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围困
灰狼阿虚2020-03-26 17:425,043

  亡灵傀儡的进攻虽然散乱无序,却仍然给冒险者们带来非常大的压力。米兰达忙着为每一名队友施加护盾,那些在最前方与亡灵傀儡交锋的人有时甚至需要同时对抗三名对手。

  凯文和雷欧还算应付得来。附带斗气力量的武技打在亡灵傀儡的身上,即使没有直接攻击头部,也能对其造成略微硬直。而只要能够抓住这一点,亡灵傀儡就不比活人更难对付,甚至反而会弱上一些。

  斗气多多少少都能对元素的力量形成一些干扰。宗拳师和剑斗士特别擅长贴身战斗,所以这些亡灵傀儡无所顾忌地攻击,在他们眼里只能算是破绽百出的动作,接下来只要对头部施展致命一击即可。

  另一边,佩拉和艾达就比较吃力了。虽然相比凯文和雷欧,她们所分担的作战压力要低一些,却依然会感到很吃力。艾达在拉开距离的时候使用手弩爆头射击,可一旦被近身,就只能抽出两柄匕首迎战。

  艾达对于近身搏击能力原本还是很擅长的,柔韧的身躯和灵活的体术让她在白刃战中正面与人周旋。不过为了让身体保持轻盈便捷,艾达专修匕首作为自己的第一武器,用来对付亡灵则显得非常吃力。匕首的破坏力很小,相较起其它武器,它的优势在于快速精准,并且利于发动刺击。当一名娴熟的窃杀者舞动两把匕首进攻时,对手往往会被轻薄锋利的刀刃割伤或者刺伤多处,并因疼痛以及伤势的影响,让窃杀者抓住机会重击要害,最终致死;而艾达现在的对手却是没有痛感的亡灵,况且不摧毁头部就不能解决掉它们,给战斗增加了难度。

  佩拉的战斧和铁锤虽然极具破坏力,但是她要找机会跳到足够高的身位才能直接攻击对手的头部,否则就只能先打断它们的腿。虽然这些亡灵傀儡不懂退缩,但并不代表它们在战斗时就毫无章法,佩拉想要找机会攻击它们的下盘和头部,总体来说也不算轻松。

  艾达和佩拉战斗压力的吃紧,不约而同地向彼此靠拢。接下来,艾达用迅捷有力的扫堂腿绊倒对手,而佩拉则及时挥动凶狠的铁锤把它的脑袋砸成碎肉饼;或者在佩拉弹开对手的武器后,艾达迅速趁机旋身位移,在避开攻击的同时将尖锐的刀锋刺进敌人的后脑。

  一枚拖着尾焰打着旋的椭圆形火球掠过众人头顶,轰向亡灵傀儡密集的位置猛然炸裂,燃起一道一人多高的火墙。三个距离最靠近的亡灵傀儡瞬间化为焦炭,并且将从中穿过的其他几个也一并引燃。

  莉迪亚用爆裂火球术稍稍缓解了亡灵傀儡疯狂的攻势,希望大家可以借此机会向前反推。女法师放下法杖,对着大家喊道:

  “威尔在为我们争取时间,我们必须从尸俑这边寻找突破口!”

  莉迪亚虽然并不会施展亡灵法术,不过却对这种教廷明令禁止的魔法有所了解。他们所面对的这些亡灵傀儡,并不是普通的行尸或者尸鬼,而是保留了生前技能的尸俑。制造尸俑需要刚死去不久的尸体,然后向尸体头部灌注黑暗魔法,使其成为听命于施法者的亡灵傀儡。相比起行尸,它们拥有更灵活的动作并保留着生前的战斗技巧,而且对驱散法术免疫力很强,否则莉迪亚一定会用磁能新星来解决它们。只用破坏性法术来消灭它们对精神力消耗很大,但女法师别无他法。

  “我有办法可以让这些亡灵傀儡失去战斗力。”米兰达对女法师说道,“不过我需要一段时间来对法术进行准备……”

  莉迪亚点头对女神官表示会意。米兰达准备法术的期间,莉迪亚会尽她所能保护好大家的安全,弥补加护法术的空缺。

  米兰达用平举双手将法杖直立于身前,闭上双眼呢喃祷言,三条亮金色的光线自她脚下缓缓升起,在她身周缓缓旋转起来;莉迪亚则默念咒语施展“元素感知”,无数紫色的小光点在距离她头顶寸许的位置凝聚成一顶冠冕,令女法师对周围一切元素的动向了若指掌。

  只要在这边开出一条路,莉迪亚就能去掩护威尔撤回来了!

