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主脑
灰狼阿虚2019-03-07 15:305,511

  这是一处干燥而温暖的洞穴,坚实厚重的洞壁将外面呼号肆虐的寒风隔绝开来。莉迪亚的身上捆着那条带有禁魔效果的锁链,既不能施展法术,也难以自如地活动身体,只能坐在柔软的野兽毛皮上凝神冥想--即使无法感应和控制元素的律动,法师也可以通过这种方法来回复精神力。

  洞穴里并不是漆黑一片,地面上放置这几块人头大小的凝光石,散发出微弱的蓝色荧光,稍稍点亮了这黑暗的空气。凝光石是一种较为稀有的特殊矿石,它可以吸收日间太阳所散发出的光和热,在黑暗中再将其释放出来。

  女法师借助这幽暗的光线观察起四周的环境:这里的地面上铺满了各种动物的厚实毛皮,上面还洒满了已经干枯的花瓣,给空气带来一丝淡淡的芳香;几枚比那些凝光石还要大上一小圈的、带有浅蓝色斑点的蛋被置于这个洞室最温暖最舒适的地方。毫无疑问,这里就是鹰身女妖的孵化室,是整个巢穴中环境最好的地方。

  鹰身女妖虽然性格野蛮凶残,却十分喜爱洁净。这种反差在她们的巢穴中体现得最为显著。绝大多数的鹰身女妖并不具备夜视能力,所以她们会在白天进行狩猎活动,而到了夜晚则会回到巢穴中休息。凝光石是她们用来照明巢穴的必须品,好在这种矿石在荒山野岭之中并不算是很难找到的东西;为保证巢穴中的光源稳定,鹰身女妖们会时不时地将这些石头搬到阳光充足的地方进行充能。

  现在,那些凌风氏族的鹰身女妖们应该正在另一间洞室里进食。之前她们杀死的那些雪猿成为了今天的主餐。莉迪亚不是没有考虑过趁着她们将她独自丢在这里的这个机会逃走,但现在她可只是个柔弱的普通人,即使可以幸运地逃出这个巢穴,也不可能逃过凌风氏族的追捕。实际上被她们及时抓到,或许反而还是一件幸运的事,很难说自己不会被那些在森林中游走觅食的危险野兽当成美味的晚餐。

  比起毫无意义地为自己的处境担忧感叹,女法师对自己身上这件能够封印住施法者能力的魔法物品更为感兴趣。维莎莉称这个锁链为“深海之尘”,她曾在贤者之塔书库中的一些古精灵典籍中看到过有关于它的相关记载:这个魔法物品是奥尔瑟雅为禁锢下层深渊的恶魔而制造出的可以隔绝魔力感应的锁链,这位大魔导师在恶魔战争初期曾数次举行召唤恶魔的魔法仪式,并从中获取有关地下世界的情报。

  但据说奥尔瑟雅认为这个魔法物品是一件失败的作品,除了恶魔之外,任何具有足够精神力的智慧生物都可以用它来禁锢目标。或许,莉迪亚可以找到解除它的办法。

  就在她准备着手试探“深海之尘”的时候,翅膀飞快挥动的声音从洞口处传来。女法师吓了一跳,立即老老实实地坐在原地。

  是几个幼年的鹰身女妖,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小家伙和莉迪亚极为亲昵,不顾莉迪亚的惊叫便争抢着位置一拥而上,用尚未丰满的雏羽在女法师的身上磨蹭着,并发出欢快悦耳的鸣叫。

  虽然意外地没有讨厌这些幼年鹰身女妖的亲昵举动,可莉迪亚的理智却时刻提醒着自己和她们是处于敌对状态的力场。

  一声带有苛责意味的严厉鸣叫从洞口处传来,幼年鹰身女妖带着一丝惶恐却依然肆无忌惮地吵闹着从莉迪亚的身上跑开。而女法师在某种角度上来说,也因此而获得了解救。

  维莎莉走近莉迪亚,俯下身来用翼指轻轻触了触“深海之尘”,这条锁链便忽然改变了形态。虽然它依旧锁在莉迪亚的身上,但是这一次莉迪亚的手脚却可以自如地活动了。当然,依旧无法施展法术。

