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魔炎
灰狼阿虚2018-03-22 13:018,871

  整个厅堂被悬挂于半空的那团金黄色的光球映亮,米兰达的神圣普照所散发出的日光温热可以让人忘记外面寒风,但被照射到的库冈却在原地痛苦地颤抖痉挛,然后便死于冒险者们的无情杀戮。

  那个名叫卡图姆的巨魔手持两把短斧,嘴里嘟囔着土语。从语调上能听出来,应该是在咒骂着什么,不过这倒一刻也没耽误他用短斧劈开库冈脑壳的活计。库冈的头骨很硬,但那对斧子的钢口也不错。

  就这样,没到三分钟厅堂内就完全被清理干净了。

  “我现在能够确定库冈王母的位置,在这个距离施展炎劫术简直绰绰有余。”本杰明感应到了箭头上的信标法术,于是对其他人说道,“我得先把法阵画出来才行,让我们开始吧!”

  “凯文、雷欧,你们留在这里守住这扇侧门;佩拉、艾达,你们去对面的那扇侧门。”威尔用手势示意巨魔跟着自己,然后对雅米拉说道:“你跟我去守住正面的大门,行动!”

  正如本杰明所推断的那样:由于之前冒险者们的迅猛突袭深深地威胁到了库冈王母,所以在遭受现在这轮袭击时,它把多数的库冈都集中在贮藏室附近来保证自身的安全。于是冒险者们并没有被大量的库冈围困,战斗的压力并不大。但也许过不了多久,发觉并没有受到直接攻击威胁的王母,就会操控库冈围剿冒险者们。

  米兰达站在大厅中央,这样分成三组的队友都随时都可以受她的神圣法术庇护。本杰明则蹲在米兰达身旁,用那种黑红色药泥在地上勾勒描绘着恶魔法阵,却时不时地对画错的地方进行涂抹更改。

  “请你动作快一些,本杰明先生。”米兰达用焦急的语气地催促,“你拖得越久,我的朋友们就越有可能因为疲于应付而受到伤害。”

  本杰明一边描绘着恶魔法阵,一边抬手抹下额头上渗出的汗珠。他很理解女神官迫切的心情,这个自称学者的男人保持精神的专注,用敷衍的语气回应道:“我知道,我知道。可正如你所告诫我的那样,我对这个邪恶的恶魔法术也是抱着忌惮的心理在使用,这是我第一次正式使用炎劫术。所以看在神圣教义的份儿上,请原谅我的生疏吧!”

  凯文一记跨步冲拳击碎了一只库冈的胸骨,对方的身体像是一只泄了气的皮球被打得凹陷下去,肺部的气体喷出喉咙的时候带出不少飞溅的血沫。随后凯文又是一记回摆侧踹将尚未倒下的尸体踢出将近十码的距离,撞退了几只在后面跃跃欲试的库冈。

  雷欧的两柄斗剑裹着斗气呈交叉状刺进另一只库冈粗短的脖颈,然后双手同时向外侧用力,这只库冈顷刻间便身首异处。

  这处侧门由两个人防守就已经足够了,而且轮流换攻还可以节省不少体力。那些库冈在几个同胞被干掉之后便退开了一段距离,不愿再作出意义不大的单方面牺牲,原本它们就是王母用来进行攻击试探的炮灰,既然攻不进冒险者把手的门口,就暂时将他们困在原地。

  双方按兵不动地对峙僵持,谁也不会贸然上前去进攻。对于现状,想要节省体力的冒险者们当然是抱着欣然接受的态度,除佩拉之外。用矮人姑娘的话来说,她想多砸烂几张丑八怪的脸。

  “凯文……”见库冈们不再靠近,雷欧忽然开口道。

  “什么事?”凯文的双眼始终没离开那群站在不远处的库冈。

  “似乎我们一直都没怎么好好聊过天。”雷欧垂下双剑休息。

  “你想聊什么?”凯文上前吓退一只佯装冲过来的库冈。

  “当然是关于你的事情。”雷欧在凯文身旁为其进行警戒掩护,“为什么你要冒充林田兄弟会的名号?”

