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圣冠
灰狼阿虚2019-01-31 14:475,171

  对方用凯文感应芬娜的能力来误导威尔他们,而整个计划的主谋也在这里对冒险者们进行阻击,所以威尔猜测芬娜所在的地方并没有太多敌人看守。如果让大家原路撤回,凯文绝对会脱离队伍单枪匹马地闯过去拯救芬娜,威尔不愿放任这个红头发的家伙只身去送死。

  凯文平时少言寡语,不过一起行动这些天里,他都尽到一个同伴应尽的职责。这一点,让威尔能从凯文身上看到过去那些值得信赖的战友的影子。尽管没有过多的言语交流,但他们之间却保持着一种很微妙的信任感,所以威尔早已将凯文当做自己的朋友看待。

  这次的主要任务,是探查亲王派遣这支异邦队伍深入哈罗德山林腹地的真正目的。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量阻止对方的计划。可就目前对方所表现出的实力来看,仅仅是调查的难度就相当棘手。

  在这种几乎不见人烟的荒废之地,黑精灵那伙人可以毫无顾忌地肆意使用在西大陆被严令禁止的邪恶法术。而自己这边只有八个人,虽然每个人在各个方面都能算得上拔尖的精英,不过却依然在对方的压制之下疲于喘息,这绝对是一场极为不公平的较量。

  尽管侥幸解决掉了亡灵傀儡和那队士兵的威胁,威尔却非常清楚他们根本没有与对方正面对抗的能力,只能暂时避开。这个任务已经远远超出他们这些人能够处理的范畴,但威尔却依旧没有选择放弃。

  这绝不是出于什么使命感,仅仅是他不愿意抛弃凯文。在这之前,莉迪亚的安全才是威尔唯一在乎的事情。但现在,比起莉迪亚的安全,他更愿意相信莉迪亚所相信的真理,那就是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

  冒险者们来到出口处,却听到祭坛方向传来高呼声,一道金蓝色的魔法屏障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将他们困在神庙之中。

  “我真是受够这些妖术了!”佩拉恼怒地用锤子敲打魔法屏障,却只能徒劳地荡漾起几圈微弱的波纹,没有什么起效。

  “有办法驱散这道屏障么?”威尔试着用手推了一下这道屏障,面色严峻地向米兰达问道。莉迪亚现在还要靠艾达的搀扶才能站稳,所以威尔只好求助队伍里的另一位施法者。

  “我可以试一试……”米兰达示意其他人让到旁边。她举起法杖,神圣能量在杖端涌现,呈螺旋状的光波开始向金蓝色的屏障上扩散。在驱散魔法的冲击之下,屏障剧烈地震动起来。一阵强光过后,屏障依旧牢固地封闭着出口,女神官的驱散法术并没有起效。

  “这是一道持续充能的屏障,驱散法术对其效果事倍功半……”莉迪亚的话阻止了想要继续施法的米兰达,指着祭坛方向告诉大家:“想要打破这道屏障,就得破坏为它提供能量的源头。”

  此时,女法师的双手手腕上分别套着一圈红色的圆环状符文阵,黑精灵女术士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封锁住她操控元素的能力。但在之前所施展的元素感知依然在起效,莉迪亚因此能断定屏障的能量来源。

  祭坛上那些围在一起的亚隆人纷纷高举着双手,随着他们的齐声呐喊,无数晶亮的能量微粒从他们脚下的法阵中升腾而起。

  “是那群穿长衫的家伙,早就知道他们有古怪!”佩拉咬牙切齿从背包中取出投矛。威尔明白攻击不可能奏效,于是及时拦住了她:

  “大家先别轻举妄动,等他们的屏障失效后跟我一起发动突袭!”

  “他们在准备用法术攻击!米兰达……”莉迪亚预先感觉到元素的汹涌律动,尽管她现在很虚弱,却还是及时地向同伴发出警告。

  祭坛上的达米妮卡将双手置于胸前,左右手的食指、中指和拇指指尖相互轻触,结出呈空心正三角的手印,同时用低声念诵着咒语。在她的身周翩然飞舞的蝴蝶感应到法术的召唤,纷纷向她的身前聚集起来。青黑色的虚空法球在手印的前方逐渐成形,那些闪着红色电弧的蝴蝶如同扑火的飞蛾般义无反顾地冲向法球;而每吞噬一只蝴蝶,法球的体积就会大上一圈,并且球体的表面上也会闪烁起红色电弧。

  虚空法球每每膨胀到一定程度时,就会分裂成两枚。随着蝴蝶的不断消耗,已分裂出六枚体积一致均等的虚空法球。它们此时的大小甚至与马车车轮不相上下,随着女术士挥动的双手在半空中浮动。

  微微抬头仰视着自己所制造出来的这些法球,达米妮卡的嘴角上浮现出满意的笑容。这些虚空法球的破坏力很惊人,但最重要的是,达米妮卡可以随时控制它们的威力。如果可能的话,她自然希望活着抓住威尔一行人,她显然有很多问题想要从他们身上得到答案。