  莉迪亚有些不解地望向这个凌风氏族的首领,后者露出了笑容:“我相信你不会伤害我的小姐妹们……不,用人类的语言来说,她们应该是我和那些成年姐妹们的女儿……”

  莉迪亚没有说话,她在等着维莎莉把话说完。

  “我答应过你的朋友们不会伤害你,实际上我绝不可能伤害你。”维莎莉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用一种异样的眼神望着女法师,“所以,如果你身上带着食物的话,就没有必要再忍受饥饿了。”

  虽然维莎莉的一番话让莉迪亚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莉迪亚还是将手伸进了自己的魔法长袍中--要知道,鹰身女妖的通用语本来说得就有些语无伦次--因为通用语是人类的语言,而人类的文明中会有很多令原始的鹰身女妖们无法理解也不需要去理解的词汇。

  法师的长袍里从不会藏有什么重物,武器或是魔杖会被身体孱弱的法师扔进精神力空间或是空间物品中。像饼干这一类小巧的便携式食物,莉迪亚的确会将它们放在宽大长袍内的口袋里。但如果你认为法师们的长袍里只会装一些小杂物,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

  对于优秀的法师而言,虽然魔法卷轴并不是常用的道具,却也会被他们放在便于拿取的地方。和各种小瓶的药剂一样,法师们会将可能会用到的卷轴放在长袍内空余的口袋中。莉迪亚的长袍里面就藏有大概十几张用途和级别不尽相同的法术卷轴,甚至其中有三张是只有最后关头时才能用得上的高阶法术卷轴。

  失去元素亲和力的莉迪亚现在不过是一个柔弱的人类女性,所以长袍里绝大多数的卷轴对现在的她而言与废纸无异。她不由得庆幸起自己之前在空余的口袋里随便放上了两张低阶法术卷轴。无论使用者的身份是不是可以调遣元素的施法者,只要撕开卷轴说出那句解封的精灵语就可以释放出卷轴中的法术力量。

  莉迪亚的手指在那张低阶法术卷轴上迟疑地停留了一下,随即便越过了它从旁边的口袋里摸出那包旅行饼干。或许她可以从这个鹰身女妖的首领口中得知更多的事情,她的好奇心又一次占据主导地位。

  莉迪亚的确有些饿了,她从未想过一块普通的旅行饼干居然会有这么可口的强烈麦香。现在回想起来,自己的确有大半天都没吃东西了,这大概是她第一次真正品尝到饥饿的滋味。

  “选择你作为人质要挟你的朋友们是非常正确的决定……”鹰身女妖的首领说道,“你的那些朋友们,特别是那个首领非常在乎你的安危,我相信他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帮助我们夺回巢穴。”

  “在帮助你们夺回巢穴之后放过我们,才是真正正确的决定。”女法师柔嫩的喉咙被干硬的饼干渣刺得有些疼痛,她一手摸向自己的腰间,却悲哀地发觉腰带上的那只水壶不知道什么时候丢掉了。

  “我当然不会为难你和你的朋友。尽管你可能不太相信我,但是我绝不会对你说谎。”

  莉迪亚的心中再一次涌起了强烈的疑惑感,维莎莉的语气听起来似乎……有些恭敬的意味?

  …………

  艾达果然很快就找到了库冈王母的所在处,她比预定的时间还要快上五分钟。其他六个人跟着艾达走下了高台,向着大殿的门口走去。大殿中的库冈并不多,它们靠在支撑柱的阴暗面以避开窗口透射进来的光线。实际上那些窗子的彩绘玻璃上已经黏满了沙尘和苔藓,加之并不明媚的天气令殿内的可见度低得可怜。

  时隔千年,这些彩绘玻璃除了布满划痕、有些褪色以及沾满脏污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破损--古代精灵的文明程度高得令人发指!

