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真理
灰狼阿虚2018-03-22 13:075,741

  “提尔塞斯卡,在古精灵的语言中意为‘白色花园’。”莉迪亚一边走下阶梯,一边抚摸着白色的墙面,“在冰雨纪元之初,这里是一座繁荣昌盛的美丽城市。恶魔大军被击退回深渊后,古精灵发生了种族分裂,这和森林女神堕为冥后的传说密不可分……”

  “没错,受神堕之力污染的精灵皮肤变成暗色,毛发颜色变浅。”本杰明接着说道,他正走在队伍的前面给冒险者们带路。

  女法师笑着点点头,继续说道:“精灵的分裂战争让这个种族的人口急剧下降,恶魔战争后的人类却休养生息、发展迅速。于是自称青月之盟的白精灵退回亚拉尔森林深处,也就是北望峰以南的林地;而被赶出家园的黑精灵,一部分成为散碎的游民,一部分东渡裂心海,逃往东大陆的派尔卡纳。这些北方的城市就这样拱手让给了人类。”

  “这都已经是过去几千年的事情了吧?”佩拉嗤之以鼻,“那些白精灵心眼不大,记性却很好,到现在他们还在为外族没有施以援手的事耿耿于怀。除了奥神王国,尖长耳朵从不跟外族进行贸易往来。”

  “我也知道这件事。”米兰达也附和道,“恶魔战争刚刚结束,尼通帝国元气大伤,南方诸国和奥神王国还要共同去抵抗阿谢斯塔的亡灵侵袭,捉襟见肘的奥神王国因为帮助白精灵而导致一场分裂。”

  “我们矮人认为:像这种窝里斗,根本没法帮忙。真搞不懂那些尖长耳朵的想法,他们居然愿意让外族帮忙残害自己的同胞!”佩拉不耐烦地甩了甩她那两根麻花辫,“现在我只对他们的地宫感兴趣。”

  莉迪亚轻笑着说道:“正因为拥有自己的想法,我们才是自己。”

  艾达告诉大家,进入提尔塞斯卡的外层地宫有一条可以节省时间的捷径,而那条捷径就在园林区中。熟悉地形的本杰明热情地担任了他们的向导,实际上他也要去查看一下在园林区的耕地是否遭到那群库冈的践踏,希望还能有剩余的作物可以进行回收。

  之前在主堡清点出的食物储量比想象中乐观许多,至少捱过这个冬天是没什么问题的。想必那些库冈是名副其实的头脑不灵光,只要稍微对储藏食物的仓库进行一番伪装和封闭,就不会被发现。

  在出发前,威尔让其他人做好整装。莉迪亚的精神力空间里可是有着不少队伍需要补充的物品:雅米拉重新将箭矢插满身后的箭壶,艾达也补充了不少弩矢;米兰达则在喝下一瓶沉眠药剂后昏睡少顷,现在她已经精神焕发,可以继续为战斗中的同伴进行辅助支援了。

  这一队人从主堡一路走向城区,并没有遇到麻烦和危险,连平时喜欢在城区里乱晃的野猪人也销声匿迹了。库冈就更不用说,还没等佩拉叫喊着冲上去,他们就远远地跑开了。只要没了王母,库冈不过是一盘散沙,根本无法造成任何威胁,活脱脱的移动靶子。

  本杰明也表示用不着特意去对它们赶尽杀绝,这些人造生物不会再有机会破坏他的耕地,它们不可能活过这个冬天。除此之外他还要感谢这些库冈,他们的数量发展得那么大,一定解决了不少野猪人。

  园林区大部分面积都是生长着植物的茂密林地,只有靠近主堡的地方才能看到一些早已破败的民房。一些顽强的植物甚至从石板缝隙中钻出来,最后甚至因生长而变得粗壮,把旁边的石板掀翻。

  “精灵们还真是热爱自然的种族啊。”威尔在莉迪亚身旁说道。

  “同时也是非常貌美的种族。”莉迪亚补充道。

  “我当然知道,他们不仅外表美丽,而且青春长寿。”威尔点头,“特别是精灵女性,很少有男人能直接抗拒她们的魅力。”

