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钥匙
灰狼阿虚2018-05-28 21:045,775

  这座大桥与地下的其它建筑显得格格不入,是由一种通透的白色石料构建而成,架设在裂隙之上。桥梁正中心是一圈圆环形的桥体,一条瀑布从圆环中穿过,自裂隙下方直冲穹顶,汇入上方的湖水中。整座石桥没有墩柱支撑,而是被数十条粗实的铁链悬吊在穹顶湖中的符文柱上,令纤弱颀长的桥体变得稳固坚实。

  当威尔等人穿过这座大桥后,果然在桥台上遭遇了负责看守芬娜的那群卫兵,于是一番算不上激烈的战斗就此展开。冒险者们的状态都比较差:莉迪亚目前还不能顺利使用法术;米兰达又处于昏厥状态不省人事;威尔的左臂僵硬迟钝有些抬不起来;雷欧的身上也带着伤。队伍里只有佩拉、艾达和雅米拉还算完好,此时却也显出疲态。

  好在看守芬娜的人手也大多是些受伤的卫兵,唯一的麻烦是那个拥有着一头褐色短发的女人。她一直冷静地指挥着卫兵们进行防守,包括在远距离时使用重弩轮换射击,但这也只是拖延了一小会时间。

  威尔和雷欧的交替突进吸引着对方的火力,雅米拉很容易便抓到机会射出扰乱箭,产生闪光和爆鸣打乱对方的阵脚。随后雷欧和躲在威尔身后的佩拉一举冲破卫兵们本就不太稳固的防御圈,艾达也趁机从背后用匕首制住想要舍命攻击威尔的赫米。正当冒险者们准备乘胜追击的时候,原本可以挟持芬娜来自保的托尼突然弃械投降,前提是威尔答应他放那些卫兵和赫米一条生路。

  威尔当然用不着对托尼信守承诺。就算对方并不打算投降,这场胜利也是唾手可得。只是他原本就没想杀掉不做反抗的人。

  “你没有资格和我们提这样的条件,你带着人杀死我叔叔的时候根本没有考虑放他一条生路!”愤怒的雅米拉一拳将托尼打翻在地,随后抽出腰间猎刀抵在托尼的喉头:“这把猎刀是他送给我的礼物,也许就是为了在此时此刻用它来报仇雪恨!”

  托尼捂着被打疼的脸,流着眼泪和鼻涕瘫在地上没有反抗。赫米见状奋力地挣扎了一下,却仍旧被艾达牢牢地按在地上,动弹不得。卫兵们也想要冲上来拯救他们少主,可是他们的武器早已被佩拉堆到一边。面对威尔的阔剑,卫兵们只能无奈地站在原地怒目而视。

  锋利的刀刃已经将托尼白皙的脖颈割出一道浅浅的伤口,雅米拉的手腕却被雷欧抓住,阻止她进一步伤害托尼。雅米拉不解地回过头,只见雷欧脸色也不太好看,看向托尼的眼神在嫌恶中带着一丝杀意。斯林姆侯爵的死士杀害了他的部下,那些见习骑士都只是半大的少年少女,他们到死都一直对雷欧心怀信任和崇敬,所以雷欧现在恨透了斯林姆家族的人。但他却压制住自己的愤怒与冲动,制止了雅米拉。

  “他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受到应有的惩罚,但不是在此时此地。”雷欧对雅米拉劝说道,“斯林姆侯爵也一样要为他的罪行付出代价,如果你现在杀掉这个托尼,便没有罪证能指控法雷·斯林姆了。所以我请求你暂且放过他,我以骑士的名誉保证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雅米拉起身,毫不退让地看着雷欧,眯起双眼质问他:“公道?你这个摄政王的走狗居然要给我们兄弟会主持公道?别白日做梦了!”

  威尔知道如果自己再不说些什么,雅米拉和雷欧的争执就可能会导致队伍分崩离析,而雅米拉是男爵女儿的事也可能会暴露给雷欧。

  “收回你刚刚的话,雅米拉。我不管雷欧过去或者将来会不会是兄弟会的对手或敌人,至少他现在是位值得我们信赖的同伴和队友。你可以对他心存芥蒂,但必须像对待队伍里的其他人一样去尊重他!”

