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梦魇
灰狼阿虚2017-08-03 12:015,411

  午间的天空被乌云所笼罩,暗淡的光线令林中的一切景象都变得灰暗无比。这里是哈罗德山林地的南端,再向南走就会有一座高高的山峰堵住去路。那座山峰是泰隆山脉的北望峰,而泰隆山脉一直以来都是精灵的圣山,如果其他种族接近山麓附近的林地,不巧碰到精灵的神射手部队“巡林客”,下场多半会是被她们就地射杀。

  威尔一行八人沿着一条干涸的河道向西面行进着。自从与那些被黑暗法术控制的野猪人交战后,他们就一直在忙于赶路,连续两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根据地图上提供的信息,威尔选择了一条先向南后向西的路线。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是森林中的一片丘陵地,地形起伏错落,高低的落差却不是很大。这里距离野猪人的活动区域较远,一路上几人看到了不少危险的野兽:霜鬃大山猫、血齿猛犸,甚至还有怒岩魔暴龙。说起来,北地野兽的块头可着实不小,好在八个全副武装的人类对于它们来说也是不愿去招惹的对象,于是这些野兽只是站在远处警惕地观望着这些过路人。

  这条低陷的干涸河道向西蜿蜒,左右两边是隆起的上坡。若是有一支武装小队埋伏在两边的上坡处对威尔几人发动突袭,会打得他们措手不及。但是这儿距离精灵们守护的林地还有几苏里远,大型佣兵团也不会大老远跑到这儿来,也只有那些喜欢进行危险狩猎的血骨猎人才会结伴出现在这种荒林里,而这些热爱冒险的猎人们是绝对不会去主动攻击其他人的。一路沿着相对平坦的河道走,可以为大家节省不少体力,队伍里并不是每个人都拥有优异的体质。

  踩在河道中那层层叠叠的枯黄树叶上,仍可以感觉到被埋在下面的那些成堆的卵石。雷欧故意放慢自己的脚步,好落在队伍的后面。米兰达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了,或许她从未有过徒步跋涉这么长时间的经历。虽然作为神官她可以施展法术来为自己补充体力,可不够充分的睡眠使她无法有效地恢复精神力,她现在已经没办法进行施法了。

  “你还好么?我觉得你应该停下来休息一下。”雷欧靠近米兰达的身边,对她说道。

  米兰达看了看前面不远处的莉迪亚,这个女法师也同样不太擅长徒步跋涉。她也一样有着可以减轻体力消耗的法术--比如说那种能够使身体的重量变轻的法术--但精神力同样因为睡眠不足的问题而显得捉襟见肘。这位女法师喘息,依然一言不发地跟着前面的人。

  对着雷欧摇了摇头,米兰达有些疲惫地轻声回答:“没关系的,我还可以继续走下去……”

  雷欧没有继续劝解,他微微垂下头,语气里满是歉疚:“这一切都是为了帮助我洗脱罪名,你……你没有必要陪着我受这份罪……”

  “跟你没关系,是我自己坚持要跟着你的……”米兰达露出温柔的笑容,“我相信你一定能够还给那些死去的骑士们一个公道的。”

  “莉迪亚小姐真是位令人敬佩的女性,一旦认定事情的正确性,就会毫不犹豫地去做。”米兰达又看向了走在前面的女法师,神情有些怅然地继续对雷欧说道:“我也想像她那样勇敢地作出自己的选择,哪怕只有这一次……”

  雷欧抬起头看向队伍的最前方,威尔依旧没有放慢自己的脚步,像转动的水车一样永远不知道什么叫做停歇。与野猪人交战后,这个亚隆人武士除了下达命令之外就没再说过任何话,而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人对此表现出不满,也许所有人都因疲劳而变得麻木了。为了避开那些受控的野猪人,队伍选择绕道而行,时间变得非常紧张。在无月之夜来临之前他们还没进入废墟的话,那么这次行动就会失败。