  “既然能这么说,你一定见过女性精灵吧?”莉迪亚问道。

  “何止是见过……”威尔嘟囔着,却没有把话说完。

  女法师偷偷瞥了一眼威尔脸上的表情,却看不出任何端倪。现在他的表现就是普普通通的闲聊时的样子,语调和神态上都没有波动。没有说明白的那句话让莉迪亚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却又不好追问。

  于是她开始找别的话题:“艾达告诉我:当我被维莎莉掳走后,你变得十分急躁,甚至还和雅米拉起了冲突。这是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威尔直言不讳地回答道,“你可是我的雇主,要是你出现什么意外,我就连离开这个国家的路费都没得拿了。”

  这家伙还真是不够坦率,莉迪亚心中暗笑。经过长时间的相处,威尔心口不一时,神情上所流露出的微小变化,女法师早已了然于胸。

  雷欧可以从他人的行为模式上来对其进行分析判断,而机敏聪慧的莉迪亚则可以通过观察他人的眼神和动作读懂对方的一部分想法。像威尔这种喜欢隐藏想法而且经常对自我行为进行克制的人,并不会轻易地在神态上透露出什么信息;但只要肯花时间用心去观察,还是能通过对他的了解察觉到一些不自然的端倪。

  “艾达还对你说了些什么?”威尔似乎意识到自己并没掩饰好,所以才会心虚地问下去。此刻他正在心里不停地诅咒着艾达,没想到一言不发的哑巴少女竟然会是队伍里闲话最多的家伙!

  “剩下的就是关于本杰明的事了……”莉迪亚回过神来,“艾达告诉我:你本来打算用本杰明那群人来对维莎莉进行要挟的,可现在你们却成为了朋友。而且我能感觉到,雷欧和雅米拉与你的关系明显有所改善。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好像发生了不少事。”

  “等等,我可没有那么危险的朋友。”威尔否认道,“本杰明的失控差点闹出人命!之所以打消了用他们作为筹码交换你的念头,是因为我意识到维莎莉根本不可能像我看重你一样看重本杰明的安危。至于雷欧和雅米拉,我必须要让他们支持我解决库冈王母,缺少法师本来就让这个任务变得很困难,所以我不能让队伍继续涣散下去。”

  莉迪亚当然相信威尔说的话都是真的,但是在这些真话下面隐藏着的,却是一颗温柔而又善良的心。可是,不知道究竟为什么,这位雇佣武士总是小心翼翼地将那个自己隐藏起来。原本莉迪亚只认为他很可能是出于害羞,但越是与他接触,越是觉得他身上总有让人陌生的一面。也许,当有人真正走进他的心里,就会真相大白吧。

  “说到底,在本杰明失控的时候,你本来可以毫不犹豫地杀死他,可你还是选择冒着风险打晕他。”莉迪亚露出一脸心神领会的笑容。

  威尔脸上果然有些挂不住了,然后开始说起抱怨的话:“别说得好像你亲眼看到了一样,当时情况危急,谁有时间去考虑那些无所谓的事?我只是凭直觉去做而已!与你们法师不同,我们战士在战斗中可不会有时间去精心计算,技艺、经验、直觉和本能才是我们生存的依凭。我之所以会选择冒风险,还不是因为和你在一起的时间长了,潜移默化地受到你的影响……你突然笑什么?”

  看着威尔一脸不情愿发着牢骚的样子,莉迪亚反而娇声笑起来,这让威尔一时间不好意思再说下去。原本只是两个人在说话,女法师突如其来的笑声让整支小队都停下来,一脸惊异地回过头望着两人。

  “继续前进,别停下来。”威尔故意板起脸命令道。于是其他人或是耸耸肩膀、或是一脸讪笑、或是眉头微蹙继续走向园林区深处。

  “就像我一直说的那样,威尔。”莉迪亚带着俏皮的笑容凝视着威尔,语气认真说道:“真理,就是……”

  “真理就是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去做你认为正确的事!”威尔语气不耐烦地抢先说完女法师的话,“我都已经听你说过好多次了……”

