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咒妖
灰狼阿虚2017-08-03 12:016,344

  与之前的下水道相比,提尔塞斯卡的地下迷宫明亮得多,大部分时候甚至不需要用火把来为队伍提供视野。迷宫中到处长有在黑暗中发出冷色荧光的蘑菇,它们时不时地喷出同样晶亮的孢子颗粒,如同萤火虫般在空气中飘动飞舞,散布到迷宫的其它区域继续增殖。

  地下迷宫的湿气很重,为孢子的生长提供了良好的条件,而随处可见的蘑菇也为这里的其它生物的繁衍提供了充足的食物。鼠人就是这些生物之中最为受益的佼佼者,可怕的繁殖力令他们成为地下迷宫里最强势的存在,也是想来这里碰运气的外来者必须要面对的麻烦。

  塔宾现在就在处理这个麻烦,一旦与这些该死的低等生物遭遇,他们便只会发出尖叫,然后不分青红皂白地发动攻击。

  鼠人在凯恩德尔的世界中并不罕见,实际上恰恰相反。他们大多都生活常年不见天日的地下,拥有中等水平的智力;成年的鼠人身高大概在三诺尺到四诺尺之间,头颅硕大,身躯强壮并且有着血红双眼,尖利的牙齿和爪子不仅可以挖掘土石,也能将猎物开膛破肚。

  据说在东大陆南部,一些鼠人的智力远超同类,并且脱离在地下生活的习性,在丛林中建立城市并和其他智慧生物有所往来;他们的行为举止儒雅文明,而且在外貌上也与那些野蛮的同类大相径庭。

  塔宾现在可没心情向黑精灵大长老询问东大陆鼠人的生存现状,眼前这群肮脏又狂躁的生物,显然与“文明”这个词搭不上丝毫关系。

  第一次遇到鼠人,难免会被他们残忍的外貌和惊人的数量吓住,可是一旦交战时被迅速击杀,就会立即丧失战意,最后抱头鼠窜。

  塔宾仅仅是挺剑刺穿一个鼠人的脑袋,并顺手丢出几张纸符施展吹火令,就让那群气势汹汹扑上来的鼠人尖声惊叫着拼命后撤。最为可笑的是:居然有一个斯林姆侯爵家的卫兵在战斗中受伤,鼠人手里玩具般的骨刃刺瞎了他的一只眼睛,顿时血流如注。

  在击杀鼠人的效率上,那个名叫斯薇娜的魔剑士是整个队伍中的翘楚。她手中那把诡异的细刃弯刀无情地切割对手身上的毛皮,仿佛跳着一支轻快却又残忍的血腥舞蹈,将身周的鼠人斩杀殆尽。

  或许是不屑为这些鼠人消耗有限的箭矢,神行客玛索卡一直守在“郁金香女士”身旁,而后者更是一副悠然自得的姿态仍不打算出手;而斯林姆家的卫兵那边已经结成保守的防御阵型挡在前面,巴特也在阵中指挥他的部下缓步压进,告诫他们不要单独冲在前面,之前那名卫兵就是在交战初期的混乱中被偷袭致伤的;赫米则跟在托尼少爷的身旁,挥舞她的那两把镰身刀轻松地击杀着漏网之鱼。

  鼠人们在这支强大队伍的迎头痛击下,只能仓皇逃窜。塔宾并没打算放过这些浑身发臭的怕死鬼,好胜的他从战斗一开始就力图追上斯薇娜的击杀速度,可最后还是有所差距。输给一个形同傀儡的女人让他难以接受,于是塔宾便将怒火全部宣泄在鼠人身上。

  “不要再进行追击了,那些肮脏的生物不会再挡我们的道路了。”

  达米妮卡的声音让塔宾稍稍冷静下来,他有些郁闷地冷哼一声,将长剑纳入腰间的剑鞘里。这柄长剑由奥神钢打造,并经过混剂淬火和涂层打磨等工艺处理,所以平滑的剑身不会轻易沾染上血肉污秽。

  “拿开你的手,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巴特抓着受伤卫兵的双肩轻轻摇晃着,他的这名部下因剧痛与出血变得神志不清。

  “那只老鼠从我的背后爬上来……”他声音颤抖着不停重复道。

  “我知道,我知道!镇定一些,杰夫,先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巴特扳开对方那只紧紧捂住一侧面孔的手掌,便看到那处豁开眼窝的伤口。那只眼球被利器戳得瘪掉一块,并且脱出眼眶,粘稠的血液像眼泪一样不住地顺着脸颊流淌,伤势看上去极为严重。

  “你的部下需要法术治疗。”郁金香女士缓步走来,提醒巴特:“使用常规的急救手段很难保住他的命,这时只有依靠魔法……”

  还没等达米妮卡说完,巴特就粗暴地拒绝了她:“让你和你那些该死的妖术把戏离我的人远一点,我不会再让你为所欲为了!”

