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血怒
灰狼阿虚2018-01-13 21:035,197

  横挥的斧刃击碎下落的雨珠,凶狠地劈向威尔的肩头。威尔挥剑偏开巴特的斧势,借助剑身的回弹将剑锋摆向对手的上段中轴,瞄准那张胡须密布的脸向前推刺。巴特把头向左一偏,任锋利的剑刃擦过他的右耳,横过握柄用力前推,用武器的长杆撞退了威尔。

  温热粘稠的液体顺着巴特的耳朵蜿蜒到他的脖颈,刚刚那记刺击割破了他的耳廓。如果他再慢上那么一点儿,恐怕就会被威尔的阔剑削去半边脸皮!这个亚隆人战士的动作远没有先前表现出得那么慢。

  威尔身上那种仿佛压着沉重岩石的感觉突然间消失不见了,虽然消耗掉的体力并没有随之恢复,但却不再令他的动作迟滞缓慢。所以在巴特疯狂的攻势下,威尔找准几次反击的机会,逐渐占据了上风。

  巴特也有着难得的好身手。之前他全力抵挡威尔的猛攻时,威尔几次施展三段斩,巴特都能及时地进行抵挡和躲闪。三段斩虽然只是较为基础的武技,但在熟练掌握之后,会拥有很大的挖掘空间。配合扎实的剑术,三段斩便能通过变幻难测的剑路击伤疲于防御的对手。

  像威尔这样久经历练又极具天赋的铁血骑士,自然是掌握十数种剑路模式及顺序互异的三段斩,更不用提他那挥剑的速度和力道了。巴特虽然在猛攻之下连连后退、不敢反击,却也没吃什么大亏,他的身手与实力可见一斑。威尔虽然有信心战胜巴特,但也必须承认这个擅长使用斧矛的大胡子士兵的确对他造成了不小的压力。特别是自己在被某种咒术消耗了大半体力之后,这种压力尤为明显。

  威尔的喘息声渐渐急促,额前的黑发也被汗水濡湿黏连在一起。

  “我见过你这种人!”巴特也同样呼吸沉重,他死死地盯着威尔那张沾染着鲜血的脸庞,“忠诚、荣誉以及正义都不是你战斗的理由,你只是擅长并喜欢用剑杀人而已,更何况还有钱拿!也只有像你这种嗜血成性的刽子手,才能练就出这么一身冷酷而卓越的杀戮技巧。”

  巴特话音刚落,便突然下压长戟连续两记戳刺,攻向威尔的下盘。

  威尔挥剑左右偏开戳刺,然后挺步向前意图反击。巴特立刻撤步退离阔剑的攻击范围,而一名长戟士兵也从巴特斜侧方赶过来协助,用闪着星点寒芒的武器尖锋阻止了威尔的跟进追击。

  这些士兵现在所采取的战术极为保守:他们使用长柄武器轻快地戳刺,更多地是掩护队友不被威尔所伤,一击不中就立即后撤回防,根本不给威尔留下任何反击的机会,持续消耗着他的体力。

  “我一点儿也不喜欢杀人,虽然我的确擅长这件事。”威尔否认巴特的说法。他站在原地舞动阔剑翻出一套剑花,让一个跃跃欲试的士兵彻底打消掉从侧面突袭的念头。

  “少在那里自欺欺人了,混蛋!”巴特怒吼着再度冲上来,斧矛在他头顶划过一个规整的圆弧,扫向威尔的武器,企图将其荡开。

  威尔及时放低剑身,接着身体后仰退开一步避过巴特的第二击。

  “我认得你们这种家伙的眼神!”攻击落空后,巴特却没有停止攻势,同时继续说下去:“你们这些被战争诅咒的亡灵,只能不停地在杀戮中寻找自己存在的意义,唯有鲜血才能让你们得到满足……”

  面对巴特的威尔沉着脸不发一语。仅仅是几句妄加揣测的话语,却让冰冷与黑暗像野火一样在威尔的内心深处缓缓地蔓延开来。

  那些在战争中所经历的痛苦回忆侵蚀着威尔的心智,那片遍布着尸山血海的荒芜之地,留给他的只有无尽的恐惧与愤怒。

  “你不过是想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掩盖心中的罪恶感而已!”

