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自尊
灰狼阿虚2020-03-24 18:586,197

  清脆的爆响虽然已经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但在芜菁的碎屑四散飞溅之前,大家早已争先恐后地双头抱头趴伏在了地上。

  一时间塔室里充满了烧糊芜菁的焦臭味,本杰明一脸得意地拉起趴在地上的威尔,得意地炫耀:“怎么样?炎劫术的效果是否拔群?”

  佩拉急急忙忙从地上迅速爬起,跑过来赞叹道:“这个法术实在是太棒了!先不说破坏力,单是这爆炸的气势就足够华丽了!”

  矮人姑娘天生就喜欢这种让物体分崩离析的壮烈感,相信除了她自己外,队伍里的任何人都对她那杆吓人的龙炮心有余悸。

  “你是怎么让芜菁从内部向外爆炸的?”威尔不解地问道。

  “这个法术能够在目标体内产生高度凝缩的火元素,使其内燃,并在最后一刻瞬间爆发,于是芜菁就变成了我们所看到的那个样子。”

  “库冈王母可要比腌芜菁大上许多,而且也要结实许多。你能保证这项法术可以彻底把它干掉么?”威尔继续追问。

  “这只是为了给大家做出演示而施展的法术,等到目标换成库冈王母的时候我会绘制一套更大的法阵。”本杰明显得很自信,“完全没有必要质疑它的威力,炎劫术可是一项以咒术叠加为性质的法术,咒术效果会随着反复念诵咒文而增幅。即使目标的体积和强度再大,也迟早会达到其所能承受的极限,最终以内爆的形式炸得粉身碎骨。”

  本杰明这番对恶魔法术的解说让米兰达的脸色苍白无比,她直觉脊背发凉。自小便接受神圣教义的年轻女神官可从未听说过如此残虐狂暴的邪恶法术,令人毛骨悚然的施展过程简直令女神官忍无可忍。

  “如果你胆敢利用这邪恶的法术残害任何无辜的生灵……”素来文静可人的米兰达,此时竟然沉下声音对本杰明出言威胁。虽然迟迟没有说出下半句,其中的意味则已经极为明确地表达了出来。

  “我不会那么做,我可以向所有的神明发誓。”本杰明非常郑重地作出保证,“使用这个法术对我本人来说也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但这可是我所能施展的、唯一一项能够彻底杀死库冈王母的法术了。”

  “我还有一个疑问:万一你的精神锁定出现了误差,这个法术对建筑体造成了毁灭性的破坏,我们岂不是要跟那群库冈一起陪葬?”威尔觉得有必要问清楚,他可不想再让队伍里的任何人出现意外。

  虽然威尔完全不具备使用魔法的天赋,但他在联邦学院里却学过不少有关于魔法的知识。况且在他结识莉迪亚后,这位博学的女法师也会时不时地提及一些法术的作用与原理。尽管作为一名战士,威尔依然只能倚仗手中利剑去作战,却也能从这些知识中受益匪浅。

  从操控方式上,法术可以分为导向法术和非导向法术。

  导向法术需要施法者对特定位置进行精神锁定才能够进行施展,初学者必须勤加练习才能保证法术命中目标。这与使用弓弩进行射击或是投掷长矛飞斧可完全是两回事,熟练的施法者可以让火球、闪电或是冰弹跟着精神锁定的目标改变轨迹。换句话来说:只要施法者的注意力集中在目标身上,对方就别指望能像躲避箭矢一样躲避法术。

  非导向性法术要简单多了,这种法术大多以施法者自身为中心,包括那些只能用来让自身拥有特殊能力的法术。这样的法术都不需要进行精神锁定,也不会因为施法者的技巧不够精湛而失控。

  以威尔的体质,他这辈子注定与成为施法者无缘,不过这一点都不影响他对法术的认知能力。本杰明这项恶魔法术无疑是属于导向性法术,如果他的精神锁定出现失误和偏差,恐怕会把所有人都炸上天。

  “关于这一点你尽管放心好了,我对精神锁定这项基本功还是很擅长的,特别是在有信标的情况下绝不可能失手。”本杰明信誓旦旦地拍着自己的胸口,“就算退一万步来讲,即使我会失误,那种情况也不可能发生。这个法术只对生体目标有效,对砖石瓦土不起作用。”

  生体是指生命载体或者曾经作为生命载体的物体。所有自然生物都是生体生物,一部分魔法生物也仍然会以生体形式存在。元素生物却并不具有生体,冰冷的石头和钢铁当然更不属于生体。

