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霜降
灰狼阿虚2017-08-03 12:014,874

  天空中开始飘落细碎的雪花,随着阵阵寒风的吹袭,洒向黑漆漆的峭壁山岩。这是一处极为陡峭的山体断面,峭壁的壁面上裸露出冰冷坚硬的黑龙页岩。这种石料粗糙厚重,据说在恶魔盘踞的深渊世界中随处可见。矮人们经常会说:黑色的页岩往往伴随着鬼浆和黑铁。

  威尔和他的队友们正沿着峭壁上的栈道向前急奔。这条栈道大概是由古精灵们开凿出来的,虽然经过千年的风化却依稀可以看到那些被雷电与风刃击碎切、削过的痕迹遗留在山石表面。

  一行八人在破晓时分启程向西行进,在午间时分终于远远看到了地图上标示着的这处峭壁。然而雅米拉派出去进行侦查的使魔蓝风枭却为大家带来了一个坏消息:一群野猪人已经十分接近他们的队伍,而且它们的数量超过了三百!

  在威尔他们踏上栈道时,野猪人就发出嘈杂的吼叫声冲出树林,争先恐后地追了上来。威尔命令大家不要回头,只管向前跑。

  威尔位于队伍的最后方,他将阔剑挂在了身后,一面精钢制成的角盾被固定在他左手的手臂上,右手持握着一柄步剑。这两件装备都是出自佩拉之手,之前一直被莉迪亚扔在她的精神力空间中。考虑到栈道的空间比较窄而且还有很多阶梯,如果被野猪人追上来,像阔剑这样的双手武器难以施展开,也无法依靠灵活的走位避开攻击,所以佩拉送给威尔的剑盾就派上了用场。

  所谓步剑,是指一种仅可单手持握,剑刃宽直,全长约三诺尺的步兵制式武器。这种剑是哥瑟人喜欢使用的武器,登船远航时必备的随身物品,即使单手劈砍依然可以发挥出不错的威力;而在戳刺方面,虽然不如拥有尖锐剑锋的斗剑易于刺入对手的身体,只要力量得当,依然可以粗暴地撕开血肉,剑身上深陷的血槽也有利于回手拔出。

  角盾是最为灵活的单兵手持防具,外形如完美切割的钻石轮廓。当持盾者抬手将其置于身前时,这块倒三角形的金属护板可以很有效地保护上半身,较短的纵向长度可以令使用者灵活迅速地将它移动到需要防御的位置;前弧的拱形盾面利于将所受攻击滑向两边,从而减轻冲击;利用好盾身下方的棱角状边沿,使用者能够施展出更具威力的盾缘打击。

  步剑和角盾经常作为精锐步兵的标准配备,虽然在阵列战的时候远不如长矛塔盾的搭配带来的威慑力,但是在混战时却能体现出不俗的战斗力。攻城作战时经常可以看到步兵们手持步剑和角盾突入压进敌人的阵线,占领或是固守城墙为友军带来战术优势。

  所以,虽然对威尔来说剑盾组合并不如双手剑得心应手,但在狭长的栈道上为队友们防守背后,选择这样的装备更为正确。

  那些野猪人看到目标后显得极为兴奋,它们急不可待地冲上栈道跟进追击,杂乱无章、争抢推挤的混乱队形使得它们在栈道上行进的途中摔下去不少同胞,但它们显然对此毫不在意。

  受这提前到来的降雪影响,栈道要比平时更为难走。细碎的雪花轻吻粗糙的岩石,迅速融化成半冰半水的湿滑表面,给栈道上的行进者们带来不小的麻烦与危险。

  那些野猪人可不会顾忌这些,除了一些倒霉的野猪人从崖边滑落或是被同胞撞下去之外,几只野猪人虽然一路连滚带爬却还是优先接近了威尔他们。栈道刚开始还算宽阔,可以容三四个人并排行走;但随着往上走逐渐地变窄,即使两个人并肩行走,靠在外侧的人也会离崖边很近。

  现在威尔的队伍不得不排列成纵队,佩拉在队伍的最前面开路,以防遭遇什么突发情况;雅米拉和艾达跟在佩拉身后,威尔认为由擅长远行的她们担任队伍的前锋,不至于拖慢队伍整体的行进速度;莉迪亚和米兰达位于队伍的最中间,米兰达在莉迪亚的身后,野猪人如果投掷长矛或者引射弓箭的话,她可以为大家撑起防御护盾;接下来是雷欧、凯文以及威尔自己,作为队伍里唯一一个持有盾牌的人员,威尔义不容辞地走在队尾,以保证第一时间与追上来的野猪人接战。

  峭壁下方一块突出的岩石上站着一个身穿破烂皮袍、全身挂满粗陋骨制挂坠的野猪人。它手持一根形状歪歪扭扭的兽骨手杖,对着头顶的空气胡乱挥舞着,在石头上蹦跳着旋转身体,口中发出带有节奏的嚎叫声,最后它将骨杖向着峭壁一挥,杖尖指向威尔等人。