  整个队伍里也许就只有佩拉的精神状态比较好。这个粗枝大叶的矮人姑娘可以在很短的休息时间里以最快的速度入睡,只有敲打金属的声音才能让她醒转过来。威尔从来没让队里的女性守过夜,雅米拉却自发要求在队友休息的时候每隔一段时间在营地外围进行巡逻。

  雷欧看着这些勉强支撑的队友,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再这样下去的话,大家在到达废墟之前就会精疲力尽的。这个队伍里,最该停下来的不是别人,而是走在最前面的威尔。雷欧逐渐察觉到了这个家伙可怕的一面,他的身上似乎有着某种力量在驱使着他,让他根本停不下来,这很危险,尤其是当这种力量开始影响周围的人!

  “我得去前面和威尔谈谈……”

  雷欧对米兰达说,他加快自己的步伐追上走在最前面的威尔。

  沿着河道的走向前进完全成为了下意识的动作,威尔知道自己不能停下来。现在他的队伍所处的位置在地图上根本没有明确的信息,在这片林子里到底会遇上什么麻烦没有人清楚。如果再加快一些速度的话,或许今夜就可以看到一处峭壁。那附近都是鹰身女妖的领地,不会有太过危险的野兽存在,而鹰身女妖也不会在夜间行动。

  威尔是队伍里睡眠最少的人,他抵抗疲劳的能力同样也是队伍里最强的,这主要归功于他内心中那只阴暗的梦魇。每每夜幕降临,它就会折磨威尔,令他无法安然入睡,长期以来威尔都是靠着酒精麻醉自己来获得最低限度的睡眠。然而改变路线进入这片林地之后,威尔就再也没喝过一滴酒,为了能够更好地在队友休息的时候保持警惕。但与此同时,他连最低限度的睡眠也无从保证了。

  困倦如同一只伸进头脑中的手,不停地抓起脑海中的泥沙,令它变得浑浊混沌,不知不觉间使人的意识涣散起来。直到身后有人叫出他的名字,威尔才猛地回过神来,转过头看向走在身边的那个人。

  “什么事?”威尔面无表情地问道。

  “我们得停下来休息!”雷欧皱起眉头一脸严肃地说。

  “不行,看到那处峭壁前我们不能停下来。”威尔果断地拒绝。

  “你必须停下来,就现在!”雷欧抓住了威尔的肩膀,“大家都已经很累了,再走下去的话就会有人晕倒的。”

  威尔闻言停了下来,他转过身,看到自己的队员们确实都很疲惫,于是改口:“再行进一小时,然后找个地方扎营休息……”

  正自顾自地继续向前走,一根箭矢射在身前的地面上。威尔抬起头,看见雅米拉站在河道右侧的坡地上举着她的弓。

  “你要干嘛?”威尔大声问道。

  “阻止你碾碎自己的身体。”雅米拉放下弓,举起另一只手指向威尔身前被落叶覆盖住的地面,“仔细看看那里有什么吧……”

  艾达也跑到威尔的身边,对前面的地面用双手比划着什么。于是威尔眯起眼睛仔细盯着眼前的地面,果然看出了一些端倪。覆盖在地面上的那层枯叶,有一部分微微向上隆起,正好形成一圈规整的圆环。圆环直径足有十三诺尺,这看上去像是……一个大号的捕兽陷阱!