  “而你从未对这句话有所反驳。”女法师的笑容变得促狭得意。

  这已经不知道是两人间的第几次吵嘴了。讽刺的是,除了相遇时威尔赢得了一次胜利外,结果全部都是以莉迪亚的胜利而告终。

  无论何时,莉迪亚都在从始至终地贯彻她所相信的真理。这就是威尔对她抱有憧憬的最重要因素。威尔清楚自己做不到这一点,所以在惭愧之余,对莉迪亚更多的是萌生仰慕之情。

  所以威尔才会与她一同加入到林田兄弟会的行动当中,所以威尔才会与她一同来到这座被遗忘的古城,仅仅是为了她所相信的正确。

  对于莉迪亚来说,威尔就像是一面镜子,时刻提醒着她戒骄戒躁,不要盲目地将一切理想化。而在威尔的这份悲观之中,莉迪亚能感受到这个男人内心深处的温暖与坚韧,那份容易被人忽略掉的美好。

  随着一行人逐渐远离主堡,原本密集的房屋残骸变得稀少松散,脚下的石板路也不知在何时逐渐变为了松软肥沃的泥土。

  园林区虽然被包围在提尔塞斯卡的城墙内,但占地面积却很大,规模甚至远超任何人类王城的皇家花园。这里完全可以说是一片城墙内的原始森林,纯净的大自然气息安详而又沁人心脾。

  又走了将近十分钟的路程,离开那条原本很明显的土路,一行人不得不踩着盘根错节的树木根茎向前走。本杰明解释说,如果目的地是去银湖边,这样可以节省不少的时间。顺着那条土路走的话,会走很多不必要的弯路,所以也不见得比这条捷径好走。

  这些园林区的植物都异常健康茂盛,莉迪亚一路看着这些高大的古树,恍然间意识到之前那片斑榴果园或许和这里的土壤或许都拥有某种有益于植物生长的成分,她的学者之心不禁悸动不已。

  “威尔,等我们顺利到了银湖边……”莉迪亚说到一半喘着气,过于茂盛密集的树木为行走增加了体力消耗。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威尔说着便向女法师靠过去。

  莉迪亚突然扶住威尔的胳膊,这猝不及防的举动吓了威尔一跳,当他感到女法师的重心移向自己的时候,才有些尴尬地继续向前走。

  女法师没注意到威尔的脸色,她极力地平缓自己的呼吸,然后才提高音量大声说道:“等我们顺利到达银湖边,我想对这里的土壤和水源取些样品,我认为这里的植物有很重要的研究价值!”

  这次威尔倒是听清楚了,不过队伍又一次停了下来,大家又一次将目光投向了两人。只见莉迪亚双手紧紧抓着威尔的手臂,娇躯几乎完全靠在威尔的身上,再加上之前那番语调高亢带有任性意味的话,简直就是女法师在向雇佣武士撒娇,被彻彻底底的误会也不足为奇。

  本杰明打断了这阵气氛尴尬的沉默,他说:“已经注意到了么?这里的土地和水源非常特别:土壤根本不会被冰雪冻结,而水源中则蕴含着某种带有特殊能量的微物质。你之前拿走的那两本书里对此也有所介绍,总之让我们先抵达银湖湖畔吧。”

  “我说,铁公鸡。你干嘛不直接把她抱起来?这里的路可不适合穿法袍的人行进。”佩拉一脸揶揄的坏笑调侃着威尔,“在我的老家,不够体贴的男人是会被铁锤敲掉槽牙的!”

  铁公鸡是矮人姑娘给威尔起的外号。起因是在王城贝鲁时,佩拉为威尔修理装备,威尔一个铜板都没支付过。最过分的是,雇佣武士还冒用男爵的名义向佩拉索要一套剑盾。手工费暂且不提,材料都是由佩拉自己出的,等事情被弄清楚后威尔身上又没有钱……威尔的理由依旧是“佣兵三条”,大言不惭地说这套剑盾就算是这趟任务的定付金。实际上只要跟这家伙接触一段时间你就会发现:他总是在方便为自己开脱的时候,才会把那些愚蠢的准则挂在嘴边。

  艾达从队伍中间快步走回来,将莉迪亚从威尔的身边拉开。然后少女轻柔地挽起女法师的手臂和腰身,扶着她跟上大家的步伐。

  树木的间距逐渐变得宽松起来,本杰明说这表明马上就能够看到银湖了。冒险小队在树林间甚至还看到了几只刚成年小鹿受惊跑开,这里的生态系统简直超乎想象的完整。

  “不用担心,这里虽然也同样生息着掠食的野兽,但它们的性格通常都比较害羞,不会轻易在陌生人面前现身。”本杰明似乎很喜欢这个地方,继续热情地为冒险小队介绍着园林区的各种情况:

