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伏击
灰狼阿虚2017-08-03 12:019,482

  天空灰蒙蒙的,空气里满是潮湿的味道,本应在枝头歌唱的鸟儿纷纷躲进自己温暖的巢床,这一天便在阴霾中迎来了清晨。

  将战斧固定在背后的挂带上,把擦得雪亮的匕首收进腰带上的刀鞘里,葛温娜·诺兹穿戴整齐后走出了房间。从楼梯上走下来的时候她透过窗口看了看后院,那里有她的佣兵小队负责护送的物资,停放在酒馆后院由佣兵队员们轮流看守,确认了执勤的手下没有偷懒之后,她来到了大厅。

  老板戴尔和老板娘正在收拾台面,看到走下来的女佣兵便挂上笑脸对她打招呼,于是她向他们点头回以致礼,大厅里远没有晚上那般热闹,无人就坐的圆桌显得空荡荡的。不,并不是空无一人,她的眼角一跳,看到一个十分秀气的身影坐在门口的圆桌旁伏身写着什么。

  是那个女法师,昨天晚上她施法灭火的身姿令人印象极为深刻。她近身站在滔天热浪前依旧面不改色,手持一根颀长的黑色的木质法杖,挥手间强劲的法术层出不穷,在寒霜冲击、寒冰爆弹、强袭风暴、霜毯术的接连施放下,火势很快便消去了一半儿。

  葛温娜对这种有美貌、有实力、有胆量的女性是很认可的,就如她对自己的认可一般。本想上前和对方打个招呼,不过看对方正一丝不苟、神情专注地用羽毛笔在一张卷轴上描画着符文,就没有去打扰。

  走出酒馆,葛温娜走向了旁边的马厩,却发现有人比她来得更早。那个亚隆人雇佣武士正为一匹栗色的骏马梳洗着毛发,上面的泥巴和跳蚤他都处理得很细致,使整匹马看上去都显得格外地光鲜洁净。

  威尔手上拿着毛刷,转过头看了一眼走进来的葛温娜,便又若无其事地继续进行着刷洗的工作。葛温娜绕过了他,来到了下一个围栏前。圈在这个围栏里的是一只冬雪山羊,这种山羊体型高大壮硕,皮毛厚实色泽灰白,头上的双角粗而弯曲具备可观的攻击力,是铁髯山脉上常见的动物。它们天生就拥有着不俗的平衡力,擅长攀爬山地,将生长在雪山上蜿蜒陡峭的石壁缝隙中的蓝须山藤作为食物。因为它们可以灵巧准确地在山石上跳跃,所以矮人巡山者将它们训练成坐骑,而作为坐骑它们的表现也的确非常优秀。

  葛温娜抬起手摸了摸探出围栏的山羊头,这只冬雪山羊是完成了击退穴居人的委托后,从石炉王国的矮人巡山者那里得到的。

  铁髯山脉位于西大陆的西北方,连绵起伏的山脉常年被寒冷的气候覆盖,白雪皑皑的谷地与峦峰层出不穷,山势陡峭险峻。没有任何势力敢在铁髯山脉撒野,那是属于矮人们的地盘。这些信奉大地与工匠之神杜哈的信徒们在山脉的地下建立了石炉联合王国,与山脉中的穴居人部落是死敌。石炉王国的矮人巡山者们保卫着神圣的铁髯山脉不受穴居人或者其它势力的侵扰,虽然他们并不排斥来访的佣兵、商队和使节,但生性顽固的矮人们很难真正向异族敞开心扉。所以想要获得他们的认可,其实是件十分不易的事情。

  确认自己的坐骑状态良好后,葛温娜看向了一旁的威尔。她注意到后者正将旅行用的那些行囊挂装在马鞍后面,于是终于开口。

  “今天的天气看上去很糟糕,不是么?”

