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归队
灰狼阿虚2018-03-22 12:595,148

  天空不再飘雪,原本厚实浓重的云层变得轻薄缭绕。夕阳的余晖透射出橙红色的霞光,古老的废墟轻轻沐浴在其中,景象一派祥和。

  “我知道你是迫不得已才下手这么重的。可对于一个学者来说,他的头脑就是生命。现在我连上一只宠物的名字都快想不起来了。”

  本杰明龇牙咧嘴地用手指抚摸自己的额角,那上面有一块浅色的疤痕,威尔在他毫不知情的时候给他留下了一处凿伤。

  按照与维莎莉的约定,冒险者们在夜幕降临之前来到了主堡顶端的天台上,而且还带上了本杰明。但这并不是作为威胁的筹码,而是为了避免在鹰身女妖们释放莉迪亚后,双方再发生什么争执。

  “在这种荒凉的地方你还有闲心养宠物?我敢打赌:在闹饥荒的时候,你和你的人一定用它炖了一锅好汤。”威尔对此没有任何愧疚。

  “我当然不可能在这里还养什么宠物。”本杰明否定威尔的说法,“毛毛是我四岁的时候,邻居家的一个小姑娘送给我的一只小狗。”

  “这么说起来,你的头脑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吧?大多数四岁的孩童只会尿床,连一百以内的加减法都算不清楚,所以你就别跟我抱怨了。”威尔转过头瞥向了其他人,“雷欧和凯文差点被你杀掉,而且卡图姆受得伤才是所有人中最严重的。”

  雷欧和凯文受得伤并不要紧:前者在醒来后只是感到轻微脱水,而后者也不过是受到轻度灼伤。米兰达用法术为受伤的人进行治疗,包括本杰明头上的钝击伤、凯文身上的灼伤、卡图姆手臂断掉的伤、佩拉腰上的刺伤以及雷欧体内的魔法噬伤。

  “封在你身体里的,并不是一只随随便便的恶魔。能将混乱元素操控到那种程度,肯定是个拥有名字的上层恶魔……”

  此时米兰达正双手扶着她那白色的法杖,轻倚着女神像的基座,频繁地使用治愈法术令她感到疲劳困倦,仿佛随时都有晕倒的可能。雷欧贴心地守在她身旁,以防止她一不留神摔倒。

  威尔本来想让米兰达留在温暖的炼炉室里休息,但她执意不肯。她要和大家一起迎接莉迪亚归队,同时也是担心鹰身女妖反悔。

  “这种情况也是第一次出现……”本杰明有些惭愧地摇了摇头,“我过去也察觉到这个恶灵试图摧毁我的心智,但从没想过后果居然会这么可怕。我本该为此丢掉性命的,所以谢谢你,威尔。”

  “你死了对我而言会很麻烦,而且你真正该感谢的人是卡图姆,他才是真正意义上地拯救了你。”说到这里,威尔忽然感到有些不解:“为什么他知道用那个头骨能驱散控制你的恶灵?那头骨难道……”

  “那颗头骨,就是我身体里那个恶灵生前的遗骸。”本杰明坦白,“术士们为这头骨附加了咒印,见我没有生命迹象,就把它扔掉了。我在醒来的地方发现了它,便顺手把它带在身上。现在看来,这应该是防止我体内恶灵暴走的重要法器。”

  中年人顿了一顿,继续说道:“我给卡图姆看过这颗头骨,巨魔可都是鉴赏骨头的专家。也许他曾在部族的巫毒祭司那里听说过恶魔头骨中所蕴含的力量,可他为了救我丢了一条手臂。”

  “相信米兰达的治疗法术吧,卡图姆会好起来的。”威尔对此很有信心,“只要伤口没受到严重感染,巨魔的断肢是可以再生的。”

  “我知道他会好起来的。”本杰明从愧疚中恢复了过来,“而且在这段时间里,作为伤患他可以不用干任何活儿,要知道我们接下来的工作会很杂。比如说重新清洗整个主堡、搭设新的防范工事,以及料理田地中的作物。鹰身女妖可是天生便具有洁癖性质的生物呢。”

  “维莎莉的通用语是你教给她的吧?她的发音很标准。”威尔问。

  “当然。她很聪明,所以学得很快。就是用词有些不太熟练而已。”本杰明点点头,“这就是语言差异所造成的问题了,我得教给她更多关于通用语方面的事情,她才能理解一些词汇。鹰身女妖的词汇并不丰富,在她们的语言里,妈妈、女儿和姐妹是没什么区分的。”

  威尔不禁豁然:怪不得之前在与维莎莉交谈的时候,她在选词的时候总是要斟酌一下。有的时候,语言就可以代表种族的立场与观点。

  “她们来了。”雅米拉指着西边的天空对其他人说道。神行客的目力特别可靠,只要站在高点远眺,就能够洞悉远处的情况。

  威尔眯起眼睛顺着雅米拉指明的方向用力去看,只见远处的天际确实有细小的黑影在霞光中微微浮动着,逐渐向这里靠近。片刻后,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些风之猎手们身上的洁白羽毛,以及被维莎莉抓在下面的莉迪亚。凌风氏族的鹰身女妖们围着天台盘旋几圈后,维莎莉率先降落,女法师被放下后险些没站稳,重新着陆令她有些眩晕。

  “我们完成了你的委托!”威尔高喊道,以确保她们能够听清楚,“现在该是凌风氏族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维莎莉注意到威尔身边的本杰明,先对他开口问道:“本杰明?你还活着,这实在是太好了。只有你一个人交了好运气么?”