  “为了顺应形势。”凯文对着前方的库冈皱起眉头,“总得有人站出来做些什么,否则事情只会一如既往地恶化下去。”

  “我不太相信你的解释。除了你的兄弟会外,也有很多冒充林田兄弟会名号的人。他们对平民趁火打劫,或者四处作恶。一般来说,冒充他人名号的目的无非就是两种:除了想捞好处外,就是为了施行报复。我母亲曾告诫过我:谎言所伴随的目的往往并不单纯……”

  “你觉得我是前者还是后者?”

  “我觉得你两者都不是。否则男爵早就把你的尸体交给我了。”

  “那么你对此有什么结论么?”凯文终于望向了雷欧。

  “暂时还没有……”雷欧坦言道,“但我能察觉到似乎有着什么更深层的原因促使你这么去做。你靠着这些行为引起了男爵的注意,还成功取得他及其他兄弟会成员的信任。我并不太清楚别人怎么想,不过这一切在我这个外人看来,就像是早有预谋一样。”

  “所以,你觉得我欺骗了所有人?”凯文的语气变得有些恼怒了,“那你为什么还要无条件地加入到这支队伍里?”

  “我从未怀疑过你所说的话,我相信他们都是真话。”雷欧解释,“我认为在这些真话之外,你对大家隐瞒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就是想不通你隐瞒的理由才会觉得不安心。”

  “我所隐瞒的事情与当前的形势毫无关联。”凯文没有否认雷欧的猜测,“当务之急是救出莉迪亚,并且尽一切可能阻止刑月卓尔。就请你暂且相信我吧,我是决不会背弃任何人的!”

  在凯文对雷欧说这番话的时候,双眼真诚地直视着雷欧的眼睛。一只拎着棒骨的库冈趁着两人分神的时候靠过来,雷欧立即转身将其斩翻在地,然后对凯文说:“我明白了,我不会再对你有任何疑问了。”

  雅米拉的箭矢已经用光了,她将自己的弓和箭壶都留在炼炉室。现在女射手使用的是近战武器,一手握着那把猎刀,一手反握匕首。据威尔观察在刚刚的战斗中,雅米拉的表现实在是水准欠佳。就是说:相较女射手犀利的弓术,她的近身作战简直是糟糕透顶。

  由此看来,所有人的天赋都还是相对公平的。作为一名神行客,雅米拉虽然在射击方面算得上是翘楚,近战方面就显得差强人意了。虽然在动作上依旧敏捷灵活,可雅米拉的攻击技巧却十分无力;她的近身作战技巧只够用来自卫和脱身,所以根本没有任何杀伤力。

  库冈的体质并不算坚韧,却也皮糙肉厚。雅米拉往往需要反复地进行攻击才能使其致命,尽管库冈的攻击几乎不可能伤到她。

  “不要太过靠前,尽一切可能节省体力。”威尔对女射手指示道,“接敌的任务交给我和卡图姆,你先在后方用魔法布置好陷阱,防止有漏网之鱼,然后再回来协助我们分担压力。”

  雅米拉没有任何犹豫地按威尔所说的去行动了。若是放在过去,她一定会对威尔的指示颇有微词,甚至公然表示抗拒;但现在雅米拉只想向其他人证明,她能够好好发挥自己在队伍中的作用。

  卡图姆与威尔一样,是一名技艺娴熟的战士,两把短斧在他手中就像是一对儿不懂得停歇的残忍疯狗,绕着缭乱的弧线凶狠地撕咬着任何胆敢阻挡在它们前方的血肉。

  本杰明终于完成了描绘法阵的任务。他双手并用,从挎包里取出一大捧硫磺粉末,小心翼翼地将其放置于法阵中央的三角形区域内,然后退出法阵外,开始念诵起那段难听的恶魔咒文。

