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激斗
灰狼阿虚2018-01-02 15:025,093

  莉迪亚现在能清晰地感受到空气中元素的律动与变化。大量魔法元素涌向身旁呢喃着祷言的米兰达,在触到她身上涌出的精神力后,发出轻快的鸣叫声,转化为明亮温和的光元素。

  女法师轻眯起那双绿色的眼睛,因为她感觉到另一部分魔法元素正在向高台上聚集。转化为暗影的元素力量正在窃窃私语,逐渐凝成一根狭长的箭矢,如同狠毒的猎鹰般紧盯着被光明包裹的女神官。

  莉迪亚可以感觉到威胁,上一次这种箭矢就轻易地突破了屏障,并且击伤挡在米兰达身前的雷欧。这一次的目标依旧是女神官,不过莉迪亚可不会让高台上的那个射手得逞。

  女法师集中意念轻声读出一段咒语,一层坚固的冰墙在米兰达的身侧拔地而起,那根裹着暗影的箭矢几乎在同时穿透神圣壁垒。强劲的箭矢深深钉进坚实的冰墙之中,却也只将其打穿了一半。冰墙完成自己的使命后,便在不到十秒的时间内瓦解消散。这类实体屏障法术虽然防御效果拔群,但内部的元素结构很不稳定,持续时间非常短。所以莉迪亚必须开启元素感知这个法术,只有提前意识到对方的攻击才能确保在最恰当的时机使用出来,抵消掉最危险的致命一击。

  米兰达心无旁骛,对周遭的一切都无动于衷。施法者在准备一个大型法术时绝对不能够分心,所以他们会处于极为脆弱的状态。尽管一位优秀的施法者能够给战局带来决定性的优势,不过他们需要足够的时间和条件来完成施法,在米兰达完成法术之前,莉迪亚会放弃施展破坏性法术的机会,全心全力对女神官进行掩护。

  尸俑方向的元素忽然开始异动,在莉迪亚之前铺展的火墙之中,缓缓显现出一个枯瘦的身影。这个影子站立于烈火的正中央,却丝毫没有被点燃的迹象。在扭曲着空气的热浪中,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这个影子似乎握着一根略显弯曲的法杖,火势正随着法杖的舞动衰退。

  当火墙被彻底平息后,冒险者们看到的是一个身穿灰褐色长袍、皮肤干燥而苍白的巫师。在他胸口偏左的位置插着一根有着黑色尾羽的箭矢,毫无血色的枯瘦面庞上又一对浑浊的双眼。

  这些被转化成尸俑的野佣兵里,居然还有一位巫师!

  这个巫师尸俑在向身周释放出一种灰白色雾气。被雾气碰触后,火焰纷纷熄灭,一些被引燃的尸俑也因此避免了被烧毁的命运。

  雅米拉立即将弓箭对准了这个会对队伍产生威胁的存在,蓄气箭向着巫师的头颅直射而出。巫师尸俑用嘶哑的声音念出了一句短促的咒语,动作熟练地上抬法杖,一座由土石形成的粗糙墙壁拔地而起,将雅米拉的箭矢拦截在半路,也阻挡了女射手的射击视野。

  巫师尸俑继续施法,他用左手拿起挂在腰带上的一只小瓶,拔开上面的木塞,将其中的液体倾倒而出。殷红而粘稠的血液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腥气洒落在身前的地面上,巫师将法杖的底端立于其上,这些血液在魔力的引导下顷刻便描绘出一圈召唤法阵。焦黑的烟气在法阵中心蒸腾而起,无数拇指大小的暗红色魔蜂从中涌出,翁动着黑色的翅膀,集中起来向着冒险者们的防御圈压了过去。

  这种魔蜂的腹部斑纹有着余烬暗火一般的荧光,在集群飞行时,像心跳律动一般整齐地闪烁出令人心生不安的光芒。

  “萨丽安妮在上,是赤炎魔蜂!”莉迪亚惊叹道。她很快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因为她必须警告其他人这些魔蜂有多么危险:“千万别被它们蛰到,这些可怕的小虫子会在蜂针刺中敌人后引爆自己!”

  这些可怕的魔蜂就像是一条在空气中流淌着的毁灭河流,在它们的所过之处,只要是会动的物体都将被视作攻击目标,一个尸俑立即被数十只魔蜂包围蛰咬。尸俑没有痛感所以像是浑然不觉,而附在它身上的魔蜂在刺出带有倒钩的尾针后相继爆开。魔蜂自爆的威力虽然不大,却足以将尸俑彻底点燃,身上的血肉都被这高温所融化。

  雷欧用膝击撞退身前的对手后,挥动双剑施展十字波动斩。旋转的剑气呼啸而出,扫向蜂群中魔蜂密布的位置。数百只魔蜂被强劲的剑气绞碎,却只是将数量恐怖的蜂群打出一个不大不小的豁口,没有对整体造成什么重创。附近的尸俑虽然为冒险者们消耗掉不少魔蜂,却依然无法阻止魔蜂向前侵袭的势头。

  一些魔蜂已经开始纠缠上凯文,宗拳师一边徒劳地挥动拳头驱赶着这些难以击中的目标,一边施放斗气保护自己的身体。

  莉迪亚知道如果自己在不做些什么,其他人就会在这些浪潮一般的魔蜂中身受重伤,甚至被烧成焦炭。她倒是有几种法术能削弱蜂群,比如用炎云阵进行焚烧,或者用寒霜冲击将它们冻成冰块。但是这些法术并不能一次性消灭数量如此庞大的蜂群,必须寻找更好的办法!