  “四十四号鲨齿夹,说明这里曾有血骨猎人活动的迹象。”凯文靠过来为威尔翻译艾达的手语,“这东西看上去有年头了,那些血骨猎人把这东西丢在这里,不是收获颇丰就是损失惨重……”

  “四十四号鲨齿夹?”佩拉听到这个词便眼睛发亮地凑了上来,“没想到在这种地方居然能看到这玩意,艾达的推断很合理。”

  “我对陷阱不太懂,这个捕兽夹怎么会做得这么大?要把它运到这里相当困难吧?就算是用盾冠牛龙拉着车,这里起伏的地势也是不允许的,那些血骨猎人是怎么办到的?我从未听说过那个疯子组织会收法师作为猎人成员啊……”威尔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疯狂的组织,血骨猎人绝对算得上其中之一。他们的成员来自不同的种族,却都对狩猎之神尼琪塔有着信仰崇拜。用他们的话来说,将猎物的血与骨奉献给狩猎神,是他们唯一能回报这份信仰的方式。他们不断向危险的野兽发出挑战,所以在那些无主荒野,你经常可以看到这些疯子做出愚蠢鲁莽的狩猎行为。除了强壮或是拥有魔法以及斗气力量的危险野兽,他们还会向畸龙甚至是触龙发动突袭。一些尖酸刻薄的人认为:若不是卫龙在当前的文明世界上拥有极大的影响力,或许也会成为血骨猎人的狩猎目标。

  “这种捕兽夹是一种复合式器械。”作为矮人工匠的佩拉在涉及到器械方面的知识还是非常精通的,“它现在是铺展开的状态,是由很多分拆开的零件组装上去的。也就是说,血骨猎人们会将零件分开携带。这种捕兽夹在他们进行一次狩猎行动的时候只会携带一个,一旦铺展开就需要下很大一番力气来进行拆解。艾达说那些血骨猎人不是损失惨重就是收获颇丰,这很有道理:如果在进行狩猎的时候队伍里损失了很多人,他们当然会抛下捕兽陷阱不管;如果这些血骨猎人的战果很丰厚,他们也没理由会把鲨齿夹重新拆卸下来占负重的。”

  雷欧借机规劝威尔:“不只是我们其他人,威尔,你自己也已经很累了。如果是平时的你,不可能不会察觉到这种简单的陷阱的。”

  “你太高看我了,我在陷阱这方面根本就不擅长……”

  “雷欧说的没错,这种陷阱是用来对付那些大型野兽的。”佩拉实话实说,“越大的陷阱就越明显,所以只要注意力足够集中的话,很容易就能察觉到它。这里的野兽块头都不小,所以才会用到四十四号尺寸的捕兽夹。我想那些血骨猎人是想把被激怒的猛犸或者魔暴龙这种大型猎物引到这个陷阱上面。这种捕兽夹虽说是需要足够的重量才能触发,但以你这一身铁皮再加上身上那只的大背包的重量,很难说你可以安然无恙地走过这个陷阱。”

  “这个陷阱已经在这里很长时间了,说明附近或许没有什么危险的野兽活动,这里是让队伍停下来休息的理想地点。”雷欧见缝插针。

  “我不知道时间是否来得及,凯文……”威尔将视线移向凯文。

  “威尔,雷欧说的没错,你的确需要休息。”凯文说道,“如果你再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即使及时到达废墟,大家也没办法战斗了。你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停下来,好好喝些酒,然后睡上一觉。”

  …………

  血红色的大地,血红色的天空,血红色的世界。

  威尔拼命地奔跑着,没有目标,没有方向,仅有逃离的念头。

  脚下是混着血浆的泥泞土壤,随着刺鼻的腥味随着剧烈的呼吸深深地灌进肺腔;无数的尸骸散落遍地,每一次落脚都可能带来踏碎骨骼的闷响。这是一个让人窒息的世界,除了威尔自己空无一人。

  耳边充斥着刺耳的冷笑和无助的哀嚎,威尔无数次尝试发出一声呐喊,却好像被什么无形的力量扼住了他的喉咙。所以,他只能不停奔跑,寻找着可以向下的路,以避开……那个可怕的东西!

