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暗刃
灰狼阿虚2020-03-26 17:425,071

  在斯薇娜灵巧的躲闪动作中,塔宾又一轮挥斩尽数落空。但塔宾不会放弃,他已经把对手逼到祭台的边沿,令其失去所有退避的空间。斯薇娜一只光洁的小脚在后移时差点踏空,雪白圆润的足跟已经悬在祭台边沿的外侧,假使刚刚这一步因雨水而打滑,她肯定跌下去的。

  斯薇娜的身体忽然爆发出亮紫色光晕,凭空消失。塔宾在短暂地疑惑后便意识到:这个魔剑士一定使用了瞬息移动的法术。这项法术可以让施法者将自身在短距离内传送到某个位置,塔宾不止一次见过斯薇娜使用这个用来迷惑别人的小花招,其实她就在附近!

  耳边响起自己手下那些方士的惨叫声,但怒火中烧的塔宾并没有理会他们的死活。恶魔血液最大的副作用,就是会令宿主欲望膨胀化,导致情绪失控,理性被冲动压制。由于刚刚斯薇娜不屑于还击的态度,塔宾认定她是在戏弄自己,而他这个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被人羞辱!

  塔宾转身寻找斯薇娜的身影,却猛然发现无边的黑暗笼罩了他。

  “你玩够了没有?”

  达米妮卡低沉而又清冷的声音自前方传来,可在这黑暗之中塔宾除了自身什么也看不见。靠着恶魔血液的支撑,他勉强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未知的恐惧像一颗种在他心中的种子,吸食着塔宾心中逐渐增强的不安感,在这肥料的滋养下疯长,扩散自己的枝叶。

  塔宾突然感到小腿后侧传来一阵强烈的剧痛,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黑暗中咬了他一下!这种直入灵魂的痛感让他身体失衡,一下子跪倒在地。他恼怒地对着身后的虚空胡乱挥舞手中的长剑,却没什么意义。

  被咬伤的那条腿不住地颤动抽痛,这种感觉很像是中毒,又好像不止如此。刚刚被咬伤的时候,似乎有某种活着的东西顺着伤口钻进,而现在它正在横冲直撞地破坏着塔宾的身体内部。

  塔宾惊恐地呼喊着,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也听不见任何声音。他的耳朵正向外溢出温热粘稠的液体,用手摸下一把放在眼前,果然是殷红的鲜血。在极端恐惧的支配下,塔宾无助地流出了泪水,视线变得模糊起来。然而这一切却还未结束,在一阵痒痛过后,什么东西顺着泪水涌出,掉落在手掌上。那竟然是他的眼球!

  这只眼睛虽然从脸上脱落下来,却仍然能让他看到眼前的景象。瞳孔正对着的就是塔宾自己的脸,那张原本俊俏的面容此时已被恐惧和痛苦扭曲得变了形,血液像爆发的熔岩一样顺着脸颊不停淌落。

  “终于安静下来了,真麻烦。”达米妮卡甩甩手掌,附着在上面的暗影元素随之消散。陷入恐惧幻觉的塔宾佝偻着身体,以畏缩姿态跪伏在她的面前,轻声地啜泣着。恶魔血液的力量在这足以摧毁精神的恐惧法术下蒸腾消散,塔宾已经彻底陷入了崩溃的状态。

  黑精灵大长老又将注意力放到凯文的身上,这个宗拳师已经解决结界法阵中最后一个方士。或许他清楚自己根本没有机会逃走,所以直接向达米妮卡冲来,不过这正中女术士的下怀。

  “达米妮卡!”凯文怒吼着她的名字,“还记得那些在卡米村被你手下杀死的人么?现在,我来清算这笔血债了!”

  “谢谢你把自己送来这里,免得我还要亲自去找你。”达米妮卡用指尖在空气中画出一道魔能符文,然后反手向上将其抓进手心里。

  凯文敏锐地发现脚下闪动着红色的符文法阵,下意识地止住前冲的步伐,敏捷地向右侧翻身企图躲开这个法术。可当他受身落地后,发觉自己依然踩在那圈法阵之上。这实际上并不是固定的法阵,而是替代他的影子牢牢锁定在身下的印记法术,通常手段根本无法躲避。

  一只血红色的大手从法阵中被召唤出来,自下而上牢牢地抓握住凯文的身体,使他的双脚离开地面,停留在半空中动弹不得。

  “凯文!”威尔大吼着,手握阔剑向石阶上方奋力冲去。左腿的伤口裂开得很严重,从那里流失的血液染红了整条小腿。虽然疼痛感不会影响到威尔的行动,但左腿因失血逐渐变得冰冷麻木,甚至无力,这就让他的冲刺变得异常迟缓,从一开始便被凯文拉开很长的距离。

  在石阶中段位置,威尔脚下闪过一圈紫色法阵。五条由纯净魔能构成的锁链像触手一般缠住威尔的身体,紧紧将他束缚在原地。这是玛索卡在之前布下的束缚陷阱,像威尔这种没有侦测法术能力的战士很难注意到这种魔法陷阱,只能依靠运气绕过,而他的运气并不好。

  凯文拼尽全力激发着自身的斗气。这只抓住他的巨手如同流动的血液凝结而成,虽然看上去诡异无比,但应该是由魔法能量构成的。只要是魔法能量构成的东西,斗气就会对其造成额外的破坏力。

  精纯的斗气爆发而出,可这只血手并不是想象中那样脆弱的元素结构,只是在斗气的破坏下产生轻微的震动而已。不过凯文却能明显感觉到,随着激发斗气能量的不断增强,血手的震动愈发剧烈。只要它能松动到一定的程度,凯文就有把握从中挣脱出来!