  …………

  威尔冲进对手的战阵中,为他的同伴争取向另一面突围的时间。像他这般身手超群的战士冲进战阵,绝对能够引起一场不小的混乱。

  不过独自被这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士兵包围,威尔一时半会儿也难以从中脱身。身上的法术护盾虽然可以替他抵挡伤害,却不能够抵消或是弹回施加在他身上的冲击力;而这些士兵虽然在小心翼翼地与他保持着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却不会留给他助跑起跳的空间。

  说起来,如果不是有米兰达的神圣法术保护,威尔很可能在冲进战阵之前就被长矛刺穿,殒身在数根长矛的戳刺之下。现在这队精锐士兵只是暂时被威尔凶狠的武技所震慑,一旦他们克服掉畏惧心理,放手合力进攻的话,威尔自忖难以抵挡。

  威尔只能全力去压制其中最危险的对手,也就是卫兵队长巴特。一开始,巴特被威尔强悍的剑术压得喘不过来气,握柄上传来的震动让武器几欲脱手。可没过多久威尔便停下猛攻,最后几次挥剑的力度也变得衰竭了许多。他向后退开,持剑以反位铁门式作为防守动作。

  看上去连续施展猛攻已令这位亚隆人战士显露出疲态,所以才会放弃之前在猛攻中打下的优势。巴特心里很清楚,之前那番猛攻只要再继续十个回合,自己就很可能因招架不住而溃败。

  在威尔退开后,巴特并没有立刻趁势反扑。一方面是因为他还没从那阵激烈的白刃交锋中缓过劲儿来;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无法确定对手是否在故意进行误导,意图利用自己的轻率之心来诱杀自己。

  威尔站在包围圈的中心,握剑的双手轮替活动着手指,集中心念洞察着每一个对手的动向。他原本已经死死地压制住那个卫兵队长,却在最后几次挥剑进击时,忽然感觉身体变得十分沉重。凶猛的剑势顿时大打折扣,体力就像开闸的洪水一般迅速流失,所以他才不得不陡然停下攻击,自己之前依靠猛攻打下的优势基础也就此前功尽弃。

  虽然表面上不露声色,但威尔却能听到心脏在自己身体里狂跳的声音。如果继续维持猛攻的动作,恐怕还没等到击溃对手,威尔自己就会因为气力不济而呼吸絮乱,露出破绽与疲态,进而被围剿击杀。他能感觉到某种令人厌恶的力量正附着在自己的身上,削弱着自己。

  好在威尔冷静地选择了脱身退守,这能稍稍让他回复一些体力,与此同时又让那个大胡子队长心生疑虑,不敢轻举妄动。

  “好精湛的剑术!”巴特对威尔赞叹道,“拥有你这般身手的人,居然甘心为一个小小的兄弟会卖命,实在是令人惋惜!”

  果然,这个卫兵队长开始出言试探威尔的虚实。威尔很清楚自己必须有所回应,哪怕多僵持一会儿,也能够让自己多恢复些体力。

  “在我看来,为谁卖命都没什么差别!”威尔满不在乎地回应道,“处在你我这种位置上的人,总会出于某些理由成为别人的刽子手。”

  “我和我的部下只是在尽我们的职责与本分。”巴特正言厉色地说道,“虽然我们不是骑士,但我们仍然拥有最基本的荣誉感!”

  “你们的主子为了自己的利益或者欲望,投靠这些想要为西大陆带来灾难的阴谋家,而在得知这些之后,你们却依然选择为他效力。”威尔指责道,“我尊重你们的荣誉感,但无法苟同这种愚忠的态度!”

  “那么你的理由又是什么呢?”巴特质问道,“你真的以为那个所谓的男爵是个值得追随的人?别那么天真了,亚隆人!”

  威尔身上的那层金色微光明暗不定地闪烁起来,辉煌战甲剩余的守护力量正随着时间逐渐消逝,那些本来有所忌惮的士兵也变得蠢蠢欲动起来。这样单纯地耗时间依然会对威尔不利,但他别无选择。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威尔眯起眼睛,这个卫兵队长的言下之意让他忍不住一探究竟。这几年威尔以佣兵的身份四处漂泊,对于察言观色还是很擅长的。面前这个大胡子卫兵所表现出的语气和神态都不像是在说谎,他似乎真的知道些什么关于男爵的事情。

  “你果然对林田兄弟会背后的事情一无所知。这也难怪,亚摩斯就是靠这个让你们这些人心甘情愿地为他当打手。”巴特继续拖延着时间,“或许在你们这些不知情的人的眼中,林田兄弟会的所作所为都是出于单纯的正义感,而事实却远非如此!”

  威尔一边听着巴特的话,一边暗自察觉到身后的一名士兵流露出些许杀意,却仍然装出一副浑然不知的样子等待巴特把话说完。金色的光辉在威尔的身上隐没,他不再受到任何法术力量的守护。

  “你以为兄弟会这个组织,只靠亚摩斯的财力就能像这样顺利地运转?”巴特继续扰乱着威尔的注意力,“没有更强有力的背景势力为兄弟会撑腰,他们就能在官方的眼皮子底下随意行动?”