  “看到那边了么?没错,这里很容易就能找到实用的药草。那丛茎秆底部紫红色的植物是桑芹,不用混合其他药材,经过闪蒸处理后就可以成为止咳退烧的良药;旁边那株有着对生波状大号叶子的叫做牛葛,它饱满的根部可以当作药材,配上鹿舌草的花籽可以做成一种提神的药剂……谢天谢地,这里的牛葛和鹿舌草数量庞大。”

  又在林地里走过一段路后,浓烈的异香便扑鼻而来。一行人来到一片艳红色的花田前,四处飘散的香气就源于这种冶艳的美丽花朵。

  “这是什么花?”莉迪亚开口问道。她从未见过这样的花,它们红得就像是一片正在燃烧着的血液。作为一名精通炼金学术的学者,会熟记每一种植物的特征和药性,可这种花对莉迪雅来说十分陌生,这说明它不是没有相关记载,就是某种变异的新物种。

  “它们被奥尔瑟雅称为哈宁魔粟。”本杰明回答,“这种花只能生长在这片土地上,也许是大魔导师一时兴起的造物。在入冬的时候,只有银湖附近才能找得到它们;等春天来临的时候,哈宁魔粟会遍布整个园林区。野猪人之所以不愿意靠近这里,正是因为这种花的花粉。哈宁魔粟的花粉似乎能严重侵蚀损毁野猪人的身体机能,在天气暖和的季节,我和我的人经常会在园林区中看到倒毙的野猪人尸体。”

  “哈,听上去有不少野猪人稀里糊涂地成了它们的肥料。”佩拉俯下身摘下一朵,并插在她的圆盔上,“这是我第一次对花有好感。”

  佩拉的举动惊动了花丛中的一条蛇。它似乎只想找个避风的地方躲藏一阵,寒冷的天气让它变得有些迟钝。但受惊后它拼命地逃窜,慌不择路地冲向了莉迪亚,而后者根本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这条有着黑红斑纹鳞片的蛇身长大概有五诺尺,向前飞速滑动的时候不停吞吐着猩红色的信子。莉迪亚身上虽然披着灰褐色的斗篷,从正面却依然能看到里面所穿的红色法袍。而这条蛇似乎对红色极为敏感,所以才会直冲冲地爬向女法师。它细长的蛇身就像紧缩的弹簧一样蜷起又迅速绷直,这让它如射出的箭矢般从原地弹起,发动攻击。

  艾达猛然拉过莉迪亚将她横身抱起,在女法师的惊呼中避开那条蛇的毒牙。走在两人身后的威尔猝不及防,他正低着头疑惑地思索着关于莉迪亚和艾达的事,所以在反应上就慢了一拍。

  那条蛇只差一点就能咬到威尔的脸,雅米拉及时从一旁冲过来,在半空中就探出一手抓住蛇的脖颈,将它捕获。蛇头被牢牢地控制住,无法回转摆脱,只好卷起蛇身缠住神行客的手臂做最后的挣扎。可雅米拉早就用另一只手抽出匕首,一刀刺进蛇嘴,利落地剜开蛇头。

  “姑娘们的身手可真是出乎意料的快啊,没人受伤吧?”本杰明询问道,“我觉得大家还是离魔粟花丛远一点比较好。之前忘记补充说明:这花虽然是野猪人的克星,但却非常受爬虫类的青睐。”

  “是条赤绶蛇,虽然毒性并不强,但它们的牙齿能够极快地凝聚雷电元素,被咬上一下还是会很疼的。”雅米拉将匕首归鞘,又把蛇的尸体像绳子一样盘挂在自己的佩带挂钩上,“所以可以用它们的牙制作箭头;而用这种蛇皮包裹的弓身,在回弦时会削减噪音和余震。”

  看来这条蛇注定要被女射手加工制作成强化武器的材料了。

  “谢谢……”威尔极为尴尬地对雅米拉表示感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