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登塔
灰狼阿虚2017-08-03 12:015,725

  威尔试图调整自己的重心,避免身体在下滑的过程中打转乱撞,但实际情况却变得越来越糟。这条滑道的左侧是墙体,右侧则是一道矮堰。在一次与矮堰撞击过后,威尔趴伏着的身体被弹向左边,右臂狠狠地撞在那条腐蚀的钢铁滑轨上。他只感到了小臂一麻,便再也握不住手上的阔剑,任由它从手中脱出掉落。

  在向下滑行的过程中,威尔像个皮球那样被弹来弹去。他只能用双手抱住头,将身体缩在一起避免要害受伤。滑道尽头停着几辆纵向排列的轮轨槽车,威尔重重地撞在上面,车箱中积蓄的雪水在剧烈地震荡中喷洒出来,不偏不倚地浇了威尔满头满脸。

  其他人也陆续滑下来,接连撞在威尔的身上。还好米兰达为大家施展了庇护之光,护盾带来的缓冲效果,令威尔不至于被队友们挤断肋骨。只有艾达在滑行的过程中调整好了身姿,她侧过身半蹲在滑道上,快速而平稳地向下滑行。在撞上同伴之前,艾达纵身一跃,双手抓住一根横嵌在外墙避免上的旗幅挂杆上,借着贯性在挂杆上完成了两圈回环动作后便衔接一个空翻落地。

  “……大家都还好吧?”威尔摇晃着站起身,声音沙哑地问道。

  说实话除了艾达之外,大家看上去都不太好:米兰达和雷欧相互搀扶着才能站稳,凯文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耳朵,雅米拉弯下腰一手扶着槽车的车厢对着地面不停地干呕,佩拉则是抱着龙炮一脸傻笑。

  还好那群库冈并没有顺着滑道追下来,虽然室外的光线会令它们变得极为痛苦,但在刚才的战斗中能明显看出它们能够强行适应这样的不利条件--也许只能在短时间内适应,却足以令冒险小队全灭。

  艾达将威尔的阔剑找了回来,大家也都差不多从头昏脑涨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右臂上的疼痛随着头脑逐渐清醒而变得清晰起来,威尔在接过武器的时候手指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一下,阔剑便掉在了地上。

  “真是见鬼……”威尔皱着眉头盯着自己无法握紧的右手咒骂。

  “让我来看看。”米兰达走了过来,捧起威尔的右手手臂,帮助他卸下了被撞得微微变形的臂铠,卷起袖子。

  “你的体质还真是出奇得坚韧……”女神官检查着威尔的伤处,“换成别人,这一下恐怕就要让整条小臂折弯变形了。”

  威尔右手小臂的外侧肌肉严重地肿起,皮肉的表面因淤血而变成了紫红色。女神官施展治愈术,在金色的神圣光芒照耀下,威尔手臂上的红肿逐渐消去,可威尔仍觉得有些不适。

  威尔捡起自己的阔剑挥舞了几下,却感到十分无力。

  “应该是伤到了骨头。”米兰达解释道,“我的治愈术对于骨伤的恢复效果比较缓慢,大概明天早上你的伤才会痊愈。这里太冷了!如果能找到一处温暖的地方休息,我可以立即根除你的骨伤。”

  情况比较糟糕,不能全力使用右手意味着无法自如地挥舞阔剑。威尔将阔剑收进剑鞘,心中怫郁不堪。维莎莉给他的时间是夜幕降临之前,可目前为止事情的进展实在是太不顺利了,现在威尔又因为这手臂上的骨伤折损了战力,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包括威尔自己在内,队伍里的每一个人都已经显露出了疲态,这一整天内他们所遭遇的几乎都是接连不断的麻烦。频繁的奔波与战斗无情地榨取着他们的体力和精力,命运的阻挠挫败着他们的意志。

  不过即使这次的任务失败,威尔也决不允许莉迪亚有任何闪失。虽然这个想法很对不起凯文,可却是威尔真正的心意。

  库冈的自爆攻击的确会令人措手不及,若不是米兰达的光系护盾法术,或许这支队伍就不可能人员完整地撑到这里了。回想起当时的险境,即使隔着一层光盾也可以感觉到那些飞溅四射的骨屑所带来的冲击力。爆炸的威力或许对身着盔甲的人不会造成什么致命的威胁,但对于既不会斗气又身着轻巧皮甲的雅米拉和艾达两人就很难说了。