  雅米拉看向威尔,随后哼了一声便转身走开。雷欧松了一口气,用有些感激的目光看了看威尔,接着便蹲下身用绳索捆住托尼。

  还好佩拉的背包里有足够的绳子绑住所有的俘虏,不然光是看管他们就会是个相当让人头疼的问题了。

  在一切都处理妥当之后,威尔终于能好好见识一下他们千辛万苦救下来的芬娜了。当然,莉迪亚早已与这个长相奇异的女性生物开始攀谈起来。不过她们所使用的语言,威尔是一个字儿也听不懂。

  “她就是凯文不顾一切想解救的芬娜?”威尔一边打量着芬娜,一边向莉迪亚问道:“她……到底是什么?虽然有些精灵的特征……”

  “威尔,你这样看着一位女士很失礼。”莉迪亚责怪道,“而且芬娜小姐只是被这条项圈限制住了语言,你说的话她完全可以听懂。”

  芬娜摆摆手,表示她并不在意。然后看着威尔吐出了一个名字。

  “你是想问凯文?”威尔当然听懂了芬娜想问的是什么,于是便回答道:“他现在在那个黑精灵术士的手里,我们得想办法救他回来。”

  芬娜露出有些担忧的表情,然后问了一句威尔听不懂的话。

  “威尔,你打算怎么从黑精灵的手里救出凯文?”莉迪亚解释了芬娜的问题,这正好也是女法师自己想要威尔回答的问题。

  威尔半晌没有回答。以他们这些人目前的状态,是根本没办法与达米妮卡抗衡的。与刚刚托尼的处境一样,他们连谈判的资格都没有,而对方可不会像冒险者们这样心慈手软,救出凯文的希望基本为零。

  见威尔迟迟给不出答复,芬娜又说了一些什么。莉迪亚有些疑惑地与她又交谈了几句,然后才将她们聊的内容告诉威尔:

  “芬娜说她有办法救出凯文。我们可以先一步进入到迷宫内层,达米妮卡就必须把凯文作为钥匙来追击我们。进入内层的方式并不是打开一扇普通的大门,而是打开一道传送门作为通道。开启传送门的魔法阵并不能连续激活,每次关闭后需要冷却一小时才能再次开启。这就有足够的时间让我们来设伏,以及准备一条逃离的后路。”

  威尔却对这个计划表示疑惑。凯文曾说过芬娜为了阻止达米妮卡复仇的野心,甚至不惜牺牲她自己的生命。但现在芬娜提出的办法,却是引诱达米妮卡进入内层!这个计划或许真的能救下凯文,并且能让大家全身而退。因为对于达米妮卡来说,比起追杀这群微不足道的对手,她更渴望得到藏在迷宫内层中的某种强大的力量。他不太相信凯文所描述的芬娜会提出这样的办法,于是便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就算我们能救下凯文顺利逃跑,达米妮卡也会实现她的目的。如果我们想要阻止达米妮卡,自她进入迷宫内层的那一刻起,就只能与她决一死战了。以我们现在的状况,这无疑是自寻死路!”

  芬娜并没有开口,莉迪亚解释了威尔的疑惑。之前莉迪亚和芬娜交谈的时候,芬娜为她解答了这个与威尔相同的问题。

  原来对于达米妮卡来说,芬娜不仅是进入内层的钥匙,也是开启奥尔瑟雅坟墓的仪式祭品,而这个仪式同样必须在无月夜才能进行。换句话说:没有芬娜,就算达米妮卡进入内层也没有任何意义。

  “我们只有一个小时来备战,你的计划到底能争取多少优势?”威尔还是不太相信这个计划的可行性。若一切真如芬娜解释的那样,那么达米妮卡一定会不遗余力将她夺回身边。况且在之前的交锋中,威尔可是亲眼目睹以及亲身感受过对方强大的实力。那个亡灵骑士的剑压是何其恐怖,就连威尔在战场上遇到过的最强大的对手,也未曾给予威尔如此冰冷彻骨的无力感。只是想一想,身体都会不住战栗。

  芬娜点了点头,她最后的一番回答终于让威尔稍稍安下心来。

  …………

  桥的这一端是一处不算开阔的断崖平台,除了面向桥梁的那一面之外,其余三个方向都被冰冷的石壁所包围。平台的地面十分平整,整体呈扇面形状,直径约有一百苏码。在扇面最顶端位置的石壁上,有道巨大厚重的黑色铁门,上面整齐地镌刻着密密麻麻的精灵字符。

