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诱饵
灰狼阿虚2018-03-22 13:095,689

  艾达的步伐灵巧轻快,很快便将自己完全隐没于黑暗之中。这些讨厌白昼光线的库冈不会在窗口较多的室内活动。于是艾达便有足够的时间来让夜视能力超群的双眼适应黑暗,她必须要小心谨慎。

  这种变异库冈只能在没有日光照射的环境中活动,即使用脚趾头去想,也能得出它们拥有一定程度的黑暗视觉的结论。艾达所负责的任务,是决不允许在那些低等生物面前暴露自己的,所以她必须耐心等待自己的双眼能将这周围的环境洞察得如同白昼才行。

  艾达相信,雅米拉的法术“窥测之眼”会比自己的夜视能力更快地适应黑暗的环境,但那个法术所发出的紫红色光晕很容易在黑暗中暴露使用者;而且论起隐匿自身的本事,神行客远不是窃杀者的对手。

  若想让本杰明的计划顺利进行,这个任务非艾达莫属。雅米拉有更重要的位置去担任,艾达的任务就是确保让之前的一切水到渠成。

  艾达定了定神,从腰包里取出一枚羊眼大小的蜡球。手指轻捻,那层蜡衣便剥落下来,露出里面的一颗红色的小药丸,她轻轻一弹,便将药丸丢进了嘴里咀嚼起来。猩红的药丸吃起来像是晒干的枣泥,却要甜腻上十倍不止。作为一名久经各项训练的窃杀者,艾达的舌头早已适应了各种药丸的奇怪味道,换做普通人或许早就因强烈的甜腥味儿把它吐出来了。药效很快就起了作用,她感到头脑镇定无比。

  周遭的环境已经变得清晰明亮,艾达的夜视能力已经达到顶点。她可以轻易地看到二十苏码外的壁砖上那些细小的裂痕,也可以看到走梯扶手上那层薄纱般的蛛网。那走梯向上,通往一间休息室。

  刚刚吃下的那枚“凝气丸”让艾达本就轻柔的呼吸更加深长舒缓,身体却依旧灵巧敏捷,甚至犹有过之。她无声地在原地做出几个难度极高的伸展动作,顺畅连贯且优雅自然,如同慵懒的猫科动物一般。

  这是她在行动前作的热身准备,是为了确保药力能够充斥全身的每一根血管。因为在接下来的行动中,她需要完美地控制自己的身体。

  确认状态良好后,艾达紧了紧身上武器和背包的挂袋,以及背后那只宽大的中空木筒,以免它们不合时宜地发出声响或滑落。

  没有任何问题,行动可以开始了。她伏下身子,手脚并用、动作柔顺地掠上了走梯,就像一阵诡异的轻风。甚至当她的身体与蜘蛛网擦过的时候,正专心编织着罗网的小蜘蛛都没有意识到她的存在。

  保持着深长舒缓的呼吸,艾达并没有进入隐遁的状态。一名优秀的窃杀者从不会在没有必要的时候乱用隐遁术,在显形的状态下艾达依然可以利用地形和藏匿技巧潜入很多布设岗哨的建筑之内。

  本杰明的推测很正确,这些库冈看上去十分警惕。之前威尔带着大家进行的那场突袭,让库冈王母受到不小的惊吓。这些库冈本应该在日光完全隐没于夜色前,躲在这座建筑内室的阴影里打着盹才对。可是现在,这个休息室里却有七个库冈在四处走动,左右转动着它们那颗丑陋的头颅,四下搜寻着任何可能出现的入侵者。

  这间休息室的空间与建筑里的其他内室一样,都是出奇地宽阔。古精灵还是十分讲究排场的:磨得十分平整的花岗岩长椅花坛,以及足有二十诺尺高的圆柱上刻着各种鸟类飞翔的浮雕。这些死角都可以视作给窃杀者提供躲藏条件的极佳位置,艾达自然不会浪费它们。

  趁着一个正在巡逻的库冈移开望向这边的视线,艾达悄无声息地从走梯口滑至长椅处,身体以侧躺的姿势躲在长椅下的空隙里。整个过程短得只在眨眼间就完成,这完全要归功于艾达对身体的控制力。

