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清算
灰狼阿虚2020-03-26 17:424,871

  面对二十多只即将被召唤出的可怕魔物,威尔根本想不出应对的办法。那些块头不小的丑八怪不仅体质强悍,还会从口中喷吐烈焰。这种数量远远不是精疲力尽的他们所能对抗的,封住神庙出口的结界又否决了逃走的可能,局面简直教人束手无策。

  如果现在让大家各自分散避开魔物的围攻之势,那么一定会有人因为孤立无援而遭受重伤,然后所有人都会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如果就这么靠拢在一块,或许能多坚持一会儿,但绝不是长久之计,这些会喷吐火焰的魔物会耗尽米兰达的屏障和护盾,最终把大家都点燃!

  威尔四下观望,觉得权益之计就是让大家冲上之前那些射手占据的那处高台,利用其狭窄的地形来防守。虽然依然会处于劣势,不过被两面夹攻总要强过在这里背靠着墙壁三面受敌。

  刚决定呼吁大家按照自己的方法去做,便听到祭坛那边传来尖利地呐喊声,那声音里饱含着悲痛与愤怒,还伴随着一阵强烈的蓝光。

  空间裂隙发出清脆的响声,在同一时间骤然崩溃,那些魔物只能发出不甘的嘶吼声,便彻底消失在它们原本所在的亚空间中。

  “帕帕鲁……”莉迪亚一脸惊讶地看向祭坛,念出咒妖的名字,然后对同伴们提示道:“看!他们的奥能屏障就要失效了……”

  威尔跟着莉迪亚的话语看过去,那层屡屡令冒险者们无从下手的淡紫色屏障闪烁了两下,最后彻底失去了光芒。局势骤然逆转!

  塔宾躬着腰大声咒骂,痛苦地扶着额头。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像被巨人用一根粗壮的树干猛然敲打了一下,仿佛正从内部裂开。同时召唤大批量火云兽的法术被中断,令他陷入无法抗拒的精神力混沌。而引起这场失败的根本源头,竟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咒妖。

  达米妮卡透过眼前的素色薄纱无声地凝视着自己的双手。她施展的法术也同样被中断了,地上那套散发着幽绿光芒的传送法阵,也因符文和线圈在未完成绘刻的情况下失去引导而崩溃,正在缓缓消退。

  原本支撑着奥能屏障的那根法杖倒在一旁,刻印在杖身上的符文失去光泽,法杖中的充能法术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再次使用了。

  帕帕鲁瘫软在地,身上的皮肤像被高温烧过一般向上蒸腾着蓝色的烟气,抱着自己的胳膊颓然地打着冷颤。刚刚剧烈的能量外放让他产生慢性自爆的状态,他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他之所以会帮助黑精灵设计伏击冒险者们,是为了履行咒妖一族千年前的契约。而且达米妮卡向他承诺,只要将莉迪亚一行人带入这个陷阱,她就会毫发无损地释放自己的族人,并给予他们自由。

  没想到塔宾无所顾忌地把他们视为可以随时挥霍的资源和财产,怀着蔑视生命的心态,肆意地杀死帕帕鲁的族人以获得额外的力量。目睹同胞被塔宾残忍地当做施法材料榨取和消耗,帕帕鲁的怒火不可遏制地被瞬间点燃,奋不顾身地释放魔能冲击。这种法术虽然不具备什么实质性的破坏力,却能中断其影响范围内正在导引的法术。那些天威教派的方士倒是没受什么影响,他们的结界法术已经成形,仅仅是保持着能量灌注的状态,所以并不会被单纯的冲击所中断。

  不过好在塔宾已经陷入强烈的精神力混沌,三足圆鼎上由他自身所支撑的禁锢法术同样失去效用,帕帕鲁的同胞不再受困。

  “你们……快逃!”帕帕鲁对圆鼎里那些目瞪口呆的咒妖喊道,而他自己却像是剧烈燃烧后随时可能会熄灭的余烬,已无力逃跑。

  背叛契约之主的意志同样会遭受到可怕的惩罚,所以帕帕鲁甘心付出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给他的族人们争取最后的希望。

  那些咒妖在惊慌之余探出头四下张望,塔宾精神恍惚自顾不暇,而黑精灵女术士对眼前的一切都表现得无动于衷,披着斗篷的魔剑士依旧呆呆地站在原地,这说明达米妮卡并没有制约咒妖的意思。

  奥能屏障已经消散,现在从这些人的手中逃出去是唯一的机会。于是他们只是犹豫了一下,便迅速跳出圆鼎分散开,使用自身的法术隐去身形,很快便不知逃到哪个角落里去了。

  米兰达飞快地念颂出祷文,十几枚光能爆弹在她身边凝聚成形,随着法杖的轻挥纷纷射向祭坛。一直像座雕塑般站在原地的达米妮卡终于有所动作,她在弹指间便完成了一个短促的咒语和手印。青黑色的巨型蛇头在她身前的虚空中脱出,张开大嘴将光弹尽数吞噬,随即便无数轻烟消散在空气中。