  威尔敢断言,当时有莉迪亚这样强大的法师在队伍里的话,那些库冈根本就没有机会靠近进行自爆攻击,而王母也将会在女法师威力惊人的破坏性法术面前灰飞烟灭。

  说起来,目前为止这只小队没有任何人员伤亡发生,很大一部分功劳都要算在莉迪亚和米兰达这两位施法者的身上。她们是这只队伍的核心所在,在这一点她们当之无愧。

  失去莉迪亚的强大法术虽然极大地加强了剿除库冈的难度,可是为了救她更要想办法尽全力去解决库冈王母。想到这里,威尔意识到自己不能因为挫败就此消沉气馁,他现在可是其他人的领队,是这支冒险小队的负责人,他决不能让大家失去解救同伴的信心。

  调整好心态后,威尔将阔剑收回背后的剑鞘里,开始观察周围的建筑设施以寻找返回贮藏室的路径。时间紧迫,所以这条路径越短越理想。想要从滑道上返回是不太可行了,先不说湿滑无比的倾斜坡道,但是那道密封的库门就断了他们顺着原路返回的可能。

  附近有一部笼式升降机,不过却是通往主堡底层的,而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大概是主堡建筑的中层部分;外廊步道上有几扇进入主堡内部门厅的入口,可以选择从里面的阶梯逐层爬上去,但是会效率很低--这座作为宫殿的主堡规模实在是太大了,即使艾达可以凭借着记忆中的建筑图纸找到通往贮藏室的捷径,冒险小队也得想办法对付那群因王母遇袭而惊醒的库冈们。

  思索之间,正有些拿不定主意的威尔忽然听到雅米拉正在呼喊着其他人:“你们看到了么?那座塔上有束红色的光在闪烁!”

  威尔抬起头顺着女射手所指的方向望去,那座塔楼中上段部分的一处窗口里确实闪着奇异的红光。这是围绕着主堡建立的那三座高塔的其中之一,与主堡之间有索桥相连接。每座高塔与主堡连接的索桥不只一条,威尔仔细观望了一下,这座高塔与主堡之间居然共有三条互通的索桥,分别对应着上、中、下三个部分。

  高塔的内部面积要比主堡小上许多,就算库冈躲避在里面,数量上也不会让威尔他们感到很头疼。选择从高塔内部向上攀爬再从上层的索桥返回主堡说不定是最正确的路径了。至于刚才从高塔的窗子里射出的那道闪烁的红光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好可以顺路去一探究竟。

  威尔将自己的决定告诉给其他人,并向艾达询问她是否了解那座高塔中的内部的设施结构。凯文为大家翻译了艾达的手语:这座高塔从中段爬到上段需要经过十二层楼阁,每一层都会有旋梯通往上层。从索桥那一层算起,第九层和第十层是古精灵的装备工坊是两层很大空间的塔室,向上再爬上两层就可以抵达最上面的那条索桥了。

  一行七人从一处走梯离开装卸货物的槽车台,顺着阶梯不断向下来到一条主堡外壁的弧形步道折返,然后在步道尽头踏上索桥。索桥踏板所用的依然是那种浸泡过防腐药剂的紫黑色木料,虽然它们大多依旧保存得十分结实,可没有任何人想用自己的性命来试探是否千年时光真的对它们没造成实质上的侵蚀--踏在索桥的威尔一行人都小心翼翼地扶着两边的铁索护栏,冰冷的寒风让索桥摇晃得很厉害。

  终于,他们安全地踏上这座高塔坚实的露台,面前就是通往塔体内部空间的拱门,威尔觉得有必要在进入之前让大家作好心理准备。

  雇佣武士向雅米拉借用她近身时使用的武器--一把猎刀。猎刀的刀身轻薄且刀背平直,长约两尺半的刃身向前逐渐加宽,形状有些头重脚轻,两侧刃面均有两道血槽,刀柄仅可容一手持握。这种类型的刀很适合在荆棘密布的林地里开路,也可以作为轻巧的防身武器。