  “上一次的情况实属无奈之举……”郁金香女士解释道,但看到巴特那双充满不信任意味的双眼后,她立即改变主意,“塔宾,来帮这个可怜的卫兵止住血,我们没有精力一直去照顾伤员。”

  “为什么我要……”塔宾现在根本没心情去管其他人的事。

  “因为我们的对手已经接近了!”达米妮卡厉声打断他的抱怨,“静下心来仔细听听周围传来的声音吧,告诉我你发现了什么?”

  “这是……大量水流在湍动的声音?”塔宾不确定地回答道。

  “那是他们打开了银湖的密道,那是为整座城市泄水冲洗下水道而设计的机关设施。”黑精灵大长老的语气依旧平淡无波,“要不是考虑到芬娜的特殊性,从那条密道进入地下迷宫会节省上不少时间。”

  达米妮卡顿了一下,似乎在思忖着什么,又继续说道:“决不能小瞧凯文和他的那些新队友,库冈王母可能已经被他们干掉了。他们大概在明晚之前就追上我们,我需要队伍里的每个人都尽量以最好的状态去迎接他们。现在不是区分彼此的时候,所以治疗那名伤员。”

  尽管仍然非常不情愿,塔宾最终却还是走过去,对那名失去一只眼睛的卫兵施展法术。不断向外涌出鲜血的眼窝在法术的影响下逐渐愈合,遭到严重损坏的眼球虽然无法恢复,至少缩回到了眼眶中。

  “大长老,我在这些鼠人的临时营地里发现了一些有趣的尸体。”玛索卡·伍雷来到大长老的身边用派特拉语汇报道。鼠人尽数溃逃后,这位衷心的护卫受达米妮卡指示,在这附近进行一番简单的搜索。

  在这堆横七竖八的鼠人死尸中,竟混杂着两具略显突兀的遗体。其中一具尸体是穿着硬皮甲的人类,他浑身上下布满被啃咬的痕迹,有一边脸部肌肉居然不翼而飞,露出森森白骨与带有龋洞的坏牙。

  玛索卡用硬皮靴的靴尖抵在尸体的下巴上轻轻一踢,尸体的脑袋便歪向一边,露出脖颈上一个毛茸茸的棕色挂坠。

  “幸运兔尾。”达米妮卡发出一声嗤笑,“野佣兵的迷信说法。他们用兔子的尾巴当成护符,认为这能使他们逃离厄运。可是那些被杀掉的兔子能又给他们带来什么好运呢?”

  野佣兵,也就是指那些并未正式入籍佣兵行会的武装打手。这群家伙非常不好管理,不受任何机构的庇护与制约,但雇请他们的价格却要比合法佣兵廉价很多,所以他们也就有了存在的价值。

  除了为雇主充当打手的这类工作外,这些无法无天的野佣兵也会狩猎和抓捕一些有价值的魔兽,或是去古代的遗迹墓穴中盗取宝物,卖给一些暗中收购的商人赚取财富。

  玛索卡在这具人类的尸体上找到一份迷宫地图,上面的绘图简略而又明确,对集合地点和路径都使用易于辨认的标注方式。

  “另一具尸体是什么?看上去像是地精……”塔宾也跟过来查看这两具残骸,“这些贪婪的家伙居然会来到这里……”

  “这可不是地精。”达米妮卡纠正道,“虽然体型轮廓很相似,但这是一具咒妖的尸体。看到他的脖子上的那圈锁链套环了吗?这是奴隶贩子对孩童所使用的奴役工具,看来这些野佣兵有明确的目标。”

  塔宾仔细观察起那具矮小的尸体,果然发现奇怪的特征:地精的皮肤通常都是暗绿色的,而这具尸体的皮肤则是灰褐色的;虽然面部也一样被啃食得模糊难辨,但额头中心一根短小的尖角却非常显眼。

  “他的额头上怎么会长有尖角?”塔宾惊奇地问道。

  在凯尔德尔世界中,头上长有角的人型生物,除了半龙人和牛魔之外就只有恶魔了,而且前两种生物也与恶魔有些脱不开渊源。

  “咒妖就是恶魔,虽然他们被视为背叛者。尽管这些小东西没有什么战斗力,但却有着与生俱来的魔能。对于施法者来说,他们可是非常得力的助手,也能视为大有用处的魔法材料。”达米妮卡回答,“奥尔瑟雅曾经也与咒妖签订过契约,收留他们并作为钻研魔法学术的助手,这些咒妖居然在提尔塞斯卡的地下迷宫里生存了下来。”