  奥能屏障是极向性屏障法术,并不会对从屏障内部向外部施展的攻击造成任何影响。无论是箭矢、法术还是干脆有人从内部冲出去,奥能屏障都不会进行阻拦,防护功效也不会因此产生波动或是衰变。

  六枚闪烁着赤红电弧的虚空法球穿过淡紫色的能量罩,以极快的速度先后飞向被拦在出口处的冒险者们。虽然这些法球看上去很可怕的样子,不过达米妮卡并没有将它们的威力完全释放,再加上电元素的加持,应该刚好达到能够将那几个人击昏的强度。

  莉迪亚的提醒让米兰达提前就做好了准备。女神官将手中的法杖立于地面,另一只手垂直向上举起。圣洁的光芒在她的身周快速凝聚,沿着她高举的手臂汇集在手心,最后如清泉一般向上喷涌而出。

  半球型的亮金色透光屏障将冒险者们牢牢地笼罩住。与神圣壁垒不同,这个屏障法术看上去更加坚固有力,屏障的壁面上游离着浓雾一般的光焰。这项神圣法术名为“圣光穹顶”,米兰达需要持续对其灌注能量才能维持住屏障的形态,所以通常情况下不会轻易使用。

  六枚裹着红色雷光的虚空法球拖着六条暗红色的残影,重重撞在圣光穹顶的外壁之上。暗元素与光元素是截然相反的两种魔法元素,通常情况下,在它们相互消融时会释放出威力极强的冲击能量。然而当虚空法球与圣光穹顶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却没有像预想中那样产生能量爆炸的现象。两者都因彼此的挤压而变形,又在下一个瞬间恢复,就像高速抛射的皮球撞在一面被风力撑满的船帆上一样被弹开了。

  六枚虚空法球被光能屏障弹向不同的方向,有两枚法球被弹射在石砖地上,砸出带有焦灼痕迹的浅坑。法球在达米妮卡的操控下反复撞向屏障,依旧被狠狠地弹开,四处弹射飞舞的法球令人眼花缭乱。随着法球不停地撞击,两种法术的能量都在不断地消耗。法球的体积明显比之前小上许多,飞射的速度却变得更加快速;屏障的光芒逐渐变得淡薄,米兰达勉强分出心神告诫其他人再靠拢一些,将这半球形的大型护盾向内收缩些许,以保证屏障有足够的强度来抵御法球。

  这个女神官有着出乎达米妮卡意料地顽强,本以为经过前一轮的战斗,她的精神力应该消耗得所剩无几,却没想到米兰达还有底牌。

  不过是时候终结这场闹剧了!

  达米妮卡一手控制着虚空法球继续发动攻击,一手唤出那枚内部闪烁着幽绿光芒的水晶球,低声轻吟一句简短的咒语。一丝带有荧光的灵魂能量自晶球中剥离抽出,轻缓地缠绕上施法的那条手臂,向着手掌前方的法阵飘去。当法阵被轻烟状的灵魂能量触及,立刻剧烈地震动起来,就像是干渴的野兽遇到一捧清泉般贪婪地将其吸收殆尽。

  受法阵操控的虚空法球也产生了剧变,球体表面仿佛即将崩溃般地裂开亮绿色的纹路;就连附着在其上噼啪作响的电弧,也从可怕的血红色变成了诡异的灰黑色,肆意地扭曲割裂着周遭的空气。

  染上邪能的虚空法球变得异常迟缓,却反而更加令人毛骨悚然。它们散发出混合着吞噬与毁灭的绝望气息,翩然飘向躲在圣光穹顶下的冒险者们。即使隔着一层带有圣洁光芒的护盾,冒险者们依然能够感受到这股让他们汗毛直竖的压迫力,身体不可抑制地产生颤栗。

  “无上的至高神王达尔斯德林,我愿在您的圣辉下为这世界带来秩序与光明。以悲痛为王座、以罪恶为冠冕,抛弃本我、献身殉难!请倾听我谦卑的祈求,赐我超脱之力,终结一切混乱与黑暗!”

  在米兰达清亮的声线中,这段用不知名语言汇集成的祷文震撼着所有人的内心。明明是他们无法认知的陌生语言,其表达出的真意却牢牢地印在每个人的脑海之中。这就是神明的语言,直击凡人的灵魂!

  充满神圣气息的洁白羽翼自米兰达的肩背处伸展开来,羽毛散落纷飞,所过之处洒满明亮温暖的微光。圣光穹顶的屏障被碎羽碰触后骤然发出耀眼的光芒,半球形的屏障开始猛然向外扩张膨胀!