  少女的动作灵活得像是一只轻盈而又狡猾的猫。相比之下,那些呼吸粗重、脚下步步作响的库冈简直像是笨拙的水牛。

  然而,只是躲在这里还是无法展开行动,必须寻找一个能够俯瞰全局的位置。所以艾达开始集中精神,耐心地等待着下一个机会。

  终于,两个库冈一前一后并列走过长椅,艾达决定由自己去创造一个机会,尽管这有些冒险。她悄悄从长椅下探出一只脚,绊倒走在后面的那个库冈。于是这个库冈在冷不防的情况下向前跌去,狠狠地撞在前面那个库冈的身上,后者愤怒地回头报以老拳,其他库冈也将注意力转移过来,这引起一阵不大不小的骚动。

  后面的那个库冈从喉咙里发出粗嘎的咕噜声,被打得趴倒在地。它晃晃脑袋,疑惑地摸了摸空空如也的长椅下方,不明所以。

  艾达趁着这场骚动立即从长椅另一边爬出去,用一个利落的贴地翻滚躲到花坛旁,紧靠着花坛隐蔽着身躯,然后小心翼翼地缓慢挪向另一侧的圆柱。借助着圆柱上浮雕,艾达纤细的指尖牢牢扣在凸起上,飞快地攀爬到上方,抓住一处原本镶嵌着水晶的凹槽边沿稳住身体。

  在这座由古精灵建造的城堡之中,充当照明的主要是耀斑水晶。只有古精灵知晓制造这种光源体的方法,这种水晶在现今世界是非常昂贵的装饰品,被人类称为“夜明珠”。所以,这座古精灵废墟中的耀斑水晶早已被撬个精光,只在墙壁和柱子上留下空空如也的凹槽。

  艾达在高处俯视着下面的情况,刚刚那场骚动很快便平息下来,大概是库冈王母的精神联系起了作用。本杰明告诫过他们:现在库冈王母正处于惊吓状态,这会令它提早开始进食。在进食前的这段期间,如果它察觉到自己的领地正遭受攻击,就会放弃进食,强行命令库冈进入备战状态。发生这种情况就会使本杰明的绝妙计划告吹,所有人就得通过正面突袭强行击杀王母,很可能会导致队伍里的人员伤亡。

  看来刚刚的小动作并没有让库冈王母察觉。拥有“凝气丸”药效的艾达可以更高效准确地完成一整套连贯的隐蔽行动,而在屏息隐遁的状态下没有任何窃杀者可以做到这些,只会在中途暴露自己。

  那个被打倒的库冈依然没能站起来,那一拳一定挨得非常结实。艾达当机立断,空闲的右手拉过背在身上的那只木筒。打开位于顶端的盖子,把手探进去,捏着细长的尾巴拽出一只昏迷不醒的老鼠。

  木筒里装着两只不久前艾达在银刀塔里抓到的老鼠,这两个可怜的小家伙当时正贪婪地啃食着腌芜菁的碎渣。没错,就是本杰明炸掉的那颗芜菁。艾达在抓住它们之后用麻醉药弄晕了它们。

  现在,艾达要用其中一只作为诱饵引开多余的库冈。于是她甩动老鼠的尾巴,瞄准通向另一间休息室的大门,用力丢了过去。

  昏迷的老鼠在黑暗的空气中划出一条抛物线,准确地落在门那边的地面上。艾达的投掷技巧十分高超,这仍得益于窃杀者的严格训练。

  老鼠摔在地面上立刻被疼痛惊醒,发出尖锐的惨叫声,这引起了库冈们的注意。虽然老鼠身上的肉并不多,但对它们而言已经是十分难得的美味了。这些不称职的巡逻兵便一拥而上,相互争抢追逐。

  非常有效的诱饵,艾达得偿所愿地看到那些馋鬼丢下倒在地上的同胞令它落单,这能让她接下来的行动顺利地进行。

  再次从木筒中抓出另一只老鼠,艾达一反之前的平缓,短时间内进行了几次大幅度的呼吸,然后稍作调整,开始屏息。抓着凹槽边沿的那只手猛然用力,将自己的身体向上拽去;与此同时,穿着软靴的双脚用足尖轻快而急促地蹬踏着垂直的柱体。

  因为她对身体的掌控近乎完美,动作极为敏捷,所以借助腾起的力量让她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维持垂直向上的攀爬。在这个过程中,艾达放开之前紧抓着凹槽边沿的手,飞快地从腰间拔出锋利的匕首,割伤了另一只手上抓着的老鼠。形状尖锐的刀锋轻而易举地划开老鼠的脖颈,血液开始从艾达的指缝间渗出滴落。

