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学者
灰狼阿虚2017-08-03 12:015,478

  “还楞在那里做什么?快过来帮我们关上这道该死的门!”

  被打开的大门处站着几个穿着简陋兽皮的人,威尔看到中间那个向自己这边大喊的瘦高中年人向前走近了几步,而凯文他们几个却在协助其他陌生人关闭大门。

  威尔根本没时间多想,除了按照对方说的去做暂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于是他和雷欧迅速向正在关闭的大门跑去。那中年人从随身携带的破旧挎包之中抓出一把粉尘抛洒向空中,威尔从旁边错身而过的时候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居然是硫磺!

  身后传来库冈们粗嘎的呼喊声,那位瘦高的男人向前平举双手,裸露的小臂上居然刺满了形状诡异的妖邪纹印。紫色的魔能线从那些纹印之中延伸而出,在男人的手掌前迅速勾勒出一圈完整的魔法阵。魔法阵迅速吸收着飘在半空中的那些硫磺粉尘,紫色的魔能线很快就转变成了代表火元素的橙色。

  “Krum Deetha!”

  瘦高男人反复交替着前推动着双手,数枚人头大小的火球便先后从魔法阵中散射而出。那些争先恐后向这边追来的库冈被这些乱射的火球击中,在炸裂的火光中被引燃全身,乱作一团。

  威尔和雷欧已经跑到了门的另一侧,他们回过头,刚好看到那个瘦高的中年人在那两扇厚重的门扉即将扣在一起时及时地钻了回来。凯文立即将一根粗大的木头门闩架上门板。

  米兰达一脸戒备地看着这个瘦高的男人,欲言又止。

  “呼,刚才可真险……”这个中年人吁了一口气,然后露出笑容对威尔几人说到:“能在这儿见到陌生人,实在是太令人高兴了。”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威尔对于这里会出现库冈以外的其他生物而感到十分意外。

  “其实我也想问你们同样的问题,你无法想象我在窗外发现你们的时候有多么地喜出望外和难以置信!”中年人一边说着,一边从他身上取出一块刻有符文的红宝石,“这块闪光石成功引起你们的注意了吧?顺带一提,你们可以叫我本杰明。”

  “本杰明?我在鹰身女妖那里听过这个名字……”威尔对本杰明这个名字倒是有些印象,只是当时的情形比较紧张所以没放在心上,“所以你们是她们的……”

  “是这样啊,我就说怎么会有人从主堡的上层部分冒出来……”本杰明打断了威尔的话,“你们和维莎莉她们做了某种交易么?”

  “她们抓了我们之中的一个同伴作为要挟,逼迫我们去清理那些库冈。”威尔回答道,“而且我们必须在傍晚之前解决这件事。”

  “可是事情进展的不是很顺利对么?”本杰明推断,从威尔等人的狼狈相上并不难看出这一点,“我想我可以帮上一些忙,毕竟我们有着同样的目标。我还有一些同伴,让我们去上面的塔室里详谈吧。”

  威尔与队伍中的其他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雷欧和凯文点了点头,米兰达的脸色却很凝重。善于察言观色的威尔感到有些蹊跷,但还是决定先听从本杰明的建议,反正目前为止也没有别的选择。

  “这里……是什么地方?”雅米拉环顾了一下这间扇形的房间。

  “貌似是放置铁材的地方。”佩拉踢了踢被放置在角落里的一堆红棕色的东西,发出厚重的闷响,“这堆铁锭罗列得很整齐,只可惜都锈在一起了。”

  “这里可是银刀塔,是古精灵们制作精良铠甲和弯刀的地方。”本杰明一边带着他们走上旋梯,“那些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库冈占领了主堡,于是我们几个人就躲到了上一层的工坊里。”

