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出路
灰狼阿虚2018-03-22 13:094,991

  黑暗而宽阔的下水道被数十名外来者手中的火把映亮,它的顶棚是拱弧形的空间,向两侧下弯形成侧面的墙壁;靠着两侧墙壁的过道也很宽敞,十诺尺的空间可以让两个并肩骑马的骑士通过;两条过道中间就是为城市排污的水沟,呈两个斜面深凹下去。

  走在长满黏滑苔藓的过道上,每一步都要小心脚下的情况。特别是靠近排污渠那一侧的人,一旦失足就很有可能会跌进去。作为排泄整个城市下水设施的排污渠,在降雨并不频繁的秋冬季节积淤了不少肮脏的污泥。浑浊的污水在淤泥上缓缓地流淌着,谢天谢地这座废墟已经被弃置了千年,所以这里的气味倒不至于令人感到厌恶。

  斯林姆家的卫兵们手持火把驱散前方的黑暗,托尼走在最前面,姿态傲然,仿佛故事里独闯魔境的勇者;塔宾则和天威教派的教士们默默地走在后面,他们身上银白色的长衫在黑暗之中尤为醒目。

  郁金香女士走在队伍中间的位置,她牵着一条闪亮的锁链,锁链的另一端则扣在芬娜的项环上。玛索卡似乎有意无意地与斯薇娜保持着距离,但两者却都很尽忠职守地护卫在达米妮卡和芬娜的身旁。

  芬娜是一个有着奇特外貌的人形生物,若排除掉她身上那些绝无仅有的奇异特征,那么她便是一位美丽绝伦的精灵女性。

  芬娜拥有着颀长却又纤细柔美的身段,她的皮肤却是春芽般的嫩绿色,上面还有着各种叶子外形的深绿色瑰丽花纹;她身上的衣着似乎是由藤蔓植物和绿叶织成的,这些植物依然具有着生命,叶子间还长着几朵浅蓝色的花朵;深褐色的双眼下,是一对左右对称的常春藤叶子形状的面纹,尖长耳朵的末梢上分别挂着一串含羞草;额头上方长有一对枝叶状的长鹿角,墨绿色的浓密长发向后垂过腰身,密集的发丝间缠绕着细长的荆棘花藤,花藤上长有娇嫩的冬雪玫瑰花苞。

  芬娜的双手被刻印着无数符文的沉重桎梏紧锁着,这种价格不菲的枷锁常用来囚禁危险的法师和术士,以确保他们无法有效地施法。

  “虽然那些人类对此感到极为不满,我依然坚持选择下水道作为路线进入地下迷宫。”达米妮卡用古泰什语(古代精灵的语言)对着芬娜说道,“这座废墟到处都是用晶尘水种植出来的植物,我可不想让你利用它们给我们带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使用这种语言对话,即使是玛索卡也仅仅能听懂其中一小部分,刑月卓尔的黑精灵们使用的语言是派特拉语,青月之盟的那些白精灵们则使用泰什语,现在掌握着古泰什语的,几乎只剩下厉鬼部族了。

  “我的施法能力被手上的枷锁禁锢着,你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芬娜同样使用古泰什语回答道。

  “禁魔枷锁只能阻止你施展常规的法术,可我不会愚蠢地认为你控制植物的那种能力在常规界律法术的范围之内。”达米妮卡狡黠地露出了笑容,“当初为了抓到你,我可是腐化了一整片林地呢。”

  “横跨了一个纪元,你这么做又是何必?难道只因憎恨?”芬娜的语气里带着叹息之情,“无论在你的身上发生过什么,你的身体里依旧流淌着古精灵高贵的皇室之血,你不该成为被憎恨控制的傀儡。”

  “我现在的姓氏是黑棘,晨风这个姓氏对我来说毫无价值可言。”达米妮卡对芬娜的指责很是淡然,“被憎恨控制的只是过去那个一无所知的达米妮卡·晨风;而现在的达米妮卡·黑棘,就是憎恨本身。”

  芬娜低下头,达米妮卡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了。看到千年前的灾变时至今日依然在撕扯着这个世界,可是她除了哀伤感叹外根本无能为力。神祇堕落之时,世界注定会背负上诅咒。

  一声闷雷般的响声让整支队伍都停下来进入警戒状态,确认情况不是遭受袭击后,所有人才开始相互询问情况。

  “怎么回事?有人看到什么了吗?”卫兵队长巴特大声问道。

  “清点人数,确认一下是否有人受伤!”副队长赫米下令道。

  几个负责人立即跑向队伍的中间,向其他人汇报情况。

  “那是什么声音?”塔宾问道,“难道是雷声么?”