  本杰明的话是真是假威尔无从分辨,因为他对魔法的认知就只能在较为基础的范围之内。米兰达是一名圣职者,只精通神明赐予凡人的元律法术,真正在界律法术方面造诣非凡的人此刻并不在队伍中。所以威尔在心里偷偷抱怨:如果莉迪亚现在在这里就好了。

  当然,也正是为了让她平安归队,大家才在这里努力想办法。

  看着本杰明手臂上造型扭曲的 纹印,艾达想起了某件事。用手语对本杰明进行一番叙述,本杰明一边同样用手语回应她,一边用奇怪的眼神看向威尔。尽管看不懂他们具体在探讨着什么,但威尔很敏感地意识到这话题跟自己有关。

  “你妹妹要求我检查一下你的手臂……”本杰明对威尔说道。

  “我妹妹?”

  艾达趁着威尔满脸疑惑的时候迅速抓住了他的左臂,灵活的手指飞快地解开了护臂上的固定带,并且将衬里的袖口向上方拉卷起来,露出小臂上那块颜色血红、形状扭曲的咒印。虽然它看上去和本杰明手臂上有相似之处,形状上却大相径庭。如果说威尔手臂上的咒印像纠结在一起的蛇群,本杰明手臂上的纹印则像某种长满尖刺的魔物。

  “……这的确是由血魔法构成的印记。”本杰明一手抚摸着威尔手臂上的咒印纹路,一手拈着自己的山羊胡得出这样的结论,“这是被谁施加上去的?这种咒印可不太好解除啊……”

  “是个盗命者工会的杀手,他已经死在我的剑下了。”威尔回答,“如果只有施咒者才能解除这个咒印的话,那就没什么希望了。”

  “别灰心,年轻人。你杀了对你施咒的家伙,咒印却没有消散,这说明一定还存在着其它的方法可以解除诅咒。”本杰明对此很肯定,“除了神明和恶魔外,任何需要施咒者才能解除的诅咒,只要施咒者死去咒印也会随之消散的。”

  艾达再一次用手语比划起来,本杰明点着头:“你妹妹告诉我:这个咒印是那个杀手组织的仇杀令。所以该组织里的任何杀手都可以通过这个咒印在一定的距离内追踪并且辨认出你,并且伺机杀掉你。被你干掉的那个杀手在组织里一定存有一笔积蓄,现在那笔积蓄成为了赏金,用来买你的人头。这算是死者的复仇吧……”

  “见鬼!死人就该放下一切恩怨,乖乖投入冥后的怀抱。”威尔听闻这个噩耗后心情并没有变得太糟糕。与之相比,无法入睡的痛苦和那些地狱般可怕的梦境更让威尔觉得困扰。虽然亚隆人有句古话叫“虱子多了不怕痒”,但麻烦终究还是越少越好。于是威尔问道:

  “我可不想成为那些混蛋的猎物,你对此有没有什么好主意?”

  “看到我手臂上这些纹印了么?”本杰明翻动双手向对方展示着那诡异的恶魔图腾,“那些炎鳞术士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将恶魔的文字刻印在我的手臂上,久而久之当所有的恶魔文字都刻印其上后它们就凝结成这种诡异扭曲的样子了……”

  “首先,给你纹印的是炎鳞术士,而给我咒印的则是盗命者杀手;其次,你有解除我身上这咒印的办法就请直说。也许对你的恶魔纹印并不管用,但没什么风险的话我姑且可以一试……”

  “请先别打断我。”本杰明皱了皱眉头,“有一次给我手臂进行刻印的似乎是他们当中的一个学徒,那个家伙有些笨手笨脚的。他的导师在一边不停地谩骂,并且威胁他如果弄错了恶魔文字,就把他的舌头变成蟾蜍的后背。身体被刻印的过程简直令人无法忍受,那感觉就像同一块皮肤被反复点燃一样。但我却从那对师徒充满脏话的斥责和牢骚中听到了很有用的信息。”

  “是关于清除纹印的方法?”威尔猜测道。

  “是的。”本杰明点点头,“如果那个学徒出错,我的命运就是变成待处理的残次品,因为他们可不会去弄卫龙真血来清洗掉我身上的血魔法。所谓‘卫龙真血’,是指那些生活在龙王岭的卫龙们身体里面所流淌的血,并且这些血液的主人必须活着它们才能拥有魔力。”

  “他们当然不会愿意为你去对抗一头龙,更别说还要在取得龙血后溜之大吉。即使直接杀掉一头龙,也要比活取龙的鲜血简单得多!”