  威尔看了看周围,才意识到这个女佣兵是在跟自己对话。

  “不只是今天。”威尔漫不经心地回答,“接下来几天的时间里,秋雨会一直下个不停,天气也会越来越冷,冬天就要来了呢。”

  “你和那个女法师是昨天才来到这个镇子上的吧?”葛温娜适当地挑起话题,“你们是来找我叔叔的?为什么今天就要急着离开?”

  “因为该找的人找到了,该说的话也说完了,这镇子上也不怎么太平,尽早离开此地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昨晚那场火灾的事件经过我都打听到了,你能凭一己之力同时对抗杀手工会的三名刺客,一定是位非常出色的铁血骑士。”葛温娜转身走近威尔,好让自己可以看清对方的表情,“像你这样的好手,为什么独来独往呢?如果加入佣兵小队或者佣兵团,一定能成为中流砥柱般的人物,可以名利双收。你不打算加入一个有前景的队伍吗?”

  威尔停下手上的活儿,转身面向了女佣兵,虽然她的个子要矮上一些,不过斗志昂扬的眼神却反而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你是想招揽我加入你的佣兵小队?”

  “没错。”葛温娜坦率地承认道,“我的苍刃小队虽然人数不多,不过每个人的实力相对来说都非常不错,有你这样身手不俗的人加入的话,我们的战斗力将会有可观的提升。如果你答应,相信以你的实力,将来一定可以胜任副团长的职位呢。”

  “抱歉,只要我的雇主还没有离开这个国家,我就会以护卫的身份与她同行,所以我现在不可能加入你的小队。”威尔拒绝了女佣兵的邀请,“况且,想要出人头地也不必加入别人的队伍,我完全可以凭自己的能力组建一支属于我的佣兵小队。”

  “真是遗憾,看来你也有着自己的梦想和野心呢……”

  “佣兵用实力说话,任何一个有实力的佣兵都不会愿意屈居于其他佣兵手下的。”威尔将另一围栏里的深棕色马匹牵出,上面已经装好了行囊,这匹马是米凯尔送给他的,在耐力方面十分优秀。

  “说得没错,佣兵都不会服从实力逊于自己的团长或者队长。”面对威尔那略带挑衅的话语,葛温娜并没有生气,反而被挑起了斗志,“不过,我好像被你小看了。那么,要是有机会的话,你我之间可以好好较量一下武技。”

  “当然。如果有机会的话,荣幸之至。”

  …………

  依旧是那条林地间的小径,两人却骑着各自的马,不快不慢地向前行进着。潮湿的天气令林间布满阴沉的雾霾。像这样阴冷的天气,以猎食为生的野兽们会乖乖呆在自己的窝里。因为,依靠嗅觉来实现远距离追捕猎物的特性,在这样的环境下会受到很大程度上的削弱。

  威尔判断了一下在这条林间小径上可能遭遇到的风险,能在这种糟糕的天气里外出捕猎的北地生物,他所知道的只有白甲食人蛛。这种巨型蜘蛛与牛的体型相当,它们喜欢捕食一些中型猎物,也会捕食野猪郊狼一类比较有挑战性的对手。它们具有很强的攻击性,所以如果有倒霉的家伙一不留神遇到正在游荡的它们,是一定会被袭击的。

  威尔认为,在这里遭遇白甲食人蛛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它们喜欢在洞窟密布的山麓里筑窝,即使外出觅食也不会离开巢穴太远,这是忌惮于被竞争者夺取巢穴的可能性。相较于其它种类的食人蛛,北地的白甲食人蛛的体型要大上很多,并且不会选择群居,可食人蛛对居住处的选择却如出一辙。巢穴对食人蛛来说是极为重要的,它们会把猎物用丝缠好保存在里面,巢穴越多食人蛛的生存条件便越好。白甲食人蛛并不用网来守株待兔,而是用它们来布置自己的巢穴。只有它们自己清楚哪些网丝可以碰而哪些网丝则会将自己缠住,它们在巢穴布置蛛网主要是为了困住竞争的同类,防范巢穴被入侵者毁坏占领。