  米兰达剧烈地喘息着,冰冷的空气随着寒风灌进她的肺腔,给她带来阵阵的不适。一片雪花迎面撞进她的眼睛里,她惊呼一声,一时间乱了心神。直到听到威尔大声呼喊着她的名字,她才意识到有什么攻击性法术正朝着这边袭来。

  只见一团扭曲的空气正在快速接近他们的队伍,飘落在其上的雪花瞬间被粉碎成了尘雾,这说明它是一个糅合了数百道风刃的破坏性魔法。那些风刃在那团空气中翻转,形成可怕的乱流将一切绞碎。

  这个充满原始气息的野蛮法术很快就逼近了他们,米兰达甚至可以听到上百道风刃相互撕裂时发出的刺耳鸣叫。仓促中,米兰达手忙脚乱地完成了一项防御法术,“神圣壁垒”。

  金黄色的圆弧屏障在峭壁上撑起,这项法术完成的时机有些迟,本来它可以完全吸收掉撞在上面的攻击性法术,可是刚刚成型的屏障十分脆弱。当风暴乱流撞在上面时,屏障发出一阵低沉的闷响便迅速瓦解,索性那团狂风也因为这次撞击而改变走势,立刻开始向上偏移,最后击中他们头顶上的岩壁。

  坚硬的岩石被强劲的风刃切割崩裂,碎石七零八落地从上面掉落下来,几个人立即停下脚步将身体紧贴壁面以躲避这阵石雨。米兰达却一边抬起手臂挡在头顶,一边向悬崖那一侧躲闪,这是由慌乱引发的错误行为。其他人还没来得及叫住她,米兰达就忽然感到脚下一滑,身子从崖边外侧栽了下去。

  一只有力的手掌抓住了脸色惨白的米兰达的手臂,阻止她从栈道上坠落下去,是雷欧在危急时刻扑了过去一把拉住了她。一块人头大小的落石砸在了雷欧的肩膀上,于是雷欧也没能保持住平衡开始向前探出,他的手依然死死拽住米兰达不肯松开。

  凯文上前一把拉住了雷欧身上的斗篷,不知道以它的结实程度能否在承受两个人的重量的同时经得起拉扯,只好保持不动。

  威尔注意到峭壁下方那个野猪人祭司又开始用蹦蹦跳跳的方式准备法术,便对其他人喊道:“莉迪亚,帮帮米兰达他们!雅米拉,用你的箭矢解决掉那个该死的野猪人祭司!”

  莉迪亚立刻开始吟唱咒语施展“牵引术”,紫红色的精神力元素在她的手掌上凝聚成球,最后变成了一束射线包裹住米兰达的身体。随着莉迪亚向上抬起的抓握手势,米兰达被顺利地拉回了栈道上。

  雅米拉摆出标准的射击姿势,凝神静气专注于目标,左手向前平举起短弓,右手置于腰后的箭壶上。紫红色的能量附着在她的眼眶上,她已经为自己开启了法术“窥测之眼”,进而使她获得更加清晰精细的远距离视觉以及夜视能力。老练的神行客甚至可以用这个法术透过浓厚的雾气探知敌人。

  随后,雅米拉便展开了疾风连射。她的右手在箭壶与弓弦之间急速往返,不停地重复完成取出箭矢和引弓搭射的动作。她右手的速度甚至快到产生了一系列残像,一口气便将箭壶里近一半的箭矢耗光。

  如果其他人可以像雅米拉那样集中心念的话,就可以看到前一支箭矢刚刚脱离弓体,后一支箭矢就已经挂在了弦上。对于短弓而言,灵活轻快的速射是它的优点,远距离射击会极大地影响到射击精度。那只野猪人所在的位置已经超出了短弓精准的射击范围,所以雅米拉只能集中心念,依靠箭矢的走向不断调整弓所瞄准的位置来校正射击方向。这种覆盖式的射击也可以一并解决掉影响精准度的其它问题,也就是风向和风速所造成的麻烦,前提是射手能熟练地压制弓颤。

  野猪人祭司被雅米拉射出的这波箭雨击中了后腿和屁股,而其余箭矢则只是与它擦肩而过。虽然只击中目标两箭而且都没有造成足以致死的伤害,不过却成功地阻止了野猪人祭司的继续施法,也算完成了威尔下达的命令。

  那个可怜的野猪人祭司还没有完成它的下一个法术,便因为新添的箭伤摔倒在地发出不甘心的惨嚎声,一时半会儿很难再爬起来了。

  几只强壮的野猪人趁着队伍的停歇从后面追了上来,威尔利落地转身举起盾牌格挡住一根投掷过来的骨矛,那只长矛应声断裂。

  “你们先走,我随后会跟上你们的!”威尔向着身后大声喊道,“你们帮不上我的忙,这地方太狭窄!同样我也不会吃亏,快走!”

