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银湖
灰狼阿虚2017-08-03 12:016,973

  从哈宁魔粟的花田继续走了五分钟左右,一行人终于到达了银湖的湖畔。这并不是一面自然形成的湖,湖水的周边垒砌着整齐厚重的石砖;整面湖是有一大一小两个重叠在一起的圆潭组成的,纵向大概有四百苏码,横向约三百苏码,在小圆湖的湖中心有一塑喷泉雕像。

  园林区的植物高大而茂密,只在银湖的湖畔附近显得较为稀疏,本杰明的农耕地就在湖畔附近一处较为平整的空地上。为了防止某些园林区中的鹿和野猪偷吃耕地中的作物,在其周围竖立了一圈坚固的隔栅,并且还用一块宽阔的木板做成了一个怪模怪样的稻草人。这个稻草人完全没有“人”的样子,更像是涂有奇怪花纹的图腾。

  莉迪亚在刚见到这东西的时候很怀疑是否真的有效,本杰明解释说这是卡图姆的主意,只是在描绘上面的图案时本杰明用了一个小小的恶魔法术,使这个稻草人令那些动物看起来无比恐怖可憎。

  不过比想象中值得庆幸的是,那些库冈并有没有深入到园林区中大肆进行破坏,看来它们跟野猪人打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呢。

  本杰明此时指着一大片成年人大腿般粗细的带刺植物,对米兰达和佩拉说明着什么。然后这个中年人小心翼翼地爬上其中一株,抓握踩踏着那些尖锥般的棘刺,爬到顶端,为两人摘下一簇球状的果实。

  一行人在湖畔休息,就是为了等待夜幕完全降临。据艾达所说,这个湖中的密道只有在月光的照耀下才能激活打开。于是大家便草草吃了些东西补充体力,然后自行去解决自己想去忙的事情了。

  莉迪亚在收集完土壤和水源的样本后,就又被艾达拉过去交谈。这两个人走得有点太近了,每当想到这就让威尔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不过懊恼归懊恼,他从未想过要去进行任何干涉。

  “艾达在对莉迪亚说什么?”威尔悄悄问身旁的凯文。

  “跟你想得不同,艾达现在说的是正经事儿。”凯文也低声回答着威尔,“关于湖中隐藏的密道,以及她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那你觉得我刚才在想什么?”威尔语气不善地问道。

  “在想艾达那小妮子是不是又对莉迪亚调情之类的。”凯文坦然,“说实话,这个哑巴少女可能是我见过的经验最丰富的情场老手了,她用手语就能把那些情意绵长的肉麻诗完整流利地表达出来。”

  凯文把目光转向了一脸不悦的威尔,继续说道:“不过要是你肯用心去学,我也可以教你不输于她的技巧,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你还是教给我一些实用的手语比较好。”威尔回答。

  之前在主堡整理行装的时候,威尔就拜托凯文在空闲时教他一些实用的手语,威尔觉得这种技能是极其有必要去掌握的。

  月亮已经悄然升起,只有薄薄一道弧线。明晚就是无月之夜了,还有一场恶战正在前方等待着威尔和他的小队。对手将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种族之一。如果成功的话,他们就能救出芬娜,并且挫败对手策划的一场阴谋;如果失败,他们则很可能会葬身于此。

  “凯文,接下来的战斗肯定会更加凶险。你是队伍里最了解对手的人,通过之前几场并肩战斗,你觉得我们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威尔忽然问起凯文,两人刚刚完成了一套简单的手语教学。

  “说句实在话:我不知道。”凯文回答,“达米妮卡一定会把她的法师军团留给亲王以支援战局,博取亲王的信任。而在摄政王占领的这些区域出现黑精灵会非常显眼,所以我猜对方的队伍里大多数是斯林姆侯爵家的私兵,而且为了保证行动隐秘绝不会超过五十人。”

  “战力的差距并不算悬殊,这算是好消息。”威尔点点头。

  “而坏消息则是:我们要面对刑月卓尔的大长老达米妮卡本人。她绝对是现今世界上最强大的术士,在界律法术的领域中登峰造极。”