  唯一需要防备的,只有那些想趁着坏天气发一笔横财的暴徒们了。自从一个多月前威尔跟随莉迪亚加入了林田兄弟会之后,他们曾两度加入对抗七指强盗团的战斗,在第二次彻底围剿了他们的老巢。

  七指强盗团的首领“七指”坎帕斯趁着内战的这几年,将各色地痞、流氓、逃兵、罪犯和堕落的难民集结在自己的旗下,壮大了强盗团的实力。不过却因为过于猖狂的劫掠行动引起了林田兄弟会的注目。这支强盗团的总人数超过了二百人,林田兄弟会的人攻进山寨时他们只剩下一百三十余人,那场血战以兄弟会胜利而告终。在之前的一场伪装成商队的战斗中,兄弟会成功地诱杀了强盗团主要战力,会获得这样的胜利完全是在预期之中的。

  威尔的阔剑终结了二十七个强盗的性命,并且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击杀“七指”坎帕斯,博得了兄弟会首领“男爵”的肯定和同僚们的尊敬。那场血战的情形依然历历在目,强盗团里甚至还有十几个未成年的孩子,他们多半被兄弟会的成员们制服,但在混乱的战斗中也有将他们误伤致死的情况发生。这些男孩们因为战争而无家可归,他们并不是自愿成为掠夺者的,最终却落得横尸荒山的下场,没有任何人会为赢得这场胜利而感到高兴。

  无论如何,威尔实在是不想再进行无意义的战斗了。

  过了岔路口,两人策马踏上去往西南方的路。这条道路被雾气覆盖着,能见度实在是不敢恭维。敏锐地察觉到前方不远处有什么人停在那里,于是威尔策马超过了身旁的女法师,抬起手示意她减速停下。

  威尔将马横在莉迪亚的前面,左手拔出短铳指向前方的模糊的人影,然后对其高喊道:“是谁在那儿?”

  “是我,米凯尔。”

  那个人影策马缓缓靠近,听声音的确是那个猎户没错。威尔把短铳收起来后,果然看到米凯尔那张断掉过鼻子的消瘦脸庞。

  “你的感觉很敏锐,年轻人。”米凯尔嘿嘿笑着,“不过要是我真的想袭击你的话,在你察觉到有人之前,就会被利箭钉穿喉咙。”

  作为一名老练的神行客,米凯尔感知方面的能力要比威尔更加出色。他们可以在这样糟糕的天气里也能利用“窥测之眼”来对一定范围的区域进行侦查,从而对目标进行精确攻击,这个探知类的魔法甚至可以发现处于隐遁状态的窃杀者。

  “你在这里干什么?我们不是说好在岔路口前方三苏里(一苏里约等于七百五十米)处的那座小桥附近汇合么?”威尔质问道。

  “啊……”米凯尔耸了一下肩膀,并向北侧的林地里摆了摆头,“我以为自己碰上了点小麻烦,不过穷酸的猎户身上可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于是那些小朋友们就躲回林子深处去了。”

  “你运气真不错,孤身一人没被洗劫的几率,大概跟身穿板甲从断崖上滑落却没摔死的几率相差不了多少。”威尔拍了拍马背将马身调正,“既然你平安无事,那我们就继续上路吧。”

  “威尔……”莉迪亚靠了过来,悄声问道,“那些强盗……我们就这样放任不管吗?”

  “现在不是惹麻烦的时候,救出凯文才是首要任务。”威尔知道,嫉恶如仇的女法师担心那些强盗会对无辜的路人下手,“击退西部那些断齿部族的巨魔后,男爵一定会派兄弟会的人来清理他们。”

  莉迪亚依然有些在意,但是想到这条路现在除了佣兵队伍和士兵小队之外几乎不会有其他人经过,也就没有再去坚持。

  这条两人来时的小路最终通往王城贝鲁,骑马大概需要走上两天的路程,期间要经过两个小村并不断辗转向西而行,如果向东行进则会看到一座名为布拉米的吊桥要塞。

  三人骑着各自的马,没一会儿便走过了那座架设于一条小河流上的拱桥,来到了威尔约定的地点。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沿着河道两岸泥泞的土路可以向着上游方向也就是东北方向前进。