  “工坊?”佩拉立即打起了精神,她快步冲上台阶,并且挤到了所有人的前面,打制铁器可是矮人姑娘生命的一部分。

  出乎意料,作为工坊的这一层塔楼并没有众人料想中那般的破败凌乱,反而被布置打理得既整洁又舒适。圆柱形的空间正中,是体积庞大的圆形熔炉,风箱、吊索和支架完备齐全;熔炉周围设有铁砧和工具架子,架子上摆放着铁钳和锻锤;在靠近墙壁的一侧是蓄水池,上面的一处出水口依然还有水流在潺潺流出,与之前威尔他们在主堡上层大厅中看到的喷泉水池一样。

  几套木制桌椅被擦得很干净,上面摆着几只手工制的陶罐;塔室一侧的地板上铺满了兽皮,这大概是本杰明他们睡觉的地方。

  “虽然只是个暂时的避难所,但我们还是尽可能地去完善它。”本杰明对自己的“客人们”介绍道,“请随意一些,不要客气。”

  佩拉立即跑向了塔室中央的大熔炉里里外外地瞧了一个遍,然后拎起工具架子上的锻锤鉴定它们的材质,还在沉重的铁砧上敲了两下试试手感。威尔心想,大概没人能从矮人姑娘的手里夺回那锤子了。

  “如果你的同伴喜欢,她可以拿走一把锻锤。”本杰明笑着说。

  这间作为工坊的塔室内还有几个人,威尔等人走进来的时候他们警惕地站起身围过来,手里还拿着铁铲、锄头和木棍。本杰明挥挥手,他们便放下了戒备,只是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这些陌生人。

  威尔数了一下,加上本杰明,一共有十四个人。他们都是男性,年龄大概在十五岁到四十岁之间不等。在这些人中,他还看到了一个拥有着雪白毛发和浅蓝色皮肤的巨魔,颀长佝偻的身材、暴突的獠牙和尖长的鹰钩鼻让他在这些人中十分显眼。在这些人里,只有他手里拿着的短斧算得上是武器,其他人拿着的东西都是劳作工具。

  不得不说,威尔有些失望。他原本以为本杰明会有一些可以协助自己作战的同伴,但他们大多数看上去都没有什么战斗力。

  那个巨魔用他们种族特有的语言对着嘟囔了一句什么,于是威尔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了因此而轻笑出声的本杰明。后者对他解释道:

  “卡图姆说你的骨头一定很坚韧,可以做成精良的武器。”

  “谢谢他的赞扬,但我听着心里却不怎么舒服……”威尔撇撇嘴,“所以,你们是凌风氏族的……面首?”

  “没错,是面首。我喜欢这个听上去含蓄的词。”本杰明坦言,“原本以为你会叫我们‘那些鹰身女妖的繁衍工具’之类的称呼呢。”

  “非常感谢你和你的人在之前帮助我们摆脱的困境,可现在我们得继续去铲除库冈王母。”威尔准备拒绝本杰明的协助,带上这些人大概只会在战斗中帮倒忙,况且他对这些陌生人也谈不上信任。

  “等等,你们干嘛这么着急?”本杰明皱起了眉头,“不打算听一下我的计划么?那群库冈可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对付……”

  “正因如此,我才会拒绝你们的帮助。”威尔打断本杰明的话,“恕我直言,你不应该让这些人跟着我们,那只会让他们白白送命。”

  “你误会了,他们不会跟着你们。但我和卡图姆会加入你们。”本杰明解释道,“卡图姆的斧头和我的法术会对你们有所帮助的。”

  “之前你对库冈使用的,是恶魔的法术吧?”米兰达突然用非常不友善的语气问道,“为了能够使用这种邪恶的法术,你不惜用巫术改造自己的身体。这是亵渎神明的行为,所以我不能信任你。”

