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故事
灰狼阿虚2017-08-03 12:016,086

  天色灰蒙,已然破晓。

  威尔一行八人围在这只蛛怪的尸体旁,开始收集可用的东西。在威尔和艾达成功地从蛛网下脱险后,营地里的其他人便赶到了这里。

  大家被艾达引爆火雷和威尔击发火铳的声响惊醒了,等他们赶到这里的时候,威尔正帮助艾达从被网丝捆裹的困境中解救出来。

  这只与正常白甲食人蛛迥然不同的个体立即就引起了莉迪亚的好奇,作为一名学者她对这个世界上所有已知的生物都有所了解,但从来没见过背甲上长有结晶体的蛛怪。从威尔那里得知那女人啜泣的声音也是这只蛛怪模拟出来的,女法师的兴趣就更浓厚了。

  “这只食人蛛应该是经历了某种异变,而这异变的原因很可能是非自然的……”莉迪亚如是说道,她使用镊子将一块蛛怪身上的结晶碎片扔进一瓶淡红色的溶剂里,然后晃动瓶身观察它溶解的状况。

  “……等等,我从未……”看到那块晶体在瓶子的溶液中逐渐变亮了起来,晶体逐渐分解,与之相对的则是溶剂变得如同清水般透明,“梅卡勒斯溶剂居然显示它的属性是无色的,而且没有杂质!这说明……我从未见过纯度如此高的原晶体!”

  威尔蹲在蛛怪坚硬的背甲上,正用匕首撬下那些白色的结晶体,雷欧则站在旁边同样用匕首帮忙。这对匕首正是属于艾达的那两柄上等货,奥神合金钢材质的刀刃毫不费力地将那些晶体从甲壳上剥落,这项工作不会耗费太多时间。

  艾达自然不会情愿地交出自己的武器给他们,是威尔向她借的。当时艾达摇着头双手挡在胸前摆成交叉状,这并不是手语但任谁都能看得懂这是拒绝的态度,然后少女指了指威尔腰上的那柄匕首。

  威尔是这么对她说的:“抱歉,我的这柄匕首只是用来切水果的,如果用它来撬蛛怪甲壳上的硬物会折损得很快并且很耗时。然而你的匕首可是奥神钢打造的,这些结晶体可是莉迪亚想要的。”

  也许最后一句话起到了作用,威尔顺利地借到了艾达的匕首。

  雷欧用一只莉迪亚给他的铁皮罐子收集着他和威尔取下的晶体;凯文和佩拉在忙着拆卸陷阱上的原件,佩拉想得到为鲨齿夹提供机械动力的发条绞轮;雅米拉用猎刀剖开了蛛怪螯肢,小心翼翼地将里面的毒囊刺破一个小口,然后用一只裹着兔皮的筒状水壶盛装着毒液;艾达撇着嘴一脸气恼地将黏缠在乌黑头发中的网丝清理出来,米兰达则带着温和的微笑在一旁帮助艾达。

  “之前睡得怎么样?”见雅米拉装够了蛛怪的毒液并走开去收拾其它物品,雷欧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却忽然对威尔开口道:“你的气色看上去要比昨天好上太多了。”

  “我感觉头脑清醒多了。”威尔表现得有些羞涩,“谢谢你……”

  见对方没有搭话,威尔望向了雷欧,发现他停下了手里的活,并一脸愕然地望着自己看。于是威尔皱起了眉头:“干嘛那样看着我?”

  “没什么……”雷欧旋即笑了起来,“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坦率地向别人道谢。”

  “我也没想到你会对我这么关心。”威尔不以为然地耸耸肩。

  两人继续忙起手上的活,蛛怪背甲上的那些白色结晶体已经被他们起下了大半,雷欧继续开口与威尔闲聊:

  “你有没有听过一个名为《无法停下的剑》的故事?”

  “听说过,吟游诗人有时候会讲起这个故事。我记得那是以奥神分裂战争作为背景的传说故事吧,那故事大概讲的是什么来着?”