  位于法阵正中心的硫磺起火自燃,并随着本杰明不断重复咒文的次数烧得愈加旺盛猛烈,魔法能量在构成法阵的纹路上缓缓地涌动。

  原本按兵不动的库冈们一时间陷入混乱,它们没头苍蝇般地到处乱撞,口中发出疯狂的怪叫声。没过一阵儿,库冈们纷纷稳定下来,随即便对着这间厅堂的三处入口发动自杀式攻击。

  “库冈很可能会自爆,尽量瞄准它们的头部去攻击!”威尔高声提醒着大家,“即将自爆的时候,它们的脑袋会变得极为脆弱!”

  在突袭库冈王母的战斗中,威尔曾用火铳打爆过一只濒临爆炸的库冈的脑袋,之后那具尸体并没有发生爆炸。威尔用的精良火铳装填着黑火药,在短距离内确实具有一定杀伤力,但凭阔剑砍在库冈头上的手感,以及之前雅米拉的气弹箭的狙射效果来看,火铳的威力根本不足以打爆库冈的头。于是威尔推断:一定是库冈在达到爆炸临界值这一过程中,某种扩张力量会令它的头部变得脆弱无比。

  这个无意间碰巧发现的应对方法效果显著,这让位于厅室中央的米兰达轻松了不少。她要用护盾法术同时照顾三个方向的队友,如果库冈的自爆攻击炸起来没完,那么女神官就要手忙脚乱了。

  本杰明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重复这句恶魔咒语了,他的声音变得有些发颤。那个丑陋的大肉瘤的确有着结实而又强悍的身体结构,炎劫术至少已经叠加到二十层的咒力,却依然没有解决它。

  咒力的增加同时也会反馈给施法者,本杰明几乎支出全部精神力才勉强保持着法术的稳定运行。他的额头因紧绷的神经而青筋毕露,脑海逐渐变得混沌,无形的触手正在侵蚀着他的意识,一个尖利刺耳的声音不停地诱惑着他避开这份撕裂般的痛苦。

  本杰明记得这个声音,它的主人是那个被封印在他身体里的恶魔之灵。这个恶灵不止一次地想要占据他的身体,哪怕是他的意志出现一丝动摇,这个邪恶的灵魂都会立即得逞,将其他人置于危险当中。于是他只能勉强集中起心念,继续念诵那句让他痛苦不堪的咒文。

  法阵中的那团火焰越燃越烈,散发出的光芒甚至盖过了大厅中央米兰达所召唤的那颗光球。最后它骤然爆发,却又在下一瞬骤然熄灭。

  这座主堡中回荡起一阵如同锯片割过磐石的尖吼声,那声音之中饱含痛苦、绝望与不甘,随即便是一声毫无预兆的沉闷巨响,厅室里所有人都顿觉脚下的地面微微一颤。库冈的疯狂进攻戛然而止,他们神色慌乱地转身逃跑,不敢再与冒险者们进行战斗,这表明库冈王母一定是被炎劫术炸成了肉泥,现在贮藏室里的情景想必惨不忍睹。

  “我们成功了,哈哈!”佩拉大声欢呼道,“快逃吧,软脚虾们!”