  最令人惊异的是那座位于大殿中心的那座被做成凤仙花造型的圣泉台,虽然只是远远观望,但是凭借反射过来的微弱水光以及轻细的流水声可以明确地判断出,依然有水源自其中涌出。

  在艾达的指引下,七人小队巧妙地绕过了那些精神萎靡的库冈,穿过祭司休息室,又走下了两段旋梯,经过了一个宽敞的大厅,最终在一条宽阔走廊的尽头抵达了目的地。当然,一路上艾达总是提前将那些有可能造成威胁的库冈杀死在睡梦中--如果库冈会做梦的话。

  这座主堡中的每一个房间几乎都挤满了数不清的库冈,所有人都不敢想象,如果它们全部醒过来将会是怎样的一场灾难。

  据艾达描述,他们的目的地是一间贮藏室。像这样一座规模庞大的主堡,任何房间与设施都宽大得有些离谱,而这间贮藏室也不例外。它要比其他房间更黑暗,因为贮藏室并不需要窗子,通风口也被林立的架子遮挡住了。这应该是一间储存佳酿的贮藏室,虽然那里早就不存在什么甜美的酒水。

  贮藏室门枢已经腐朽开裂,但紫黑色的门扇却保存得比较完好,看上去和峭壁上的那些支撑梁是使用的同一种防腐工艺。

  艾达在进入贮藏室大门之前叫停了大家,凯文压低声音翻译她的手语:“这个房间里有最强壮的敌人,它们的嗅觉和听觉要比外面的那些敌人敏锐得多,而且它们并没有熟睡;而当我们开始攻击目标的时候,所有的敌人都会向这里涌过来保护它们的首领。”

  “这里太过黑暗,对发动突袭比较不利……”威尔对大家说道,“有什么办法能够把这件贮藏室照亮么?”

  “我可以施展照明光系法术……”米兰达回答威尔,“而且这个法术模拟的是日光,或许这个法术还能使它们被削弱。”

  “非常好!”威尔称赞道,“那让我们准备好了结这件事吧!”

  确认大家都将自己的武器拿在手里后,威尔示意女神官可以开始施放法术了。圣职者施展法术时会向光明与王权之神进行颂唱,从而获得调遣光系元素施展神圣法术的权限。

  米兰达开始用神明的语言轻声浅唱起法术的颂文。一团光球开始凝聚在她捧在胸前的双手间。在她完成这个法术后,便将这团半空中的光球推进了黑暗的贮藏室,飘向了这个房间最中心的上方。

  突如其来的日光光线立即让处于沉睡的库冈们猛然惊醒,它们发出阵阵难听的叫喊声,这些库冈的确十分畏惧日光的照射!

  威尔和佩拉率先杀了进去,阔剑和战斧在被照明法术削弱的库冈之间杀出了一条血路。这群库冈是赤身裸体,并且将近一半都是赤手空拳的杂兵,而另一半的手里也不过只是握着断裂的棒骨以及木板,它们完全没有机会伤到这两个全副武装的先锋,一时间黄褐色的库冈血液飞舞四溅,场面完全是一边倒的屠杀。

  艾达趁着队友们吸引库冈注意力的时候轻巧地爬上了货架,她的手里握着一根短小的烟火棒,在货架之间飞快而无声地跳跃着。之前侦查这个地点的时候,那些库冈们就完全没有察觉到她的存在,现在遭遇突袭就更不可能发现在它们头上跳来跳去的艾达了。

  循着记忆的位置摸了过去,艾达的双手反方向用力拧转烟火棒,然后用力丢向库冈王母的所在处。烟火棒是用两节短竹筒、烟药粉、炽光尘和一层薄薄的油纸制作而成的。使用的时候要将两节短竹筒向相反方向旋拧,竹筒内两种粉末就会混在一起开始燃烧,并产生一阵刺鼻的有色浓烟和强烈的白亮火光。这种道具是窃杀者用来标记目标位置的道具,无论是在白昼还是黑夜都可以为队伍指明攻击方向。