  人类无法使用恶魔法术,即便是那些能够召唤控制恶魔的术士,也无法直接使用恶魔法术。在恶魔战争时期,恶魔们那强大而又诡异的法术曾让地上世界的联军吃了不少苦头。近千年来,曾有无数学者对恶魔法术进行研究,企图掌握使用这种力量的方法。然而他们却都失败于这项研究最后所得出的同一个结论:恶魔法术是一套古老而又独特的魔法系统,恶魔之所以能够施展恶魔法术,是因为恶魔本身的存在已与某项界律紧紧结合在了一起。所以,除恶魔之外,这项魔法系统不适用于任何生物,也无法用任何魔法道具来进行条件弥补。

  这道理就像是:鱼儿之所以能够在水中进行呼吸,就是因为它们天生拥有“鳃”这个器官。术士们所使用的黑暗法术和献祭法术完全是另一套魔法系统,虽然某种程度上接近并与恶魔法术相关联,不过却有着根本上的区别。如果将恶魔比喻成用鳃在水中呼吸的鱼,那么术士便是生活在水中却用肺来呼吸的海豚。

  本杰明能够使用恶魔法术只能说明一件事:他的身体被教廷明令禁止的禁忌法术改造过,从而拥有了恶魔的“鳃”!

  米兰达的话让小队中的人下意识地对本杰明产生了警惕。用巫术对身体进行改造后,本杰明在生理意义上已经不属于人类的范畴了。

  虽然威尔对“亵渎神明”之类的说法并不太感冒,但是他也清楚身体经过巫术改造的家伙,基本上都是一些危险分子。

  “我也觉得你的动机十分可疑。”威尔紧接着说道,“你们是被鹰身女妖抓来这里豢养的奴隶,库冈侵占了她们的巢穴正是你们逃走的时机,为什么你们却想要协助我们夺回她们的巢穴?”

  威尔不知道本杰明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但一切迹象都表明,这些人很可能与那些鹰身女妖串通一气。如果对这个问题本杰明无法给出一个合理的回答,就说明他的目的是不怀好意的!

  “不如你们先听听有关于我的身体被改造的这个故事?”本杰明知道必须要说服对方才行,否则自己这些人的处境可能会变得不妙,“我原本只是一个周游四方的学者,同时也是一位十分蹩脚的法师。我的运气着实不太好,有一次我去林子里采集草药,碰到了一群奇怪的家伙。他们自称‘炎鳞术士联盟’,并且不由分说就把我抓起来,以供他们进行一些可怕的实验。”

  “炎鳞术士联盟?我好像在哪儿听说过……”雷欧插言道。

  “炎鳞术士是一群崇拜恶魔的邪教徒。”米兰达对雷欧解释道,“他们是地上世界的背叛者,为他们所信奉的主人献祭无辜的生灵、毒害至高神的信徒,并且不择手段地钻研魔法禁术。”

  从释然的语气上可以听出来,米兰达没有之前的敌意了。本杰明的故事成功博得了女神官的同情,他只是邪恶法术实验的受害者。

  “没错,那些家伙就是一群阴郁的疯子!那段日子可真够受的,估计你们也不会对个中细节有什么兴趣。”本杰明继续叙述起自己的不幸经历:“在一次对我进行试验的过程中,他们召唤了一个外貌接近于地精的小个子恶魔,将其献祭成恶灵并封印在我的身体上。于是我便拥有了施展恶魔法术的能力。”

  “即使你拥有了能力,也不可能掌握那些咒语。”威尔提出质疑,“很多拥有不错精神力天赋的人却无法施展法术,原因就是他们没有系统地学习过魔法,更没有掌握任何咒语。”

  “在献祭仪式中,我的脑子里就像是被塞入了一块滚烫的烙铁。那一刻,恶魔的语言占据了我的思维,于是我完全掌握了小个子恶魔的能力,也就是我现在所掌握的这些恶魔法术以及咒语。”本杰明对威尔解释道,“我当时一定停止了呼吸和心跳,和所有失败的试验品一样被那些疯子扔进了死人堆。不知道多久,我从黑暗中苏醒,靠着获得的新能力逃离了那个恐怖邪恶的巢穴。后来我也遇到不少麻烦,至高神的信徒们绝对不会容忍一个身上有着恶魔力量的怪胎。所以我一直流浪,直到遇到维莎莉和她的姐妹们。”

