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勇敢
灰狼阿虚2020-03-26 17:425,072

  轰鸣过后,无数砸落的巨石封住了神庙的出口,将两方队伍隔断。

  “居然用精神力震击打碎暗刃双子像。这样粗暴的手段,真不像那个可爱的小姑娘能想出来的办法呢……”

  达米妮卡缓步走到凯文的身边,俯下身抬起他的下巴,嘲笑道:“你被他们抛弃了,勇猛的小红狮。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小算盘,你之所以会蠢到把自己送过来,一定是想让他们救走芬娜,对吧?”

  “你注定会失败。即使你现在要了我的命,也于事无补!”凯文低沉地笑了起来,他相信威尔一定会信守对自己的承诺,救走芬娜。

  “我已经赢了。”达米妮卡对此根本不以为意,“这个计划不过只耗费了三十年的时间。即使失败,对我而言也仅仅是微小的损失。”

  “至少芬娜能够逃离你的魔爪,我的牺牲并没有白费……”凯文的脸上只有欣慰与平静。无论接下来达米妮卡会怎样处置他、折磨他,他都无所畏惧。即便自己的故事在这里终结,凯文也不会感到遗憾了。

  “……你爱着她对么?”达米妮卡沉吟一阵后,忽然对他问道:“你们相处的时间应该没多久,为什么你会对她产生这样的感情?”

  “你从未爱上过某个人。所以无论我怎么说,你都无法理解吧?”凯文并没有回避和否认。他可以为芬娜放弃生命,有怎会怯于坦率?

  “是这样么?”达米妮卡若有所思地站起身,说道:“我不会就这么让你死掉。失去芬娜,我只能用你来替代她成为打开大门的钥匙。现在,你必须要乖乖睡上一觉。也许等你醒来时,还能再见到芬娜。”

  黑精灵女术士轻轻挥动手指,凯文的眼神便陷入了混沌。

  玛索卡来到达米妮卡的身边,单膝跪下,垂下头用派特拉语说道:“长老大人,属下失职。如果我能拦下凯文,那些人是逃不掉的。”

  达米妮卡转过身,弯下腰抬手抚上玛索卡的脸,让她仰面与自己对视,同样用黑精灵母语说道:“无妨,只要你没受伤就好。况且,我已经得到了远比预计中更为重要的收获,所以你根本无需自责。”

  玛索卡红着脸被达米妮卡拉了起来。之前被凯文甩出去时,她所佩戴的挂坠生成一层坚实的魔法盾,才保护她的身体免于受伤。挂坠名为“蛇神之眼”,本是神明赐予达米妮卡的护身符。在她们第一次踏上西大陆的土地时,达米妮卡就将这枚挂坠作为礼物送给玛索卡,亲自为她佩戴上这珍贵的宝物,才肯放心让她独自行动。

  虽然以达米妮卡的实力,她根本并不需要这枚挂坠来保护自己。她能将“蛇神之眼”送给玛索卡,完全是出于对玛索卡的珍视。

  玛索卡·伍雷的父母早在她成年前就死于非命。在派尔卡纳那片黑暗的土地上,黑精灵与成功在地上世界建立堡垒的恶魔争战不休,直到近几百年来,恶魔军团才逐渐落于下风。这都要归功于达米妮卡这位刑月卓尔的最高统治者,她是憎恨女神瑞尔莉特娜的凡间化身,数次在即将战败的最后关头拯救刑月卓尔免于毁灭的浩劫。恶魔领主也策划过无数次针对这位大长老的刺杀行动,最后却都以失败告终。玛索卡的母亲曾是蛇牙审判团的首席判官长,而父亲则是暗羽追索者的一位弓术教官。在一次恶魔对达米妮卡的刺杀行动中,玛索卡父母双双殒命于恶魔灭血者的舍命攻击。从那时起,达米妮卡便将玛索卡带在身边,精心将她培养成族中出类拔萃的神行客。

  在刑月卓尔其他黑精灵的眼中,达米妮卡集强大、睿智、冷酷和坚韧于一身。这种超然的魅力足以令任何一位帝国子民臣服遵从她的决断与命令,对她敬若神明的同时也怯于亲近。实际上,若抛开那些崇拜的心理去看待达米妮卡的作为,或多或少都会感受到可怕,甚至是疯狂。不过从另一个角度去想,达米妮卡几乎代表着整个刑月卓尔的未来和希望。身处至尊之位,并且要扮演好这个角色,必须舍弃掉软弱的自己,决不会让多余的情感动摇自己的决心。这就是达米妮卡最强势的一面,然而却远不是她的全部。作为极少数幸运的亲近者,玛索卡知道在她这完美得令人心生恐惧的形象之下,隐藏着的是带有些许孤寂与温柔,充满人情味的另一面。