  “果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男人,怪不得芬娜会选择你来阻止我。”

  达米妮卡从容不迫地打了一个响指,一尊袖珍雕像便凭空出现。这尊雕像跟她的水晶球差不多大小,通体乌黑,造型是一个全副武装却略显苗条的骑士,很像小孩子摆放在自己房间里的那种木制玩偶。这尊袖珍雕像的材质却很诡异,即有些像宝石,又有些像金属,即使拿在手上仔细端详也难以确定它是由什么雕刻而成的。

  女术士将它握在手里,走近正奋力挣扎的凯文,将它举向对方。雕像上忽然涌出青黑色的暗影能量,像是一团围绕在它周遭的烟气。凯文的胸口开始剧痛起来,身上的斗气立刻便消散殆尽。

  “那柄诅咒之剑留给你的伤并没有完全被治愈。托它的福,我能凭借月光来确定你的所在地。”达米妮卡的声音里略微带有一丝得意,“在地下世界虽然不能用它来找到你,不过靠近到这个距离,你身上的诅咒也就被重新激发出来了,这就是希罗之剑的强大之处。”

  凯文当然认得这柄剑。因为曾经杀死过他的,正是这柄剑!

  达米妮卡挥手召唤数道暗影能量,将之与手上的雕像进行融合,这尊雕像在魔能闪烁之中化为一柄风格古朴却华丽精致的黑色长剑。

  微微偏过头,达米妮卡继续说道:“那位不顾自身危险冲上来的亚隆人战士叫威尔对吧?他可真是个难缠的男人。想要活捉他的话,动用这柄希罗之剑或许是最明智的方法……”

  “你……”凯文愤怒得浑身战栗。他自然清楚如果被这柄剑伤到,威尔将会是何种下场。所以他忍住胸口传来的剧痛,对威尔大喊道:

  “威尔,别管我了!你这样只会害死你自己!趁还有机会,快跑!”

  威尔此时正用蛮力向前扯动魔能锁链,甚至已经挣开其中一根。

  达米妮卡信手一挥,希罗之剑便被丢到祭台边沿。和她那根法杖一样,这柄剑剑锋向下,无所倚靠却笔直地竖立在地面上。无数暗影形成的烟雾自剑身之中散发出来,一个周身穿着黑色密实板甲的身影从烟雾中走出,一手抓起悬停在地面上的希罗之剑。

  即使全身都覆盖在紧实的盔甲下,但这个黑甲骑士有着修长苗条的身材。这身盔甲无论是做工还是造型,都是出自于精灵匠师,所以看上去不仅不会有臃肿感,在这个骑士的身上甚至还略显轻盈。

  骑士头盔下并没有覆盖着面甲,威尔能看清楚头盔下露出的那张没有生气却俊美的面容和黑蓝杂色长发。这竟然是一位黑精灵女性!从那双冰冷无情的褐色眼睛可以看出,她应该是一个不朽者!

  所谓不朽者,即是指那些最高等级的亡灵。不朽者不再拥有会使生者脆弱的生命,不再拥有体温与情感,却保有着灵活完好的肉身与强大的技艺,并且保有健全的思考能力和独立的灵魂。在成为亡灵后,他们会获得比生前更加强大的能力。他们通常会有效忠的对象,不会质疑、不会动摇、不会畏惧,也更不可能会背叛。在他们曾是生者时,他们就拥有着强大的灵魂,也是在失去生命前立誓在死后继续效忠。在亡灵国度阿谢斯塔,不朽者将作为领主,为亡魂之主忒弥娜在各处镇守她的尸者帝国,这些亡灵骑士的剑上甚至不乏传奇英雄之血!

  “艾菲琳,这次尽量留活口,或者较为完整的尸体。”达米妮卡对这个黑精灵女骑士下达指令后,便撤掉凯文身上的血手。虚弱无力的感觉再次让凯文变得神志不清,魔剑士斯薇娜负责看管他。

  被称为艾菲琳的亡灵骑士点头,手中长剑直指威尔,进行挑衅。

  在战场上练就的直觉让威尔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对手非同小可,亡灵骑士身上散发出的气势让威尔身上每一根汗毛都直立起来。魔能锁链依旧缠挂在威尔身上,但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时间来挣脱它们。虽然受此束缚不能进行移动和躲避,却不影响防御架势和挥剑。威尔在原地站稳,侧身将剑收至胸前,摆出标准的近点式站位进行防御。众多剑术站位中,近点式站位于一对一的情况下是最为谨慎的架势,应对来自正面的冲锋突袭具有着显著的优势。

  艾菲琳虽然已经成为亡灵,但生前的荣誉观似乎被保留了下来。确认威尔做好应战准备后,她才迈出脚步开始从石阶上方向下俯冲。

  覆着精钢甲片的铁靴轮流践踏着冰冷坚硬的石阶,伴随石阶边角破碎飞溅的,是一种惊心动魄的铿锵之声。艾菲琳冲锋的速度极快,那股一往无前的气势根本不输于列队向下坡俯冲的重甲铁骑!