  “夺魂者!”达米妮卡呼唤着武器的名字。暗影巨蛇消失的同时,那根倒在地上的法杖便响应主人的召唤,飞回她的手中。杖端的蛇头在女术士的轻抚之下竟然活过来,探出头狠狠咬住达米妮卡的手腕,殷红的鲜血顺着蟒蛇的嘴角向下滑落。当蛇头松开嘴巴时,女术士的手腕上只沾着一抹血迹,光滑的沙褐色皮肤上并没有留下任何伤口。

  女术士再次读出一段咒语,诡异的红光笼罩住正咏唱另一段祷文的米兰达,在她身周结成一个正三角体血红牢笼。女神官身周已凝结成形的光元素失去控制,不再顺从米兰达的意志,迅速地溃散。而这不过只一个开始,无数有着黑红花纹翅膀的蝴蝶在牢笼中翩然起舞,它们散落出的花粉让米兰达感到头晕目眩,很快便失去知觉。

  雷欧想帮助米兰达。斗气凝于双剑疾斩而出,血红色的牢笼应声破碎,蝴蝶破茧而出。牢笼爆开产生的力量震退雷欧,威尔及时将他扶住。雷欧身上的箭伤又裂开了一些,他捂住伤处发出一声闷哼。

  雅米拉则跑到米兰达身边查看她的状况,然后对一脸担心的雷欧说道:“她只是昏睡过去了而已,并没有受什么伤。”

  “吃我一矛!”佩拉高举着投矛助跑起跳,奋力向祭坛上方投出。

  投矛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直射正施法维持结界法阵的方士。尖锐的矛头在击中目标前约一尺左右的距离,被黄色的闪电盾弹开,法阵外层漂浮的几张符咒正为施法者提供保护力场。

  现在是打破结界法阵的最佳时机。米兰达失去意识,莉迪亚刚刚喝掉一瓶药剂后正在尝试解除手腕上的禁魔封印,如果想打破出口处的结界,就必须得有人冲上祭坛破坏法阵的运行。

  威尔上前一步,准备冲上祭坛,却被一只稳健有力的手按住肩膀,将他拦在原地。原来是凯文挡在威尔的面前。

  “破坏结界的任务交给我一个人就足够了。你和雷欧都受了伤,其他人也需要保护。”凯文语气真挚地对威尔说道,“谢谢你们选择相信我所说的话并且愿意帮助我。结界消失后立刻带大家离开这里,救下芬娜,她一定有办法帮助你们逃出这座地下迷宫!”

  这番话的意思很明显,凯文根本没抱着回到队伍里的侥幸想法。

  威尔刚想出言阻止,凯文一掌将他推开。这充满气劲的一掌力道十分柔和,威尔退开好几步才稳住身形。等到他抬起头时,凯文已经冲出去很远了。这个宗拳师出于某种错位的愧疚感,一直认为是自己将其他人拖进这个危险的事件当中。可实际上,一同经历了诸多惊险的战斗之后,这些冒险者彼此之间早已结下深厚的友谊。尽管一开始,他们完全是出于不同的目的才集结在一起的。

  “雅米拉,队伍先交给你了!”威尔对一脸茫然的女射手说道。

  “等等,你要做什么?”

  “我去掩护凯文。”

  …………

  塔宾几乎用尽全身力气从身上抓出一张红色纸符,在指间引燃,任凭那令他自己也倍感作呕的能量充斥全身。短时间内,他的头不再疼痛欲裂,借助恶魔血液的澎湃力量他支撑起身体。

  止住颤抖不已的手,塔宾死死盯着伏地不起的帕帕鲁,稳住长剑用力向他劈去,却只激起轻薄利刃相互碰撞所发出的清脆鸣响。

  塔宾只觉眼前一花,微弧的紫红色细长刀身止住他的长剑。那个有着金银双色长发的魔剑士用她的弯刀将塔宾的长剑牢牢地格挡住。

  “这些咒妖是属于我的仆从,只有我才能够决定他们的生死!”达米妮卡语气里已经带有明显的怒意,声音中蕴含着无形的压迫力。

  如果塔宾没有加持封在纸符上的恶魔血液,或许会在黑精灵女术士的威慑下选择屈从。而此时,那股黑暗邪恶的力量正在他体内延烧,在这效果消失之前,谁也不能阻止塔宾宣泄自己的怒火!

