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郁金香女士
灰狼阿虚2018-03-22 13:075,562

  塔宾非常讨厌北国的寒冷气候。这鬼天气还没到云落之月的时节就已经开始变得干燥而恶寒,刺痛他的鼻腔。相比起拥有宜人的气候的拜蒙公国,这个北方国家真是有千百般的不好。

  但为了能在教尊有生之年里完成教派的伟大复仇,塔宾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即便是在这里忍受该死的天气和那些下贱的同伴。想到这里,塔宾不禁瞥了一眼那些在不远处扎了几顶帐篷的卫兵们,他们正围坐在篝火边有说有笑,而那个卫兵队长居然还带头哼着小调。

  见鬼!他们以为自己是那些在皇家御林园里春游的公子哥么?

  能令他们在这危险荒野中如此悠然自得的,就是那位神秘莫测的黑精灵大长老达米妮卡所施展的诡异巫术。在这巫术的影响下,那些野猪人居然像尽忠职守的士兵那样听从她的指令,在目睹过这位大长老之前的所作所为后,塔宾已经不会再感到震惊了。

  这位身份尊贵的女性黑精灵有着与其美艳程度不相上下的可怕,她用某种献祭仪式为亲王塞内斯制造了一支军队,而制造这支军队所使用的“材料”则是摄政王军的战败士兵。那些可怜的弱者在献祭强化的过程中发出的凄厉哀嚎仿佛依然在塔宾的耳边回荡,但成为“失心者”后,他们的力量与体质都有显著的提高,身着重甲、所向披靡;最重要的是他们根本不会畏惧死亡,也不会在强敌的猛攻之下溃散,在战场上这样的部队才是最可靠的战斗力所在。

  塔宾曾向达米妮卡询问过这其中的奥秘,大长老对此直言不讳:她所制造的这些“失心者”其实说白了就是生体傀儡,用黑暗的巫术献祭掉他们的灵魂与寿命来提升身体的各项强度,成为可怕的士兵。无论是生体改造还是亡灵法术,都被神圣教廷列为禁术,好在失心者并不会像亡灵那样散发出易被圣职者们察觉出的气息。

  当然,生产这种强大的傀儡需要进行严苛的仪式,这需要许多法师耗费大量的精神力和时间来完成;至于像野猪人这样的低等种族,达米妮卡则只要信手施法,就能让它们成为廉价的工具。

  在巫术的影响下,这些被控制的野猪人成为了这支队伍的守护者,执行巡逻和守夜的任务,遇到危险的野兽也是交给它们去解决。它们做了这些本属于斯林姆家卫兵的工作,所以那些家伙才会游手好闲地聚在一起吹嘘说笑。想到这里,塔宾不由兀自冷笑:他们的工作即使交给那些蠢猪去做也没什么问题,这充分地说明了他们的价值!

  塔宾想起之前教尊曾吩咐过自己要弄清楚这些黑精灵的真正意图是什么。虽然目前为止刑月卓尔与天威教派是目标与利益一致的盟友关系,可天知道他们在这个看似简单的目标上又额外隐藏着什么动机。教尊可以算是和这些黑精灵打了一辈子交道,既然他会这么认为,那么这些黑精灵就一定别有用心。

  达米妮卡此时正静静地站在夜幕中,她依旧穿着那身墨绿色的金丝长袍,却戴了一顶造型独特的黑色头冠。这顶头冠像一顶造型精美的帽子,几乎将头顶整个包裹起来;头冠前额处垂下一面素色薄纱,上面绣着一些金色的古怪字符,将她的大部分面孔都遮盖住了,只能看到尖细精致的下巴和那对拥有着碧绿色泽的唇瓣。银亮的长发肆意地倾泻下来,被夜风轻轻拂动,在清冷的月光下熠熠生辉。

  不可否认,这为黑精灵女性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令人难以抗拒的诱惑力,塔宾每次看向她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被吸引。但他随即又会为自己的这番欲念而感到作呕,即使达米妮卡再美丽,也不过是个有着奇怪特征的异族,根本不值得作为倾慕的对象。