  此时已经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地敲打在树叶上的雨滴与河流发出的潺潺水声相互应和着,奏出一曲清幽的调子。

  河道两岸的树木排列得极为松散,不过却都长得十分粗壮高大。这条土路可以说是自然形成的,其上泥泞松软的土壤让马儿在行进间艰难吃力,不过威尔认为他们的时间很充裕,这样的地形并没有造成什么麻烦,只要不过于靠近就不用担心会滑落到河里。

  过了好一段时间,他们看到河道略微向北方弯曲,并且在南岸一块凸起的坡地处向南方分流出一条窄河。

  “就是这里了,我们把马留在这儿。河对岸距离通往塞俄城的那条路大概只有半苏里(一苏里约等于七百五十米),是伏击的好地点。”威尔翻身下马,望着河对岸对两个同伴说道。

  莉迪亚和米凯尔也跟着威尔翻身下马。脚下的泥泞让莉迪亚略微皱起了眉头,还好她穿着的是一双硬底高跟短靴,只要留心一些就不会弄脏袍子的下摆。

  “我们要怎么过河?游过去吗?”米凯尔抱着一脸疑问地看着足有二十苏码(一苏码约等于七十五厘米)宽的河道,虽然只是下了一场小雨,却也使得河流要比平日湍急。像这样的流速,河水只需高过胸口,就足以把一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冲向下游。

  想要渡过去是不可能的。这个距离对一名拥有实力的武者来说,可以在全速助跑的情况下跳过去,不过河岸上泥泞的土壤却使得这个方案变得不可行。

  “你别忘了,我可是一名法师。”莉迪亚颇有些得意地说道。在这种情况下,法师的法术可以做到其他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她稍稍思考了一下,如果用霜毯术制造一个冰层太过耗费法力,这种情况下,应该先施放风翔术将两个同伴推过去,然后自己则用闪烁术瞬移到对岸,这样才是最节省法力的方法。

  “节省你的法力,交战的时候你至少要用法术锁住十个人,我还有更好的办法可以过河。”

  威尔瞥见附近一棵高大粗壮的石杉树,估算了一下它的高度和河岸间的距离,然后拔出阔剑走过去。他横着刃一剑深深刺进需要两人合抱的粗壮树干,然后双手紧握剑柄开始向上施力。

  这棵石杉因为威尔的蛮力而微微被撼动,身体微微颤抖,并且接连发出木质强行受力时的吱嘎声响。

  “你这是要干什么?”米凯尔显然被威尔的蛮力吓到了。

  “看了还不明白么?”威尔咬紧牙关回答道,额头上青筋暴起,“我当然是要搭建桥梁!”

  威尔低吼着,周身的血液仿佛都沸腾了起来,皮肤逐渐变得通红,石杉树一边的树根已经被拔起,他随即奋力前推松开剑柄,这棵高大的树木便轰然倒向了河对岸,形成了一条连接两岸的桥梁。

  马儿们被倒塌的大树惊得嘶鸣不已,连连后退。

  “你真是……很受破坏神基尔塔里奥的厚爱呢……”米凯尔一面安抚着受惊的马匹,一面惊异于威尔过人的蛮力。

  威尔站在原地,沉重地喘着粗气,身上泛红的皮肤也逐渐恢复了常色。他平复了呼吸后走向两人,牵过米凯尔手里的缰绳。

  “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准备,把马拴在安全的地方,这样我们撤退的时候就有机动力的保障了。”

  …………

  雨依然在下着,势头没有变大,却也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道路旁的林地里生长着一种名为车菇的体型硕大的蘑菇,它们的菌盖大得足够容纳两人在下面避雨,菌杆则高低不等,最高的足有成年人身高的一倍半,最矮的则只差不多能到膝盖的高度。车菇的纤维结构粗糙而坚韧,绝大多数人型生物的消化系统是无法将其分解吸收的,所以不能将它作为食材烹制菜肴。