  “硬拼的话我们很可能不是对手,所以我们只能依靠出其不意地突袭抢得先机,把芬娜救出来。”威尔得出结论,“问题是你身上的生命印记很可能会暴露我们的位置……”

  记得之前在山林地里的第一场遭遇战,那群野猪人应该就是通过凯文身上的生命印记找到冒险者们的位置的。

  凯文微微一笑,解释道:“芬娜在卡米村被那群黑精灵找到也是因为她身上这种特殊的生命能量。她告诉我,刑月卓尔的黑精灵似乎能够通过‘冥后之眼’--也就是月亮--来探查搜寻目标的位置。所以我想,如果我们进入月光也无法触及到的地下迷宫,对方应该就没办法探知我们的准确动向了。”

  “即使我们救出芬娜,成功地阻止这场阴谋,那些黑精灵会就此罢休么?”威尔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希望得到的是慎重的答案。

  凯文露出略带歉意的表情回答道:“我不能欺骗你,告诉你只要我们成功地阻止他们,刑月卓尔就会偃旗息鼓。那群黑精灵这些年在东大陆厉兵秣马,绝不可能就这样善罢甘休的。无论这一次能否挫败他们的阴谋,战争的命运都在所难免。我只是想救出芬娜,仅此而已。那些黑精灵迟早会杀死芬娜,而我不想让这一切发生。我知道这非常自私,但我必须要这么做,否则我将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凯文坦诚的答案果然没令威尔失望,但这还是稍微有些不够。

  “你为什么要为芬娜付出这么多?就因为她的祝福救了你?”

  “我也不清楚,但肯定不单单是为了这个理由。”凯文摇摇头,“说起来很奇怪,虽然之前与芬娜未曾谋面,我对她却有种极为熟悉的感觉,那是一种恍若隔世的亲切感……”

  凯文咬了一下嘴唇,犹豫了一下才继续说下去:“知道么?芬娜对我施加生命祝福印记的原因,其实是为了让我拥有杀死她的力量。她不想让自己沦为刑月卓尔达成阴谋的工具,所以才交给我来选择。只要我能给她一个吻,她就可以安详地陷入永眠。我一直认为救出她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可就算只有我一个人,我也愿意尝试。如果失败,那就让我和她拥吻,等待死亡降临,至少最后死在一块儿也不算坏。”

  “直到与大家一起将莉迪亚救回来后,我才从中看到了希望。”凯文重新对威尔露出充满信任的笑容,“谢谢你,我的朋友。”

  从功利的角度去思考,阻止那些黑精灵的行动并不能破坏他们的整个计划,根本就不值得大家以身犯险。之前威尔也曾冷酷地考虑过:既然芬娜是刑月卓尔实行阴谋的关键,那么通过突袭刺杀她或许会使胜利变得更简单更彻底,甚至一并解决了不少后顾之忧。

  为了顾全大局而作出必要的牺牲,是极为理智而且有效的方法。对作出这种无情选择的人,有的时候甚至无法加以指责。过去的威尔也是这样认为的,甚至做出过同样自认为正确却十分残酷的事。原本他以为自己能够承受这些,结果却恰恰相反,那简直是最糟糕的讽刺。

  威尔不会再重蹈覆辙了,这一次他一定要跟随自己的真心。

  正如莉迪亚抱持的真理:即使无法阻止西大陆走向战争的命运,救出芬娜却是他们目前为止所能做的、唯一一件正确的事。倘若能够成功打击刑月卓尔的阴谋,至少可以为未来的抵抗力量争取优势。

  在与莉迪亚相处的这段时光里,这个热情的女法师教会了他一件事情。现在,他要用这句话来对凯文表明自己的态度。

  “我们会救出芬娜。这无关值不值得,只关乎是否愿意去相信。”威尔用坚定的目光看向凯文的双眼,“你帮我救回了莉迪亚,我一样也会帮你救回芬娜。并不是为了偿还人情,而是为了完成心愿。”

