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戒备
灰狼阿虚2018-03-22 13:044,950

  斯林姆家的卫兵们一手拿着火把、一手紧握武器,惊恐地围靠在一起,余悸未消的表情在恍惚的火光下依旧十分明晰。他们神情紧张,即使那几只残余的石尾角蜥已经远远地逃开,这些卫兵还是不肯放下手中的武器,仓促的防御让他们在大型野兽的袭击下一度陷入苦战。

  在过道和排水沟中横陈着共七条石尾角蜥的尸体,苍白色的鳞片已经染上鲜红色,为这份战果所付出的代价则是十一名卫兵的性命。卫兵们的尸体不是在极短的时间内被角蜥们扯碎分食,就是被逃跑的那几只蜥蜴衔回了这庞大下水系统网络中的某个窝点里。

  石锤角蜥的力量和咬合力都十分强大,除此之外还有着与其沉重身躯极为不符的速度,加上令人防不胜防的尾锤,绝对是当之无愧的凶残屠夫。卫兵的队伍中,绝大多数的人员都是第一次与这样的野兽进行生死搏杀,几个倒霉的人就此成为角蜥的一顿美餐。

  赫米面无表情地擦拭着自己的镰身刀,弯如新月的刀刃上染满了暗红色的血。刚刚的战斗中,赫米独自击杀了一只角蜥,弯曲尖锐的刀锋斜向刺穿上颌骨,准确地摧毁了它的大脑。对付石尾角蜥,就要在它张开大嘴扑咬的瞬间侧移躲避,并将武器刺进它的嘴里。这当然要比其他攻击手段更具风险,却也更有效。

  赫米悉知对付角蜥的方法,在成为斯林姆家族的卫兵之前,她也做过漂泊四方讨取生计的佣兵。如今爬上卫兵副队长的位置,并没有依靠什么不光彩的手段,虽然性格比较放荡,但她的实力却是共事的卫兵们有目共睹的,所以那些卫兵对赫米还是较为尊重的。

  “你们都快过来帮忙!帮我止住这小子的血!”

  卫兵队长巴特那张粗糙的脸上已经是一片血污,粘稠的红色浆液将他那一脸茂密的大胡子乱糟糟地黏着在一起。他用那双粗实有力的手臂紧紧地按住一名因重伤而挣扎的卫兵,想要帮他压住流血不止的伤口,却徒劳无功。这名卫兵的伤势实在是太严重了,角蜥将他整支右臂连同肩膀都扯了下来,而且腹部左侧也被利齿洞穿。

  托尼站在一旁,脸色惨白,他已经完全被这血腥的场面吓傻了,这名卫兵刚刚就是为了救下慌乱的托尼才被石尾角蜥撕咬成了这样。假使没被这名卫兵推开,现在躺在这里痛苦等死的应该是托尼。

  赫米对巴特的大喊大叫表现得无动于衷,她很清楚这名卫兵已经活不成了--这里可没有能够治愈如此重伤的圣职者。可是卫兵队长看上去并不想放弃,刚才的那场战斗让卫兵队伍损失惨重。巴特就是这样的男人,虽然平时待人非常严格粗鲁,但却很会为手下作考虑,这也是赫米自愿成为他情妇的一个重要原因。

  就在这时,高跟靴轻轻敲击地面的声音传来。赫米和巴特抬起头,看到郁金香女士走了过来,并示意巴特让开。心想着或许这位神秘的术士有办法让自己的这个手下保住性命。

  郁金香女士手里捧着一只灰暗的水晶球,通透的球体内仿佛容纳着翻滚的黑色雾气。她并没有俯下身,而是就那么站在原地,空余的另一只手则向前伸展,手掌呈放松状微微向下张开。

  这位黑精灵女术士檀口微张,开始轻声颂唱起一首安魂曲,吟咏所用的词语为古泰什语;曲调悠长而哀伤,却又像是在冥冥中引导人的意识随着女术士的指令。郁金香女士的歌声低沉沙哑又悦耳动人,像是林间树木随着微风轻轻摩挲着彼此的枝叶所发出的声音,其他人都沉醉于她的轻吟浅唱,似乎完全忘记现在正面临险境。只有芬娜的脸上满是担忧,那双小鹿一般的深褐色眼睛里还带有一丝寒意。

  那名受伤的卫兵在女术士的歌声中逐渐地安静下来,他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干瘪老化,头发也在短短数秒内变得花白,几缕亮绿色的线束从他的身上被剥离出来,吸收进那只水晶球里。灰暗的浓雾中心微微闪烁起一丝绿色的萤光,染上了梦幻般的色彩。

  郁金香女士的歌声随着仪式的完成而收尾,其他人这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巴特头脑清醒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冲过去推开郁金香女士,可还没靠近一步远的距离就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震了回去。赫米感觉眼前一花,那一瞬间她似乎看到了一层血红色的魔法护罩若隐若现,然后耳边便传来了巴特摔在地上的痛哼声。