  巴特劈下的斧刃被威尔招架住,他立即上扶握柄用力下压,威尔竟没有及时和他抢占压制区,令巴特在咬刃对抗中占据上风!

  (咬刃对抗就是指双方的武器抵持在一起后,通过彼此推引角力缷开对手的武器,使其无法招架下一次攻击而占取优势。在武器抵持的时候,会因所处位置的不同而令双方产生优劣势,而所谓的压制区便是指双方都能利用推引角力来占取优势的一段武器位置。一旦错过压制区,就会被对手压制到区域外,便无法再通过推引来反制。)

  斧刃贴着剑刃滑下,切向威尔的手臂。威尔立即撤步调转剑身,微微导开斧刃并令其卡在阔剑的护格上,而巴特悉知自己仍然占据着优势,继续施力压住威尔使其动弹不得。只要威尔想要做出别的什么动作,巴特的斧矛就会立即在他的脖颈之上留下一道伤口。

  在这种劣势之下,威尔的一身蛮力很难起到作用。现在的情况,就像是两人在长短并不公平的跷跷板上想要把对方跷起来一样。处在短板的一方即使比对方更重,也很可能会由于杠杆规则而难以成功。

  威尔露出的疲态与巴特有力的压制使得一名士兵变得大胆起来。因同伴被杀而产生的恨意已经盖过了对这个亚隆人的恐惧,威尔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身后传来的杀意,对峙下去只会使情况变得更加危急。

  巴特惊异地发觉威尔的皮肤正透出一层诡异的血红,而他的长戟也不受控制地被向一边推开。这个对手的力量竟然在直线暴涨!

  不过依然占据着优势的巴特顺着武器被推开的力道,甩动长戟的尾端,痛击威尔的头部;同时巴特也感到腹部一痛,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倒飞出去并趴在地上。当他试图爬起来的时候,喉咙一动,随即便咳出带有血色的唾液,他的眼前一阵发黑,差点喘不过气来。

  威尔在被长戟尾杆打中头部的同时,一脚踹开了巴特。他的额角被尾杆打破,头部受到的重击让他一阵晕眩,肩背处猛然传来的疼痛却让他立刻清醒过来。一根长戟扎穿了威尔背部的铠甲,刺入皮肉。

  身后的士兵在偷袭得手后似乎过于兴奋,并没有注意到威尔根本没发出任何痛哼,而是直接转过身用左手抓住长戟斧刃后面的握杆。这名士兵在惊慌中本能地想收回长戟,威尔反手上挑阔剑,剑锋精准地切开士兵的手肘,斩断骨骼,使他的小臂像灯笼一样垂挂下来。

  斯林姆家卫兵的护甲都是短袖式样的锁子甲,小臂部分则是镶钉着硬皮护甲片的臂甲,在手肘部分却没有任何保护,威尔攻击的就是这处罩门。当然,长袖式样的锁子甲也并不是不存在,但是那种护甲会限制手臂的活动,甚至比战场上所使用的全身板甲更为笨拙。

  威尔单手持剑的上挑动作借助了内旋转身的力量,在斩断士兵的手肘后使剑身绕过头顶并顺势下压,左手则握回尾柄摆正剑锋,对准对手的胸腹。整个动作流利连贯,总得来说就是舞出一圈剑花而已。

  没有任何犹豫地向前踏步突刺,阔剑的剑锋便贯入士兵的躯干,穿透前后两层锁甲,将他推得向后退了五步才止住冲势。因脏器破裂,血液涌向了士兵的喉管,在一声呛咳后温热的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血液溅在威尔阴沉冷酷的脸颊上,却连眼睛都没能让他眨上一下。