  侵染着邪能的虚空法球在碰触圣光穹顶后无声地瓦解消散,神圣的屏障也在悄然间不复存在。这之前的一切仿佛都不过是一场幻觉,只有依然在半空中飘散的洁白羽毛,证明那些事情是真实发生过的。

  身穿白袍的神官少女立于漫天飘零的白羽之中,纤弱娇小的身躯昂扬挺直,表情庄严肃穆,一眼望去竟有种如同王者般的威严凛然。一顶由光元素凝成的王冠悬浮于她的头顶,金色的长发无风自动。

  “信奉憎恨之神的黑暗子嗣,放弃你们卑劣的愚妄吧!这片大陆受光明所守护,绝不容许你们这些狡诈的背叛者觊觎破坏!”米兰达重重地将法杖伫立于身侧,对着祭坛上的敌人高声喊道。

  女神官展现出的气势让其他几名冒险者都为之侧目。虽然他们和米兰达相处的时间不算很长,但她所表现出来的性格基本上就是一位有些羞涩的小姑娘。而且此时从雷欧也有些惊讶的神情来看,其他人对米兰达的印象并没有什么差错。难道在承受着强大的神圣力量时,人的性情也会随之产生改变么?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面对米兰达的警告,达米妮卡忽然微微躬起身子,一手捂着胸口,轻声地笑起来,无所顾忌的样子简直就像一位天真无邪的少女。

  “神明不过也只能约束自己的信徒,真正的战斗还需要作为棋子的我们来完成,这也是命运注定我们会在此相遇的原因。”达米妮卡在放肆的笑声后恢复常态,“而你们的神明将底牌揭露得太早了……”

  黑精灵大长老似乎已经确定了某件事,她轻抚着手上的水晶球,幽绿色的能量自半透明的球体中倾泻而出,铺撒在她身前的地面上。这些能量正缓慢地绘刻出一圈有着密集符文的大型魔法阵。

  “你这是要干什么?”塔宾认出这应该是一套传送魔法阵。

  “当然是要召集我的军队。”达米妮卡冷淡地回答着塔宾的疑问,“计划有变,我们需要更多的人手来对付他们才行。”

  “他们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而且走投无路。”塔宾有些不敢置信地责问着黑精灵:“之前你三番五次强调自己能够掌控局面……”

  “我现在依然在掌控着局面,但我要活捉他们——每一个人!”达米妮卡有些不耐烦地打断塔宾的话,“而你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塔宾顿时无语,随即一股旺盛的怒火占据了心头。为了完成教尊的嘱托,他在这次提尔赛斯卡之行中,没少被这个可恶的黑精灵女人奚落。达米妮卡什么都不肯告诉他,却还对他招来唤去!这次的伏击塔宾本想亲自带着手下的方士们和威尔他们正面交手的,可达米妮卡执意要求他们按照她的计划来部署。于是塔宾手下的那群方士被勒令在三个出口处布置封锁符,而塔宾得到的任务就是看好那群咒妖。

  一切的事情塔宾都按照达米妮卡吩咐的去做了,可到头来在这个黑精灵大长老的眼中,他居然是个什么忙都帮不上的废物!塔宾这次是真的被激怒了,他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将他当成无用之人!

  “我根本帮不上什么忙?我会让你收回这句话的!”塔宾恼怒地抽出佩剑,长衫下摆骤然扬起,数十张符咒凌空飘起。

  他挥动手中剑,试图操控数量庞大的纸符进行施法。但要将精神力均衡地分布在上,并且操控它们散落到指定位置,同时转变为召唤术的结构,实在不是他能够独立完成的法术。在天威教派中,塔宾也只见过教尊成功完成这一壮举,而且在数目上还要超出他一倍有余。

  精神力瞬间被抽空的感觉席卷塔宾的大脑,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驾驭这项法术。他极力忍住想要呕吐出来的欲望,勉强分出心神挥手,控制几张纸符飞向身旁的圆鼎。符咒就像蜇人的黄蜂一样贴在一只被关在里面的咒妖,在那可怜的小家伙恐惧的嚎叫声中榨取着他的能量。精纯的紫色魔能化为无数缥缈的丝线不断涌入塔宾的手掌,精神力得到补充塔宾挥舞长剑,其余的符咒纷纷散开,穿过奥能屏障后分布在冒险者们的身周。塔宾翻转长剑,符纸在同一时间应声爆裂,在缤纷的碎屑中,二十多道血红色的空间裂隙迅速生成。

  这些裂隙看上去不是很稳定,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震动和闪烁。可怕的是裂隙那边的生物,它们正迫不及待地想要从这些尚且窄小的通道中挣脱出来。尖牙错列的血盆大口和锋利颀长的爪子隔着空气向冒险者们胡乱抓咬着,这些魔物有着硕大的体型和丑陋的外貌。

  最重要的是,威尔、雷欧和米兰达曾经都见过这种魔物。在去往塞俄城的道路上,仅仅一只这种怪物就击溃了一整支精锐的骑兵队,雷欧更是因它的自爆而身受重伤,它们的可怕之处不言而喻。

  被如此数量的可怕魔物重重包围,即便是身经百战的威尔,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任何应对的方法。打断施法者无疑最直接有效,问题是那该死的奥能屏障让队伍里的所有人都束手无策。

  在符咒的无情榨取下,那只咒妖已经变成一具血肉枯竭的干尸。在其余咒妖的大声哭喊中,那些符咒再度飘起,飞向下一个牺牲者。

  塔宾还需要更多。他需要更多的魔能来供给这个法术。

  就在这时,一直躲在一旁的帕帕鲁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