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破局
灰狼阿虚2020-03-26 17:426,351

  达米妮卡清晰地感受到魔法能量正在这个位面剧烈地震动,狂躁的元素之灵状态异常地涌动着,这意味着一项非同寻常的法术。

  而在这元素风暴的正中心,就是周身闪烁着细小电弧的莉迪亚。威尔身受围困并且受了伤,这让她焦急不已,而絮乱的情绪却是施展法术时必须要摒除掉的负面影响。她的导师曾经告诫过她:施展法术必须保持心无杂念,绝不能带有强烈的情感波动,否则便会造成难以预估的后果。任何常规法术都是建立在秩序之上,施法者用精神力去聚集和引导元素,让它们根据特定的界律或是元律公式组合成相应的结构,从而将法术完成并进行释放。(当然,恶魔法术也属于此例,恶魔法术是建立某种有序结构后,使其因产生扭曲变异再进行释放。)

  如果施法者在施展法术时,因精神力不稳使法术产生结构异常,就可能会导致法术施展失败。即使凭借卓越的精神力强行释放,由于公式错误也会令施法者陷入到精神力混沌的状态。

  而这些都算不上是最严重的后果,强烈的情感还可能会使施法者的精神力强度超频,法术结构虽然可以因此被强行拉正,元素却无法承受过高的供给能量,从根本上改变法术的性质。这种情况被称之为“法术暴走”,它会严重损害施法者的精神脉络,甚至致其死亡。

  莉迪亚无法抑制心中的情感,此刻占据她心灵的不是愤怒,而是恐惧。她从未如此真切地感受到恐惧的滋味,这感觉令她不住窒息。看着威尔浑身浴血,像只受伤的野兽一般与那些围困他的士兵厮杀,莉迪亚无法想象威尔倒在自己面前的景象。

  威尔是莉迪亚认识的第一个真正称得上朋友的人。这个满腹牢骚又冷漠消沉的佣兵给大多数人的印象都不怎么样,按理说莉迪亚一向都很讨厌这种人。但在之后,细心的女法师逐渐发现,言辞刻薄以及唯利是图的这些形象,都只不过是与其他人保持距离而作出的伪装,一种非常笨拙却极其有效自我保护。莉迪亚不清楚威尔到底想要通过伪装去保护什么,但她却能看得出在这些伪装之下隐藏着的,是一个正直而又坚毅的威尔,一个充满着信念而又温柔的人。不知不觉间,他身上所散发出的那种容易让人忽视的光辉给他周围的人带来改变。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么不可思议。莉迪亚开始了解威尔后,却愈发感到他的陌生。她也知道威尔对自己抱有着同样的好感,只是在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单纯的友谊已经不能让莉迪亚感到满足。

  所以,莉迪亚决不能允许威尔就这样倒在她的面前,决不能!

  聚集在莉迪亚手上的雷电能量散发出一阵阵呈环状的蓝色光晕,这是精神力输出强弱不稳定造成的新星式震荡。莉迪亚用精神力迫使法术结构不会因此崩溃,却使它逐步迈向暴走的边缘。

  她现在可以随时终止这项法术,避免自身承受法术失控所带来的不良影响。但她却不能放弃,因为这项法术寄托着救出威尔的希望。暗影护盾能够抵御元素的破坏力,而雷电元素则能分解以及穿透其它元素的结构。莉迪亚相信只要自己释放出的雷电法术在强度上足够,就一定能穿透暗影护盾,击倒那些围困威尔的士兵。

  磁暴天牢引,就是这项法术的名字。莉迪亚虽然拥有极为卓越的法术天赋和精神力,但完成这项法术对她来说依然是极为艰难的事。

  莉迪亚的视线已经变得模糊起来,她感觉自己的脑子仿佛被熔岩浇筑,狂躁的能量不断溢出自己的每一寸肌肤。她身上的亮蓝色电流也在产生着变异,颜色几度由蓝变紫,又立刻恢复原色。这些都可能是法术濒临暴走的前兆,但莉迪亚仍倔强地无视这些警告。

  “威尔,我一定……要让你活下来!”

  在执念的作用下,莉迪亚终于完成了法术。然而她的身上、手上和法杖上所闪烁的电光却全部变成了危险的红色!在法术完成的最后一刻,女法师的意识陷入黑暗之中,法术已然失去控制!

  “威尔,蹲下!”莉迪亚仿佛用尽最后一丝气力般对威尔警告道。

  红色雷电笼罩莉迪亚的全身,爆发出阵阵刺耳的噪音。忽然间,莉迪亚的身躯似乎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控制住,她那双翡翠色的美丽瞳孔此时也变为红色。散乱的雷光迅速有序地聚拢到她的身后,凝成一对半透明的闪亮羽翼,娇小的身体轻轻漂浮起来。

  “凤凰血脉……真是惊喜!”