  威尔虽然心里清楚这个大胡子队长是在迷惑自己,但也察觉到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显得底气十足,这并不是临时刻意编造的谎言。

  “说到底,你们这些盲目的兄弟会成员,也不过是一群为野心家铺路的牺牲品而已,甚至到死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为谁尽忠效力!”这个大胡子队长话音刚落,便冷不防地欺身发动进攻。他跨步前蹿,用手中的长戟发动一记中段突刺,企图让疑惑的对手猝不及防。

  威尔立即后撤一步挥剑招架,及时用剑身击偏刺向腹部的长戟,压低自己的身位。在威尔应对攻击的同时,也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奔跑的声音,是那个流露出杀机的士兵在配合他的队长进行偷袭。

  虽然身体依然沉重无比,但威尔知道现在不是节省体力的时候。他拼命地反向施力,好让自己的身体及时避开身后袭来的攻击,顺便利用刺空的长矛将巴特逼迫得向后跳开。

  威尔顺势转身,左手松开尾部剑柄撑在那个士兵的肩膀上,接着用左脚踢绊士兵的小腿。那个偷袭的士兵身体一歪便要向前跌出去,却被威尔用左手压住肩膀,重心不稳地跪在原地。

  威尔双手高举阔剑,对准士兵脖颈向下重斩,如同一名处决囚犯的刽子手。阔剑斩下士兵头颅时,连带切开了脖颈上的护甲。这沉重的一击令金属激烈地撕裂摩擦,爆出一串伴随刺耳尖响的可怕火花。

  “真抱歉,让你失望了……”剧烈的动作令威尔的体力消耗巨大,他的喘息微微变得急促,“我来这里的理由,根本无关正义!”

  这些士兵出于畏惧都不约而同地向后退开一步,威尔利落的身手和强横的武技令他们一时间心生寒意。目睹自己手下被残忍击杀后,那个大胡子队长却反而被激怒了,他发出一声粗哑的怒吼,舞动手中的长戟与威尔缠斗在一起,武器碰撞的声响不绝于耳。

  塔宾站在祭台上,双手在胸前结成一个复杂的手印,注视着下面只身被围攻的威尔,漆黑的眉毛死死地拧在一起。

  在达米妮卡的示意下,塔宾锁定威尔对他施展衰竭术。这种法术必须持续引导,受术者会感到身体沉重,并且很快就会产生乏力感。

  “真是一群没用的孬种!”塔宾满脸怨愤地咒骂道,“那些卫兵应该打断那混球的手脚,可到现在却连他一根毛都没有伤到!”

  “这怪不得他们……”达米妮卡为那些斯林姆家的卫兵辩解道,“那个亚隆人的确是个极为危险的战士。只要一个不留心,就会让他抓住机会反将一军。不得不说,他很擅长挫败对手的士气。不过不必担心,失去辉煌战甲的守护力量,他一定很快就会败下阵来。”

  黑精灵大长老从容淡定的语气,终于让塔宾放下心来。他踌躇了一下,忽然对达米妮卡说道:“我们应该活捉那个叫做威尔的亚隆人!”

  达米妮卡似乎有些意外,她将脸转向了这个心高气傲的年轻人,问道:“我还以为你对他恨之入骨呢,为什么你想让他活下来?”

  “我对他承诺过,不会让他死得痛快。”塔宾眯起眼睛回答道,“在亲手宰掉他之前,我会摧毁他的心智,我保证这个过程将会漫长而又痛苦。到那时他就会明白,践踏我的尊严将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听了塔宾的回答,黑精灵大长老忽然轻声地笑了起来。这阵笑声柔媚悦耳,如醇厚香甜的美酒般令人沉醉,甚至忘乎所以。

  塔宾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女术士的笑声,在惊艳之余却不知为何自己会感到心底发凉。在诱惑之下隐藏着深深的恐惧,越是靠近这个所谓的郁金香女士,越是会对她产生这样叫人疑惑的诡异情绪。

  “你不用担心,我从一开始就决定要尽可能留下他们的活口。”达米妮卡不再面向塔宾,却对他说道:“另外,我还要说声对不起。我可不打算把自己看中的玩具拱手相让,所以最好打消掉你的念头。”

  塔宾紧咬着牙,气得浑身不住颤抖,却又完全不敢发作。精神力在怒意与恐惧的撕扯下开始变得不稳定起来,导致衰竭术引导失败。他怫然放下结印的双手,最终却一句话都没能说出来。

  达米妮卡也没有再去打击塔宾,他所做的已经足够了。即使那个名叫威尔的亚隆人战士不再受削弱影响,损耗掉的体力却是一时半会也恢复不了的。就算是没有塔宾在暗地里施展衰竭术,失去辉煌战甲加护的威尔也不过只能多为他的同伴争取一分钟左右的时间。

  斯林姆家的那些卫兵虽然单体战斗力不算很出众,但是在巴特的指挥和带领下,绝对是一支堪称精锐的队伍。看样子对方打算从尸俑那边突围,这也是被逼无奈的权宜之计。他们并不知道,这个女术士在那边为他们准备了一个小惊喜,也许他们很快就会发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