  卡图姆却望着本杰明,惊恐地用巨魔土语大喊大叫,身旁的威尔也将视线移了过去。只见本杰明跪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皮肤上布满病态的红色血丝;双眼中透射出灼热的红光,两缕因高温而催生的烟气向上蒸腾飘散;他的口中念念有词,这些用恶魔的词汇凝成的语句里蕴含着恶意满满的狂傲与怒火,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倾泻而出。

  “至高神在上,这感觉是……恶魔的气息!”距离本杰明最近的米兰达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不知所措,只能茫然地伫立在原地。

  在炎劫术成功地施放后,本杰明的精神不由自主地松懈了一下,便失去了意识。那只被封印在他身体里的恶灵趁机占据了他的身体,随即便感到周身刺痛,厅堂中央的那团神圣光球所散发出的温热令他苦不堪言。于是他一边满口恶毒的咒骂,一边施展起恶魔的法术。

  恶魔化的本杰明拂动双手,空气中的硫磺味骤然变浓,黑红色的浓雾状能量在他身周凝聚成五枚坩埚大小的、不稳定的混乱魔能球。

  “米兰达!”雷欧飞快地奔向了女神官,魔化本杰明的首要目标就是距离最近而且令他感到最具威胁的米兰达。一枚魔能球随着恶魔推动手掌的动作飞向了目标,雷欧在最后关头撞开米兰达,并且激发斗气防御,削减这一击对他造成的伤害。

  魔能球接触到雷欧后无声地炸开,化作数条暗色的魔能条带将其缠绕在里面,并且越收越紧。雷欧身上的斗气不断抵消着元素之间的紧密结构,但却跟不上这个混乱魔法侵蚀的速度。很快,混乱元素便穿透了斗气的保护,侵入了雷欧的身体。雷欧只感到身上的体力似乎被吸收殆尽,接着就是一阵肌肉麻痹,眼前一黑便倒在地上。

  在雷欧即将被这邪恶法术吞噬的最后关头,一团柔和的金光驱散了黑红色的混乱元素。雷欧被法术击中后米兰达终于回过神来,为他清除掉这个邪恶的法术。咏唱祷文时,她的声音因慌乱而变得颤抖。

  “见鬼,快阻止这家伙!”威尔一边冲过去一边喊道。

  艾达迅速给手弩上弹向本杰明射击,本杰明警觉地抬起一只手掌挡了一下。此时他的双手已经覆盖上赤红色的恶魔鳞片,凭借坚硬的角质轻而易举地弹开弩矢。但他根本没时间去理这个偷袭者了,因为其他四人正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向他冲过来。

  魔化的本杰明双手胡乱地一挥,三枚混乱魔能球同时被抛向三个方向,奔着冒险者直面扑来。他企图用这样的攻击手段来达到自保的目的,可这只恶魔显然低估了这些近战大师的身手。这些混乱魔能球的攻击并不是精神锁定法术,只要反应动作够快即可轻松躲过它们。

  威尔和卡图姆在跑动中一左一右稍稍侧移,便绕开了呈直线飞行的魔能球;凯文则是纵身一跃,从上方灵巧地避开,完全没有因此而降低速度;而佩拉可能是有些慌张,她急忙刹住脚步,并就地向旁边一个翻滚才险险地躲过了这可怕的恶魔法术。

  虽然矮人们嘴上对巫术轻蔑不已,但他们心里却很清楚利害。

  本杰明做了一个双手下压的动作,悬浮于头顶的最有一枚魔能球分崩离析,裂化为数百条丝带状的混乱元素能量,错落交织在一起,形成半球形的网状屏障,以本杰明自身为圆心,将五码内的半径空间牢固地保护起来。

  威尔忽然注意到攻击佩拉的那枚魔能球改变轨迹垂直下落,并在地面上铺展成一滩圆盘状的召唤池。在那黑红色的缭绕雾层中,一只棘刺妖犬自下而上从召唤池中渐渐浮现脱出,召唤池在完成召唤任务后便迅速萎缩,消失在空气中。

  棘刺妖犬是一种兽形恶魔,它们的体型接近于丛林大山猫,外形却像是长着爬虫类动物脑袋的狗;四肢和侧肋处覆盖有红棕色鳞片,背脊处则长满了黑色棘刺;两根镰刀状的暗黄色骨角分别自下颌左右两侧延伸向前,并随着摇晃脑袋的动作昭示着自己的威慑力;肩背处还长有一对灵活颀长的黑色触角,触角顶端是带有尖刺的吸盘;尾巴又细又短,像鳗鱼的背鳍一样整齐地长满倒刺。