  看到莉迪亚身上的变化后,达米妮卡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碧绿色的唇瓣欢欣地向上拉起一道美艳的弧度。她向来喜欢充满挑战的事情,意料之外的事虽然总会造成难以预估的威胁,却能让拥有着漫长生命的她保持活性,避免成为一具冰冷麻木的躯壳。

  况且,她还能隐隐从中推测出另一件极其重要的事……

  黑精灵女术士引导着暗影护盾的左手轻微地内旋,仅仅换了一个角度,手掌前的能量法阵便立即发生转变,线圈和符文迅速相互对调位置,向外扩张了一圈,颜色也由青变红,散发出诡异的光芒。

  当赤红的雷电从黑色的法杖顶端爆发而出,整片区域内的空间都仿佛被这道刺眼的能量束撕开一条蜿蜒曲折的裂口。当闪电击中血红的暗影护盾时,两种能量剧烈碰撞在一起所产生的激荡令人产生时间就此停滞的错觉。更加令人毛骨悚然的现象,却是当这一切发生时,神庙里的一切声音都不复存在。无论是淅淅沥沥的滴水声,元素沸腾的鸣叫声,甚至所有的人连自己喘息呐喊的声音都消失不见了!

  当威尔的意识逐渐恢复过来的时候,发觉周围那群士兵全部倒在地上,抽搐不已。他们的身上都带有电击后的灼伤,就连穿戴的金属护甲也有些被烧蚀得变了形。被法术破坏而裂开的地面上,还时不时地闪烁红色的电光,那项可怕的法术在释放完毕后仍然余威未消!

  赤红的雷电击中这群士兵时,威尔本能地按照莉迪亚之前的警告俯身蹲下。之后的一切他都记不太清楚了,现在看来他是法术攻击的范围内唯一没受伤的人。或许是莉迪亚在最后关头奇迹般地控制住了暴走的法术,也或许是在蹲下后达米妮卡的法术护盾保护了他,威尔当然无从得知。对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尽快回到队友的身边。

  “杀了我吧,你这头嗜血的凶兽……”巴特匍匐在地,电击带来的麻痹感让他动弹不得。他吃力地扬起头,双眼怒视着威尔对他说道:“尽管来吧,终结我的生命!这对你来说不过是件轻松惬意的事吧?”

  “这一点都不轻松……”威尔摇了摇头,他踉跄着站起身,恢复常态后身上伤口的疼痛感变得清晰无比,他倒吸着凉气,对巴特说道:“如果有选择的余地,我也不想用杀戮来解决问题。你会活下去的,如果你执意想为你的部下复仇的话,那就来吧……我们择日再战!”

  “哈哈哈……”巴特突然疯狂地大笑起来,“你这个虚伪的懦夫,在展现可悲的仁慈么?你以为这样就能改变自己杀人如麻的事实?”

  “不,什么也改变不了……”威尔的语气冷静却又认真,“即使什么都无法改变,我还是会这样做,这是支撑我活下去的唯一信念。”

  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莉迪亚,这便是你让我领悟到的真理……

  “威尔,你还撑得住么?”

  威尔转过身,原来凯文和雷欧跑了过来。他们大概是担心威尔被莉迪亚的法术击中受伤,所以才会赶过来帮助他的吧。

  “没关系,我能自己走!”威尔拒绝靠过来想要搀扶他的两人,“你们应该留在其他人那边,保护好莉迪亚和米兰达……”

  “那些亡灵傀儡全部被米兰达净化了,而现在最首要的任务就是确保你能活着归队。”雷欧看着威尔,“你好像流了不少血……”

  “都是些无关紧要的皮外伤。”威尔用手擦掉覆盖在左眼上的血,这是额头上的创口不易自行止血带来的影响。

  “没时间说话了!”威尔指了指前面队伍所在的位置,“米兰达的屏障法术快失效了,高台上还有几个射手没解决,我们得赶回去!”