  威尔和队伍里其他人一样,原以为这就是那道可以直接进入迷宫内层的大门。但据芬娜所说,这道大门的作用只是保护魔法阵而已。

  身为工匠的佩拉对这种机械结构的装置很擅长,在艾达的帮助下她很快就通过铁门两边的一些孔洞触发了解锁的机关。一阵机括摩擦碰撞的响声过后,大门左右两侧的石砖向外翻开,两组铁索绞盘从中缓缓推升上来。佩拉简单观察了一下,便让雷欧协助她一起扳动绞盘。

  莉迪亚负责照顾昏迷的米兰达,雅米拉则看管着那群俘虏。芬娜双手上的禁魔镣铐已经被取下来,这都要归功于佩拉这位能工巧匠。经过了几次试探后,精灵锻锤一击便砸碎那对刻满符文的金属套环,而芬娜的双手却连一点擦伤都没有留下。

  芬娜并不像米兰达那样可以操控神圣法术,却仍有着治愈伤患的能力。威尔身上的祛痛药剂大概只能持续一个小时,普通人喝下一瓶这样的药剂,可以维持四到五个小时,而威尔的抗药性极强。在药效持续的这段时间内他可以无视伤痛地行动,而损伤造成的影响却无法磨灭。雷欧接上了威尔的肩关节,不过由于肌肉内出血,所以威尔总感觉左手在向上抬的时候很迟缓;左腿的伤口已经结痂,因为失血而变得有些僵硬,导致在与赫米的战斗中时不时露出空门。

  芬娜的掌心透射出阵阵绿色波纹,她身上花朵的花瓣随着波纹的扩散翕动起来。这是纯净的生命能量,对内伤、外伤和疾病都有很好的治愈效果。威尔只感到自己的伤处仿佛被一缕温和舒适的清泉轻柔地拂过,仅用了短短三分钟,他的身体状态便恢复如初。

  莉迪亚和米兰达就在威尔的身边。为威尔治疗过后,芬娜便试着用法术唤醒昏迷的米兰达,于是威尔开始整理自己的装备。

  左侧的肩甲严重变形,不能再用,为保持平衡威尔只好将右侧的肩甲也卸下来丢掉,不过这样一来倒是变得略微灵活轻便一些。这套盔甲虽然结实,用料却算不上精良,况且威尔也已经用了很久。最让威尔心疼的当然是他的阔剑,招架下艾菲琳那一剑的代价,就是一道触目惊心的豁口,崩缺的部分有小指粗细。

  威尔摸着剑刃上的豁口,绵柔有些消沉。这柄剑不是什么稀有的宝贝,但对他来说还是有一些纪念意义的。像这种程度的剑刃损坏,肯定不止于表面上那么简单,剑身里很可能已受到十分严重的暗伤。普通的修补肯定是无济于事了,只希望这柄剑能坚持到旅程的结束。

  莉迪亚正试着给自己的左手解封,单凭一只手她是没有办法使用法杖来加速引导元素和增幅咒文的,甚至无法完整地用出很多法术。女法师一旦可以双手施法,她就有能力解除芬娜项圈上的语言限制。而且当务之急是开启通往内层的传送门,莉迪亚必须全力以赴。

  解除术士的元素封禁虽然有点消耗时间,却并不是什么特别麻烦的事情。对于莉迪亚来说,这就像是操控精神力进行一场迷宫游戏。在威尔为自己的阔剑唏嘘感叹的时候,她就解除了元素封禁。

  瞥了一眼佩拉和雷欧,那道石门似乎异常沉重,他们扳动轮盘的动作有些吃力,看起来女法师短时间内是派不上用场了。于是莉迪亚便把目光转向威尔:“伤势怎么样了?你看起来恢复得很好。”

  “托芬娜的福,身上的伤倒是恢复得差不多了,心灵上的就……”威尔没有继续说下去,在自己颇为得意的力量方面被对手压制,而且还被打得体无完肤,这让他有点儿泄气。不过既然莉迪亚向他搭话,那么他也没有理由为了自己那点受伤的自尊而让莉迪亚担心。于是,威尔适当地转移了话题,表示自己之前的话只不过是开玩笑而已。

  “说起来,毁掉雕像封住出口的法子是谁想出来的?”