  威尔曾见过一些术士召唤过这种深渊中的野兽,它们的凶猛程度不输给狮子,狡猾程度又不逊于豺狼,是异常难缠的对手。他停下来环顾全局,发觉另外两枚魔能球也同样召唤出了棘刺妖犬。

  米兰达脸色惨白地趴在失去意识的雷欧身旁,手掌间闪烁着金色的光芒,不停地想用治愈法术让他醒过来。一只棘刺妖犬--也就是被凯文躲过的魔能球召唤的那只--正向着无暇旁顾的女神官扑去。

  妖犬跃起至半空,张开满口利齿的大嘴,背上的两条触角欢快地甩动着,仿佛眼前的人已然成为口中一滩美味的碎肉。然而威尔一个冲刺起跳,及时将它拦截下来并撞向一边。阔剑的剑锋刺穿侧肋处的鳞片,却因为目标在半空中无处着力,卡在肋骨上没能击穿内脏。

  威尔和妖犬同时落地翻滚,妖犬被撞向了更远一些的地方。这只恶魔畜生的体质很强悍,虽然伤口不浅但却未对它造成重创,于是它被激怒了,姿态狼狈地从地面上爬起,并用背脊上的触角攻击威尔。

  威尔此时也还没来得及站起身。他左手撑起上半身,单膝蹲伏于地面,耳旁便传来尖锐的破空声。虽然他并不知道是什么在攻击他,头部却还是下意识地去侧移避开,这项本能曾多次令他躲开箭矢。

  第一条触角的攻击落空,第二条触角的攻击尾随而至。这本就是妖犬的捕食技巧,一般的猎物根本躲不开这暗藏杀机的连击,但威尔却及时挥动手中的阔剑,用剑脊扫开了触角顶端的吸血尖刺。

  眼角的余光闪过灰色的荧光,威尔知道那代表着阔剑上的魔印被激活了。靠近护格出的剑身上,一枚由三个扇形组成的符文发出光亮。威尔迅速抬起左手轻轻抚摸一下那枚字符,剑刃上便充盈起躁动不安的风元素,它们轻轻摩擦着钢体发出一阵阵的清鸣。

  妖犬挥舞着长鞭般的触角,正准备施展第二轮的突刺连击。威尔借助起身的动作向着妖犬的方向横扫出一剑,风元素迅速凝聚成形,半月状的风刃从剑身上脱出,如同镰刀割断麦子般切掉妖犬的触角。棘刺妖犬痛叫着跳向一旁,在风刃击中它的身体前及时避开,却根本没发觉到致命的一击猛然天降。

  剑刃如落雷般划出一道光弧,切下妖犬那颗爬虫类的头颅。无头的尸体血涌如柱,在原地虚晃两下才颓然倒地。尸体一旁的威尔站直身体,右手用力一震,将阔剑上的血污甩落。在妖犬躲避风刃的时候,威尔便算准位置发动奋力跃斩,这是他回敬给妖犬的双重连击。

  尖锐并带有着挑衅意味的口哨声响起,雅米拉成功令一只妖犬的注意力从卡图姆的身上转移到自己这边。尽管棘刺妖犬是名副其实的恶魔生物,却仍是以野兽形态而存在的,而神行客非常擅长对付野兽。

  女射手将可以迷惑野兽的法术附加在猎刀和匕首上,然后轻快地相互敲击。棘刺妖犬彻底被雅米拉的举动激怒了,它发出难听的低吼扑了过去,却总是在攻击即将命中的时候被女射手巧妙地躲开。

  雅米拉靠着灵活敏捷的动作闪转腾挪,不时找机会用猎刀在妖犬的身上划上一下。尽管轻薄的刀刃不能对妖犬覆盖有鳞片的表皮造成什么有效伤害,却能让它更加恼火,不顾一切地追击自己。