  …………

  塔宾恢复视觉后,看到身旁达米妮卡修长高挑的身躯微微摇晃了一下,刚刚那个女法师所用的法术实在是太可怕了,就连支撑护盾的黑精灵大长老也无法承受住那股狂暴的破坏力。

  达米妮卡放下施法的那只手,扶住自己低垂的额头,红色的魔法能量骤然从她的身上爆发出来,缤纷碎裂,化为无数绯红的蝴蝶。

  这些美丽蝴蝶萦绕在女术士的身边,翩翩起舞。细小的红色电弧在它们接近彼此的时候闪烁跳跃,散发着绚丽而又危险的气息。

  “好精纯的精神力……”达米妮卡用指尖碰触着其中一只蝴蝶,蝴蝶像是受到惊吓般迅速振动翅膀躲开。“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红色的闪电,就连血之虹吸都没能完全吸收掉这个法术。好久都没有体验过这种心跳的感觉了,就像恋爱一样让人心醉呢……”

  “你刚才做了什么?”塔宾问道。即使身为旁观者,莉迪亚使用的雷电法术依然让他心有余悸。而那队士兵却没有被雷电化为焦炭,光凭暗影护盾的话是根本抵挡不住那种强劲的法术的。

  “只是在暗影护盾上加持了虹吸法术而已,刚刚我已经说过了。”达米妮卡回答道,“稍稍改变了暗影护盾的性质,虽然只能维持三秒左右。那个可爱的小姑娘短时间内大概不能再施展法术了,我也从她身上吸取了不少精神力。这些血蝴蝶能让我的魔力充满活性,接下来我所施展的法术,至少可以提升七成以上的威力吧……”

  在已成形的一项法术上叠加性质完全不同的另一项法术?塔宾虽然不是法师,但也清楚这种施法技巧是前无古人的。至少在理论上,通过叠加另一项法术来改变原本法术性质的技巧是根本不存在的!

  “所以你一直在等待那个法师再次对那些卫兵施法?”

  “当然,血之虹吸只能维持三秒钟左右,我总得掌握对方施法的速度,才能在最恰当的时机使用它。这可是法术对战最基本的诀窍。”

  “凤凰血脉又是什么意思?”塔宾忽然想起一件让他在意的事。

  “……谁知道呢?”达米妮卡神秘地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

  玛索卡·伍雷本以为在那道恐怖的红色雷电的轰击下,没有人能得到幸免,不过那个亚隆人战士却出乎意料的顽强呢,于是她决定用弓箭来解决掉威尔。又有两个人冲出神圣壁垒保护的范围之外,他们大概是想跑过去援助落单的队友,却完全暴露在玛索卡的弓箭之下。

  这位黑精灵射手倒是并不介意多添上两个目标,在瞬息之内她便引弓瞄准,将斗气凝聚在箭矢之上。这支箭将毫无阻碍地击中威尔的胸口,突破胸甲并且射穿他的心脏,这次可没有神圣法术保护他了。

  就在她准备松开弓弦的时候,却忽然发觉一直在阻碍自己射击的那道法术屏障因能量耗尽而消散。玛索卡迟疑了一下,还是调转射击方向,瞄准正下方那些毫无防备的对手。

  她看到那位穿着红色长袍的女法师正被女神官搀扶着,施展那样可怕的法术,对法师的身体而言想必也是极大的负担吧。也正因如此,忙着照看她的女神官没注意到她的神圣壁垒已经彻底瓦解。

  这一箭的威力足以贯穿两名身穿长袍的施法者,真是如假包换的一箭双雕。余光瞟到有什么东西正从侧面飞向自己,那可能是箭矢、飞刀,或者是其它什么抛射武器,玛索卡在认出它之前就采取了应对措施。虽然执意发动射击很可能会一并解决掉两名极具威胁的对手,但玛索卡很清楚:大长老绝不允许自己这个得力部下殒命与此。

  所以玛索卡迅速地调整射击方向,迎着飞来的那个不明物体射出箭矢,将其击飞。然而那件被投掷过来的物品似乎只是一截短竹筒,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杀伤力,被箭矢射中后便立即爆开。

  随着竹筒的爆开,一阵浓厚的烟雾便在高台上弥漫开来。玛索卡的视野被烟雾遮蔽,她果断地向后跳开以远离爆炸中心点,并用手臂掩住口鼻,她可不会蠢到亲身去验证这些烟雾有没有毒性。

  玛索卡能听到那四名使用重弩的人类卫兵在烟雾中呛咳与惊呼,从模糊不清的声音来判断,他们应该是在挣扎中被利刃割开了喉咙!对方那名窃杀者正趁着烟雾引起的混乱将那些卫兵逐一宰杀,玛索卡虽然有敏锐的听力,但在没有视野的情况下不可能是窃杀者的对手。

  于是玛索卡继续后撤离开烟雾遮蔽的范围,拉弓引箭严阵以待。隐约看到一个人影即将从烟雾中走出,玛索卡毫不迟疑地射出箭矢,目标应声中箭,发出的痛哼声却让她意识到事情不对。因为她记得,那名窃杀者应该是位年轻的人类女性,这声音则是属于男性的。