  在这紧要关头,莉迪亚猛然想起有一种法术刚好可以应对眼前的情况。于是她便静心宁神,感受并引导着自己体内的精神力,使它们膨胀沸腾。当精神力到达临界点开始变得不稳定时,迅速将其释放。

  一圈紫色的精神力振波以女法师为中心急速向外扩散开来,肆虐的蜂群在振波的冲击下纷纷栽倒坠落,就连腹部不住闪烁的暗红火光也悄然熄灭。这些魔蜂在法术的影响下失去了意识,陷入休克。

  莉迪亚所用的法术其实是精神力脉冲。这项精神系法术所释放出的脉冲能量能够使受波及的生物产生晕眩,虽然施展方法并不复杂,而且也不需要使用特定咒语,却并没有太多适用的地方。因为像这种扩散性的精神系法术,在强度上的效果往往不尽人意。

  作为一名法师,如果想对某个生物施展精神系法术,就必须靠近足够的距离,并且集中施展才行。比如莉迪亚对她的爱马苏儿所使用的统惑术,就是一种精神系的控制类法术。要想达到精神控制的效果,就必须将精神力集中施展在单一目标身上。可以说,在精神控制方面,精神系的法术甚至不如暗影系的法术。之前袭击他们的那群野猪人,就是达米妮卡使用的暗影法术进行了精神控制。

  精神力脉冲是一种扩散性法术,它只能使受术者的精神被干扰,产生晕眩的效果,对于意志力超过脉冲强度的目标是无效的。莉迪亚并没有浪费精力和时间去强化这项法术,所以脉冲的强度微乎其微,对普通人都很难产生效果。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她的精神力脉冲才能在不影响米兰达准备法术的前提下解决掉蜂群。

  莉迪亚之所以想到这个自己几乎从未使用过的法术,是受到银湖法阵的启发。开启银湖密道的那个法阵所释放的,正是稍稍改进过的精神力脉冲,用来在排水的时候惊吓驱赶湖中的鱼群。而此时此刻,正是这项不太起眼的法术,完美地为他们所有人化解了一场危机!

  “没有低级的法术,只有低级的法师!”莉迪亚在心中暗暗想起导师对自己的训诫。而就在刚刚,她终于亲身验证了这句话!

  这个巫师尸俑释放出的魔蜂群,清扫了附近大多数的佣兵尸俑,然而它们在数量上依旧占很大优势。更多尸俑跨过同类留下的残骸,继续冲向冒险者们的防御圈,而巫师尸俑也再次挥动起法杖。

  艾达用手轻轻敲了敲佩拉的肩膀,然后伸出白皙修长的食指指向巫师尸俑,示意自己将要冲过去解决掉这个威胁。随后她便离开自己负责防守的位置,如同一头敏捷的花豹,身姿轻灵地蹿了出去。

  迎面冲来的尸俑自然不会放过自己送上来的猎物,一个高大粗壮手握巨斧的尸俑将沉重的武器对着艾达当头劈下。艾达却根本不打算放慢脚步,反而身子猛地向下面一沉,双腿又骤然用力起跳。艾达的身体在两种完全相反的作用力下前后翻转,做出一个前空翻的动作,将她的身体抛向一个较高的身位。粗糙的斧刃堪堪擦过艾达的发梢,当身体在半空中翻转一圈后,她便一脚狠狠地踢在了尸俑的面门上。

  在冲击的力道下,尸俑直挺挺地向后栽倒。这一击或许并不足以踢碎尸俑的脑袋,不过艾达原本也没打算这么做。她很清楚自己真正的目标是什么,所以她这只是为自己创造一个可以缓冲的跳点。

  在这个大个子尸俑倒下之前,艾达就瞄准尸俑群众松散的空隙,像一只低飞的燕子一般钻了进去。依靠高度集中的意识驱动着自己的反射神经,艾达对自己身体的完美掌控力被她彻底发挥出来,帮助她避过那些尸俑的弯刀和长矛。这些尸俑对艾达的攻击要么落空,要么不幸误伤到其它尸俑,最多只能触碰到亚隆人少女留下的残影。

  面对直逼而来的艾达,巫师尸俑立即撤销原本正在准备的法术。虽然已被转化为亡灵傀儡,但达米妮卡的法术却保留了其生前的技能和作战经验,这种尸俑往往具备着足够的智力来自行应对各类状况。