  法术的持续时间有限,拖延得越久就越容易再次陷入黑暗。这里的敌人很多而且地方也不算小,还有七零八乱的陈设作为遮挡,威尔不能一目了然地找到库冈王母的位置所在,虽然库冈王母无论是体型还是外形都很显眼。在行动前布置的作战计划中,艾达的任务便是为队伍指明攻击方向,好让大家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摧毁库冈王母,以免让其它库冈及时赶到这间贮藏室,那么大家将会被围困在这里。

  “目标在那边!所有人,跟我来!”威尔对其他人喊道,他已经看到了艾达标记的位置,那里正飘起一道亮红色的烟雾。

  几个人迅速调整了一下自己在队伍中的位置,然后向着库冈王母的位置直线进击。越是靠近王母位置的库冈,就越强壮有力,不去看其它特征,它们在身形上而言已经与成年的男性兽人无异了,但这并不能更有效地阻止威尔他们前进的速度。他们虽然一共只有七个人,可每个人在自己所擅长的战斗领域中都是实力不俗的好手,若女法师也在队伍中的话,那将更是如虎添翼。

  库冈不断从侧面涌来,凯文和雷欧身上笼罩着斗气,分别守住了队伍的左右两翼,保证队伍可以安全地向前推进;艾达则游走在队伍外围的阴影中,时不时跳出来割开库冈的喉咙或是刺穿它们的心脏,为凯文和雷欧减轻防守的压力;雅米拉最开始还在兼顾着来自侧面的压力,可她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担心的必要,于是便将弓箭集中在正前方的阻碍上;米兰达被大家围在队伍的正中心,她用甜美的嗓音歌颂着神圣的咏叹调,向四周扩散着祝福力场,将同伴们笼罩起来。

  库冈王母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感,它很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手下的库冈卫兵根本无法阻挡入侵者接近自己。作为主脑的王母猛然从休息的状态醒转过来,用精神连接向所有的库冈发出警报,它的孩子们正疯狂地涌回自己所在的这间贮藏室,并对入侵者们发动自杀式的疯狂进攻,以保卫作为核心的王母本身。

  但是这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入侵者的效率高得惊人,库冈王母最强壮的孩子们在入侵者的面前也撑不过几秒,这样下去还没等它所有的孩子赶过来,它就会被这些危险的入侵者率先消灭!库冈王母情急之下很快作出了一个理性的决定:即使大量地损耗自身的能量,也要让这些入侵者葬身于此!

  威尔实在想不通,那些凌风氏族的鹰身女妖们怎么会被这种程度的对手逼迫得弃巢逃离?那群鹰身女妖可以轻松自如地与十几只雪猿或是上百只野猪人战斗周旋,而这些库冈的战斗力甚至不如那些同样没什么头脑的野猪人!

  很快,威尔便看到了他们的目标,库冈王母。那真是一块恶心的巨大肉瘤,它像一颗畸形坏死的心脏一般跳动着,身体表面布满着圆孔状的呼吸道;石灰色的表皮下透着蜿蜒交错的黑褐色血管脉络,在面向威尔他们的这一端,还有着一张可以分成五瓣的腥臭虫口,尖利的牙齿在这张大嘴里呈圆圈状排列成数层,样子异常恐怖。

  陡然间,库冈王母的身体膨胀了起来,原本呈黑褐色的血管纷纷暴起,并开始呈现出血红色的诡异光芒。那些靠近冒险小队的库冈们也随即发生了变化:它们的身体突然扭曲起来,血管在表皮之下扩张膨胀,它们痉挛着不停地靠向威尔等人,然后纷纷爆开自己的身体!

  霎时间,炸开的血肉和碎骨飞溅四射,威尔且战且退,带着其他人被逼到了贮藏室的角落;而那些库冈们则不断地从门口涌入,投入到这场主脑的保卫战之中。

  威尔七人已经被无数的库冈层层包围住了,他依然挡在队伍的最前方奋力击杀进犯的来敌。又一只痉挛的库冈靠过来准备爆体,威尔及时拔出腰间的火铳打爆了它的脑袋阻止了一次炸裂攻击。

  “威尔,快趴下!”佩拉掏出了那杆让她引以为豪的龙炮大喊道:“让它们尝尝这大宝贝儿的厉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