  “蠢货!北地的寒冬时节怎么可能会有雷鸣?”托尼嘲笑道。

  塔宾恼羞成怒,刚想出言反讽,却听到郁金香女士竟然轻声笑了起来。以为这个妖异古怪的异族女人也在嘲笑自己,更是怒不可遏。

  “我们有伴儿了呢……”郁金香女士对其他人说道,但听上去更像是在对自己说,“他们居然真的到了这里,事情反而变得非常有趣。”

  “你这是……什么意思?”面红耳赤的塔宾不明所以地问道。

  “是凯文……”郁金香女士回答,“他的队伍激怒了一窝库冈。”

  随即,达米妮卡转向芬娜,继续用古泰什语与她交谈道:“这个男人果然没有让你失望呢,可我还是想不通你为何会将双生花语寄放在他的身上。也许,之后我能找到答案……”

  “如果你杀了他,我也就会跟着死去。你的计划将会付之一炬。”

  “在我得到所有答案之前,我是不会滥杀无辜的。”

  虽然并不清楚两人谈话的内容,但已有人按耐不住自己的不安。他不敢想象,自己要如何面对一个连续几次都没被铲除掉的家伙。

  “不可能!你怎么知道会是凯文?”托尼面无血色地质问道。

  “为了避免在接近这座城市的时候被鹰身女妖骚扰,我让玛索卡提前来到这里为我们处理这个麻烦。使用的方法便是在鹰身女妖巢穴的附近种下一窝库冈,用以赶走她们。”郁金香女士对其他人解释道:“毫无疑问,我可爱的护卫完美地完成了这项任务,想必那窝特制的库冈已经让骄傲的风之猎手们吃尽了苦头。”

  “可这和凯文有什么关系?”塔宾对黑精灵的夸耀有些反感。

  “这窝库冈是由我亲手制作出来的,虽然是没有被施加奴役咒印的野生库冈,但我却多多少少可以对库冈王母进行精神窥探,以获得这窝库冈与外界接触时所产生的信息。一伙人激怒了库冈王母,对方的人员数量和战斗力都几乎与之前那些野猪人传递来的数据相符合。”说到这里,郁金香女士顿了一下,“不过他们似乎损失掉了一个人。”

  “你就仅凭这些来推测那伙人是凯文的队伍?”塔宾有些不屑。

  “是的,我还可以推测出这伙人中除了凯文之外还有几个你熟悉的人。”达米妮卡的语气里有些嘲弄的意味,“不是冤家不聚头,你虽然用法术偷偷治愈了你的伤口,但那份耻辱将会永远刻在心上。”

  塔宾猛然间意识到达米妮卡言语所指。上次协助斯林姆家的死士袭击雷欧的车队,却被一个无名小卒刺伤了腹侧。这份耻辱被他深深埋藏在心中,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这个古怪的黑精灵难道……“你竟敢将我作为窥探目标?”塔宾一怒之下立即拔剑相向。他又惊又怒,而最让他感到后怕的就是:他根本没有察觉自己是在什么时候被对方施了咒!

  “放下你的剑,人类!”玛索卡立即搭箭满弓,瞄准了塔宾。

  斯薇娜却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在达米妮卡没有专注地做什么事的时候,她的所有举动都是受黑精灵大长老的心念所驱使的。

  “我倒是不建议你放下剑……”郁金香女士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但我也同样认为我们没时间内讧--有麻烦找上门儿来了。”

  前方的隧道里传来此起彼伏的尖细叫声,一大波由灰色毛球组成的浪潮正迅速地涌过来,那可是成千上万只寄生在下水道中的老鼠!

  它们似乎正在进行着大规模的迁徙,由于数量众多所以即使碰到这些外来的闯入者也毫无怯色地冲了上来。斯林姆家的卫兵们惊恐地想要躲闪,却有两个人脚下一滑跌进了排污渠。

  “该死!我最讨厌这些肮脏的老鼠了!”赫米一边抱怨一边小心地躲闪着,还不忘拉扯住惊慌失措的托尼防止他跌倒。

  塔宾控制自己的剑漂浮在半空中,并且踩了上去。其他天威教士就没那么好运了,老鼠们肆无忌惮地爬上他们长衫,他们慌乱地拈出符纸用法术将其点燃,驱赶着身上的老鼠。

  而郁金香女士那边,那个名叫斯薇娜的魔剑士撑开了魔力护盾,将达米妮卡、芬娜、玛索卡和自身笼罩起来,在这些老鼠组成的浪潮中成为了一块坚不可摧的礁石。

  这波恶心的浪潮来得快去得也快,除了几个倒霉的人受了点轻伤之外并没有造成什么更多的灾难。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达米妮卡的下一句话无异于泼了他们一盆凉水:

  “准备好你们的武器,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十多条体型硕大的白色蜥蜴沿着排污渠向这边奔袭而来。它们的目标赫然是那两名陷在淤泥中,却一时难以从中脱困的卫兵。

  “是石尾角蜥!”赫米抽出镰身刀对其他人喊道。

  火光的映照下,这些正在接近的野兽的外貌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它们身长大概在十五诺尺左右,尾巴末梢长有南瓜大小的硬化石球;粗而短的四肢上长着尖长锋利的足趾,鼻子上顶着一根黑色的尖角。

  几名卫兵想要下去将这两位同僚拉扯上来,却被队长巴特喝止:“不要去管他们!那样只会连累更多的人,快围拢起来举盾防御!”