  威尔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来到这个世界了。每一次,当他仰望头顶那片血红色的天空时,都会看到一只巨大的眼睛。那只眼睛的瞳孔里不存在任何感情,淡如死水,冷漠得简直令人心生寒意。如黑洞般的瞳孔死死地锁在威尔的身上,无论逃到哪里都无法逃过它的注视。

  这噩梦往往会持续很久,持续到威尔甚至忘记自己到底在逃离着什么的时候。然后,他就会醒转过来,这一次也不例外。

  当威尔睁开双眼的时候,他看到黑色的天空上有一块模糊的银白色,那是月亮透过被夜风吹薄的乌云层发出的微光。挣扎着从睡袋中起身,威尔发现莉迪亚正在旁边看着自己。

  “那戒指很管用吧?”莉迪亚对威尔露出了微笑。

  威尔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那枚套在手指上的色泽灰暗的戒指,问道:“我睡了多久?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现在已经过了午夜了,大家见你睡得很熟就没有叫你。”

  “那你为什么不去睡觉?队伍里最需要睡眠的就是你和米兰达。”

  “你不必担心我,我喝了一瓶沉眠药剂,你看我的精神状态很好不是么?有时候我真想给你也来上一瓶。可惜你不是法师,所以多半会产生头昏闹热的副作用。”莉迪亚拿出两只精致水晶瓶在威尔面前晃了晃,里面已经空了。“我给米兰达也喝了一瓶,但第一次使用它的施法者需要正常的睡眠时间才能起效,所以现在她还在睡。雅米拉想要负责守夜,但她几乎是除了你之外最疲劳的人,所以后半个夜晚就由我和艾达来负责队伍的安全了。”

  转头望向营地另一边,果然看到身穿黑色紧身皮甲的亚隆人少女正坐在树枝上,监视着林地中的情况--她接受过暗中视物的训练。

  “雷欧和凯文那两个家伙呢?”威尔一边问着,一边摘下了手上的那枚戒指,把它递还给莉迪亚。

  “我叫他们去睡了,他们和雅米拉一样一直警戒到午夜。”看到威尔将戒指还给自己,莉迪亚没有伸手去接,“留着吧,这枚有安魂魔印的戒指对你的失眠症很起作用,不是么?”

  “并没想象中的效果那么好……”威尔一手扶住额头,虽然依然有些昏沉,但是感觉原本酸痛的肌肉已经充满了活力。这枚戒指或许可以让他入睡,却无法逃过那场梦魇。见莉迪亚不肯收回它,威尔也就没再坚持,他将戒指收进自己的口袋,并对莉迪亚说:“那就暂时先借给我,等我对你履行完佣兵的职责时再还给你。”

  等到那时,自己和这位女法师就会离开北国,也许今后再无交集。

  威尔暗自盘算着,内心中竟不由得涌出一丝伤感。他站起来开始穿上自己的铠甲,并将睡袋收进行囊。做着这些事的时候威尔的动作放的很轻,以免吵醒旁边的雅米拉、雷欧和凯文这三个家伙。

  “你不再去睡一会儿么?”着装完毕后威尔问莉迪亚。

  “不,沉眠药剂可以让我在极短的时间内获得相当于三天的足量睡眠。普通的沉眠药剂只有两天足量睡眠的效果,可这些沉眠药剂是我自己做的,我对原配方进行了改良。”莉迪亚有些得意地对威尔说,“沉眠药剂的缺点就是使用者在一周期(凯恩德尔一个周期为八天)内会对相同效用的药剂产生免疫力,所以在使用方面是有局限性的。”

  莉迪亚之所以一开始没有使用这种药剂,就是因为它是必要时期才会使用的道具,随意乱用的话,到了真正需要的时候就变得尴尬了。

  “怎么了?”发觉威尔一直盯着自己看,于是莉迪亚笑着问。

  “有一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威尔拨弄着自己脑后的头发,“像你这样多才多艺的优秀法师,为什么偏偏在这种混乱的时期来到塔斯尼斯?我并不是有意向你问起这件事情的,所以你不必……”

  没等威尔说完话,漆黑的林地里突然传来一阵女人啜泣的声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