  玛索卡全心全意地爱慕着这个她准备用一生去侍奉的君主,尽管达米妮卡对她的感情,很可能只是出于强烈的占有欲和支配欲。

  达米妮卡轻柔地将玛索卡的脸向自己拉近,艾菲琳却在这时有些不合时宜地走过来,问道:“长老大人,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玛索卡的身体微微一僵,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亡灵骑士的身上。当艾菲琳的眼睛与她对视时,玛索卡匆忙转开了视线。这种不礼貌的举止并不会引起艾菲琳的不满,玛索卡非常清楚这位强大的亡灵骑士根本不存在疑惑与愤懑这种不必要的想法或情绪。死后的艾菲琳就像她冰凉的肌肤一样永远保持着冷静,不再挑动的心脏里只剩下忠诚、服从与战意,或许还保留着某种只属于战士的骄傲。玛索卡对艾菲琳的畏惧并不是源自她身上冰冷的亡灵气息,而是因为艾菲琳生前曾是玛索卡情同姐妹的亲友,也是她的恋人艾扎克的亲姐姐。

  艾菲琳成为不朽者之后,她便不再眷恋任何情感。

  达米妮卡闻言,动作自然地放开玛索卡。她转身面向不朽者骑士,恢复往日略显清冷的语调:“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我仍需要你的力量,艾菲琳。这次的对手的确超乎我的意料,不过我可以确定:他们之中至少有两个人是神选者,虽然还远没有完全觉醒。”

  “神选者?长老大人,您的意思是说……”玛索卡有些不敢相信。

  “没错,拥有着凤凰血脉的法师,以及拥有着半神之力的神官,我能从她们身上感受到神明的气息。她们跟我一样,都是神明选中的棋子,只是她们的力量还没有真正觉醒而已。”

  “可您为什么没有立即除掉她们?她们未来一定会对刑月卓尔和女神的复仇计划造成不可估量的威胁……”

  玛索卡还没有说完,达米妮卡就用纤长手指轻轻按上她的嘴唇。女术士似乎在思考了一下,然后回答道:“我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获取破解艾斯纳封印术的方法。不过我也曾提到过,奥尔瑟雅的记忆头环中,很可能还藏有一项更加危险的法术知识……”

  “您是说……”玛索卡悄悄看了一眼一旁不动声色的艾菲琳。

  “是的。”达米妮卡用十分确信的口吻肯定道,“我很清楚众神一定会对母神的意志加以阻挠,我迟早会面对他们的力量。不过众神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亮出底牌,这就更加让我确信:奥尔瑟雅的记忆头冠所记载的某项法术,或许会帮我们提前释放出那群可靠的盟友。”

  达米妮卡此时的心情好极了,虽然这极难在表面上被人察觉到。玛索卡却能辨别她的情绪,达米妮卡偶尔会展现出小女孩般的心性。

  “艾菲琳,下面那些苟延残喘的人类就交给你了。我们并不需要失去战斗力的累赘,他们现在唯一的价值就是成为希罗之剑的给养。”达米妮卡指指那些倒在地上的斯林姆家卫兵,继续对不朽者吩咐道:“你只需要极小的创口就能夺走生命能量吧?给我留下完整的尸体,我需要优质的尸俑来给对方制造更多的压力。”

  艾菲琳与亡灵国度中的那些不朽者不同。没有亡魂之主的力量来支撑,她只能依附在被诅咒的希罗之剑上。希罗之剑需要从他人身上汲取生命来维持自身的能量,也正是这些能量维持着艾菲琳在主位面的身体处于一种被解放的状态。一旦能量耗尽,艾菲琳连同希罗之剑都会变回那尊小巧精致的黑色袖珍雕像。

  艾菲琳将目光移向旁边那些正倒地痛呼的方士。凯文下手很重,却没直接要他们的命,只是打断骨骼或者就地击晕。

  “这些人由我来处理,他们本就是用来打开葬月殿的高级祭品,事到如今,我只能提前夺取他们身上的染魔血魂了。”达米妮卡把脸转向心智已经完全崩溃的塔宾,对着他嘲笑道:“你们这些方士通过吸收材料提升自己的力量,这的确省时省力。不过到最后,你们自身也因此成为最理想的施术材料,这实在是一种令人享受的讽刺啊。”

  “不过不用担心,你可以作为一个复仇者,继续悲愤地活下去。然而你所要感谢的并不是我的慈悲,而是自己不够强大的心智。如果我的法术没能摧毁你的意志,一定会让你和你的手下一起消失。我要对你的记忆悄悄动一些手脚,而你就带着盲目的憎恨继续活下去吧。”

  …………

  威尔费了好大劲才让自己重新恢复呼吸,刚才两尊巨像轰然倒塌所产生的震波几乎让肺腔中的空气凝滞。一口气松懈下来,才感觉到整条左臂麻痛不已,肩关节被猛烈的冲撞扯得脱臼,腰背则完全承受跌落时的伤害,皮下血管受到强力挤压,最终破裂导致内出血。

  威尔忍住剧痛,奋力扭动身体挣扎着坐起来,莉迪亚也已经来到他的身边。他的脸色现在一定难看极了,莉迪亚看着他的时候眼睛都有些泛红。这一次疼得着实厉害,让他在说话的时候不自主抽着冷气。