  “尸体都还很新鲜,这些闯入者一定还在迷宫里。”玛索卡说道,“女士,我们可以轻易避开这群贪婪的野佣兵,尽管时间很充裕。”

  达米妮卡看着地上的尸体若有所思,然后回答道:“恰恰相反,我们应该主动去找他们,是时候让游戏变得有趣起来了。”

  …………

  威尔从沉睡中醒来,这一次他没有再做噩梦,而是梦见小时候的自己。在睡梦之中,他回到了亚底莱斯商业联邦,回到养父还在世的那段让他感到幸福的童年时光。那时的威尔单纯、善良,拥有正义感,对未来和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充满信心和希望,还有成为英雄的梦想。

  这算得上近些年来他所做的屈指可数的好梦,一觉醒来顿觉周身舒畅并且精力充沛。连续两天的安稳睡眠令头脑变得明晰无比,原本终日都会隐隐作痛的老伤也不在困扰他的神经。现在威尔的精神可以达到更高的集中度,这意味着他的反应将会更迅速,动作也变得更快更精准。不得不说,这种如获新生的感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威尔近期并没有依靠酗酒的的方式入睡,得到的睡眠却更充实。

  “你起得还挺早么。”雷欧倚靠在墙角下向威尔打着招呼。威尔想起昨晚的岗哨安排,雷欧正是最后一班;又望向莉迪亚布设的沙漏投影,发觉时间所剩无几,这说明自己已经睡得够久了。

  “很警惕啊,真是尽忠职守。”威尔起身,摘下手指上那枚戒指,活动身体然后开始穿戴装备,“如果这是一只佣兵队,我一定会让你担任副队长的职务,你可是队伍里最令我放心的那个人。”

  “那我可会欣然接受你的提拔,加入你的队伍一定很有意思。”雷欧轻声笑笑继续闲聊,“你看上去心情很不错,有什么好事么?”

  “无可奉告。”威尔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直截了当地应付过去。

  自昨天夜里进入地下迷宫后就没再遭遇什么麻烦,看来那处密道进入的位置,一定是地下迷宫的安全区域。

  沿途到处都是民宅一样的房间,而根据莉迪亚的解释:地下迷宫本就是精灵防止城市被围困攻破而设计的避难所。就威尔看来,事实也似乎就是这样。当城市被围困,濒临攻破之际,精灵平民们将会从银湖密道进入地下迷宫的安全区,而那些妄图从下水道摸进城市内部的敌军将会被排污之水狠狠地冲出泄水口。

  考虑到今天将会与此行任务中最可怕的对手交锋,威尔昨晚决定让大家好好休息,保证每个人都能以最佳状态迎接战斗。于是他安排每个人都参加轮流守夜,时间间隔为一小时,由莉迪亚的法术来计时。

  经过上千年的废弃搁置,这些民宅早已被那些投机的探索者搜刮一空。除了笨重而又没什么价值的家具外,便于携带和掠夺的小物件统统一扫而光,一些室内的地砖都被粗暴地起出扔在一边。

  不过冒险者们可没有什么能挑的,毕竟这里要比外面暖和多了。况且威尔敢打赌:如果不生火,本杰明睡觉的地方肯定比这儿冷得多。

  这里虽然是安全的区域,但谁也说不准儿,废弃这么多年后这里是否还能保证安全。于是在威尔的指点下,雅米拉在外围必经之路上设下能够将目标缠在原地的陷阱,莉迪亚则布下一层警报结界。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威尔和雷欧一同将其他人叫醒。佩拉将食物拿出来给大家分食,这些饼干、肉干和干酪不易变质,而且营养充足。这些食物唯一的缺点就是又干又冷,餐餐如此就会变得难以下咽。

  莉迪亚和米兰达几乎是皱着眉头把早餐吃完的,而其他人则早就对干冷的食物习以为常。威尔一边灌下一口水,一边望向长在天花板上那些发出幽冷蓝光的蘑菇,思忖着它们是否有毒性,以及能否食用。

  这座地下迷宫到处都是这种荧光蘑菇,它们的孢子同样能够发出微光,随着潮湿的空气四处飘散,让黑暗的空间具有足够的可见度。莉迪亚自然是没有放过这些研究素材,但这里没有相关的实验用具,根本无法得知食用这些菌类会对人体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至少女法师可以确定:这些发光的孢子并不会损害皮肤和呼吸道。

  伫立于房间中央的檀木法杖开始发出高频的震颤,而法杖顶端的红宝石也闪烁起忽明忽暗的强光,这代表有什么东西侵入了结界。

  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食物,拿起自己的武器准备战斗。莉迪亚纤手轻轻向前一探,那根法杖便飞回她的手中。

  “我们冲出去迎战!”