  自这次在北国见到这位大长老起,她就一直保持着类似的打扮。在亲王以及那些他手下的党羽看来,达米妮卡是一位天资卓绝、聪颖睿智的黑精灵女术士,是可以帮助他们实现伟业的重要协力。同样,这个自称“被驱逐”的神秘女人很讨厌被人寻根问底,所以他们忌于对她有过多的试探与调查,唯恐就此失去这个强大的助力。达米妮卡一直未对他们露出真容,而且还使用了虚假的名字,却都没有影响到亲王塞内斯对她的信任。

  实际上,达米妮卡本可以选择协助摄政王,因为摄政王方面的势力掌控着哈罗德林地,也就掌控了提尔塞斯卡。协助摄政王、获取他的信任会更利于进入提尔塞斯卡废墟的计划,然而刑月卓尔的大长老却选择支持塞内斯。她对此的解释是:她更喜欢帮助有野心的人。

  经过了几个月的时间,这些行事古怪的黑精灵并没有露出什么能让塔宾值得深究的端倪,不过他确实有所发现:与其他黑精灵不同,达米妮卡似乎并不需要睡眠,至少塔宾从未见到她有过正常的作息。

  在这支主要由斯林姆家卫队和天威教士所组成的队伍进入这片山林地的那一天起,达米妮卡每天夜里都会像这样静默地站在夜幕下仰望着那以凛然之姿浮现于上空的月亮,而那个不声不响身上罩着破旧斗篷的魔剑师也时刻不离地守在她的身旁,与她一起不眠不休。

  塔宾记得,这个拥有着金银两种发色的人类女剑士名叫斯薇娜,她从不说话,也不会做任何多余的行动。这一次,卓尔大长老只带了这么一个贴身护卫,她似乎并不需要下达什么命令就能让斯薇娜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行动。根据这一点线索来推断,塔宾猜测斯薇娜与那些“无心者”或许都是被卓尔大长老制造出来的生体傀儡。

  一个身材瘦削的年轻人突然从斯林姆家卫兵的帐篷里猛地跳了出来,他衣衫不整,头发散乱。他一边提着未系好腰带的裤子一边发出恼怒的咒骂:

  “天啊!这该死的地方,居然会有那么大的一条蜈蚣!”

  他赤裸着上身,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原本在篝火旁取暖的卫兵见状赶忙取了一张质地上号的羊毛毯披在了他的身上。这个家伙就是斯林姆候爵的儿子,托尼·斯林姆。在他刚刚跑出来的那顶帐篷的门帘里探出一个女人的头向外张望着。她留有一头褐色的短发,用门帘遮挡住了肩部以下的身体,从裸露的肩部来看她很可能什么都没穿。

  “没事了托尼,我已经把那只不解风情的蜈蚣处理掉了。”这个女人将视线放在惊魂未定的托尼身上,轻声笑道,“外面太冷了,你还是快点回来吧,帐篷里马上会变得更暖更舒服的,我保证……”

  那些卫兵听到这个女人调笑的话都不禁发出一阵肆意的笑声,面对部下的这种无礼举动,托尼简直恼羞成怒。

  “不准笑,赫米!我以斯林姆家下任家主的名义命令你不准笑!”托尼原本白皙的脸庞因为寒冷和怒意而变得通红,他跺着脚的样子简直就像是气急败坏的任性小孩。

  名叫赫米的女人讪笑着退回了帐篷里,她也是斯林姆家私人卫队的士兵,并且还是这支卫队的副队长,塔宾猜想赫米一定是靠着出卖自己的身体才爬到这个位置上的。想到这里,塔宾不禁对眼前发生的这场闹剧感到厌恶,朝着一旁的地面上啐了一口口水。

  斯林姆家族自开战起就表现得摇摆不定,最开始因为亲王将商人擢升成贵族的行径感到愤怒不已,所以加入了摄政王的旗下。而随着战事的展开,摄政王方逐渐走入被动的劣势,法雷·斯林姆侯爵便在私下里开始与亲王有了通信往来,更是在信件中表明了暗中投靠亲王的意向。双方在通信中相互提出了条件之后达成了一项秘密协议:亲王塞内斯会在战后保证斯林姆家在塔斯尼斯的合法地位,并且许诺会赋予他们一些更为优厚的条件;法雷侯爵则会暗中为亲王提供摄政王方面的动向,并且在时机成熟后率领要塞士兵临阵倒戈。