  “没错,那个故事是以那场战争为背景的。达里尔是隶属于奥神红袍十字军的一名士官长,在分裂战争时期他所属的部队在王国南部与拜蒙公国的军队交战。”

  “在一次突袭任务中他的小分队被敌军包围,他和他手下的士兵不愿弃械投降,于是达里尔便带着这两百人的队伍进行了一场自杀式突围。达里尔的凶猛骁勇让包围他的敌军胆寒,他手下的士兵亲眼看着他策马持剑冲进了长矛密布的敌军方阵,带着幸存下来的其余士兵冲破了敌人的包围圈。”

  “达里尔的这次突围以惨重的代价获得了成功,奥神的主力军团却在拜蒙强势的进军下节节败退。所以想要回到家乡,达里尔和他的士兵接下来还要面对敌人的围追堵截。为了避免与强大的军团交战,达里尔和他的部下被敌人的追击逼离了归队的路线,到后来达里尔甚至不得不选择远离本军战线的方向前进。”

  “一路向东逃亡到了鬼火林地,达里尔的队伍只剩下不到二十人。当他们再次遭遇敌军的阻拦时,绝望写在了所有人的脸上,只有达里尔依旧一言不发地向着包围圈发动冲锋。或许是凭借着疯狂带给他的力量,达里尔又一次得以突围,虽然只有他一个人成功了。他的部下被当地的士兵俘虏,他的战马被林立的长矛刺死,他一个人持剑杀出了一条得以脱逃的血路。”

  “当他冲进了鬼火林地,那些追击的士兵便不再妄进,因为那片林地是死者国度阿谢斯塔的边界线。那片林地氤氲迷蒙,而且有危险恐怖的亡灵四处游荡,没有人愿意为了追击一只疯狗而闯进那里。”

  “看着消失在林间深处的身影,达里尔的士兵知道闯入那片林地就等于走进冥后的怀抱。但达里尔的故事还没有结束,时隔五年,他手下的一名士兵已经成为了当地领主的得力部下,达里尔已经成为了被遗忘的记忆。在一次经过某村庄的例行巡逻中,他们遭遇了达里尔。并不是受诅咒所驱使的行尸走肉,达里尔还活着,虽然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已经完全是一头野兽了,锈迹斑斑的奥神钢剑斩杀着每一个试图阻拦他的生物。但当达里尔面对曾经的战友时,他的剑迟疑了。那位他昔日的部下不忍心与他刀剑相向,他告诉他一切都已经结束,告诉他可以停下来了。达里尔丢掉了剑,然后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在雷欧讲着故事的过程中,两个人已经将他们的任务完成了。

  “我记得达里尔死掉了。”威尔从蛛怪的尸体上跳下来,说道。

  “是的,实际上在带领部下突围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雷欧用盖子封住铁罐,“支撑他活下去的仅仅是不停挥剑的执念,所以在他停下来之后,他的生命也就结束了。我想达里尔能够在亡灵国度的领地上活那么久,极有可能是因为亡魂之主觉得他是以另一种形式被诅咒的、有趣的亡灵,所以并未刻意地将其转变为死者大军的一员。”

  “不过是个童话故事而已,没有必要解释得那么合理。”

  “也许吧,但只有值得人深思的故事才会流传下来。”雷欧说到这里时顿了一下,“所以在我小时候,我经常会产生一些疑惑:战争究竟可以将一个人改变成什么样?而在这场内战中,我多少感受到了一些它所带来的影响……”

  “这个故事先入为主地让你认清了战争的一部分,所以对战争本就抱着悲观想法的你,只是受到了一些影响而没有被改变。”

  “是的。在这点上,达里尔的故事确实帮助了我。”雷欧不否认。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后悔小时候没有用心去听那些嗓音甜美的诗人们讲故事……”威尔呵呵一笑,雷欧看出他的笑容十分苦涩。

  “所以,我必须让你停下来。”雷欧解释道,“你让我想起故事里的达里尔,我不想等到一切无法挽回的时候再叫停你。”

  “可惜我并不是达里尔……”威尔一脸阴沉地说道,“如果此行顺利的话,你会抓到杀死你部下的真凶,而我们则能阻止一场可怕的阴谋并探知西大陆公敌的真正意图。在这之后,你还是摄政王的骑士,我和莉迪亚也依然会继续协助兄弟会。”

  “可是我保证过,我会对林田兄弟会的事守口如瓶的。”

  “我所说的事情与你的誓言无关!”威尔上前夺过雷欧手中那只装满结晶体的铁罐,“若想尽快结束这场内战,依靠谈判或和解是不可能的奢望,唯一的方式就是加快战争的进程!或许有一天,你我会站在对立的位置上,我不希望你出于自以为是的怜悯对我留手,因为我绝不会对你留手!这就是被战争改变的人……”