  巫师尸俑举起木杖瞄准艾达,念动咒语施展炎弹术。一枚火球自木杖顶端疾射而出,径直飞向不停躲避着尸俑攻击的艾达。

  艾达转身避开一个尸俑刺来的长剑后,向后弓起腰身后仰翻跳,刚好躲开射向她的火球。巫师的炎弹术与法师的火球术虽然在威力和效果上差别不大,在施展理念上却有着本质的不同。炎弹术并不需要通过精神锁定来施放,而精神锁定则是火球术是否能成功施放的关键所在。也就是说,炎弹术的施展速度通常会比火球术更快,但炎弹术在发射出去后就不再受巫师的控制;而火球术在法师的精神锁定下,会在飞行过程中转向目标躲避的方向,除非法师自己出现精神锁定上的失误,否则火球一定能够保证击中被锁定的目标。

  这也是巫师与法师这两个施法职业的最大区别:巫师根本不具备精神锁定的能力,而巫师所能掌握的任何一项法术,都不能也不需要进行精神锁定。尽管两者的法术十分相似,在法术理念上却截然不同。

  炎弹术击中并点燃了那个手持长剑的尸俑,艾达则依靠几个衔接完美的后手翻,以一条弧线的路径快速接近着巫师尸俑。在此期间,艾达开始屏息准备进入隐遁状态。后手翻这个动作看似快速而剧烈,实际上只要身体足够柔韧轻巧,协调性又远超常人的话,后手翻反而会比全力跑动更节省体力。所以,艾达在反复使用后手翻时依然能够调匀自己的气息进行闭气,她的身形在纹印的效果下开始逐渐变淡。

  艾达的动作令人眼花缭乱,她是以目标为中心进行切线移动的。这使得巫师尸俑必须原地转身才能面向艾达施法,而艾达的身形此时几乎变成透明而模糊的影子。在艾达即将完全进入隐遁状态时,巫师尸俑终于向着她移动的方向施展出一道空气振波。

  这项法术被称为音震术,会使施法者面前锥形空间内的空气产生震荡,形成高频振波和刺耳的噪音,能够击退受术者并震伤其内脏,所以这个法术很适合用来探出隐去身形的窃杀者。

  巫师尸俑身前十五苏码范围内的地面,被法术掀起尘土和石屑,却丝毫不见窃杀者的身影。还没来得及施放下一个法术,一道模糊的影子便飞速接近巫师尸俑。从移动的轨迹上可以判断出,音震术只差一点就能击中这名窃杀者,而这将是这名死去的巫师最后一次失误。

  艾达贴着巫师尸俑的身侧掠过,手中反握的龙钢匕首毫无阻碍地切开了他干涩的咽喉和脖颈。亚隆人少女在巫师身后顿住脚步,准备对其施以最后一击。巫师尸俑的脖子几乎被完全切开,作为亡灵傀儡却依然没有失去行动能力,他转过身举起木杖试图敲打艾达,可艾达的动作比他要快得多。一记漂亮的旋身回摆,准确而有力地踢中巫师尸俑的脑袋,把它从断裂的脖颈上彻底撕扯下来,并且飞出去好远。

  就在艾达刚刚解决巫师尸俑后,米兰达的法术终于完成,围绕在她身旁的金色能量线骤然拓宽,环绕旋转的速度也变得飞快。莉迪亚甚至能感知到她身周的光元素不再轻声柔和地呢喃,而是合声唱起了一曲神圣威严的歌谣。米兰达因身周暴涨的光元素而变得极为耀眼,她猛然睁开双眼,金黄色的神圣能量从中涌出,如同两团燃烧的圣焰。

  米兰达突然开始用毫无感情波动的音调念出一些不知名的词语,就连知识渊博的女法师都无法听得懂那些词语的意义。虽然她知道,这些发音精巧并且悦耳的词语是只属于众神的语言,如果凡人随意地使用它们,将会因无法承受神明的力量而遭到反噬重伤,甚至致死。

  原本较为阴暗的地下世界变得恍若白昼,根本不存在光源的光线凭空倾泻而出。无数金色字符形成的法术锁链在同一时间将所有尸俑牢牢地捆在原地,米兰达每念出一个词语,那些锁链就会收缩的更紧,字符所爆发出的光芒也就愈加强烈,灼烫着尸俑的血肉。

  不存在痛感的亡灵傀儡在锁链的灼烫之下,匪夷所思地开始挣扎哀嚎,字符上的神圣能量喷涌而出,为这些尸俑通体打上惩戒烙印。金色的灼光如同爆发的熔岩般在尸俑的身上扩散开来,最终将它们的形体烧蚀殆尽,甚至没有留下任何烧焦的余烬。

  这就是裁决圣言的净化力量,亡灵和恶魔最为畏惧的神之力量!

  “裁决圣言……”达米妮卡喃喃自语道,“让一次见到这个法术是在什么时候呢?恐怕已经是百年之前的事情了……”

  奥能屏障之下,是唯一没被圣光所侵染的空间。就连裁决圣言的力量也无法渗透进去,如此强大的屏障法术令人倍感安心。

  “你的暗影尸俑已经完蛋了。”塔宾有些幸灾乐祸地对她说道。

  “他们也同样消耗得差不多了。”达米妮卡依旧保持着从容优雅的姿态,“不得不承认,能遇到这些有趣的对手,的确让这趟无聊的返乡之旅变得精彩起来。不过,好戏才刚刚开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