  除此之外,亲王还要求法雷侯爵派出一支由亲信私兵所组成的队伍帮助“郁金香女士”--也就是达米妮卡为自己取的假名--到古精灵废墟提尔塞斯卡去取得某种古代宝物。考虑到可以让亲王对自己继承人刮目相看,以取得之后几十年内家族在王国中的地位,所以整件事法雷都安排自己的儿子托尼去办。不过托尼一开始就出了差错,在他运送那只奇怪的生物“芬娜”时,被一个名叫凯文的跳梁小丑下了绊子,也导致了之后发生的许多事情。

  原本达米妮卡现在应该在亲王塞内斯设立的秘密兵工厂里指导那些法师生产“无心者”,但她现在对凯文的兴趣明显更浓厚。

  “把我的剑拿过来!”托尼对身旁的卫兵吼道,在接过那把装饰过于华丽浮夸的长剑后,他有些佝偻地走了过来,冷风让他瑟瑟发抖。在经过塔宾身边的时候,托尼恶意地用肩撞了一下他。

  塔宾强忍着怒火没有发作,只看到这个目中无人的斯林姆少爷径直走向了达米妮卡。塔宾不认为在达米妮卡对着月亮静思的时候去打扰她是个好主意,托尼这种狂妄自大的性格让塔宾想起了霍伦。

  斯薇娜毫无预兆地举起一柄散发出血红色微光的细长弧形长刀,刀尖几乎抵在托尼的鼻子上。明晃晃的寒光吓得这个公子哥向后畏缩着,刚才那副怒气冲冲的样子霎时间化为了乌有,甚至忘了拔剑。

  看来跟自己之前所想象的不同,这个托尼和霍伦根本不像,塔宾想到。虽然霍伦也一样是个目中无人的家伙,但绝对跟色厉内荏这四个字搭不上什么关系。

  斯薇娜警戒的动作终于引起了达米妮卡的注意,卓尔大长老从凝神冥思的状态中回过神来,斯薇娜立刻就将武器收了起来。那柄血红色的长刀可并不是收在鞘里,而更像是凭空消失。魔剑师可以像法师那样将物品收进自己的精神力空间里,当需要使用的时候便可以直接召唤出来,是极为便利的法术。

  “有什么事么?托尼少爷?”达米妮卡的声音平缓异常,没人可以从她的语调中判断她是否有所不悦。

  托尼见斯薇娜收回了武器,便又换上了一副恶狠狠的表情:

  “在出发前你明明说过会尽快进入那座该死的古精灵废墟,可你一路上却一直致力于使用你的妖术把那群臭烘烘的野猪人变成你的玩具士兵,还派它们到处去找一个早就已经死掉的狗杂种!到底要在这片满是臭虫的林地里呆上多久,你才能得到满足?”

  “如果仅凭你的一句话就可以让这个‘狗杂种’死掉,在上一个无月之夜,我们早就已经进入废墟,拿到了那件我想得到的东西。”达米妮卡用不争的事实来讥诮托尼。

  托尼立刻开始歇斯底里起来,他提高了声调对着达米妮卡吼道:“你这个耳朵尖长的泥巴种!今天晚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但是明天一早队伍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到达目的地,拿到你想要的那些破烂之后就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下去了!”

  卓尔大长老面不改色地听完了托尼的抱怨,直到对方完全停下来之后她才平静地说:“这就是你全部要说的话?”

  “泥巴种”是用来针对黑精灵的侮辱词汇,如果有人对一名黑精灵说出这样的话,接下来就会落得你死我活的下场。可达米妮卡却很出乎塔宾的意料,甚至丝毫没有动容。

  “没错!”托尼对自己脱口而出的那个词也有些后怕,不过好在这个黑精灵似乎并未在意,他激动的情绪也因此而稍微缓和了一些,“虽然你是这次行动的委托人,但我作为协助方的负责人有权向你提出我认为合理的要求。如果你拒绝我的提议,我将带领我手下的这些家族卫兵立刻启程、打道回府!”