  威尔拿着铁罐撞开雷欧的肩膀从旁边走过去,而雷欧则哑口无言地呆立在原地,一副若有所思的苦恼表情。

  将铁罐交给莉迪亚后,女法师一脸兴奋地告诉威尔:“这只蛛怪是受了某种环境的影响才会产生这样的变异!如果我的推测是对的,这附近一定有某处洞穴与提尔塞斯卡的地下城相连。一些关于古精灵的记载上提到过:奥尔瑟雅的一些研究引起了自然祭司的不满,那些祭司们认为她的某些研究已经开始影响周遭的生态系统。我想这只蛛怪就是受到地下城中某种残留下来的魔法物质影响才产生了变异。”

  “莉迪亚……”威尔知道这有些扫兴,但还是对她说:“很抱歉我们没有时间去找那个洞穴了,休息已经耽误了太多时间……”

  “我知道。”莉迪亚并没有对威尔的话感到失望,她接过威尔手上的铁罐,并带着微笑将它收进了自己的精神力空间中,“我对探索那处古代精灵废墟的这次冒险更加感兴趣了,不过阻止那些东大陆的黑精灵才是最重要的任务。所以,队长大人,请你下令吧。”

  佩拉和凯文将四十四号鲨齿夹上的发条绞轮拆卸下来,那是一只尺许长的盒子,是一套完整独立的机械模组。从佩拉喜笑颜开的脸上可以看出,矮人姑娘对于这次的收获十分满意。

  艾达拿着一面圆镜皱着眉毛仔细地在发丝间仔细翻找是否还有恼人的蛛丝残存在其中,不过以威尔的眼光来看她身上的网丝已经被处理得很干净了。威尔自己也只是简单地扯掉了一些。

  就在威尔转过头去看其他人的时候,莉迪亚翘起脚尖,伸手抓住一绺威尔脑后的头发。

  “别动!”威尔刚要挣扎,却被莉迪亚喝止了,“你的头发里还粘着蛛丝呢,你们男生真邋遢!”

  …………

  盾冠地龙牵引的车子停了下来,货架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帆布,遮挡住那些卫兵好奇的视线。寒冷的北风偶尔会穿过林间的空隙扯动车子上的帆布,铁制的栅栏就会从里面露出来。

  斯林姆家的卫兵们不知道关在那只笼子里的生物长什么样,就连他们的小主子托尼也不清楚。上一次是将这个生物运送到自家宅邸,当时是在夜间运送的,托尼也好奇地向笼子里窥视过,不过在黑暗中他只是模糊地看到了里面有道绿色的影子。而这次,卫兵们只是负责保护这辆车的安全,直到它抵达那处古精灵废墟--提尔塞斯卡。

  这辆车子的周围一直由六名穿着奇怪长衫的亚隆人把守,即使在休息的时候依然寸步不离,他们是那个名叫塔宾的男人的手下。托尼曾对达米妮卡不准他和他的人接近那辆货车表示过不满和抗议,不过达米妮卡仍然无动于衷,只从她的言语中得知那生物名为“芬娜”。

  经过了几天的跋涉,这支队伍终于远远地看到了他们的目的地。那是一座已经被植物覆盖得不成样子的废墟,枯萎的藤蔓让它增添了一层古旧的斑驳,在这层斑驳的缝隙处露出苍白色的建筑墙体。千年的时光令这曾经傲然挺立在林地中的精灵城池黯然褪色,但那神秘的面纱却依然笼罩在这几乎被世界遗忘的荒芜之地。

  “为什么停下来?”托尼骑着马赶到队伍后面质问郁金香女士,但当他看到女黑精灵身旁的斯薇娜时,语调立即降低了很多:“那座废墟已经近在眼前,我的人也并没有感觉累,为什么要停下来?”

  塔宾也停下马,他决定继续默不作声地在一旁当观众。

  托尼·斯林姆此时身穿一套为他量身订制的盔甲,盔甲表面光可鉴人,镌刻着一些华美的弯曲纹线作为装饰,配上金黄色的绸缎披风使他看起来光彩夺目,犹如童话中那些救人于危困之中的高贵骑士。人靠衣装,不得不说只要是穿上了这身装备,即使是托尼这样的草包也足以迷倒那些整天生活在美好幻想中的少女们。

  陪同在托尼身旁的是那位名为赫米的女副队长,她同样骑着一匹精良的骏马,穿着一套结实的女式锁甲,显得英姿勃发;她两边腰侧上各挂着一把形状诡异的兵刃,只容一手可握的刀柄上是曲度极大的细长刃身,刀锋犹如针砭般尖锐锋利,这是沙漠民族喜欢用的镰身刀。若不是这几天与他们同行,赫米一本正经的样子还真可以骗过塔宾,让他以为她是个实力出众的女骑兵。