  莉迪亚躲在高大的车菇下面,她背靠着粗壮的菌柄,坐在下面一只矮凳般的小车菇上。她将一根黑色的檀木法杖插立在面前有些潮湿的泥土中,法杖上的红色晶石宝珠正发出微弱的荧光。

  法杖插立的位置是一道魔法阵的中心,莉迪亚正通过这道探知法阵与隐含在空气中的元素进行精神沟通,以探知方圆几苏里范围内的动静。这个法术对于大多法师来说并不难以施展,也不会很消耗精神力,只是对法阵的绘制精度要求十分严苛,并且只会在法师本人的脑海里进行简易的呈象,所以有很多法师并没有花时间去掌握这项法术。不过对于天资优秀却又猎奇心重的莉迪亚,只要是有可能掌握的法术,她都是抱着宁滥勿缺的心态去学习的。

  “这该死的阴雨天让你的猎鹰无法盘旋在空中侦测动向,不过还好,我们的法师总有一些可靠的法术。”威尔得意地对身旁的米凯尔说道,米凯尔此时正修整着自己的箭矢尾羽。

  米凯尔手握一把特制的弓簧剪刀,将新做的箭矢尾羽修剪整齐。押送凯文的骑士小队中午才会出发,这无疑给了他们充沛的准备时间。其实除了设伏的详细地点,米凯尔对行动计划还是很了解的。

  经过三人的分工协商,米凯尔负责在路面上设置几处爆鸣陷阱,惊吓他们的马匹制造混乱。这种欺诈类的陷阱并不会使人受伤,当然,从马上栽下来的摔伤可不是它直接造成的。这次的对手都是久经训练的骑士,像这样的把戏根本不会让他们乱作一团,不过至少能让他们跳下马警戒,令队伍停止行进。

  接下来,莉迪亚会利用她的闪电枷锁困住那十名骑士。在施放这个法术的时候,莉迪亚必须集中精神进行引导,对十个目标同时施法需要极其精准的操控力。莉迪亚对自己的魔法很有信心,即使对手是那种精锐的骑士,她也有十足的把握困住他们一分钟以上。

  考虑到对方队伍里神官的存在会威胁到闪电枷锁这项禁锢法术(神官拥有可以净化魔法的神术),莉迪亚给了米凯尔一瓶昏睡药剂--这种液态药剂具有极强的挥发性,一旦在常温下接触到空气后就会迅速汽化,产生浓烈的柑橘味,并使嗅到它的有生活动体神智变得模糊,一般来说其效果与受影响者的身体状态有很大程度上的关系。米凯尔的第二个任务就是将这瓶密封的药剂固定在箭上,并让它在距女神官足够近的位置碎裂,相信状态不佳的女神官即使不会立即昏睡过去,也会因此无法集中神智施法。

  最后,对于雷欧这类拥有着斗气力量的剑斗士而言,禁锢类魔法显得有些不切实际,所以莉迪亚只需要专心禁锢那十名骑士就可以了。斗气对任何元素都有一定程度的抵抗和抵消效果,虽然作为气体能量它的杀伤力着实有限,但对一名武者而言,斗气的确是一种极为实用便利的能力。所以,雷欧交由威尔来对付,米凯尔则会趁着对手全部被缠住的空当去救下凯文。

  这套方案大体是由莉迪亚策划的,细节方面则由威尔来补足。威尔决定了进行伏击的地点,以留出便于摆脱对手追击的后路。当然,作为一名足智多谋的法师,莉迪亚也还留有三种以上的后备措施。

  米凯尔相信,只要运气没糟糕到极点,他们一定可以成功的。

  “你把雷欧留给自己来对付……”米凯尔完成了手里的活儿,与威尔闲聊起来,“为什么?真的是出于战术需要?还是,你在为我昨晚说的话赌气?”