  四只石尾角蜥迅速地扑向了淤泥中作徒劳挣扎的两名卫兵,张开腥臭的大嘴撕扯并咬碎他们的身体,他们发出的惨叫声让其他卫兵的心脏仿佛坠入冰窟,却没有人敢冲出去施以援手。因为,其它的石尾角蜥冲了过来,而卫兵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满是冷汗的手握紧武器。

  …………

  艾达只感觉自己的耳朵就像是被塞进了飞虫般嗡鸣不已,她一边扶住身边摇摇欲坠的米兰达,一边竭力地观察着周围的状况。浓重的硝烟味刺激着她的鼻腔,被激起的灰尘让眼前的空气变得模糊不清。作为一名反应迅速的窃杀者,她在佩拉击发那该死的龙炮前便用手掌护住了自己的双耳,可她从来没想到过这玩意儿的声音会这么大!

  威尔刚刚蹲下身子,佩拉便迅速扣动了龙炮上的扳机,要是这个小老虎的动作稍微慢上那么一点,大概也会像那些被“大嗓门霍夫曼”轰飞的库冈一样凄惨。那一瞬间艾达甚至觉得整个废墟都跟着龙炮的鸣响摇晃了一下,矮人姑娘喜欢的东西还真不是一般的危险!

  龙炮,顾名思义就是对付龙所用的火器。这玩意的铳管要比常规的火铳粗上好几圈,管壁也要厚实很多。据说,最早发明出龙炮的是一位拥有血骨猎人身份的矮人工匠,很多人对此深信不疑。这种武器对付大型野兽或是怪物都很有效,散弹式的攻击在近距离之内能有效地造成大面积轰击伤害。不过缺点也很显而易见:龙炮需要更多时间来装填,并且在装填后到击发出去的这段期间里,对于携带者是相当危险的--要是在这段期间内不慎走火,后果将会非常严重。

  佩拉用她的“大嗓门霍夫曼”成功地为大家减缓了库冈所带来的压力,却也成功地让冒险小队变得晕头转向、一蹶不振。

  艾达环顾四周看了看其他人,只有凯文、雷欧和自己三人的情况还算好一些,雅米拉站在原地,一只手按在自己的前额轻轻晃着头;威尔则一手撑着地面勉强蹲在原地,一缕鲜血自他右耳中流淌下来,看起来一时半会儿是没办法自己站起来了。

  那些库冈的状况却更加糟糕:不是碎成肉酱就是被打成了蜂窝,稍远一些的则被巨响震晕在原地,一时间是不会靠过来进行攻击了。

  艾达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一阵冷风吹过,于是她回过头,却惊喜地看到了一条运输货物所用的滑道。之前大家都在抵御采用自杀式攻击的库冈,一边疲于应战、一边被逼向这个可见度极低的角落,完全没注意到这里有一道用来装卸物资的滑道门。

  滑道门的一对门板原本是呈密封状态的,一定是刚才有谁不小心触碰到了开启滑道门的控制机构。想到这里,艾达才发觉原来是佩拉无意间撞到了一根阀杆。这个矮人姑娘在击发龙炮的时候,被后坐力猛地向后推去,刚巧撞动了控制滑道门开关的阀杆。

  大家被巨响弄得头昏脑涨,却根本没有注意到滑道门敞开后室内变亮的光线。凯文似乎在大声地对雷欧说着什么,但是很显然他们都听不清对方在说些什么。

  艾达只好先让米兰达站稳,走过去拍了拍两人的肩,指了指后面的滑道门和那根阀杆,示意让他们将大家都丢下滑道。艾达用手语对凯文说明由自己来殿后,她必须确保库冈不会从滑道门追过来。

  威尔被第一个推上了滑道,尽管有些神志不清,但在看到出路后也没有多作抵抗。滑道上的石板被打磨得十分平整,又因为下着细雪而变得更加光滑。这条滑道很宽,左右各有着一道有些腐蚀的滑轨,千年前古代精灵就是依靠这个装置来为主堡中的贮藏室更替物资的。

  其他人也相继被推上滑道,离开了这个满是库冈的危险房间。

  库冈们就快要醒转过来了,不过艾达可不打算让他们追上来。她背对着室外站在滑道口,将一支弩箭装填进自己的微声手弩。然后她集中精神开始向后倾倒,双手举起手弩对着阀杆射击。

  当弩箭精准地射中阀杆并且将其推回原位的时候,艾达已经轻巧地将身体贴在滑道上滑出去了一段距离,滑道口上的密封门板再一次被锁死,阻断了库冈们追击的路线。

  艾达猜想:它们肯定不会对此抱有遗憾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