  面对威尔的揶揄,本杰明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我也认为卫龙真血是可以净化一切血魔法的良药,很多传说也是这样记载的。”

  威尔面色索然地放下袖口,并且重新扣好臂甲。他语气不悦地对本杰明说道:“你讲了这么一大堆,就为了告诉我:你对此束手无策?”

  “我只是想尽我所能地帮忙而已,没人能够拒绝一位关心兄长的妹妹的请求。总之先别这么悲观,至少已经有了一个方法不是么?”

  “她不是我妹妹。”威尔向对方强调着。

  “怎么可能?你们都是亚隆人,而且发色和瞳色还出奇地一致。”

  “亚隆人的发色和瞳色本就都是一样的!如果她是我妹妹的话,我一定会十分精通手语的。”威尔不耐烦地解释道,然后把目光集中在艾达身上,“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上有这道咒印的?”

  威尔手臂上的咒印虽然并不是什么秘密,但他想不出为何艾达会这么了解这件事。莉迪亚绝不会无缘无故地对别人提及,而且从之前本杰明的话语中可以看出:艾达对这个咒印的了解要比其他人更多。

  本杰明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为威尔翻译艾达的手语:“她说是在你洗澡的时候看到的,她一眼就认出那是盗命者工会的仇杀印记。”

  威尔想起了那场耻辱的徒手战,自己在艾达迅捷的体术连击下,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她在那时就已经注意到自己手臂上的咒印了么?

  那么接下来一切就都变得合理了。作为锡壶兄弟会的成员,艾达当然会了解敌对组织的情报,所以对这咒印的了解自然是无可厚非。

  本杰明从羊皮袄的领口处取出一块嵌有玉石的挂坠,坠子上镶嵌的宝石是嫩绿色的。他仔细端详着宝石,就像一位细心的珠宝匠鉴赏玉石的成色一般。半晌过后,他好像终于得出了结论,把头抬了起来。

  “时候差不多了。库冈王母八成已经开始感到饥饿了,我们现在可以准备实施计划中的第一步行动,你们的弓箭手准备好了么?”

  威尔看了一眼雅米拉,女射手拎起自己的短弓并对他点了点头。

  …………

  天空依然飘着细碎的雪花,风势却大幅度地减弱下来。

  这是个好兆头,雅米拉心想。缓和下来的风势对精准狙射造不成太大妨碍,而她也没有第二次机会进行补救,计划需要她一击必杀。

  银刀塔上层的桥台边沿围着齐腰高的石壁护栏,在吊桥口的两侧形成两道隐蔽的掩体。雅米拉和威尔一左一右背靠着护栏躲在后面。

  女射手轻轻摆弄着手中的箭矢,这是她箭袋里剩下的最后一支,精铁铸制的三角形箭头被本杰明刻上了绿色的魔印。本杰明为它附魔了一层信标法术,只要雅米拉成功用它击杀一只库冈,任务就算成功地完成了。本杰明的计划将因这次成功而变得简单可行,而冒险小队则会避免一番艰难的血战。雅米拉暗自下定决心,绝对不能失败。

  “艾达已经潜进了主堡,希望别出什么差错才好。”威尔收回向吊桥另一侧窥探的目光,重新在护栏后躲好。

  与之前的那次潜入不同,现在库冈们已经全部清醒过来。这当然是拜上一次对库冈王母失败的突击所致。库冈们在王母的控制下变得警惕起来,这一定会让艾达潜入的难度提升不少。

  雅米拉看了一眼威尔,却并没有说话,于是威尔将她的猎刀轻轻抛过去。女射手敏捷地接住了她的武器,随即将其捧起来仔细地端详。

  知道雅米拉是担心轻薄锋利的刀刃因威尔的粗暴使用受到折损,威尔便对她说:“这把刀的材质很精良,没那么容易崩口,而且我又没用它去撞击硬物,不可能有损坏的。你是在哪弄到它的?”