  下一秒,那个身上裹着破旧斗篷并且从来没吭过声的魔剑士跳到了巴特的身边,将她那把细长的刀抵在对方的喉咙上。赫米情急之下也冲了过去,用镰身刀弯弧的刀身从魔剑士的身后勾住她的脖颈。

  “你敢动他一下,我就把你的头割下来!”赫米威胁道。

  而这名古怪的魔剑士根本不为所动,尽管赫米坚信着自己那仍然带有血腥味的刀刃已经贴在她苍白细腻的肌肤上了。

  “你不该接近我的,卫兵队长大人……”郁金香女士缓缓转过身,毫无对巴特说道,她手中的水晶球中依然在闪烁着诡异的萤光。

  “你也不该杀死我的人!”巴特对女术士怒目而视。

  “可是他本来就会死,还会死得很痛苦。”郁金香女士毫无愧疚的语调简直令人发指,“我给予他安详的死亡,你却对此有所不满?”

  巴特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反驳女术士的话,可最终还是没有出声。这个黑精灵女人所说的话他并不是不能理解,他也十分清楚杀死一个因濒死而痛苦的生命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是慈悲的行为,但在内心深处却无法接受女术士的做法。

  “想明白了么?”郁金香女士随手一挥,地上的尸体--不只是那名重伤而死的卫兵,还包括那些石尾角蜥的尸体--纷纷被幽绿色的烈火覆盖吞噬,并在短时间内化为一堆堆烧焦的灰烬。靠近尸体的人都下意识地向后躲开,令人惊异地是这些幽绿色的烈火并没有产生什么热浪,但却似乎比正常的火焰要更加可怕。

  魔剑士的刀刃离开了巴特的脖子,而作为和解的表示,赫米也将她的镰身刀小心翼翼地收回来。巴特面色阴沉地从地上站起来,赫米关切地上前查看这位队长是否受了伤。

  达米妮卡则旁若无人地径自回到了芬娜的身旁,卖弄般地将那只水晶球展示给她【古泰什语】:“怎么样,很像派尔卡纳的天空吧?”

  芬娜用同样的语言愤怒地对女术士说道:“你在愚弄他们,你用黑暗巫术汲取了一个痛苦的灵魂。你早就计划好了,对吧?”

  “没错,但那些人类永远都无法知道……”达米妮卡轻声笑了笑,姿态轻佻地靠近芬娜,并伸出一根食指轻轻地勾动锁在对方脖颈上的那条项圈,上面刻有着比手镣上那些符文还要复杂的魔印,“它可以保证你不会乱说话,除了古泰什语之外,你无法使用任何语言。”

  芬娜低头不语,那些人类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刑月卓尔复仇的祭品,即使自己知道真相也无法告知他们。比起黑精灵,或许那些人类对外貌独特的自己会更加不信任,况且现在她无法说出通用语。

  “如果仪式过后你还能活下来,我还会带你回到派尔卡纳的。”达米妮卡轻轻抚摸水晶球光滑的表面,“我会让你过上舒适的生活,并让你亲眼见证女神赐予我的力量,向这个世界完成复仇的力量。”

  “我宁可死去,也不愿意看到你和那些孩子们成为堕落神祇复仇的工具……”芬娜的话语并没有愤怒,仅有无奈的哀伤,“你就那么心甘情愿成为冥后的傀儡么?你的孩子们会在憎恨中死亡……”

  “她们会为信仰而死!”女术士纠正道,“刑月卓尔并不是女神的傀儡,因为我们即是憎恨本身,我们就是女神的怒火。”

  虽然听不懂郁金香女士和那个奇怪的生物在聊什么,但赫米敏感地察觉到这次任务似乎有些什么地方显得不对头,斯林姆家的卫兵们正在被孤立。在刚刚与石锤角蜥的战斗中,无论是这个黑精灵女术士还是那群穿着银色长衫的奇怪僧侣,都没有对卫兵队施以援手。

  “巴特……”赫米悄声在卫兵队长耳边说道,“我们要谨慎一些,这些异国人一定还对我们隐瞒了一些什么事。”

  “我明白。”巴特低声回应着赫米,“我从一开始就不信任他们,但我必须完成侯爵大人下达的指令,我曾发誓毕生效忠斯林姆家!”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赫米摇摇头,“侯爵大人曾对我们说,这次行动的目标是帮助亲王取得在内战中制胜的力量。侯爵大人也是在履行与亲王秘密签订的一纸合约,可我怀疑这些异国人另有目的。”