  “大家都还好,只是出了些意外。”本杰明如实回答,“卡图姆受了很严重的伤,但性命无虞,其他人都在银刀塔里照顾他。”

  “看样子,你们不仅赶走了那些讨厌的生物,还找回了凌风氏族的仆人。”鹰身女妖首领看上去非常满意,“我会遵守誓言。”

  威尔松了一口气,听上去这些鹰身女妖会放过他们,这样是最好不过了。如果双方发生争执硬拼起来,冒险者小队根本没什么胜算。

  一名在附近盘旋的鹰身女妖突然俯冲下来,接近威尔。雇佣武士飞快地从背后拔出阔剑,对方却并没有攻击,而是挥动着翅膀悬停在威尔面前。威尔记得这个鹰身女妖,她的名字应该叫哈莱丝。

  “首领大人,这几个男性看上去健康强壮,我们应该留下他们!”哈莱丝的声音里不存在任何感情,“寒鸦氏族正在不断壮大,几年后一定会争夺我族的领地,我们需要更多优秀的姐妹加入到战斗中。”

  哈莱丝在说这番话时使用的语言是风翎语。威尔虽然无法听懂,却清楚局势将会变得紧张,于是他把目光投向本杰明,希望得到解释。

  “哈莱丝不想放你和你的同伴们走,她似乎特别想让你留下来。”本杰明低声对威尔说道,“说实话,作为女性,她们青春貌美……”

  “别在这种时候跟我开玩笑,快想办法做点什么!”威尔怒斥道。

  “相信我,维莎莉不会强迫你们的。我会帮你翻译她们的话。”

  鹰身女妖首领沉默了半晌,用风翎语回答哈莱丝:“我给了他们我的羽毛,我的姐妹。我不能违背用羽毛向风之女神许下的誓言。”

  “你的誓言只是将那女孩还给他们,而不是放他们走。”哈莱丝露出狡黠的微笑,“我们可以在那之后向他们发动袭击。”

  “我是不会让你那么做的,我的姐妹。作为凌风氏族的继承人,我希望你能学会看得更开阔些。”维莎莉十分冷静地规劝道,“这些男人是绝对不会安心屈从于我们的,他们一定会为死去的同伴复仇。本杰明告诫过我:很多文明种族都拥有着名为‘憎恨’的可怕感情。”

  “我们可以在成功产下一批姐妹后就将他们除掉。”哈莱丝还是不想放弃这个念头,“他们没有武器,就只能任我们宰割。”

  “永远不要低估人类,即使他们手无寸铁。也永远不要违抗首领的旨意,我决不允许族中的任何姐妹攻击这些人。”维莎莉命令道。

  哈莱丝虽有些不情愿,但慑于首领的威严,最终还是退开了。

  本杰明低声地为威尔翻译这她们的话,威尔将信将疑地放下剑。

  莉迪亚身上的锁链松脱下来,重新变成挂坠的模样并回到维莎莉的身上。鹰身女妖首领用通用语对她说道:“回到他们身边去吧。”

  女法师点了点头,随即将目光转向一直盯着这边的威尔,向着他走过去。她那双绿色的美眸好似融化的翡翠,脸上浮现出温暖的微笑。莉迪亚的心里现在只想着一件事:能再次看到安然无恙的威尔真好!

  威尔也带着一脸担心的表情,迈着充满犹豫的脚步迎向莉迪亚。维莎莉的信守承诺让他如释重负,莉迪亚的安危才是他最重视的事。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女法师的脚步也越来越快。威尔手臂轻轻抬了一下,心中不由自主地产生上前拥抱莉迪亚的冲动;而莉迪亚的脸上也明确地表现出动情的模样,甚至已经展开纤细的双臂。

  一阵轻盈的风从威尔的身侧掠过。艾达飞快地跑向女法师,然后扑进她的怀里,用力抱紧了她。莉迪亚也有些意外,却还是带着释然的微笑,对这举动亲昵的亚隆人少女回以同样热情的拥抱。

  这幅场景令威尔不由一时僵在原地,一阵失神哑然。

  …………

  主堡里的库冈几乎跑光,剩下几只没能找到出路的也毫无战意,所以很快就被收拾掉了。本杰明打开一些原本封闭着的房间,它们被鹰身女妖的面首们当成了储存物资的仓库;也不乏有像是书房一样的房间,被打扫得干干净净,书桌上还摆着一些抄录手记的用具。