  那个人影走出了烟雾,果不其然,他只是一个斯林姆家的卫兵。带着黑色尾羽的箭矢深深没入他的胸膛,身子猛然前倾倒向了地面。另一个模糊的人影从卫兵的身后跳出,踩着卫兵的背脊跳向玛索卡,而且速度快得惊人!玛索卡只来得及再射出一箭,被对方在空中翻转身体躲过后,面对向下刺来的两柄匕首,她只能横过弓身去抵挡。

  艾达借助下坠的力量反握两把龙钢匕首刺向黑精灵神行客,对方的反应也很快,双手横过弓身用弓臂格住艾达的手腕,阻止刀锋避免被刺伤。不仅如此,这个黑精灵还借助艾达扑过来的力道顺势后仰,在躺倒的同时用脚抵在艾达的腹部,像只兔子一样将她向后踢开。

  超乎常人的协调性让艾达在被甩出去后轻敏地受身落地,高台上的水渍让她的脚下有些打滑,但伏在地上的姿势令她重心稳定。

  玛索卡的箭袋里还有八支箭,她盘算着与窃杀者的这段距离大概会有两次射击的机会。只要在下次拉开距离的时候保持可以迅速切换成射击状态的姿势,玛索卡有十足的把握射杀这个对手。

  直到玛索卡射出箭矢,艾达才开始行动。为躲过箭矢,艾达采取的是斜向避进的方式来靠近自己的对手,这样就可以通过左右折回来闪避玛索卡的速射。在第一次避开箭矢的时候,艾达不得不将右手上的匕首收回腰间的刀鞘里。以艾达优秀的反射神经以及身体协调性,想要徒手抓住飞过来的箭矢不算难事,可考虑到箭矢上附带的斗气,这样做只会让她因鲁莽而受伤;何况即使抓住第一根箭矢,也会因为瞬间的停留而被接连射来的第二支箭矢击中,所以艾达不打算冒险。

  艾达空出右手的目的在于制止自己的身体被惯性带下高台。雨水使平整的台面变滑,如果不靠手掌来增加受力面积就很难减缓冲势。在艾达的身体即将滑出高台边沿的时候,她迅速推出手掌拍击地面,帮助身体向另一侧折返来躲过第二箭,成功进入对手的近战范围。

  玛索卡早有准备,抽出悬挂在腰侧纤细弯刀顺势横扫,右手没有武器的艾达无法招架来自身体右侧的攻击,只能压低身子堪堪躲过。玛索卡一击落空却丝毫不慌张,她清楚两者从彼此右侧错身而过对于自己来讲是极具优势的,因为对方的右手上并没有武器,即使躲过了她的弯刀,也躲不开她接下来的组合连击。

  玛索卡抬起左脚,身体飞快地向右旋转,对错到自己身后的艾达猛力侧踢。艾达用手臂护住头部进行格挡,却被强劲的力量狠狠踢开。双方拉开距离后,玛索卡左手举弓瞄准,右手将弯刀反握去摸箭矢。

  然而,当她的右手摸到腰后箭袋的位置时,动作却陡然停滞。

  艾达在不远处得意地望着玛索卡,她右手上握着一把箭矢。刚刚两人错身的时候,艾达悄悄地顺走了玛索卡最后六支箭,所以玛索卡已经没有箭矢来进行射击了。这个狡猾的窃杀者亲吻着自己的手心,然后摊平手掌,眯起一只眼睛向玛索卡轻轻吹了一口气,仿佛要隔着这段距离献给玛索卡一个吻。面对这种挑衅,玛索卡根本无可奈何。

  艾达缠住玛索卡本就是为了掩护其他人,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忘记这个目标。所以在漂亮地完成任务后,艾达便跳下了高台。

  …………

  “莉迪亚,你还好么?”威尔在与同伴汇合后,第一时间便来到莉迪亚的身旁,关切地问道。米兰达正用法术快速地为他进行治疗。

  “我……我不知道……”莉迪亚的头脑昏昏沉沉的,威尔的平安归来让她安心了许多,她感觉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正流过嘴唇和下巴。

  “米兰达,这是怎么回事?她在流鼻血!”威尔急切地呼喊道,“我的伤暂时还不要紧,你先来照顾她。我们必须先逃离这里!”

  威尔将莉迪亚交给刚好凑过来的艾达,然后他看了看站在祭台上的那些对手。虽然大部分的敌人都已解决,但祭台上以黑精灵女术士为首的那些人一定不好对付,以队伍现在的状况去硬拼根本没胜算。

  如果撤离的话,有两个方向可选,继续前进或是原路退回。

  威尔又看了看凯文,这个宗拳师正眉头深锁地望着前面的出口。

  “大家保持队形,相互靠拢,让我们一起冲出这里!”威尔举起阔剑,指向通往桥梁的那处出口对其他人喊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