  “你的确有权这样做……”达米妮卡颔首承认这一点,她试着可以找出安抚这个急躁的年轻人的说辞:

  “不过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可是处处险恶的荒郊野外。所以我建议你不要做出什么傻事。敢在这里讨生计的佣兵团都是穷凶极恶的亡命徒,你的家族卫队或许都是训练有素的优秀士兵,但在这种地方碰到那些熟悉地形的佣兵团--恕我直言--他们人多势众而且诡计多端,你们想要平安走出这片山林地会很艰难。”

  哈罗德山林地可以说遍地都是宝藏。这里的林间生长着珍惜的药草,甚至有些药草满大陆只能在这才能采集的到;许多野兽和魔物也在这里生息游荡,它们的骨骼、血液、皮毛以及其它器官在炼金方面都有很高的价值,也就吸引了一部分想借此发财的投机之徒来这里碰运气。他们大多会聚在一起集群行动,要知道在这种险恶的地方如果队伍没有一定的规模,很容易就会葬身于此。这些人通常会成立一个佣兵团,当然这个所谓的佣兵团里并不受佣兵行会所承认,佣兵团中的成员也不全是拥有正式身份的佣兵。事实上这种佣兵团里绝大多数都是所谓的“野佣兵”,他们不受佣兵行会的规则束缚,也同样不受佣兵行会的保护,这些野佣兵说白了其实跟强盗没什么太大区别。

  塔斯尼斯内战爆发之后,摄政王曾出钱雇佣过这些非正式佣兵团来对抗亲王的军队,可面对颓势一些佣兵团逃回了这里继续干起了老本行。哈托尔自顾不暇,这些野佣兵们没有在战场上直接投靠亲王就已经让他谢天谢地了,更不用说支出作战力量来收拾他们了。

  “什么?你认为我不敢带着部下脱离你的这支队伍?”托尼再次被激怒,“我现在就下令让我的家族卫队跟我原路返回,我才不会怕那些在战场上临阵脱逃的懦夫!”

  “那就请你惧怕我!”达米妮卡的语气终于变得冰冷刺骨,她对托尼作出了露骨的威胁:“如果你敢离队,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控制的这些野猪人傀儡将会全力围剿你和你的卫队!这里可是无主之地,我完全可以向你的父亲解释你和你的部下有多么得不走运,或者不作任何解释!你执意想要和我作对的话就拔出你手上的那柄剑吧,让我看看你真正的实力能不能够衬得上你的这份自信!”

  “你……”托尼一时间手足无措,万万没有料想到一向波澜不惊、淡然自若的黑精灵女术士居然也会有如此残忍冷酷的一面,拿着佩剑的左手竟在这压力之下不自主地颤抖起来,却始终不敢将它拔出来,剑身因抖动而不断撞击着剑鞘的内壁,发出一阵不安的响动。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你可能会感兴趣……”达米妮卡的唇角轻轻翘起,那对有着妖异颜色的双唇勾出一道美丽又危险的弧度:“控制数目如此众多的野猪人搜寻这片山林地,要保证它们能吃饱才行。我可不会特意为它们准备补给,所以如果它们饿了就会吃掉队伍中最弱小的那只野猪人。相信我:比起皮糙肉厚的同类,它们一定会对你们的口感更加青睐的。”

  托尼完全呆立在原地,任由萧索的寒风吹着他惨白僵硬的脸。

  这时,森林那边的天空似乎被火光映亮了,然后在短短几秒后又恢复了正常。卓尔大长老立刻抬起头面向那轮弯月,然后发了疯般地笑了起来,低声自语道:“果然还是来了么……真是不自量力!”

  达米妮卡忽然对塔宾开口:“让斯林姆家的卫兵把他们的少爷扔回帐篷里,别让他生病,否则我会忍不住亲自动手让他解脱的。还有,让他们做好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开始负责岗哨警戒的准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