉着猩红蛛仙,逃往东大陆的刑月卓尔则视巨灵蛇神为圣灵。”

  “我在哈德乌也学到过关于这方面的记载。”米兰达突然开口,“冥后在古精灵的分裂战争中召唤出两个恐怖而又强大的黑暗生物,帮助她的信徒们冲破包围圈,一举逆转整个战局。”

  莉迪亚点点头,将这个如同传说般的故事补充完整:

  “古精灵的主神堕落为冥后,他们的高层权贵仍愿追随主神反抗众神,而接受至高神旨意的精灵子民们将他们击败并囚禁。堕为冥界主宰的瑞尔莉特娜自然不会对忠于自己的信徒坐视不理,她召唤沉睡在地下世界的赤血暴君与幽魂霸主,帮助黑精灵们突出重围。它们是最原始也最强大的蛛仙与蛇神。最后,冥后的败亡英雄、不死者们的女王忒弥娜·赛尔宾,手持不夜之勋,率领腐朽的亡灵骑士团与突围的黑精灵们里应外合,击溃了至高神的联军。精灵的时代也从那一刻彻底结束,宣告着人类辉煌时代的正式到来……”

  忽然注意到威尔投来不明所以的微笑,莉迪亚停止她滔滔不绝的叙述。她微微撅起嘴唇,问道:“你干嘛用那种表情看着我?”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还真没什么紧张感呢。”威尔对她解释道,“托你的福,我的心底也开始产生某种莫名的信心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莉迪亚用手中的法杖轻拍威尔的肩膀,“我刚刚不是使用启示法阵侦测过了么?这只不过是一座死城而已。艾达也在为大家探路,你到底是信不过她还是信不过我?”

  谨慎起见,在进入城门后,威尔要求女法师用伏击雷欧时所用的那种法术对这座城市进行侦测。虽然凯文说过芬娜并不在这座城里,但这也不能保证对手不会留下一支战力断后伏击。

  因此他们稍微耽误了一些时间,但威尔相信有这么做的必要性。

  “这可绝不是信任的问题。”威尔耸耸肩,“我负责为队伍提供安全,而你负责让大家保持乐观。我们都要做好自己的事,不是么?”

  话音刚落,一阵强光骤然闪烁,一时间所有人都以为遭到伏击。他们压低身体抽出武器,环顾四周搜寻着敌人的身影,却一无所获。

  “不是敌袭!”莉迪亚最先反应过来。她举起手,直指着他们的正上方,说道:“这是那些符文柱在……充能?”

  其他人纷纷抬头仰望,只见上方那面倒着流动的怪湖开始变化:原本平整的湖面激起千层水花,数道电弧在整齐排列成阵的符文柱间弹跳反射,波澜起伏的水面下雷光汹涌,发出顽石崩塌般的巨响。

  无数水珠脱离湖面,向下洒来,这景象与地上的暴雨如出一辙。雨水顷刻间便濡湿了这座死气沉沉的城市,为它增添一份朦胧感。

  “没错,那些符文柱能够通过吸取水中的元素能量来进行充能。”帕帕鲁对女法师解释道,“而这座地下城市也可以获得降水和冲刷。”

  “我们的运气还真好,能碰到这样令人赞叹的景象……”莉迪亚伸出手掌接住向下坠落的雨点,感受着它微凉的温度。

  “这样的好运气我宁愿不要……”威尔摸着自己那头凌乱黑发,发丝已被雨滴打湿,“除了让我们看起来更加狼狈不堪之外,它什么都没给我们带来。好在它还不算冰冷,否则还会降低大家的体力。”

  “你这家伙真是不解风情!”莉迪亚学着威尔的样子拂弄着头发。

  不知道这场怪异的降雨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在帕帕鲁的指引下,威尔几人穿过数条街道,还跨越一座不足五十苏码的拱桥。

  “看到前面那个圆筒状的建筑了么?”帕帕鲁指着不远处喊道,“那是这座城市的神庙,我们直接从神庙穿过去就能抵达瀑布了!”

  威尔抬起手擦掉顺着头发在额前淌下的雨水,仔细观察起帕帕鲁所说的那幢建筑,可外围的墙壁很高,根本看不到里面的地形情况。

  “那座神庙里面是什么样的地形?简单给我描述一下。”威尔对帕帕鲁问道。神庙的样子让他本能地感到一阵不安,这种如同直觉般微妙的危机感,是在战场上无数次九死一生才得以磨炼出来的。

  咒妖挠挠自己的脸颊,想了一阵才回答威尔:“嗯……神庙拥有三处出入口,其中一处正对着瀑布处的环形桥;在神庙的中心是一座大祭坛,在它上面便是用于容纳祭品的祭鼎;神庙高墙内侧设有高台,放置火盆并供精灵们献上歌舞。我所记得的信息大概就这么多……”

  “有没有别的路可以通往那座环形桥?”威尔盯着咒妖的眼睛。

  帕帕鲁最害怕的就是威尔的这种眼神。哪怕咒妖只是露出一丁点闪烁其词的意向,这位雇佣武士便会立即对他产生怀疑。

  “有倒是有……不过……”帕帕鲁虽然露出怯懦的表情,却还是没有移开视线。威尔绝不会相信不敢看着他眼睛的家伙所说的话。

  “不过怎么样?”威尔追问道。

  “另外两条路分别要绕过蓄水池。”

  “具体要花上多长时间?”