  “战术需要。”威尔毫不迟疑地就回答了他,“莉迪亚讨厌造成不必要的伤亡,所以才会尽量避免让身为射手的你与人直接交手。如果把雷欧交给你,那么结果不是你射穿他的腿,就是他把你砍翻在地。不是自夸,与剑斗士对战的经验,我可能比你们两个加起来还要多。”

  “你曾经在索利达斯当过角斗士?”米凯尔问道。

  索利达斯是一个位于东北地区的共和联邦,是西大陆上除了霍达特之外唯一一个奴隶合法性国家,也拥有全大陆最臭名昭著也最具规模的黑市之城--拜伦里斯。神圣教会在西大陆一直致力于推行废除奴隶制的教义,但可惜的是:索利达斯对此的态度是嗤之以鼻。

  人人都清楚,索利达斯共和联邦从来不买任何人的账。即使在神圣纪元之初,那个神圣教廷的势力最为壮大、信徒最为激进狂热的时代,索利达尔也未被圣教军团毁灭,而今它依旧保留着其驳杂凶险却稳定有序的原貌。在索利达斯,财富与实力意味着一切,跟种族、性别与出身毫无关系,从某种角度来讲,她正是因此才极为强大。

  除了黑市和大型赌场之外,索利达斯最著名的就是角斗表演了。每座属于索利达斯的城池,至少都拥有着一座以上的角斗场。几乎每天,都会有近百名各族的角斗士死于索利达斯的角斗场。参加死亡竞赛的角斗士们或是奴隶、或是佣兵、或是冒险者,能让他们如此疯狂的原因在于角斗场可以为他们带来名誉和财富。得胜的角斗士可以拿到丰厚的奖金,可以得到异性的青睐,甚至连酒馆店家都会为你免单。

  “从来没有。不过有机会,我一定会去碰碰运气。”

  一群乌鸦挥动着自己的黑衣呱噪地从西边飞过来,也许那边有什么惊动了它们。不过身为猎手的米凯尔,可以敏感地从动物的表现上判断出一些事情。这群一边疾飞一边大叫的乌鸦,是真正受到了什么可怕事物的波及,并不仅仅是受到惊吓那么简单。

  莉迪亚忽然站起身,满脸的疑惑与不安,她从泥土中拔出法杖,望向西方。察觉到女法师和猎户的异常举动,威尔也迅速站起身。

  “那边发生了一场战斗!”莉迪亚用肯定的语气说道,“雷欧的骑士小队被袭击了,一定是之前埋伏在那里的那群强盗!”

  “林匪流寇怎么可能敢去袭击正规的骑士小队?”米凯尔十分诧异,“难道是亲王的部队已经渗透到战线的后方了?”

  “袭击者的队伍里有一名古怪的施法者,我能感觉到元素的剧烈波动,但我无法辨识那个施法者的法术!”莉迪亚的脸色不太好看,“雷欧的队伍正被追赶,我们必须过去看看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行动失败了。”威尔挡在了莉迪亚的面前,“我们已经尽了我们所能尽的力,现在我们应该尽快离开这里……”

  “难道你要我对此视而不见么,威尔?”莉迪亚皱起了她的秀眉,“雷欧他们并不是恶人,我无法对他们放任不管。”

  “如果真的是亲王的军队在袭击雷欧他们,我们的干涉行为就是在宣告向摄政王效忠。”

  “可是,我们不做些什么的话,凯文会怎么样?他很可能会因此死掉!”莉迪亚仍然坚持自己的选择,“别阻拦我,威尔。”

  女法师的表情严肃起来,用她那双翡翠色的眼睛直视着威尔。威尔知道她是认真的,而且一旦这个女人倔强起来,自己就只有妥协的份。回头看了看米凯尔,他对威尔摆出了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

  “我明白了……”威尔转过身,轻轻一跳,踏上了路面,“你们跟在我后面,我来决定动手的时机。”