  …………

  “艾达说让我们绕到小圆湖那里,她要爬上那塑雕像。”莉迪亚向大家解释着艾达想要表述的情况,“那条密道在小圆湖的水面下,必须先降低小圆湖中的水位,所以现在她准备游过去打开闸门。”

  艾达将身上那件从威尔那儿抢来的斗篷解下,交给女法师保管。又卸下手弩、腰包和武器挂带,开始依次脱下皮靴、皮甲上衣和皮甲裤子。不得不说这个过程的确让队伍里的男性大饱眼福,艾达的皮肤白皙却又散发着健康的光泽。穿在那套皮甲下面的是一套看上去有些怪异的衣服,如同一层光滑纤薄的软皮一样紧紧贴住浮现出曼妙曲线的娇躯;纤柔的手臂和笔直的双腿暴露在这寒冷的空气中,能够看到上面刺着瑰丽的“阴影之遁”纹印。这件衣服是为了让她能够在水中自如活动而设计的,制作材料选用缚鬼海蟹分泌出的上好柔韧缠丝,弹性极佳而且不易损坏。这件造价不菲的水行衣被颜料染成了暗色,这也许是窃杀者着装的习惯。

  艾达将绳钩、手弩和一柄匕首留下,其他的武器和脱下来的衣着物品则统统丢给威尔。在原地做了一套足够热身的动作后,艾达用嘴咬住匕首,将绳钩和手弩挂在身上,助跑之后舒展着身体纵身一跃,动作利落优雅地扎入清冽的湖水,像条美人鱼般在水面下向前滑行。

  湖水通透洁净,借着微弱的月光,艾达能看到水中的鱼群受自己的惊吓纷纷四散躲避,她的心里感到畅快至极。水温并不刺骨,反而有种温暖舒适的感觉,之前曾听本杰明说过这是面不冻湖,却没想到水面下会是如此温热,只希望湖中不要有什么凶兽出没。

  滑行速度逐渐慢下来,冲刺入水的力道已然用尽。艾达开始划动双手向着水面游去,同时在水中呼出大量气泡。上浮到水面后,艾达转为回摆身体双手交替划水的动作,这样可以使游动的速度更快些。

  不一会儿艾达便游到了湖心,她放慢了游动速度,依靠踩水稳住身体,仰起头以便端详这塑近在咫尺的喷泉雕像。

  雕像的外形是五只以欢欣姿态跃起的海豚,它们口中正源源不绝地喷吐着泉水;一位近乎全裸的女性侧坐在位于正中的、那只最大的海豚背上,她一手轻轻扶着海豚的背鳍,一手高举着一柄三叉戟般的法杖,姿态端庄而又从容,飘扬的长发仿佛正随着海风飘摇舞动。

  从这位女性的形象上来推断,她应该就是代表着海洋的知识女神--萨丽安妮,她是元素的主宰,也是现今魔法系统之母。

  依赖魔法力量的古精灵们,自然会对这位神祇充满崇敬之情。

  雕像的基座高出水面足有五诺尺,壁面光滑没有任何可供攀爬的着手点,在水中也无法施力起跳,好在艾达对此早就有所准备。

  她深吸了一口气,取下挂在身上的手弩。为了给手弩上弦,艾达无法继续保持踩水的动作,身体再度潜入水面下。当她看清水面下的情景时整个身体一僵,一动也不敢动。

  灰暗的湖水中,三道仿佛凝结的月光般苍白的幽灵。她们拥有着窈窕的身材,下半身却是长有鱼鳍的蛇尾,身躯呈虚无的半透明状。

  没有任何声音和气息,她们径直游向艾达,轻轻围绕在她的周身,伸出双手轻轻抚摸着她。艾达看到这三个幽灵长着一模一样的面容,正是女法师莉迪亚那张美丽迷人的脸蛋。

  艾达面前的那只幽灵抚着她的面颊,轻轻地拨掉少女嘴上咬着的那把匕首,扬起下巴吻过来。艾达犹豫了地蠕动着轻薄的双唇,最后还是闭上双眼接受。这个吻的触感冰凉而丝滑,从身后抱着她的两只幽灵不断用诱惑的语调对她耳语着,劝她松开紧阖的牙关。