  威尔的右手因为骨伤而无法用出全力,不能自如地控制阔剑斩杀对手。剑是直刃的武器,斩击杀伤目标的时候使用者必须具备足够的力量和技巧,令剑刃贴合剑势的方向才能造成全额的伤害;刃身弯曲的刀则不一样,挥砍的时候刀身会自动摆正刀刃角度切割出一道长长的伤口。刀对力量的要求并没有剑那样高,是比较容易掌握的武器,猎刀的刃身虽然是直的,但却很轻便,威尔只用左手就能轻易使用。

  “大家听我说……”威尔等其他人都准备好了之后对他们说道:“进入塔体内部后,我们可能会碰到库冈。但我们的目的是冲到上层的索桥口,所以不要恋战也不要停歇,一路顺着旋梯向上冲。只要能安全地冲到上面的索桥露台,库冈们是不会顶着室外光线追上来的。简单地说,一口气冲到目的地,我们就赢了!”

  “等一下……”雷欧拦住准备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威尔,“让我来担任前锋的位置吧,我不能让你拿着不擅长的武器为大家开路。”

  对于这个提议,作为领队的威尔无法拒绝。以威尔现在的状况让他来担任前锋会有些吃力。他或许能勉强保证队伍向上行进的速度,可在这个过程中难保不会出现什么突发的意外情况,威尔没有十足的把握从容应对。他并不是刚愎自用的人,他会认真去考虑同伴的建议。

  雷欧一直以来都没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从冒险小队踏入林地的那时起就没有。不得不说,除了这位剑斗士身手不凡外,米兰达略微有些偏心的祝福加持也是他几乎没受什么伤的重要原因。让雷欧担任前锋不会拖累队伍的速度,也更利于应对战斗中的突发情况。

  从实力的角度上去考虑,虽说除雷欧之外,佩拉也能够担任前锋的位置,但是这个进入战斗就变得冲动无比的矮人姑娘大概不会考虑后面的人是否能跟得上她。而凯文作为宗拳师,并不适合在这次战斗中担任前锋,宗拳师并不擅长带队突围。

  队伍中的七个人,威尔最担心的就是米兰达。这个女神官是目前队伍里体力最差的成员(毕竟莉迪亚现在并不在队伍中),而接下来要做的却是进入塔内一口气爬上十二层高度的旋梯,这对体质娇弱的女神官来说算得上一项艰难的挑战。让雷欧担任前锋带队登塔,多少会留心一下米兰达的状况,对两人之间的关系威尔可谓是心照不宣。

  “好吧,我会在你身后掩护你的左右两侧。”威尔点点头,向后退开为雷欧让出了位置。

  冒险小队冲进了高塔,这一层并没有库冈,但能明显看出这里有库冈活动过的痕迹。以旋梯的宽度,可以容下三个人并排行走。沿着旋梯爬到了上一层,果然看到数量大概在三十只左右的库冈在塔楼里徘徊,于是威尔他们立即冲上去打了它们一个措手不及。战斗的声音会引起高塔中那些其他库冈的注意,所以雷欧凭借着迅如疾风的两柄斗剑杀出了一条血路,带着身后的队友们继续爬上通往上层的旋梯。

  队伍一层接着一层地向上突破,将背后交给威尔照应的雷欧大胆地击碎库冈的层层阻拦,在身后的队友慢下来的时候他也会控制自己前进的速度。仔细想一想,这家伙毕竟是深受摄政王信任的骑士队长,这不仅证明了他的实力,也是对其拥有很强作战组织能力的肯定。

  威尔一边留心观察着雷欧的作战风格,一边用猎刀刺穿一只试图袭击雷欧侧后方的库冈。说实在的,观察别人是威尔在学院时期遗留下来的老习惯,或者也可以说成是老毛病。在观察中,威尔发现雷欧使用左手攻击的频率要略高于右手,而且在力道上更强,在角度上也更为灵活。这说明了一件事:这个家伙是个左撇子。

  威尔的养父凯罗·卡普亚也是一名剑斗士。虽然威尔并没有使用斗气的天赋,但可以说他的剑术是凯罗教导出来的。在进入战争学院之前,威尔在剑术上就已经有了不错的底子。之前他也曾对莉迪亚与米凯尔提起过,自己在与剑斗士对战的经验上拥有着绝对的自信心,那句话绝对不是虚言。