  据本杰明所说,不太忙的时候他会教给年轻人一些知识。看来在这里被库冈侵占前,这些鹰身女妖的奴隶还过着十分充实的生活呢。

  除了食物和书籍外,还有一些药剂。符文塔上有整套的炼金设备,而园林区也长有大量的草药可供采集,生产药剂的条件相当齐全。

  本杰明决定赠送给冒险者一些礼物以示感谢。佩拉立即喜笑颜开地索要了一些精灵钢材,并且还拿走了一本关于精灵冶炼打锻方法的手抄本,那是本杰明按照他在这里找到的原著写下来的译本。

  莉迪亚也挑选了两本精灵古书。本杰明将所有找到的书都进行了重新整理抄录,所以很慷慨地将它们送给女法师。而且因为同是学者,两人相互攀谈了很多学术上的话题,大多是有关于炼金制药的知识。

  米兰达出人意料地要了一份关于那种木炭的制作配方;凯文得到了一袋被称为“甘皮豆”的香料;其他人则被赠与精金质地的磨刀石。

  威尔的身边飘来一缕轻烟,味道里还带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清甜。他不由循着源头看过去,凯文正在身旁神态自得地吸着点燃的烟斗,他一定在烟草中掺了一小粒本杰明给他的“甘皮豆”。

  发觉威尔将目光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凯文稍稍放下烟斗,然后对威尔报以笑容。只是,这笑容看上去总有些不怀好意的感觉。

  自从莉迪亚归队的那时起,凯文就一直对威尔露出某种颇有意味的笑容。这让亚隆人武士不明所以,而且还莫名地有些恼火。

  “我身上有什么好笑的东西么?”威尔闷闷不乐地质问凯文。

  “我还以为你早就察觉到了呢,小老虎。”凯文答非所问。

  这让威尔更加摸不着头脑了:“请你有话直说,小老虎是什么?”

  “小老虎是艾达和莉迪亚为你取的代名,她们在聊天的时候经常用这个单词。”凯文轻笑了两声,继续道:“刚开始我也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她们提到这个词的时候都指向了有关于你的事。后来我终于明白你获得这个称号的原因,除了沉郁古怪又有点孤僻的性格外,还有你那颗有些突出的犬齿。”

  “所以你是在笑我的虎齿么?”威尔不禁咧开左边的嘴角,用手轻轻地摸了摸那颗因错位而倍显突出的尖锐牙齿。这可是他身上一个很难被发现的特征,现在居然被别人当成起外号的依据。

  虽然看不懂手语,但威尔还是通晓一些关于手语的知识的。手语没办法简略表达一些人名和地名,于是在交流的时候被换成了代称。比如要提及一个姓氏拗口的家族,大概的做法就是用这个家族家徽上的图案来作为代称。如果还是无法准确地进行表达,就要用字母拼接法去进行描述了,可这样叙述一句话也许会变得繁琐不已。

  “艾达那个小妮子就快把你的女朋友抢走了。”凯文摇了摇头:“这一路上她可是不断用手语哄莉迪亚开心,甚至还用到很多情诗。”

  威尔皱起眉头,一时间竟然没听懂凯文说的话。随后他才回应道:“莉迪亚只是我的雇主,对于她在这方面的人际关系,我无足置喙。”

  “这听上去可不太像是你的真心话,刚刚在你脸上流露出的表情证明你其实很在乎,所以你的话语里才有股酸溜溜的味道。”凯文的笑容里,揶揄的味道变得更加浓厚了。

  威尔没有说话。既然已经被看穿了,任何辩解都只会适得其反。

  “尽管你不肯承认,大家却都看得出你和莉迪亚的关系不简单。你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有所好感是在情理之中的。可我实在想不通:到底她有哪一点让你不能接受?莉迪亚可是很多人理想中的女性呢。”

  “即使真如你所说的那样,莉迪亚对我也抱有同样的感情,我也无法给于任何回应。她对我存在好感是因为她不了解我,正如我对她产生好感的原因一样。”言罢,威尔解下身上的水壶开始喝水。

  “恋人都是从相互产生好感开始,逐渐到相互理解的过程,而你却从一开始就否决了任何可能性。你总是与其他人保持着一定距离,从不肯敞开自己的心扉……”凯文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对不起,我现在不想谈论这些话题……”威尔带着一脸苦笑,用近乎请求的语气对凯文说道,“我对现状很满意,也不想改变。”

  “……好吧,是我不该随意干涉你的。”凯文在一阵沉默后道歉。

  凯文记得养父曾经告诫过自己:一旦你过于去了解一个人,反而会无法成为他的友人。威尔与他人之间的距离应该由他自己去掌握,毕竟自己的事情只有自己才了解,虽然这不代表着他了解自己。

  “其实我还有件事需要拜托你……”威尔忽然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