  巴特皱着眉头沉思,自己在队伍休息时曾多次想与黑精灵女术士及那些穿白袍的亚隆人僧侣闲聊攀谈,一方面可以消除大家的隔阂,另一方面或许能够从他们的话语中获悉更多有关于此行的秘密。那些将面孔隐藏在兜帽之下的亚隆人一直都是一幅神秘兮兮的样子,明显地对巴特流露出戒备的神色;而郁金香女士则总是表现得十分热情,可是每当谈话的内容开始接近此次任务具体目标的时候,她总能巧妙地将话题转移开来。

  据斯林姆侯爵交代给巴特的命令,家族卫队是要协助这些异国人进入这座被遗忘在深林之中的废墟,目的是为了寻找某件古代宝具。持有这件魔法道具之后,亲王便可以召唤一支强大的军队终结战争。

  如果事情真的像侯爵大人说得那么简单,那这些家伙为什么还要有意无意地与斯林姆家的人保持距离?在刚才的战斗中,这些异国人根本就不理巴特和他手下的死活,从头到尾他们就没把自己这边的人当作并肩作战的同伴!

  “好吧,我会小心提防他们的。”巴特点了点头,向赫米表明他已经完全理解了她的意思,然后他将视线移向正在弯腰呕吐的托尼。

  侯爵大人不惜让自己的儿子冒险参与到这项任务之中,无非是想让这位少爷能够获得亲王的认可,这对整个斯林姆家族来说无疑是件高瞻远瞩的益事。相比于托尼,侯爵大人的长女玛莎就有些让家族里的人不太满意了:那个女孩将她对摄政王的痴心表露无遗,为其不遗余力地贡献着自己的心力。玛莎在内战中的一番作为,就连侯爵本人也无法确定能否将斯林姆家私下与亲王签订协议的事情告知于她。

  侯爵让自己唯一的儿子来到这个危机四伏的无主之地以身犯险,这番苦心巴特能够心领神会。他看着眼前这个面无血色、不住呕吐的年轻人,他那瘦削的肩膀正微微颤抖着,刚刚被死亡阴影掠过的感觉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一件冲击性极大的糟糕经历。

  于是巴特靠近托尼,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事了少主,我和所有斯林姆家的弟兄们都会誓死守护你到最后的……”

  托尼背对巴特,他的眼睛之前一直在盯着那具干瘪的卫兵尸体,努力将视线移开之后,他用力地擦了擦自己的脸,假装将上面的血污弄掉,其实却是为了抹掉不争气的眼泪。

  深吸了一口气,托尼才强作镇定地转身面向卫兵队长和其他人,用有些低落的语调地对巴特说道:“我相信你们会保护我到最后的,这一路上真的谢谢你们……”

  可以说,巴特是看着这位少爷长大成人的,现在他所表现出来的才是属于他的真正本质。托尼这孩子的本性并不坏,他只是总会逼迫自己去逞强,才会故意表现出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托尼极力想要向所有人证明他是合格的家族继承人,也是为了让所有人安心。

  赫米是巴特的情妇,让赫米与托尼在同一顶帐篷里,原本也是他的主意。赫米为人虽然风流放荡,但巴特却非常尊重她。赫米其实是一个好女人,巴特悉知她过去的故事,悲惨的经历是会改变一个人的。让托尼从男孩变成男人的这件事也是出于赫米自己的意愿,如果赫米表示不同意,巴特是绝不会再一次提出来的。

  “托尼少爷,请容我提醒你一句:我们的时间并不多。”郁金香女士已经将那枚水晶球收了起来,她面无表情地催促道:“我们不能在这里耽误宝贵的时间,前面还有一座地下迷宫在等待着我们。”

  托尼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巴特按住托尼的肩膀。家族卫兵们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现在他们的士气非常低落,这个时候催促他们继续往前走的人会引起反感。

  赫米的警告让巴特意识到:从现在起,斯林姆家的人必须要团结一心才能历经这次艰难的考验。所以催促卫兵继续前进的命令不应该由托尼去说,否则自己的手下会认为托尼是一个没用的墙头草。

  “斯林姆家的兄弟们,在参与到这次任务的那时起我们就已做好了面对危险的准备。从我们为侯爵大人效力的那天起,我们的家人在他的领地内一直都受到尊敬与优待。这份恩惠,我巴特只能用一生的忠诚去回报偿还。现在是侯爵大人最艰难的时期,为了斯林姆家族的未来,他把一切都赌在了我们身上。所以我们不能接受失败和放弃,否则就会让这些死去的兄弟们白白牺牲。为了斯林姆家族的名誉!”

  斯林姆家的卫兵在巴特这番表率性的发言后,终于从沮丧和悲痛之中重新打起精神来,再极短的时间内便重新整备完毕。

  “赫米……”巴特在出发之前凑到了自己的情人身边,轻声对她嘱咐道:“答应我,从现在开始你要每时每刻照顾好少主,决不能让他出什么意外。我们一定要让他安然无恙地回到侯爵大人身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