  “凯文还在他们手上!”威尔咬着牙说道。

  “先别去管这件事,快把这个喝了……”莉迪亚一手扶住威尔的下巴,一手拔开瓶塞,将辛辣呛人的药液一口气全部给他灌下去。

  在最初那极为强烈的不适感过后,疼痛难忍的伤痛部位完全变得麻木。除了整根左臂不听使唤之外,其它受伤的地方都敢自如活动了。

  “现在感觉好些了么?”莉迪亚关切地问道。

  威尔点了点头,莉迪亚才将注意力放在威尔身旁的帕帕鲁身上。这个咒妖的肤色显现出一片诡异的黑红色,一双大眼睛失去原本明亮的色彩,喘息的声音变得沉重而又衰弱。莉迪亚的左手依旧无法感应和导引法术,匆忙之中她只来得及解除右手上的禁锢,但这足够让她使用卷轴以及探查别人体内的魔力流动。

  “……我已经快死了吧?”帕帕鲁艰难地挤出一丝微笑,问道。

  “对不起,我找不到办法……”莉迪亚悲伤地看着咒妖。她感应到帕帕鲁体内的魔能不断侵蚀着器官,而这种能量流动是不可逆的。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是我背叛你们才会让事情变成这样……”

  这时,威尔神色有些复杂地问道:“最后你为什么会选择救我?”

  “我不知道……”帕帕鲁有些迷茫地摇摇头,然后开始啜泣起来,“也许我只是想像你一样勇敢罢了,哪怕只有一次……”

  帕帕鲁有些激动,他眼中恢复了一些神采,脸上的表情却很愧疚。他就像害怕自己再没有机会一样,用带着哭腔的声音抢着把话说完:“主人答应我,只要我能把你们带到神庙里,就会放我和同胞自由。我们咒妖一直都是这样卑微的种族,根本不了解什么是真正的自由。即使在这片土地沦为废墟后,我们也只是一直躲在这地下茫然苟活。直到现在这个主人的到来。她的身体里流淌着泉心家族的血脉,还从那些坏蛋的手中救下了我和其他族人,可是她散发出的气息远比那些坏蛋更可怕!她把其他族人都抓了起来,以此要挟,派我去欺骗你们。

  如果我能像你那么勇敢的话,一定会直接站出来反抗,救出我的族人。可是我既软弱又无能,最后落得这样的下场,也是理所应当……”

  说到最后,帕帕鲁的声音越来越小,脸哭泣也变得有些无力。

  威尔有些动容地听着咒妖的忏悔,一只手却轻轻地搭在帕帕鲁的额头上,用低沉的声音告诉他:“你已经变得比我勇敢了,帕帕鲁。不,从一开始你就比我勇敢,只是我们都没有察觉到而已。在最后,你救下了你的族人,也救下了我们。一个人是否真的勇敢,并不该用弱小或是强大去衡量,而是以他能否作出超越自我的选择来评判。”

  “真、真的么?”帕帕鲁的眼神又变得明亮了一点,有些惊喜,可随即又暗淡下去。他疲惫地闭上双眼,露出欣慰的笑容:“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但这样,我就已经感到满足了。因为,我被原谅了……”

  说完,帕帕鲁就好像睡着了一样,只是没有了呼吸。

  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被黑红色占据,最后化为一缕烟尘消散掉了。这些咒妖已经不再是恶魔,他们在死后,灵魂和肉体都将化作虚无。

  莉迪亚偷偷擦了擦眼角上的泪水,抽了一下鼻子。

  威尔装作没有注意到女法师的这些小动作,雅米拉却在这时走了过来,对他点头示意:“我们暂时避开了对手的追击,却不知道这些石头能挡住黑精灵多久。所以必须尽快休整,争取先一步夺下芬娜。”

  “我们得救凯文回来……”威尔的声音不大,语气却很坚决。

  “我知道。”莉迪亚安慰威尔,“不过不用担心,达米妮卡不会伤害他的。只要我们救出芬娜,凯文便是达米妮卡唯一的钥匙了!”

  “你需要治疗。”雅米拉提醒威尔,“你的胳膊看上去不对劲。”

  莉迪亚这才注意到威尔整只左臂的动作都很不自然,她非常焦急地用手去碰,可随即意识到会弄疼威尔,又急忙缩回了手。威尔倒是没有感觉到疼,之前喝下的祛痛药剂模糊了他的痛感。

  “米兰达的精神位面受了损伤,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莉迪亚一脸忧虑地自语道,看上去又快哭出来了:“这该让我怎么办……”

  “还是让我来吧,应该只是脱臼了。”

  雷欧将依然昏迷的米兰达交给艾达和佩拉照看,然后过来帮忙。他示意威尔坐下,替他卸下已经严重变形的肩甲,让雅米拉和莉迪亚扶住威尔的身子。一阵摸索后,雷欧双手握住威尔的手臂,用力一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