  “平常的话,也许、也许只需要二十分钟。但现在根本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这里没有人居住,蓄水池平时都是满溢的状态。现在正好在降水充能,蓄水池的排水系统也会阻断原本的路径……除非、除非充能完毕、降水停止,原本被水道阻截的路径也就可以使用了。”

  “我就知道……”威尔一脸恼怒地揪着自己一簇湿涝涝的头发,“这趟任务从头到尾都是霉运连连,根本毋庸置疑!”

  那座神庙的地形结构很像峡谷,外部设有高台而出入口都很窄,这无疑是最最理想的伏击地点。如果自己先一步抵达这处地点,一定会毫不犹豫为伏击而做准备。

  于是威尔只好拜托艾达这位技巧娴熟的窃杀者,让她担任队伍中的斥候去前方探明情况。不得不说这小妮子的身手真是惊人地灵敏,即使是在这种湿滑的条件下,依然如同一只优雅的野猫一样在房屋间攀缘飞跃。艾达带着哨子,一旦确认安全,队伍便会得到信号。

  威尔和其他人隐匿在神庙外一栋宅邸的院墙外等待消息。

  听到三声短哨间穿插着两声长哨的信号后,冒险者们终于安心地走向这座神庙。神庙的围墙很高耸,完美地突出了精灵们的建筑造诣。真不知道他们要向谁去炫耀这座深埋在地下的城市!威尔暗自腹诽。

  注意到出入口两侧分别矗立着高达八诺寻(一诺寻约等于三米)的女性雕像。她们神情温婉地面向着彼此,上身姿态曼妙地前倾着,两双纤巧的手抵在一起,手指相互紧扣,依靠对方来支撑自己的平衡。直顺的长发翩然垂落在她们胸前,沉重坚硬的石材居然在精雕细琢的工艺下显现出一种轻飘飘的柔软质感!

  从雕塑的面目和衣着来看,她们并不像是任何神祇,仅仅是衣着亮丽的古精灵女性。雕像由巨大的黑石雕塑而成,甚至还要高出围墙一大截,她们连结在一起的样子就像一扇巨大的拱门。古精灵再一次用巧夺天工的高超技艺证明:千年前属于他们的时代充满着奇迹!

  “精灵们的建筑就是华而不实!”佩拉望着这一对巨型雕塑满含妒意地哼道,“这种散发着炫耀意味的装饰,一点儿都不结实稳固,根本经不起外力打击!一旦垮塌,你就知道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了。”

  “这是谁的雕像?”米兰达对雕像的原型感到很好奇,“这两位女性精灵并不是神明,可却受到如此尊崇。她们到底是谁?”

  “我也没什么头绪……”莉迪亚摇摇头,博学的她很少会被这类问题难倒。她们不像是任何神明,那么就应该是精灵英雄,可是所有的精灵英雄都不会得到如此殊荣。像神庙这样的神圣场所,即使设有英雄的雕像,也绝不可能动用如此宏伟浩大的工程去塑造。

  只有神明的巨像,才被允许设立在这类神圣的场所当中。

  进入神庙后,威尔发觉这里与帕帕鲁的描述一致,只是还有一些细节方面的东西被咒妖遗漏了:围墙内侧的确是呈阶梯状排列的几层高台,上面除了设有火盆外,还立有数根石柱;这些石柱与城市里的那些雕花立柱一样,都有着蟒蛇与蜘蛛形象的浮雕,它们共同支撑起三圈大小不一的同心圆环石顶;神庙中心是大祭坛,三角形的基座上摆放着一只巨大的三足圆鼎,经受着雨水拍打,发出厚重沉闷的回响。

  “真不知道那些古代精灵为什么这么喜欢蟒蛇与蜘蛛……”威尔烦躁地甩开被雨水淋透并贴在身上的斗篷,“本来还期待这里能暂时避避雨的,现在我对佩拉的评价表示赞成,精灵建筑果然华而不实!”