  自放开手后连续蹬踏四步,身体的平衡就出现崩溃的迹象,无法再继续保持垂直向上的运动,但这已经无关紧要了。艾达顺势向后仰,屈起的双腿突然用力,就这样从柱子上一跃而下。

  在空中蜷起身子向后翻转三圈后平稳而又无声地落地,艾达身上的阴影之遁纹印已完全激活,现在她在这黑暗之中也处于隐身状态。

  左手抓着的老鼠流血不断,这可怜的小东西因受伤而惊醒过来,发出惊恐的叫声并开始挣扎,却无论如何都无法逃出艾达的手掌心。

  那只被同胞以老拳打倒的库冈也摇摇摆摆站起身来,摇晃着它那外形不友善的头颅试图恢复清醒,一对大小不均的扭曲鼻孔突然翕动起来,这很明显地证明它已经嗅到了老鼠血所散发出的腥臭味道。

  本杰明说的没错,无论变异与否,库冈总是对血腥味最感兴趣。

  虽然那只库冈看不见处于隐遁状态下的艾达,却还是循着血腥味开始靠近,这正中艾达的下怀。稍稍用力捏了一下手中的老鼠,就像挤压一块海绵一样,促使更多的血液溢出伤口滴落在外。老鼠痛苦地尖叫着,那只库冈发出兴奋的低吼,立即向这边扑奔过来。

  艾达右手的手腕微微一抖,握在掌心的刀把便调转了方向,原本正握匕首的姿势切换成反握。她紧盯着不断接近的库冈,心里盘算着也许自己在这里就能将这丑八怪一击致死。仅仅眨眼间的迟疑,少女便沉下杀机,继续躬着腰身屏住呼吸,保持隐形向走梯快步跑去。

  艾达深知自己虽然可以瞬间击杀库冈,但它临死前的痛苦恐怕会通过精神联系刺激到警戒状态的库冈王母。本杰明告诫过他们:千万不要令库冈王母再次陷入暴走,否则再想杀死它就变得困难无比了。

  滴落的老鼠血在地面上拖出一条长长的轨迹,好让库冈有足够的动力尾随自己,将它引诱到预定地点进行击杀。这只库冈像野兽一样趴伏在地面上贪婪地嗅着腥臭味儿,四肢并用笨拙地跟下走梯。

  手中的老鼠发出的尖叫声越来越虚弱,挣扎也变得越来越无力。随着逐渐靠近出口,艾达眼前的光线愈加明亮起来,占据了大半瞳仁的漆黑瞳孔开始向内收缩变小。踏出门口的同时,她的手指猛然用力,掐断老鼠的脖子并把它丢在地上,然后原地起跳抓住门梁上方延展出的门罩,巧妙地摆动腰肢翻了上去蹲伏在上面。

  在完成这一套动作后艾达长出一口气不再屏息,身穿暗色皮甲的少女逐渐显出身形,她的隐遁术失去了效果。接下来她只要吹响哨子给雅米拉和威尔信号就可以了。

  那只帆鸫哨就挂在少女的胸前,她下意识地抬起闲置的左手去抓哨子,忽然又皱起眉头带着一脸嫌恶的表情制止了自己。左手上满是腥臭的老鼠血,艾达可不想去品尝其中滋味。所以她抬起握着匕首的右手,用手指将帆鸫哨轻轻弹起,张开嘴叼住了它。

  库冈顺着血迹追到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室外的光线引起它本能地排斥和畏惧。不过阴云密布的天空有效地阻挡了日光,虽然照射在库冈身上依然能令它感到不适,却不会造成什么伤害。于是稍作迟疑,这只头脑简单的生物便抵受不住老鼠尸体的诱惑,缓缓走向门外。

  艾达吹响了帆鸫哨。受昏暗光线的影响,库冈的感官反应会变得迟钝,本杰明很确信这一点。之前米兰达用法术召唤的光球所散发出的日光比较强烈,灼伤反而使库冈受到刺激,不会因此而精神涣散。