  艾达静下心,不让感官上所受的影响摆布自己。她知道这一切都不过是幻象,只要她的心防再出现一丁点的松懈,自己就一定会溺死在这面清澈美丽的银湖之中。幸好她曾受过严格的精神韧性训练。

  亚隆人少女突然睁开双眼,目光里带着凌厉的寒光。面前的幽灵忽然猛地震颤一下,随即便化为无数散碎的气泡飘向水面。艾达右手握着匕首,刚刚那一击刺穿了幽灵的胸口。匕首从嘴上滑落的时候,她用松开弩弦的右手悄悄接住了它。艾达忽然灵巧迅捷在水中将身体旋转大半圈,挥动匕首切开身后那两个幻象的喉咙,她们虚无的形体立即粉碎,化为大量飘摇的气泡消失殆尽。

  这些幻象来自于雕像下一处精神力防御法阵,用来防范图谋不轨的入侵者对这里进行破坏。要是艾达刚刚真的松开了牙关,湖水将会无情地涌入她的肺腔,让她成为一具沉入湖底的尸骸。

  艾达觉得,对于一个用来杀人的魔法陷阱而言,这套法阵实在是仁慈得有些过火。让那些中招的人迷醉于幻象之中幸福地悄然死去,这还真是非常具有古精灵特色的温柔风格呢。

  …………

  “你之前说过这湖里没有什么危险的生物吧?”威尔眯着眼睛在夜色下看着湖心处泛起的那阵气泡,不知道那小妮子出了什么状况。

  “绝对没有!我经常带着那帮混小子来这里钓鱼,一直以来都是风平浪静的,从未见过水中存在什么可怕的东西……”本杰明回答。

  “那你们到底是在岸上钓鱼还是在水里钓鱼呢?”威尔对本杰明不太靠谱的说法充满质疑,后者的表现十足是个不敢下水的旱鸭子。

  “这个……当然是在岸上……”本杰明有些尴尬地摸着胡须。

  于是威尔没有再问。艾达沉下水面已经有段时间了,纵使在岸上的人想进行什么援助也是有心无力。猛然惊觉到自己居然会对别人的安危这么关心,让威尔感到非常意外。如果是几个月前的威尔,大概会更担心行动会不会因为意外而失败,现在的他还真是改变了不少。

  原本在队伍里能够让威尔如此关心的只有莉迪亚。这几天与大家并肩作战的经历,使威尔逐渐和其他人的关系变得亲近,而其中最有成效的就是救回莉迪亚的这件事。

  艾达终于再度露出水面,她举起手弩向着上空发射,挂有绳钩的弩矢在雕像高举的法杖上结实地缠绕几圈。借助绳索,艾达赤着双脚踩上雕像基座的侧壁,垂直攀爬到顶端,坐在女神像旁边的位置上。

  见到艾达没事威尔不由松了一口气,身旁原本一脸担忧的莉迪亚也一手请按胸口露出安心的微笑。女法师忽然靠过来向威尔问道:

  “刚刚我看到凯文在教你手语,怎么忽然间对手语感兴趣了?”

  “多学会一些技能有助于今后讨生计。”威尔回答,“这次是有你和凯文,我才能和艾达进行沟通。以后如果遇到哑巴雇主或者其它什么比较特殊的情况,你们又不一定会在我身边,我总要自力更生。”

  “那为什么不找我来学习?”莉迪亚皱起秀眉责问道,“我一定可以让你更快更好地掌握这项技能,你不相信我么?”

  女法师认为,如果由自己来教威尔的话,一定会比凯文更有耐心。而且出于两人之间的关系,莉迪亚觉得:比起凯文,威尔应该与自己更加亲近才对。所以,她对威尔找凯文学手语这件事感到非常不解。

  “因为你根本没时间教我,一路上你一直都与艾达黏在一起。”威尔的话语中带着尤为明显的妒火,“你们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

  莉迪亚被威尔这带刺的反驳吓了一跳。想起艾达对自己略微有些过火的亲热举动很可能被威尔察觉到,她惊讶地睁大美眸,双手交叠紧紧捂住发出短促轻呼的嘴巴;脸颊上浮现出羞赧的红云,漫过鼻梁连成一整片,这抹艳丽的颜色在白皙的肌肤上极为鲜明。

  看到女法师这副样子,威尔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你……你在生气么?”莉迪亚终于品尝出威尔话语中的醋意,于是开始进行反击:“你是因为艾达的事在和我发脾气么?”