  塔宾可不管挡在自己面前的是敌是友,抽回长剑之后毫不犹豫地再次挥砍,发动一轮急速连攻。达米妮卡并没打算伤害塔宾,斯薇娜凭借纯熟的刀法挡下长剑的全数攻击,并在后退的时候顺势用脚拨开动弹不得的帕帕鲁,将他踢下祭坛,顺着石阶滚落下去。

  单手武器虽然在威力上要逊于双手武器,但在进攻角度的范围上要更为灵活广泛,较轻的重量也使得它们可以达到更快的续攻速度。斯薇娜和塔宾同样擅长使用单手刀剑,两柄轻巧的利刃在短短几秒的时间内就交击十余次,一时间叮叮当当的清鸣声不绝于耳。

  …………

  凯文施展全力冲上宽阔的石阶,一支利箭迎面飞射而来。玛索卡早已捡起之前被艾达扔掉的箭矢,在奥能屏障被打破之后,她就来到石阶上作好阻拦对手的准备。于是,凯文就这样成为了她的对手。

  凯文没有选择放慢脚步进行躲闪,那样只会给弓技娴熟的神行客更多的时间射出更多的箭矢。凯文对自己的目标很明确,他冲上来是为了打破结界,而不是跟这个黑精灵射手纠缠的,所以必须速战速决。

  一手抓住这支附带有斗气的箭矢,因为用力过猛而使箭杆粉碎。凯文任凭裸露出的手指被斗气和木屑割伤,却避免被箭矢直接击中。无视手上传来的剧痛,紧握双拳陆续击飞接连射来的箭,让斗气覆盖全身冲锋的凯文就像是一头愤怒的公牛,势不可挡!

  玛索卡只剩下一次射击的机会,而且无论这一箭能否成功命中,她都一样会被凯文的拳头打上个结实,原地射击绝不是明智的做法。黑精灵射手果断向后翻身跳跃,利用神行客的鹰跃技巧拉开距离。

  在这种背向高坡的石阶地形使用鹰跃,后跳所能拉开的距离十分有限。但以玛索卡的身手,身体在半空完成翻身到落地前的这段时间足够她完成一次射击。只要保证自己不受伤,她就会有更多机会。

  凯文气势汹涌的突袭就这样落空,眼前却突然变得一片漆黑。

  玛索卡在落地前对凯文施展了一个小法术——至暗之拥。黑精灵天生具有施展这种迷惑法术的能力,虽然真正用到它的情况并不多。这个法术可以短时间内封住对手的视觉,是削弱对手的有效手段。

  她本打算用扰乱箭来对付凯文,这种附加着法术的箭矢在炸裂后可以产生强光和巨响令人耳鸣和致盲,虽然没有任何威力,在战斗中的功效还是非常显著的。不过扰乱箭根本不适合在这种情况下使用,法术在这个距离内产生的爆鸣和强光同样会影响玛索卡自己。而施放至暗之拥则完全不需要有这方面的顾虑,只需施法时保持精神集中。

  然而,令玛索卡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凯文根本没受失明的影响,他凭借着记忆中玛索卡的落点欺身侧踹。玛索卡依靠灵巧敏捷的身体险险地向一边躲闪,腰间弯刀出鞘便斩向凯文的肩颈。

  被法术封住视觉的凯文虽然无法靠眼睛观察对手的行动,但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宗拳师,通过听声辩位来确定攻击方向也不算难事。

  玛索卡挥刀的速度很快,凯文并没有冒险用“断金手”去抓刃,而是迅速压身挺步贴近距离。左手抓住玛索卡的手腕,右手则抵住她的腋下,腰部发力依靠转身的力量将对手摔投出去。

  虽然玛索卡的动作也很快,但在近身战中宗拳师的应变技巧显然更胜一筹。一旦被凯文抓住机会,她便无法脱身。

  凯文不是随随便便将对手甩出去的,他天生拥有过人的方向感。玛索卡在空中顺着惯性调整身体以求柔顺平稳的落地,可还没来得及成功,便撞上一层充斥着黄色闪电的屏障之上。她脖颈上的项链猛然爆发出血红色的强光,球形的护盾在那些闪电伤害到玛索卡之前保护了她。虽然闪电屏障最终还是将玛索卡狠狠弹向别处,但它们的能量也被黑精灵射手身上的魔法护盾消耗殆尽。

  塔宾和斯薇娜依然在一旁缠斗不休,而凯文在短暂的失明过后,终于开始缓慢恢复视觉。他已经冲进结界法阵中,对那些穿着长衫的方士大打出手。一直全神贯注在为法阵提供能量的天威方士被这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打乱阵脚,并没有形成什么有效的反抗。其中两名反应较快的人抽出武器想要反击,却被凯文徒手抓住刀刃,用爆发出金色斗气的手指生生将它们捏断。很快,结界法阵便在凯文重拳的轰击下毁于一旦,那些方士也因错筋断骨之类的伤势倒在地上。

  这样一来,威尔他们应该可以逃出这里了吧?希望他们能够顺利地救出芬娜。凯文心知自己已经完成使命,现在他要争取更多的时间。

  “达米妮卡!”凯文怒吼着黑精灵女术士的名字,“还记得那些在卡米村被你手下杀死的人么?现在,我来清算这笔血债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