  “你觉得会是谁呢?”莉迪亚露出得意的神色反问道。

  威尔立刻会意,不过还是一脸疑惑:“你居然会想出这么乱来的法子,这种粗暴的风格可一点都不像你呢……”

  “亚隆人有句话叫‘近墨者黑’,对吧?”莉迪亚对威尔的怀疑有些不满,“之前佩拉提到过:那些精灵雕像的结构并不是太稳固,只要破坏几处脆弱的支撑点就会崩塌。如果你在,也一定会这么做。”

  “等等,那句话其实是贬义的。”威尔纠正道,“具体意思大概是这样的:你总是跟混蛋待在一块儿,早晚也会变成一个小混蛋的。你是从谁那里听说的?我怎么感觉自己莫名其妙地被别人污蔑了?”

  “这是真的?”莉迪亚有些不敢置信,见威尔表情认真地点头,语气变得难过起来:“这不公平!艾达这么对我说的时候,我还以为她在鼓励我。可是从别人那里学习长处,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呀?”

  “果然是艾达那小妮子,又用手语说我的坏话。”威尔有些郁闷,“我的这点程度在她面前顶多也就算是黑,她才是真正的墨……”

  “别在意,她应该是故意这么说的。”看到威尔的表情,莉迪亚忽然明白艾达只是为了捉弄威尔,于是就没在这个问题上多作纠结,“说起改变,我们当中倒是有人很刻苦呢。明明一开始与人相处得并不融洽,现在也开始懂得考虑别人的感受了,真是太好了。”

  威尔把目光转向雅米拉,也面带欣慰地感叹道:“嗯,虽然性格依然还是那么骄傲,不过能看得出她已经学会去认可别人了。”

  “威尔,其实我不是在说雅米拉……”

  看到莉迪亚眼神里别有意味地注视着自己的眼睛,威尔一时间竟没能理解女法师的意思。顿了几秒,威尔才突然恍然大悟地皱起眉头:“开什么玩笑,你难道是在说我?噢,你可饶了我吧!”

  “别这么害羞嘛,之前你维护雷欧的时候,真的很让人感动。”莉迪亚一脸笑意凑过来,抬起手搭在威尔的头上轻揉着他的头发。

  “不要模仿我的语气说话,现在我可知道在别人眼里,我到底是有多让人讨厌了。”威尔向后躲开莉迪亚的手。该死,她身上的味道居然还是那么好闻!难不成有一种能随时保持自身清洁的法术?

  “我去看看雷欧他们那边的进度如何。芬娜说过达米妮卡不会被路障困住太久,大家早一刻进入内层,我就能早一刻安心……”

  威尔表情有些不太自然地借故走开,留下一脸怅然的莉迪亚。

  雷欧和佩拉正努力地扳动着轮盘,然而效率却并不高。艾达双臂交叉在胸前,站在一边袖手旁观。察觉到威尔靠近,这位亚隆人少女故意歪过头戏谑地望过来。威尔自然是没给艾达好脸色,瞪了她一眼之后就没再理她。想到雷欧的身上有伤,威尔决定把他替换下来。

  “你可以找芬娜去看看你的伤势。”威尔握住轮盘把手,说道:“你是左撇子来着,所以你的伤口很可能会影响你的战斗力。”

  “铁公鸡,你可要稳着点!”佩拉在另一侧对威尔喊道:“打开这种石门,转动的轮盘的速度必须保持同步。如果出现了半圈以上的偏差,石门就会全部落回去,到时候可就前功尽弃了!”

  “所以你们的动作才这么慢?”威尔跟着佩拉转动了一圈。手上传来的重量告诉他:转动这东西的确是件考验力气的活计。

  “还有,这道石门大概只有升到顶才能触动卡子。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听到栓子弹进卡槽的声音后才能松手。”佩拉补充道。

  “除了把它升到顶就没有别的法子了么?”威尔瞥了一眼石门,现在它才被拉起到自己肩膀的高度,想要完全拉到头还早着呢。

  “当然有啊。让其他人都进去,把咱们两个留在这儿就行了。”佩拉挖苦道。过了一会儿,她好像想到了什么,“这种结构的石门,里面应该有外露的传动匣,如果加设了保险手杆就能阻止石门下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