  威尔避开女法师的视线,他隔了好一会儿才回答莉迪亚的问题:“是啊。凯文告诉我,你们经常提到关于我的事,任谁都会生气吧?”

  “我们又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别这么小气么……”莉迪亚知道威尔又开始顾左右而言他了,不过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因为她明白,有些事情还是心照不宣才能避免产生尴尬,况且她对现状也很满足。

  “艾达居然没有说我的坏话?还真是出人意料。”威尔轻哼道,将视线转向湖心雕像。他看到艾达坐在海豚背上,用两手指探进海豚头顶的出气孔里摸索着。少女的大半肌肤裸露在外,想必正冷得打颤。

  “你怎么能那样去想她?”莉迪亚嗔怪道,“艾达还说你是她所见过的最勇敢的人,说你经常会让她想起自己的哥哥。”

  “她可一点都不像妹妹。”威尔撇着嘴,“妹妹应该是那种乖巧、恬静、听话,并且不会给哥哥惹麻烦的那种存在。”

  “要是我有一个妹妹的话,她的性格一定会跟艾达如出一辙。”莉迪亚显然不赞成威尔的说法,“说起来,你真的有妹妹么?”

  “当然,而且她就跟我之前描述的一样,是个中规中矩的妹妹。”威尔语调非常平淡地谈论着自己的家人,“你可以尽情地羡慕我了。”

  当这两个人在进行这番低声的吵嘴时,其他人都非常自觉地避开一段距离,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巧妙地为他们营造合适的空间。

  这时一声清鸣从湖心处传来,所有人都感觉心头微微一震,脑海中像是被纤细的针轻轻刺了一下。小圆湖的水面开始沸腾起来,那是鱼群受惊后贴近水面飞速游向大圆湖所产生的景象。

  海豚雕像口中喷吐的水柱势头渐衰,最后彻底停止流淌;接下来一阵轰隆隆的沉闷巨响,小圆湖的水面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

  不一会儿,水位就停在一个非常适中的位置。可以看到原本掩藏在水面下的壁砖,上面有着湿滑的藻垢;小圆湖和大圆湖的交界处,被交叠起来的符文石板墙紧紧地封闭住,将平时连通在一起湖水分隔开来;距冒险者们所在位置不远的一处边沿,有一条向下铺展开来的石板阶梯,延伸到贴近目前水面的地方,每隔一步的距离都会有一块浮出水面的石阶,全部是两诺尺见方的尺寸,整齐又笔直地列成一条通往湖心雕像的路径;雕像下方的基座侧壁现出一处黑洞洞的入口,厚重的符文石板像城堡的吊桥大门一样,由上自下被打开。

  “我还是第一次见识到,湖中的雕像居然还有这样的作用……”本杰明唏嘘道,“在这里生活这么多年,我见过不少来这里碰运气的家伙,可从来没有人试图从银湖进入地下迷宫。所以,打一开始我就觉得你们的计划很可能不靠谱,但这趟我也总算没白来。”

  “那姑娘是锡壶兄弟会的成员,而估计现在还知道这条捷径的人已经为数不多了。”威尔告诉本杰明,“明天就是无月之夜了,没有月光就无法打开这条密道。你不和我们一起过去看看那处入口么?”

  本杰明明显地踌躇了一下,用有些惊恐的眼神盯着依然回波荡漾的水面,伸出右手,义正言辞地拒绝威尔的邀请:“我就送到这里了,再会!祝你们一路顺风,我的朋友!”

  “谢谢你,再会!”威尔本想说也许没机会再见面了,但在迟疑过后还是尽量友好地握住对方的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