  身为不朽者的亡灵骑士,早已完全忘记犹豫是什么样的感觉。

  威尔无暇旁顾,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艾菲琳的长剑和脚步上。他必须将这一击招架下来,失误的后果将会是重伤昏厥,甚至致死!

  刺击还是斩击?上段还是中段?威尔知道,攻击来临的最后关头自己必须作出决断,任何犹豫与迟疑都会成为导致失败的直接原因!

  艾菲琳自始至终都没有调整步伐,以改变冲锋的角度,这是一次名副其实的正面突袭。当她的左手握住尾柄的时候,尽管只有一瞬的判定时间,威尔仍做出了正确的判断和反应,及时挥出阔剑,拦截下这记攻向中段的斩击。

  两柄利剑重重斩向彼此,激荡出无数纷飞的火花和如惊雷般刺耳的鸣响。艾菲琳的力量势不可挡,以蛮力见长的威尔顿觉手中的阔剑几欲脱手飞出,这种在力量上的差距对威尔来说是前所未有的!如果威尔的力量在战士当中出类拔萃的话,艾菲琳的力量就是超乎凡人!

  威尔很幸运,这次对斩虽然在力量上虽然被艾菲琳压制,但阔剑击中对手长剑的点十分恰当。再加上艾菲琳选择斜向上挑作为冲斩的形式,所以两柄剑在交击过后,威尔成功在毫厘间偏开艾菲琳的攻击。

  斩出的阔剑同样被弹回,剑身剧烈地扭动着发出阵阵哀鸣。更加狼狈的是威尔的身子竟然被阔剑弹回的势头拉得向右歪斜,虽然也算顺势帮他避开艾菲琳上挑的剑刃,但威尔却因此站立不稳。如果不是有那些魔能锁链束缚着他,他很可能在冲击力下就这样栽倒。

  威尔还没来得及为此庆幸,肩膀上就传来仿佛被重锤打砸挤压般的剧痛。艾菲琳被偏开斩击后冲势并未受到多少阻缓,所以借着余势狠狠地冲撞威尔。挨了这一下撞击,威尔极有可能会晕过去,艾菲琳就算是遵从了达米妮卡留活口的要求。

  威尔感觉自己仿佛被高速航行的炮舰冲角击中一般,身上的魔能锁链敌不过如此沉重的撞击,纷纷断裂化为魔能光点消散殆尽。威尔在空中横飞出去一段才掉落在石阶上继续向下滚落,顿时周身的肌肉和骨骼都好像散开般痛苦地打着颤。落地的时候头部还被撞到,所以当威尔用剑撑在地上勉强站起身时,头脑变得昏昏沉沉的。他只感觉似乎有一只手抓住了自己受伤的那条小腿,却一时间摸不清状况。

  虽然没有料到威尔在如此沉重的冲撞之下还能站起身,不过作为不朽者,艾菲琳并不会、也不需要去感到意外,这些无用的情绪对于纯粹的杀戮机器来说只有负面的影响。在尝试以失败告终后,艾菲琳不会迟疑,只会去继续尝试——直至成功,或者彻底失败。

  威尔已经无法再应对以及承受希罗之剑的攻击了,所以再度发动冲锋的同时,艾菲琳便决定用剑背或是剑尾击晕威尔。既然能活捉,艾菲琳就绝不会违背达米妮卡的意愿杀死对手。

  可当艾菲琳再度冲向威尔时,发觉有一条奇怪的魔能连线自威尔脚下向后延伸,居然连接到神庙的出口外侧。于是艾菲琳加快冲锋的步伐,她已经看到有一个灰褐色的小生物正抱着威尔的小腿,施展着某种法术。可等到艾菲琳冲到跟前,留给她的却是残留下的光团。

  威尔被那个咒妖用闪烁术传送到了神庙门外!

  …………

  “……我来扶住他!莉迪亚小姐,现在就按你说的去做吧!”

  恍惚之间,威尔好像听到身旁有人在高喊着什么,然后那个人便扶住摇摇欲坠的威尔,抓着他的肩膀,询问他是否能看清她。

  “雅米拉……”威尔甩甩不太清醒的头,试图从眩晕中恢复过来。

  女射手放下心来,点了点头,然后拉着他蹲下身子。

  “佩拉,我标示出的位置没有问题么?”

  威尔听见莉迪亚似乎正在询问矮人姑娘什么事,却看到装饰神庙门口的精灵姐妹巨像上,有几处闪着紫色微光的符文圈。

  “没错,就是这几个点,相信我!”佩拉扯着她的大嗓门回答道。

  紧接着,伴随着莉迪亚施展的某种法术,整个地下世界都回荡起地震般的轰鸣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