  威尔的话似乎让莉迪亚想起了什么事,她从刚才开始便深锁着的眉头终于得以松解,困扰着她的问题已然得出答案:

  “那两位精灵女性是一对姐妹,她们是暗刃家族的希罗与妮瓦,这座神庙正是为她们而建造的。”莉迪亚想起自己在一本提及古精灵相关传说的书籍中,看到过这个故事:“古代精灵曾一度遭受到威胁,一种名为魔蝎的智慧生物,从地下世界不断向他们发起进攻。古精灵依靠自身的强大文明,经过数百年努力终于将魔蝎赶回地下,却无法长久保持安宁。暗刃家族的姐妹献祭自己的生命与灵魂,向虚空换取力量化身为强大的蛛仙与蛇神,一举在地下击溃魔蝎的军团,将他们封印在无底深渊之中。这只是十几种关于魔眼暴君与幽魂霸主起源的传说之一。而就目前所见的一切,它应该是最为可靠的一种说法了。”

  “向虚空换取力量的行为,为日后古精灵王朝的衰败与分裂埋下必然的种子。”米兰达叹道,“这就是对力量不加节制所付出的代价!”

  这时一直在旁默不作声的帕帕鲁破天荒地插嘴道:“可……可是这并不是她们的错,她们只是为了保护同胞而作出牺牲而已……”

  “无论出于怎样美好的愿景,也无法改变行为上错误的事实。”米兰达语气淡漠地说道,“我的导师曾告诫过我:作为一名圣职者,绝不能被过剩的情感左右自己的判断。爱能成就英雄,也能毁掉英雄。无论在历史上还是神话故事中,许多被形容成怪物的罪人原本都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之徒。他们本可以成为救世主,却因为无法战胜自己的情感,最终堕入魔道。或许作为恶魔的你,根本无法理解这些。你也不必去理解,毕竟你只会一味地逃跑,对危险中的同胞弃之不顾!”

  “米兰达!”莉迪亚觉得女神官的言语稍微过分了一些。

  “我……我的确无法理解……”帕帕鲁露出了十分委屈的表情,咒妖突然情绪失控,失声抽泣起来:“我只是个一无是处的弱者……”

  “不过……”帕帕鲁抹掉脸上的泪水,神色坚定地向后退了几步,“不过我也想要尽力为我的同胞们做些什么,所以……”

  “对不起!”咒妖一手摸向了身旁的火盆,一段晦涩难懂的咒语飞快地从他口中吐出。积有雨水的火盆发出短促的闷响,居然蹿起了一簇明亮的蓝色火焰。它完全不受雨水的影响,旺盛地燃烧起来!

  所有人都诧异地呆立在原地,根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帕帕鲁,你做了什么?”莉迪亚也慌了神色,紧张地问道。

  所有的火盆仿佛受到号召一般,陆续燃起蓝火。这座神庙霎时间便被点亮。高台上、祭坛上和周围的地面上显现出数不清的魔法阵,散发出紫红色的光芒。一阵空间的扭曲后,神庙里凭空出现一支军队!

  冒险者们立即抽出武器,面向外侧向队伍的中心围拢。面对数量如此众多的敌人形成的包围圈,他们第一次感受到绝望的气息!

  “这是……位面屏蔽术!”莉迪亚惊呼道。她立即就辨认出这种高阶空间法术,却惊异于施法者难以估量的强大魔力。能把数量如此庞大的个体隐藏到位面裂隙中,不仅会极大地消耗施法者的精神力,还要同时保证法术的强度和控制力。只要心念产生一丝差错,施法者就要承受法术失败所带来的精神创伤,其后果的危险程度不可想象!

  威尔的面前是一队全副武装且站位整齐的卫兵所组成长矛战阵,看得出他们是经过严格选拔和训练出来的家族私兵。这些卫兵牢牢地握住斧矛长戟,将闪着寒芒的尖锋指向有些惊慌的冒险者们。

  “保持镇定!”威尔对其他人喊道,尽管他自己也深知这只是句愚蠢的奢求,却还是在激励队友,“寻找时机和突破口!”

  威尔趁着对方还没有发动进攻,环视着其它方向的情况。

  围墙内侧的高台上,有一排端着重弩的卫兵正以蹲姿俯视瞄准;在后方进行围堵的那支队伍装备并不统一,他们面无血色、表情呆滞,身上多多少少都有着明显的伤口,而且眼神里不带有丝毫生气。

  “居然是邪秽的亡灵傀儡术!”米兰达露出嫌恶的表情。

  雅米拉愤然引弓向背叛他们的帕帕鲁射击。在箭矢击中咒妖前,一阵耀眼的白光让咒妖消失在原地,射击因此而落空。

  “终于见面了,我勇敢的对手们!”沙哑柔软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威尔望向祭坛。一位高挑妖娆的黑精灵女性缓缓走向前,她身旁的咒妖无神地站在原地。在最后关头,帕帕鲁被这个黑精灵救了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