  “遇到?实际上是被她们抓住了吧?”雅米拉不留情面地打击着本杰明,没有人会认为遭遇鹰身女妖会是场美好的邂逅。

  “你说得对极了,姑娘。”面对女射手的挖苦,本杰明非常坦然地耸耸肩,“不过谁也不想承认自己总是被抓不是么?维莎莉她们与其她鹰身女妖不同,或许跟这里的水源有关;她们要比其她同类更加聪明一些,也显得更为‘文明’,这就是我能活到现在的原因。看到我的这些同伴了么?和我一样,与其说他们是被抓到这里来的奴隶,倒不如说是被维莎莉收留在这座废墟中的流亡者。”

  本杰明用他的故事解释了米兰达的威尔的问题。威尔悄悄观察了一下其他人的表情,看起来大家都对这中年男人的话将信将疑。威尔本人也不例外,于是他继续用问题来试探对方是否留有马脚:

  “你怎么能保证自己和这些人的安全?当有一天这些鹰身女妖开始感到厌倦后,你们不担心自己会成为她们的食物么?”

  “请等一下……”本杰明开始在身上翻找起什么东西,最后他拿出了一根雪白的长羽将其展示给威尔,“这就是维莎莉给我的保证,我们所能带来的价值要远远高于食物。几乎所有的鹰身女妖都是天生的洁癖症患者,所以我们为她们清扫巢穴、规划格局,并且帮助她们更好地贮存多余的食物。”

  看到本杰明手中的长羽,威尔心中微微一动。想起维莎莉之前给自己的那根羽毛,他不禁开口问道:“光凭这根羽毛就能保证维莎莉遵守你们之间的约定?”

  “这是鹰身女妖向风之女神立下誓言的证明,她们称其为‘chive garale’,意为‘羽誓’。”本杰明回答,“鹰身女妖的部族间时常会有狩猎领地上的冲突。为了避免过度的同类相残,首领之间会达成一些协定,于是‘羽誓’便成为了建立信任关系的基石。据说违背了‘羽誓’的鹰身女妖将会受尽折磨而死,她的羽毛会脱落殆尽,再也无法翱翔于空中,最后如同花朵一样凋零枯萎。”

  如果本杰明的话是可信的,那么莉迪亚的安全就有保证了。威尔皱起眉头将事情从头到尾回想了一边,谨慎地估算着“羽誓”这件事有没有可能是一个预先便编造好的陷阱。

  本杰明却从他的脸色中察觉到了什么,于是笑着说:“看来她们也给了你羽毛对吧?维莎莉一定会信守承诺的。”

  看到威尔的表情变得充满了怀疑和敌意,本杰明继续对他说道:“别这么紧张。我知道在这样一个荒凉偏僻的地方,想要去相信一位陌生人是件很困难的事情。不过我们可以尝试用其它方法来建立信任的关系。维莎莉抓了你们的同伴作为人质,你们也可以将我们这些人作为人质,以保证维莎莉兑现她的承诺。”

  尽管这番说辞颇具诚意,威尔还是有些不放心。这个瘦削的男人不仅很有头脑,而且在察言观色和卖人情方面也很擅长。无论他的话到底是真是假,那段悲惨的经历已经让女神官开始对他的态度改善。

  与此同时,让威尔矛盾不已的则是另一个事实:经过之前的苦战,队伍里的每个人都显出了疲态。即使再一次对王母发动突袭,成功的可能性也并不高。尽管威尔表现给其他人的态度是充满把握的,可这也仅仅是为了让大家不会对自己的决策产生动摇的手段。

  现在最麻烦的,就是时间已经不多了。为了保证莉迪亚的安全,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失败了。一阵犹豫过后威尔终于作出决定:

  “说说你的计划吧,它最好值得我们冒这个风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