  这只库冈弯腰捡起地上的死老鼠塞到嘴里,然后站起身咀嚼。

  雅米拉看到威尔抓起身边的短矛闪身冲上了吊桥,便迅速从掩体后起身摆好姿势准备精准射击。紫红色的元素能量附着在双眼周围,为了增加准确度,她开启了“窥测之眼”。心念的高度集中使雅米拉的感官产生时间流逝变慢的错觉,她拉动弓弦的同时向箭矢的前半段凝聚斗气,瞄准库冈那颗丑陋的脑袋,调整呼吸感受风向,松开弓弦。

  箭头裹着一层斗气的箭矢激射而出,受到风向的影响在空中微微划出一道弧线,但造成的偏差已经被神行客预算进去了。箭矢准确地击中库冈的右眼,呈螺旋状的斗气绞碎了它的大脑,它甚至没来得及感觉到什么就被这致命的一击彻底杀死。

  如果这一箭失误,威尔会投掷短矛进行弥补,但现在不需要了。

  雅米拉在射击过后跟着威尔走过吊桥,艾达也从门罩上跳下来,蹲在库冈的尸体旁确认它是否还有生命迹象,随后对两人比出大拇指向上的手势表示任务已按计划完成。

  “本杰明说得没错,这些变异库冈的头骨的确很硬,不然这一箭一定能射穿它的脑袋。”威尔转过身带着赞许的微笑对雅米拉点点头,“漂亮的狙射,我敢肯定库冈王母不会察觉到它的孩子遭到攻击。”

  或许是感到有些难为情,雅米拉移开视线躲避威尔的眼睛,然后揶揄道:“只是运气好而已,我们的坏运气也该被你用完了。”

  “说得好,真应该为我们的时来运转干上一杯……”

  威尔忽然感到肩膀被谁扯了一下,于是他转过头,看到艾达正在用自己的斗篷擦拭着手上的血污,而且还带着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威尔的斗篷是临行时男爵送给他的,那时这件斗篷还是全新的。而今上面早已沾满野猪人和库冈的血,以及食人蛛的体液,新添的这点儿污渍已经不能令它看上去更加糟糕了。

  与莉迪亚一起前往纳柏镇所穿的那件斗篷,在护送凯文回王城的那天夜里借给艾达之后,这小妮子便死活不肯还给威尔了。然而斗篷并不适合窃杀者在潜入时披挂,所以艾达把它留在银刀塔的炼炉室。

  “那么……”威尔撇撇嘴,对这个“假妹妹”无可奈何,“我们接下来要把这个尸体放到其他库冈更容易发现的地方才行。”

  …………

  当威尔三人回到银刀塔的炼炉室内的时候,本杰明正与米兰达和佩拉讨论着什么。他的手里拿着那种奇异的木炭,看来那就是话题。

  “……没错,那是一种名为赤鲛棘的植物,奥尔瑟雅是这么称呼它们的。如果感兴趣的话,你们可以在园林区看到这种植物,它们在那片土地上生长得十分茂盛……”

  看到他们回来,本杰明中止了对话,问道:“怎么样?成功了么?”

  “我们成功了,而且亲眼看到库冈们把尸体抬走。”威尔回答。

  “我就知道这绝对行得通!”本杰明喜形于色,恨不得上去紧紧拥抱威尔,“库冈王母说不定现在就在吞下我为它准备的剧毒。”

  “如果王母能被毒药杀死,我们就不用这么大动干戈了。”威尔冷静地提醒大家,“现在我们只是成功踏出了第一步而已,绝对不能掉以轻心,我不希望在接下来的行动中出现任何伤亡!”

  库冈王母甚至可以把粘稠的毒液当做乳汁来吸收,几乎没有这种生物不能够吸收的食物,哪怕是那些最致命的毒虫。

  下一步的行动,就是由威尔的冒险者小队,带着本杰明与卡图姆对主堡进行突袭。由于艾达和雅米拉的精诚努力,这次突袭的目标不再是位于贮藏室的王母,而是贮藏室附近的某个房间。一个在炎劫术有效施展距离内的、能够保证本杰明安全施法的房间。

  “我们突袭进去后,库冈王母一定会把库冈们集中在通往贮藏室的必经之路上,或者让大量的库冈们聚集在贮藏室里。”本杰明指着之前与艾达一起勾勒出来的主堡格局图,“我觉得占领这里,也就是贮藏室上方的这间厅室会比较稳妥,只要在清理之后守住门口即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