  这一次,雅米拉终于开口说话了。

  “这是我叔叔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原来这是奥吉尔送给自己侄女的礼物。威尔非常庆幸自己并没有将这柄猎刀弄坏,现在它对于雅米拉来说可是叔叔留给她的遗物。

  “看来你的家人都很关心你。”威尔感叹搬地长出一口气,继续说道:“我就不一样了,关心我的家人很早就已经不在了。”

  这让雅米拉有些不悦地问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威尔与她对视了一会儿,然后才回答道:“你的父亲,男爵大人。他一直都很关心你……”

  雅米拉有些不以为然地撇开头,随即说道:“他并没有像你说得那么关心我,他总是忙着处理兄弟会的各项事务。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关于他的记忆很少,而且几乎都是模糊的。大部分都是跟着我父亲和他的部下奔波逃亡。相比之下,母亲、姑姑与叔叔的回忆却清晰很多。甚至后来教给我弓箭射术的米凯尔叔叔,陪伴我的时间都要比我父亲更长。当我成为一名熟练的神行客后,开始为父亲的事业效力,正式加入林田兄弟会。可父亲依然不肯让我参加前线的作战任务,他觉得我欠缺直面真正战斗的实力。于是在加入由你领队的这支队伍之前,我所负责的都是联络情报以及护送人员和物资的任务。父亲从未重视过我的能力,就连这一次任务也不放心由我来担任领队的位置。”

  女射手的语气里并没有表现得很明显,不过威尔却从她的言辞里听出了略带幽怨的牢骚。虽然自己比这个姑娘年长不了几岁,但威尔还是感觉到雅米拉的年轻气盛,自命不凡的性格令她难以与人相处。

  “事情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威尔扬起脖颈,将头靠在后方的石壁上,摆出令他感到舒服的一个姿势后,才继续说下去:

  “在我第一次与你见面之前,男爵曾对我提到很多关于你的事。相信我,那时他脸上浮现出的表情,完全是一位慈祥而自豪的父亲。而当我第一次见到你,却没想到你会对他表现得那样冷漠,简直让我怀疑男爵那些话的可信度。经过一段时间后,我或多或少地从其他人——主要是从你姑姑玛蒂尔达——那里得知:除了家人和师长之外,你几乎不能和任何人好好相处。所以男爵才会指派一些不那么危险,却需要多与别人打交道的任务给你,希望你能从中成长……”

  雅米拉不耐烦地打断了威尔的话:“那些人中的大多数都不具备妥善处理工作的能力,很多时候他们只会拖我的后腿。”

  “你很优秀,我对此毫无疑问!”威尔偏过头再次直视着女射手淡蓝色的双眼,斥责道:“但你否定他人价值的做法既傲慢又无知,一味地自我膨胀也只会让你更加封闭和盲目!那些人或许确实在很多方面的能力上远不及你,可没有他们,你一样会一事无成。即使你再优秀,一个人的能力也极为有限。这正是男爵想要你领悟的道理。”

  雅米拉没有再进行反驳,俏脸因愤怒和羞愧的情绪而变得通红。这个心高气傲的少女还是不肯放下自尊,接受威尔的说法。不过她也没有极力否认自己的傲慢自负,这一点让威尔无比欣慰。碍于自尊心不愿屈服的倔强,远远强过愚守着过剩尊严的虚荣。起码雅米拉一定会试着祛除掉令自己变得软弱的一面。

  威尔知道自己不该在这种时候说一些会刺激到雅米拉的话,这会令她心生动摇,进而射击失准,影响到整个计划。但威尔就是没忍住,他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与雅米拉单独进行谈话,所以必须解决。

  “你父亲在出发前要我向他发誓:尽一切可能照顾你。他之所以下定决心让你加入到这项危险的任务里,就是希望你能够在大家身上学会某些品质,以更好地去认识自己。可他选错了领队。我不觉得我有什么值得称道的特质可以让你有所改变。但我相信:只要你肯面对自己、接纳他人,总有一天你会成为你父亲所期望的人。”

  “我会的。”雅米拉微微眯起眼睛,轻咬着嘴唇,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自语道。性格骄傲的女射手是不会对任何事认输低头的。

  威尔偷偷观察起雅米拉的脸色,看上去她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不得不说,这女孩的确有值得威尔钦佩的一面。虽然骄傲的性格有时真教人无法忍受,但她却真的肯于为了变得更强而付出努力。或许她一直以来的初衷,不过都是想要得到父亲的注意和认可吧。

  就在两人对话告一段落后,吊桥的对面陡然响起一阵尖锐的帆鸫鸟鸣叫声。威尔和雅米拉迅速做出了反应,成败在此一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