  威尔只是平静地看着这个士兵的双眼,他看到其中的光彩从绝望变为决然。然后这个士兵用他仅剩的右手死死抓住阔剑的护格,令其卡在自己的身体里,阻止威尔从中拔出武器。

  威尔后退试着拔出阔剑,士兵双腿无力地跪在地上,身体甚至被向前拖拽过去,手却牢牢地抓住威尔的武器不肯放开。这时其他士兵似乎也被同伴的悲壮之举所激励,相继向着威尔发动攻击。

  一个手持长矛和盾牌的士兵再次从威尔背后袭来。在集结长矛阵的时候,这种使用长矛盾牌的士兵是位于最前排的。斧矛长戟的重心太过靠前不适合单手持握,自然无法佩盾。但位于战阵第一列的士兵往往需要担任抵挡弓弩等远程攻击的职责,所以他们的武器为长矛。

  长矛从后方刺向威尔的后膝,这个位置对任何铠甲来说都是无法覆盖的罩门,而且只要废掉威尔的移动能力,他就无法进行躲闪了。

  威尔忽然压低身子,让本应该刺向后膝的长矛刺中了他的大腿,自己也在刺击的冲力下单膝跪在地上。没有被痛感所影响,威尔立即回身摆动左臂,砸向士兵握矛的手。拳背狠狠砸在士兵的大拇指上,让他痛叫着松开武器。余光瞥到又一名手持斧矛长戟的士兵从左前方冲过来,而长矛兵已经收回右手准备拔出腰间的佩刀。

  在用左手打掉对方的长矛后,以极快的动作摸向了自己的后腰。大拇指拨开短铳撞锤的下一刻,已然扣动扳机射击。火铳爆鸣过后,左前方冲过来的那名长戟兵被弹丸射穿右眼,当场毙命。

  威尔身后的长矛兵在丢掉长矛后以最快的速度拔出腰间的佩刀,出刀便挥向威尔的侧颈。只要切割到动脉,即使再强悍的人也会因为流血过多而在两分钟之内失去战斗力,或者因此致死。

  在射击之后,威尔挥动短铳用力偏开袭来的刀刃。在长矛兵再度尝试攻击前,威尔直接将短铳丢向他的脸,长矛兵下意识举盾挡开。

  当长矛兵移开盾牌的时候,却迎来一根尖锐的长矛。带着血污的矛头轻而易举地穿破护喉,切开长矛兵的侧颈。这种制式武器的矛头是三棱锥形状的钢刺,用放弃刺击以外的攻击方式来增强穿甲能力。

  威尔扔出短铳之后,立即捡起长矛兵丢下的武器,然后在他挪开盾牌防御的下一瞬间刺出。长矛兵的动脉被棱刺所洞穿,鲜红的血液在压力外泄的作用下溅射出五尺开外,然而依旧没有扔下手中的刀。为防止对方濒死反击,威尔调转长矛,用尾杆扫击将其打倒。

  随意将长矛投掷向一个冲过来的人影,威尔立刻附身拔回自己的阔剑。虽然威尔也非常擅长使用长柄武器作战,双手剑却仍然是他的挚爱首选。那个被阔剑刺死的长戟兵此时已失去所有生命迹象,威尔在从他身体里拔出武器的时候并没有受到太大阻碍。与此同时,他也听到刚刚丢出的那根长矛被击飞的声音,当他完全将阔剑抽出之后,裹夹着一道劲风的斧刃已然从身后袭来,威尔根本来不及进行防御。

  如同本能一般向着斧刃袭来的反方向就地侧滚,威尔堪堪躲离了攻击范围。当他站起身的时候,鲜血顺着铠甲腰部的缝隙流淌到腿部护甲上,刚刚翻滚躲闪的时候,右侧后腰还是被狠狠地擦了一下。

  巴特并未因突袭得手而显得兴奋,他挥动着武器再次扑向威尔。与后者漠然的眼神形成鲜明对比,愠怒的火焰在巴特的双眼之中高涨地燃烧着,手下的接连阵亡已经彻底激怒了这名卫兵队长。