  “为了等一个消息。”郁金香女士回答道。她微微抬起了左手,手掌上散发出褐色的魔法微光,她身前的地面便迸裂开一块小小的裂缝,一颗藤蔓植物正在飞速发芽,并且枝叶在一尺半高的位置呈水平方向开始旋转缠绕,形成了一个柔韧结实的坐垫。

  “真是令人怀念的气息……”郁金香女士的心情似乎很不错,她姿态优雅地坐在藤蔓座椅上面,然后从袍子袖口处拿出一枚血红色的宝石,这枚宝石被法力激活后开始发出心跳般地闪烁。随后,她才抬起头继续回答这位侯爵少爷提出的问题:“我喜欢在做事前就将一切打点好,这样在我真正去做的时候就可以顺利一些。”

  塔宾知道这个黑精灵大长老喜欢卖关子。多数人卖关子通常都是为了让其他人摸不着头脑,以便在人前塑造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但经过几个月的了解,塔宾认为达米妮卡之所以喜欢卖关子,主要是因为她喜欢戏弄别人,特别是那种性子急的家伙。

  “你……”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过火,托尼降低了自己的声调:“我不是很明白,女士,你是否可以把事情说得更明白一些?”

  “提尔塞斯卡,古精灵语中是‘白色花园’的意思。她曾是伟大的英雄、大魔导师奥尔瑟雅的领地。在冰雨纪元之前,提尔塞斯卡的古精灵子民们在奥尔瑟雅的光辉中幸福地生活着,这座城市繁荣而又安宁,在可以让寒风停歇的护城结界中聆听雪花降落的声音……”

  郁金香女士仿佛沉浸在悠久的时光中,她的双唇浮现出一道温柔的弧线,与平时那种令人内心发寒的笑容不同,此时她的微笑是发自内心的愉悦,那笑容甚至……有些纯真!

  “后来,恶魔入侵了地上世界。地上世界的种族弃尽前嫌,协力对抗从深渊中涌出的恶魔大军,奥尔瑟雅便是地上联军的中流砥柱。她与其它各族的英雄们消灭了很多恶魔,击败了数十位恶魔督军,也直面过魔王--粉碎者哈吉利达。那时候地上世界对恶魔了解甚少,几位英雄合力都没有击败魔王。真正的原因是魔王拥有魔神的加护,粉碎者哈吉利达是受魔神‘野蛮的阿洛巴雷’加护的魔王之一,凡界的武器和魔法都难以将其击杀,于是奥尔瑟雅为她信赖的伙伴打造了一柄惊世神剑,代价是她的爱人以及她自己的生命……”

  郁金香女士讲到这里时,脸上的笑意已经完全消失。

  “粉碎者哈吉利达最终被持有神剑的人类英雄击杀,她就是现世令每一名生者都不寒而栗的亡魂之主--忒弥娜·赛尔宾!”看到所有人都因这个名字倒吸了一口凉气,达米妮卡的脸上再度露出了戏谑的微笑,“恶魔战争结束,可精灵族的分裂战争开始了。提尔塞斯卡逐渐被精灵们遗弃,分裂战争给精灵们带来了惨重的损失,他们再也无法将种族势力范围延展到泰隆山脉的北方,只能躲回森林的深处。人类占领了一些精灵遗弃的北方城市,却一直没有染指提尔塞斯卡,他们认为这是英雄安眠的坟墓。”

  “而今,这座废墟被低等的异族据为巢穴。除了漫山遍野的野猪人,还有那些飞来飞去的鹰身女妖。”郁金香女士看了看手里的红宝石,它开始发出高频率的闪烁,于是她站起身,“对付野猪人,我尚且掌握着很可靠的方法,相信你们也看到了;但是对付鹰身女妖,我必须使用另一套手段才行,在确认情况之前我是不会冒险前进的。”

  “或许你们对提尔塞斯卡的故事意犹未尽,可现在我等待的消息已经来了。”在其他人疑惑的目光中,达米妮卡走到了队伍的前面。

  一道苗条矫捷的身影从林中跃出,单膝跪伏在她的面前。

  塔宾认出这个身影是属于玛索卡·伍雷的,那位机警的黑精灵神行客此时终于回到了大长老的身边。她恭敬地用派特拉语(黑精灵的语言)向达米妮卡汇报着什么,然后便被后者动作亲昵地扶起来。

  “鹰身女妖的问题已经解决了,继续上路!”郁金香女士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