  那只打头阵的野猪人挥动沉重的石锤向威尔的头猛然横扫,威尔身子一矮避过了这一击。石锤击打在威尔右侧的山壁上,霎时间碎石飞溅,野猪人的石锤已然出现了裂痕。威尔趁机起身挥动左手用盾缘猛击抵在石壁上的石锤,野猪人的武器便被他彻底击碎,同时剑锋从盾牌下方刺出,狠狠地扎进野猪人结实的大腿。

  “我可以……”莉迪亚想说明自己的魔法一定可以帮上忙,这时一根骨矛越过正在与野猪人贴身战斗的威尔,射向莉迪亚和米兰达。

  凯文反应迅速地向上伸出手,牢牢地抓住了那根骨矛,然后调转矛头纵身跃起反将它再次投出。骨矛扎进一只野猪人的胸口,它便带着重伤从栈道边沿坠落下去。

  “威尔说的没错,我们在这里只会拖累他,我们应该继续前进!”凯文活动了两下被骨矛擦得火辣辣的手指,对莉迪亚说道。

  于是其他人继续沿着栈道前进,威尔没有了后顾之忧,能够更加专注于眼前的战斗。他用角盾的盾缘击打野猪人的下巴,接着向后退出一步,手中的步剑斜向上挑斩开对手因头部上扬暴露出来的喉咙。

  第二只野猪人手持长矛从栈道边沿绕过同胞的尸体,试图从侧面刺伤威尔。可威尔并不是左撇子,盾牌自然是握于左手,他顺势调整盾牌的角度以倾斜的盾面去接触矛尖完美地化解了这一击。矛尖顺着倾斜的盾面滑向一边,甚至都没有使威尔的手臂承受到正面冲击。

  威尔挡开长矛攻击后上前踹出一脚,将野猪人长矛手踢下悬崖。

  “这就是卡波苏!”威尔向着坠落的野猪人大吼,他一直想要找机会喊出这句话,现在终于实现了。

  (这句话取自于一本名为《洪荒传奇》的典籍,上面记载着人类在洪荒大陆部落时期的传闻轶事。卡波苏氏族是其中一个人类部落,某任氏族首领将前来挑衅的敌使一脚踹进了氏族城邦中一口幽深的枯井,并大吼道:“这就是卡波苏!”)其余几只追上来的野猪人,在威尔的剑盾猛攻之下也很快毙命。威尔尽可能地将它们格杀在临近的位置,堆在一起的尸体能在短时间之内给后面追击的野猪人带来麻烦--它们要花些时间来移开堵住栈道的同胞尸体才得以继续追击威尔他们。

  刺穿野猪人最后一只先锋队员的心脏,威尔拔出血淋淋的步剑。提起盾牌将摇摇晃晃的对手撞向那堆尸体后,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对自己的工作成果还算满意。

  稍微喘了一口气,威尔发觉自己已经被队伍落下了很远。他甩掉挂在步剑上的血水,将剑收进挂在腰间的剑鞘,随即便沿着栈道开始全力狂奔,希望可以尽快追上其他人。

  一段平缓的栈道后便是向上拔起的阶梯,威尔每一步都可以跃过四级台阶。在他的全力奔跑下,大概过了两分钟他便看到了其他人。

  他们停了下来,一脸警惕地望着山壁对面的半空。威尔一边向他的伙伴们靠拢,一边顺着他们的视线望了过去。只见远处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空中盘旋飞行,看上去好像是一只白色的鹰。

  “发生了什么事?”威尔对其他人问道。

  “是鹰身女妖!”站在队伍前端的雅米拉大声回答道。

  威尔闻言立刻眯起眼睛,在散碎飘雪的影响下,他只能勉强看出那个正在飞行的白影并不是普通鸟类的样子。雅米拉是整个队伍中眼力最强的成员,如果她说那是一个鹰身女妖,那就一定是。不过威尔打心底不希望雅米拉是对的,鹰身女妖的危险性要远比成堆的野猪人更为可怕。不过威尔很清楚,鹰身女妖根本不会单独行动,虽然无从得知远处的鹰身女妖在打什么主意,但眼下最要紧的是离开这里。

  “不要去管那个奇怪的鹰身女妖了,她看上去暂时不会对我们造成什么威胁……”威尔对大家说道,“现在招惹她对我们没有好处,我们得快点爬上山崖顶端才行!”

  队伍继续前行,没过多久便爬上了这段阶梯的尽头,栈道却在这里分成了两条岔路。一条是另一段向上的阶梯,与之前的阶梯呈水平方向折返;另一条则是平缓的窄道,在不远处随着凹陷的山壁形成了一处拐角,看不到后面的情况。

  威尔选择走那段阶梯,因为向上攀爬的阶梯无疑是更短的路径。

  过了一会儿,走在队伍前面的雅米拉似乎又看到了什么,她突然拉住了佩拉,队伍也随之停了下来。

  “快退回去!”雅米拉大声警告着后面的队友:“是雪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