  威尔的意识,现在正处于一种非常微妙的状态下。伤痛随着血腥的杀戮逐渐变成只有警告作用的苍白信号,生死只在一念之差的战斗没有让他产生任何情绪波动,仿佛置身于修罗场中的并不是他自己。与之相对的,威尔的意识却十分清醒,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身经百战历练而出的战斗本能,几乎不需要思考,身体就能做出最正确的反射。

  威尔依然能清晰地感受到恐惧正在自己心中不断滋长。然而这份恐惧并不是生死搏杀所带来的压力,而是他一直以来想要避免的某件事,或许很快就会降临到自己身上,而这种意识状态恰恰就是它的前兆。

  随着腰背用力的动作,巴特的腹部隐隐作痛,威尔那不留余力的一脚令这个体质强悍的中年汉子也难以消受。斧矛与阔剑在接连八次的交击过后,巴特受腹部伤势的影响,没能稳住自己的武器。这立即让威尔抓住机会,阔剑迅若雷霆地翻刃下压,斧刃便砸向坚实的地面。

  与巴特不同,威尔身上虽然有几道正在流血的伤口,却完全没对他的动作产生任何影响。鲜血因威尔剧烈快速地运动而不断从腰间的伤口处涌出,失血本应令人产生眩晕无力的症状,可他挥出的剑势却越来越利落。威尔趁机一脚踩上斧矛的长柄,接着便用力向上起跳。

  身体在半空中回旋一周,威尔双手紧握阔剑,将其高举过头顶,然后借助下坠的力量垂直向下劈斩。这一击势大力沉,在死亡临近的一刻巴特已经做好觉悟。至少殒身在这个嗜血猛兽的剑下,并不会有什么太痛苦的过程,这是巴特所能庆幸的最后一点慰藉了。

  就在巴特绝望之时,身侧猛然传来一股巨力。有什么人在最后的关头把他从这死亡的铡刀口推了出去,帮助他躲过这一劫。

  阔剑传来数次剧烈的震动,剑刃在狂暴地斩破数层金属后,依然没有停下来的势头。威尔这记回身斩的威力恐怖至极,一个舍身救下巴特的长矛兵被阔剑齐根斩断了左臂。向上高举格挡的金属盾牌没有起到有效的防护,而是在剑刃之下破碎开裂,连同手臂一起被斩落。

  不知是出于嗜血本性,还是某种带有敬意的怜悯,威尔在长矛兵捂着肩头开始惨叫之前,就挥出第二剑终结了他的痛苦。此时,威尔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变得血红,连续的杀戮与流失的血液正使他的意识逐渐走向疯狂的边缘,破坏神基尔塔里奥的力量就要冲破他的心智!

  血怒。只有受到破坏神认可的战士才拥有的赐福,或者说,诅咒!

  在战斗中,破坏神会给予战士这种力挽狂澜的力量。而作为代价,承受这种力量的战士将会成为名副其实的杀戮机器,不停地破坏周围的一切,甚至攻击自己的同伴。很多无法承受血怒之力的战士在最后都变成了彻头彻尾的疯子,只有少数意志力极强的个体,才能在留有自我心智的情况下运用这种力量。否则,在血怒的影响下,这个战士将会屠杀周遭的一切生命,或者在这无情怒火中支离破碎、燃烧殆尽。

  “你这该死的畜生!”巴特怒吼着拔出佩刀冲了上去。其他士兵也在悲愤之下发出疯狂的呐喊,纷纷举起武器涌向威尔。

  而威尔却站在原地,无数插满钢铁利刃的尸骸浮现于他的眼前。只有死亡与毁灭伴随着手中的利刃,生命唯一的意义就是迈向终焉。

  “威尔,蹲下!”嘹亮悦耳的女声在威尔迷失沉沦之前将他唤醒,就如同一道清冽的月光涌入他的心田,为他驱散那层红与黑的幻境。

  这一刻,威尔终于重新夺回自己的心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