  终于,在靠着侧翻身躲开了一次扑跃攻击后,女射手如愿以偿地看到妖犬落入了她的圈套。妖犬落脚的地面上忽然亮起橙色魔法阵,当它意识到不妙时已经太迟了。阵中的魔印令妖犬的动作变得迟缓,随后肉眼可见的火元素瞬间聚集在一起,并在到达极限后形成闪爆。

  神行客能够为自己的箭矢和武器上附加一些元素能量,也可以在地面上悄悄地布置下魔法陷阱。这两种能力都属于简单的精神附魔,魔法陷阱即是一种附加魔印的法术。

  之前在防守库冈进入厅室的时候,威尔指示雅米拉在后面一些的位置布设陷阱。但他和那个巨魔防守得无懈可击,根本没有闯过来的库冈触发女射手的爆弹陷阱,而现在雅米拉刚好可以用它解决妖犬。

  棘刺妖犬被爆裂的火元素炸得腾空而起,然后栽倒在原地。虽然爆破陷阱并没有展现出惊人的威力,却还是将妖犬身下没有鳞片保护的腹部炸开了膛,内脏焦糊。这只妖犬以侧躺的姿势无力地挣扎扭动,最终却还是没能逃脱死亡的必然命运。

  在凯文和卡图姆狂风般的攻击下,那层半球形的网状屏障正逐渐失去效力,但屏障中的本杰明可不会就这样坐以待毙。混乱魔能在他念诵一段冗长的恶魔咒文时被召唤,在他身周聚起一层不祥的血雾。随后本杰明蹲下身子,将双手手掌按在地面上,黑影便向外扩散开来。

  凯文和卡图姆忽然感到双腿被什么捆住了。他们低下头,便看到几条由暗影形成的蟒蛇正紧紧缠绕住自己腰身以下的部位。于是两人停下攻击,转而试图摆脱这令他们动弹不得的法术。

  佩拉正用她的铁锤砸中面前这只妖犬的脸颊,棘刺妖犬哀嚎着被击退,几颗尖牙被这一锤打得落了满地。佩拉右侧的腰身正在流血,她之前一不留神被妖犬的尖刺触角给戳伤了。但身板结实的矮人姑娘并不在意这点伤口,这反而让她变得怒火中烧、战意激昂。

  “来啊,胆小的畜生,尽全力攻过来吧!”佩拉大声地叫嚣着,舞动手中的战斧铁锤进行挑衅。暗影蟒蛇十分突然地缠住矮人姑娘,佩拉吓得想大跳起来,却被这法术锁得更紧。

  棘刺妖犬立即扑向了一时无法脱身的佩拉。在妖犬起跳的同时,一团模糊的暗影掠过它的身下,随后立刻变得清晰起来。艾达的身影从隐遁的状态中突然显现,在妖犬的身下滑过后猛然转身抛出绳钩,缠住它的后腿用力向后拖拽。可亚隆人少女的身体实在是太过轻巧,反而被扑跃的力量甩向了半空。

  由于在起跳的时候被艾达后拉了一下,妖犬并没有按预定的动作扑在佩拉的身上,在距离佩拉五码左右的位置就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妖犬的身体在地面上滑行,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妖犬的内脏流出了它的腹部,那里被利器割开一道长而平滑的大开口。窃杀者用她那把奥神钢打造的精良匕首,在从妖犬身下掠过的时候切开了它的肚子。由于刀刃特别锋利,所以伤口才没有即刻开裂。

  面对贴地滑行却依然血口大开想要咬过来的妖犬,佩拉展开她的双臂迎接。妖犬的脑袋来到矮人姑娘身前时,战斧和铁锤从左右两侧同时攻击,那颗爬虫类的头颅被这有力的夹击打得粉碎。