  威尔在抽出阔剑的同时就作出了决定。虽然在这间民宅内部据于守势非常有利——只要守住一处门口和两扇窗户就能抵挡强攻,而且这三个可供出入的位置都在同一方向——不过,在外面交战更有益于火力的展开,即使不敌也有退路可选。现在大家已经得到充分的休息,正处于极佳的状态,主动进攻会让队员们充满信心,这才是最重要的!

  这片民宅区看上去很像一个地下小镇,凯文说这里让他想起曾经去过的拜伦里斯,而佩拉却嗤之以鼻,认为精灵的地下建筑太过花哨,一点都不像矮人的地下建筑那样磅礴大气、牢固可靠。

  莉迪亚迅速指明了一下方位,正是冒险者们准备前进的那条路。当大家来到雅米拉布设陷阱的那条交错的路口时,他们看到的是成堆的鼠人,他们此起彼伏大声尖叫着,瞪着前面那些被陷阱困住的同伴,却只能站在原地,谁也不敢上前一步试着进行解救。

  雅米拉的陷阱是用魔化蛇藤的种子布设的,当陷阱触发后,将会以极为疯狂的速度生长,将触发陷阱的倒霉鬼缠一个满身结实。这种魔法陷阱的优点在于可以大量布设,雅米拉自己就能保持至少二十五个蛇藤陷阱法阵同时处于激活状态;而蛇藤陷阱的缺点在于它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另外在复数布设的时候需要花费很多时间。昨晚雅米拉至少花了半个钟头,才把这些蛇藤陷阱全部布设完毕。

  威尔在采取行动之前先稍微留心观察了一下:在那些被陷阱缠住的矮个子里面,有一个明显不是鼠人的生物。他有着灰褐色的肌肤,有着卵叶状的宽大耳朵和短小的狮子鼻,大眼睛里满是惊恐的神色。他身旁同样被困住的鼠人不停地对他发出愤怒的尖叫,甚至还挥舞着锋利的爪子试图攻击他,可惜距离刚好就只差那么一点点。

  蛇藤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干枯萎缩。维持蛇藤生命的养料是陷阱法阵被触发时所爆发出的魔法能量,随着爆发后的能量衰竭,蛇藤立即进入凋零阶段,很快它们就会失去效用。

  看到有一群全副武装的人来到这里,这个奇怪的生物突然大声用某种语言叫喊起来,听上去就像是在念诵咒文一样。

  “等一下!”莉迪亚迅速身手制止身旁正引弓准备射击的雅米拉,然后走到威尔身前靠近那个长得很像地精的奇怪生物。

  威尔本想加以阻拦,却被女法师轻轻推开。

  莉迪亚对那个生物探出左手,集中心念将魔法能量汇聚于手掌,紫色的精神能量迅速汇聚成晶莹的光团。一条能量线从光团中被拉向那个小怪物的双手中,他正在吸取着莉迪亚提供的法力。

  随后强光一闪,小怪物脱离蛇藤的束缚,用闪烁术瞬移到威尔的面前,然后带着一副战战兢兢的神情远远地躲到冒险者们的身后。

  那些鼠人在努力的挣扎下,终于扯开枯竭的蛇藤,胡乱地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冲向冒险者们。威尔猛然向前踏出一步,一记有力的阔剑横扫便让三个鼠人身首异处。这一击快得让人眼前一花,阔剑的锋刃斩断骨骼的可怕脆响,让身为队友的其他七个人都不禁心中一凛。

  这个亚隆人武士每次出剑都会准确地命中目标,并且一击毙命。直到威尔杀掉了一打鼠人,其他人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加入战斗。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因为这些鼠人对冒险者们来说,实在算不上是什么有威胁的对手。莉迪亚甚至要使用次一级的闪电之鞭才不至于浪费过多的法力,即使是这样也足以让被击中的鼠人一命呜呼。

  剑技凶猛的战士和电光四射的法师很快便成为了鼠人们的噩梦,其他人还没怎么动手,鼠人们就开始混乱无比地逃命了。

  “雅米拉,多节省一些你的箭矢,他们不值得这么浪费。”威尔一边拉住还想要追击的佩拉,一边回过头对女射手说道,“这里已经变得一团糟了,不过好在我们马上就会离开这里。”

  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件事需要弄清楚,于是威尔径直走向躲在莉迪亚身后的小个子生物。见这个可怕的战士靠近自己,这个小东西嘴里吐出一连串威尔听不懂的语言,最终用通用语喊道:“别过来!”

  威尔本想伸手去抓他,莉迪亚却皱着眉头将雇佣武士的手拨开:“别伤害他!这只是一个咒妖,他们很弱小,不会攻击任何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