  或者……是否动手……

  威尔在心里暗想道。他不在乎男爵的任务,他也不担心雷欧或是凯文的安危,他只为他的雇主效力。莉迪亚不想加入任何一方的原因是她不愿意成为执政者的刽子手。一个强大的法师总是会被各方拉拢,成为他们制胜的武器。而莉迪亚真的要跟亲王的士兵交手,威尔就只能选择将他们不留活口地全部干掉。但是他并不是很有把握,能令雷欧那队精锐的骑士选择且战且逃的对手,一定不好对付。所以,如果情况太过糟糕,威尔不介意对自己狠狠刺上一刀来阻止莉迪亚。

  威尔跑在最前面,他在从军参战时是游骑兵队员,有些任务并不能使用坐骑,而游骑兵又是以其机动性为存在价值的队伍,所以脱离马匹的披甲徒步急行军对于威尔来说根本就是家常便饭;善于在山地林间游走狩猎的米凯尔,脚下的速度也丝毫不逊色;莉迪亚则使用了一种可以使身体适度变轻的法术,以加快奔跑的速度和节省跑动消耗的体力,只是要保持这个法术的效果需要高度的精神集中以引导法力,所以她无法在引导这个法术的同时再去使用其他法术。

  威尔已经可以隐隐约约地听到打斗的声响了,掺杂在其中的还有沙哑浑厚的兽吼声,他从来没听到过这种吼叫。从这声吼叫可以判断出其主人的体型即使比起黑熊,也一定不会逊色。

  莉迪亚忽然看到跑在前面的威尔和米凯尔突然停了下来,原来是一匹战马迎面冲来。战马的背上驮着一个人,那个人软软地趴在马背上,很可能已经死了。从他的穿着上依稀可以认出他是雷欧的部下。

  威尔回头呼唤女法师的名字,莉迪亚心神领会,停下了脚步,向那匹马伸出手掌,轻咏起安神咒。那匹马放慢了速度,直到威尔的身前完全停了下来。威尔抚摸着这匹马的鼻子,直到它完全安定下来,便和米凯尔将那位骑士从马鞍上抱了下来,发现他还尚有一息。

  取下了他头盔,里面是一张因痛苦而扭曲的年轻脸庞。这位骑士背甲的缝隙中深深插入了一柄匕首,右肩胛骨铠甲薄弱处插着两根弩矢,左臂护甲脱落,血肉模糊,似乎是被某种大型生物的利爪撕开的。污浊的黑血顺着背甲滴在地面上,那匕首和弩矢上八成淬了毒。

  “祛痛药剂!”莉迪亚顺手递出了一瓶药剂,这个重伤的骑士已经活不成了,至少不要让他走得太过痛苦。

  祛痛药剂是一种橙色的药液,这种药剂可以极大地削弱伤痛带来的刺激感,并且在初期可以使人的神智处于清醒亢奋的状态。

  被灌下药剂后,骑士剧烈地呛咳起来,睁开双眼恢复了一些神智。

  “发生了什么事?”威尔问道。

  “我们……被……兄弟会……袭击了……”骑士握着威尔的手,如同梦呓般吃力地说道,“救救队长……救救……米兰达大人……”

  言罢,这位骑士便失去意识,他的灵魂投进了冥后的怀抱。那只有力的手也松开了威尔的手掌。

  “绝对不可能是兄弟会做的!”米凯尔愤怒地说道,“一定是有人冒充我们,他们想假借我们的名义去作恶!”

  “我知道……”威尔放下骑士的尸体站起身,忽然扯过一边的缰绳翻身上马,然后驱策着马儿回转马身面向前方。

  “威尔?”莉迪亚有些不安,因为她发觉这个雇佣武士的脸色变得很阴沉,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威尔,而现在,眼前的他是如此陌生。

  “我先过去。”威尔的声音平静得甚至有些冷酷,他双脚轻磕着马腹,便向着这匹马的来路疾驰而去。那位骑士满身的鲜血和垂死的话语让威尔想起了过去,似曾相识的情景让他的心也被拉回那段燃烧着钢铁与鲜血的往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