  艾达在空中调整着身体重心,最后稳稳地落在了妖犬的尸体上。

  凯文激活自身的斗气,并不断加强外放输出。一些暗影蟒蛇已经被斗气的对魔力量冲破,宗拳师马上就要挣脱这些恼人的束缚了。

  本杰明在凯文冲破枷锁的同时完成了法术火球连射,这就是之前在威尔等人与他第一次见面时,他所施展的那项法术。凯文一个冲拳击碎了魔能屏障,正准备继续发动攻击时,数枚火球却迎面而来。

  灼热的火球连续击打在凯文的身上,强大的咒力令他被打得连连后退。如果不是有斗气护身,这位红发的宗拳师恐怕早就被烧焦了。

  “米兰达,快想想办法!”威尔冲到了女神官身边,他本是过来查看雷欧的情况的,“雷欧的呼吸很平稳,他一定不会有事的,所以快帮帮我们的同伴,恶魔的法术实在是太难对付了!”

  米兰达这才从大脑一片空白的惊慌中缓过神来,看到队友们正在魔化本杰明的恶魔法术下苦苦支撑,她立即强自振作起来,咏唱祷文施展神圣法术。厅室中央的光球骤然变亮,柔和的光芒就像起了涟漪一样铺展开来,佩拉和卡图姆身上的暗影蟒蛇瞬间瓦解。

  本杰明在这光芒中痛苦地畏缩着,对凯文的火球连射被打断了;凯文身上的斗气刚好在这时油尽灯枯,带着灼伤精疲力竭地倒下。

  卡图姆趁机近身,这位巨魔武士并没有对本杰明发动攻击,而是将左手的短斧扔到一边,将手臂探进血雾中去抢夺对方身上的挎包。

  魔化的本杰明用恶魔的语言不停咒骂着,却始终无法抗衡那光球所散发出的神圣光辉,身周的那层血雾也在渐渐消逝。

  卡图姆终于从挎包里找到某样物品,他抽回自己的左手,手上还抓着一个被布袋包裹着的物品。本杰明突然疯了一般攻击巨魔武士,挥出一拳将卡图姆击倒在地,手上的东西也被打掉,滚向了一边。

  一颗外形怪异的黑色头骨从布袋中滚落出来。这颗头骨只有拳头大小,通体漆黑如玉,额头处还对称地长有一对弯弯的尖角。魔化的本杰明在见到这颗头骨后发出一声惊叫,那颗头骨忽然间腾空而起。头盖骨上显现出密密麻麻的银蓝色符文,空无一物的眼眶里也闪烁出蓝色的幽火,仿佛瞳仁一般紧紧盯着本杰明。最后两道射线自眼眶中射出,击中这位被恶灵附体的中年人,他身上的恶魔特征竟开始消退。

  那只恶灵似乎并不愿意就此放弃。他大声地尖叫着,混乱魔能又开始在空气中凝聚,这一次他准备用法术吞噬头骨和那讨厌的光球。就在恶魔法术快要完成的时候,他的额头被什么东西重重一击,就此失去了意识。头骨在完成它的作用后落回了地面,银蓝色的符文以及眼眶中那对闪烁的幽火瞬间熄灭,就好像刚才的一切只是幻觉一样。

  威尔站在昏迷的本杰明身旁喘着粗气,刚才就是他冲过来用阔剑手柄末端的衡重球将中年人打晕。估计等本杰明醒过来的时候,依然会感到昏昏沉沉、头痛欲裂,可这总比挨上一剑要好得多。

  巨魔武士的左手被血雾侵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变黑溃烂,并且还在不断侵蚀,向着肩膀处蔓延!

  “佩拉,过来帮我按住他!”威尔知道必须截肢才能保住他的命。

  矮人姑娘按住因疼痛而不住痉挛的卡图姆,威尔直接了当地挥剑斩断那条正在腐败的手臂,这场恶魔带来的灾难总算结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