  而在意识到雷欧是个左撇子之后,威尔没有能稳赢他的把握了。使用双剑的人若是惯用左手,绝大多数剑路都是与惯用右手的人截然相反的。在他们接受训练的时候,因为指导者也不一定会是左撇子,所以在某些技巧上会强迫他们接受正常的施展方式。左撇子剑斗士在练习和成长上会比一般人经历更多的阻碍与疑惑,若想在剑术上有所提高他们还需要绞尽脑汁创造便于自己施展的剑术技巧。

  若是威尔与剑斗士对战的经验尚浅,他也不一定会看得出雷欧是个左撇子,只会觉得雷欧的剑术有些刁钻古怪。如果威尔用对付养父的套路照搬过来对付雷欧,极有可能在十招之内就完全处于下风。

  心里盘算着这些事情的威尔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雷欧的强势令他在掩护的过程中可以分心去洞察全局。雅米拉箭壶中的箭矢快要消耗殆尽了,虽然只是稍稍瞟了一眼,但威尔敢断言还剩不到三十支,所以女射手尽量节省每一支箭,只在关键的时候才会进行射击;佩拉和凯文在队伍的最后面击退追击的库冈,队伍行进的速度并不算慢,他们的压力相对来说也不是很大;艾达的手弩在威力和射程上都有所不足,好在装填的速度很快,对付那些不着护甲的库冈也比较有效;米兰达的喘息已经有些不稳了,但她依旧稳定着自己的声线为队友们吟唱加持法术,洁白如玉的法杖上不停地闪烁着金色的光芒。

  这样下去能行!威尔放下心来,按照这样的形势,队伍一定能够安全地到达上面的索桥露台。冒险小队就这样一路冲上九层塔楼,却发现这层是一间低矮窄小的半圆型塔室,并且没有通往上层的旋梯。这间塔室的壁面都是那种紫黑色的木板,平整的那面墙壁中间是一扇紧闭的大门。这个房间里有几处焦黑的灼痕,看上去还很新。

  “怎么会这样?”第一个走上来的雷欧有些不敢置信。

  没想到他们拼尽全力所换来的居然只是一条死路。跟上来的威尔在看到这一层的情况后,一时间也变得表情僵硬,沮丧至极。但威尔却很快地恢复了过来,不久之前他们也碰到过比这还要绝望的情况。那时莉迪亚的一句话让威尔重新振作起来,于是威尔重复了那句话。

  雇佣武士拍了拍有些失神的雷欧,对他说:“还没到放弃的时候!跟我来,我们把凯文和佩拉替换下来。我相信他们能够对付这扇厚重的木门,你和我则对付那些追上来的库冈,为他们争取时间!”

  回过神的雷欧立即会意,虽然有木制的大门阻挡住去路,但这间塔室里并没有库冈。只要能守住下面的旋梯口,这样的地形反而利于保护队伍中的其他人。而这扇厚重的木门即使再结实,也是经过千年时光洗礼的旧物,不可能承受住佩拉的铁锤战斧和凯文的蓄力冲拳。

  于是两人替换了原本为队伍殿后的佩拉和凯文,守在旋梯上抵抗着库冈们一波又一波的攻击。雅米拉和艾达站在两人的身后,用弓弩为他们分担压力,毕竟拿着猎刀的威尔并不能十分利落地击毙对手。

  很快,威尔和雷欧就听到佩拉用她的大嗓门叫他们快上去。雷欧双剑交叠一记绞杀将一只库冈枭首,艾达用手弩射穿了威尔面前那只库冈的眼窝,威尔顺势用猎刀切开了它的喉管,并且一脚将它的尸体踢出去。顺着旋梯翻滚的尸体给下面那些正在向上冲的库冈们带来了不小的麻烦,负责坚守旋梯的四个人趁机返回上层的塔室。

  令威尔意外的是,那扇紧闭的大门并没有被破坏,而是被打开了。除此之外,大门处还站着几个陌生人,其中年纪最大的人对他们喊道:

  “还楞在那里做什么?快过来帮我们关上这道该死的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