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援救
灰狼阿虚2019-03-07 15:2910,506

  这只怪物身高足有九诺尺,身躯形体像是成年的棕熊,浑身遍布密集的火红色短毛,并且散发着灼热的气息,雨水浇在上面蒸腾起白色的水雾;它的脑袋像是肥肿的羊头,却仅有一只白色的弯角长在头顶正中,向前突起的大嘴里尽是参差不齐的尖利牙齿;两条前肢与短而粗的后肢相比要纤细的多,顶端长有尖利弯曲的可怕利爪;它在喘息的时候呼出棕黑的污浊烟气,伴着一股焦臭的硫磺味儿,想必从它的嘴里不会吐出什么令人欣喜的事物。

  这只怪物用自己粗硕的身躯挡在道路中间,两人两马四具烧焦的尸体倒在泥地上,如余烬般在雨水中散发出一层薄薄的水汽。那支骑兵队中的两名担任前锋的骑士在它的吐息下活活被烧死。

  除了这只火红的巨兽,骑士们还要面对二十个身穿暗色硬皮甲、头戴鬼枭面具、手持细长弯刀和十字弩,并且训练有素的死士。

  塔宾在上空眯起眼睛俯瞰着脚下的战局,他身穿一袭绣着青黑色魔纹的银灰色长衫,踩在一把凭空漂浮的长剑的剑脊上,负手而立。他对自己的杰作感到非常满意,若是没有由他召唤的这只来自深渊的魔物,那些伪装成兄弟会成员的死士是根本拦不下这队骑士的。

  这队骑士的确算的上是精锐,但塔宾敢打赌,这些愚昧的低等民族自有生以来一定从未见过火云兽,所以才会在它具有威慑力的攻击下龟缩在原地,就连那些经过他们精心训练的战马,在火云兽的威压下也只能丢下主人,四散奔逃。

  塔宾这次的任务是伏击雷欧的骑士小队、劫走凯文,并且大开杀戒。当然,依照斯林姆侯爵的意思,他得留下活口,否则就没办法将这件事嫁祸给兄弟会了。实际上塔宾对于那个蠢货侯爵一直颇有微词,还有他那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儿子,竟然会被凯文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兄弟会头目坏了大事,要让自己来替他擦屁股。但看在那些黑精灵的面子上,这对父子还有利用价值,所以他亲自带着这些侯爵秘密培养的死士对押运凯文的队伍进行伏击。他打算就站在这个没有人会注意到的位置袖手旁观,因为他一点都不在乎那些死士们的死活,斯林姆侯爵的死士们将十字弩挂在了身上,用这种上弹极慢的远程武器对付下马持盾的骑士,可并不怎么有效;不过在近距离的白刃战中,这些手持弯刀的死士也能对骑士们造成压力。在数量上死士们稍占了优势,况且他们的身体灵活敏捷,轻便结实的装备为他们在战斗中节省了不少体力,所以对骑士们来说,他们是一群极为难缠的对手;最重要的是,忌惮于火云兽吐息的压迫力,两名骑士不得不在防御圈外轮流纠缠并吸引它的注意力。可骑士们的体力是有限的,所以过不了多久,他们的防御圈就会被慢慢蚕食瓦解。

  对方已经损失掉了三名骑士,这还是在那位女神官为他们施展加护祝福法术的情况下,不然根本坚持不了那么久。不过那名叫做雷欧的骑士领队倒是很有些本事,即使面对这样令人慌乱的逆势,他依然可以冷静地指挥骑士们组成防御圈,并协调着战力,试图平衡战局。

  雷欧紧紧守在女神官身旁,任何企图接近的敌人都将丧命于那对如同旋风般狂乱的斗剑之下,那令人炫目的剑法时而像对猎物俯冲的鹰隼般迅猛精准,时而又像被激怒的蝰蛇般凶险诡异。虽然表现的很冷静,但雷欧也清楚自己采取的战术根本于事无补,无法转变战局。先抛开那个可怕的魔物不提,只面前这些对手的实力就不容小觑。

  女神官米兰达面色苍白,她已经耗尽了最后的法力。昨夜接连地施展治愈的法术令她十分疲惫,否则骑士们也不会被那只奇怪的魔兽挡住去路。她和雷欧以及其他五名骑士守在囚车旁,那些狡猾的兄弟会劫匪将他们包围起来,不断地消耗着骑士们的体力。其余的两名骑士在包围圈外与那只魔物周旋,她几乎将所有剩余的法力都用来为那两名骑士加持防护祝福,而包围圈中的骑士们也毫不松懈,一旦劫匪们试图分散战力、回头对付另外两个队友,他们就会立即尽全力突围。

  雷欧凭借着精湛的武技抵挡住一波又一波敌人的配合攻击,并适当地击退他们以保持足够的距离,但他知道这只是在拖延时间,这条道路应该鲜少有巡逻队经过,他所抱着的希望即使说成是侥幸心理也不为过。他对防御圈内的部下下达了禁止向前追击、坚守在原位的命令。米兰达的状态非常不好,只要劫匪们不去转身去对付外面的两名骑士,他绝不能冒险!他很清楚对手们的想法:一旦有机会,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拔掉一名骑士,造成防御圈的空缺然后发动一轮猛攻。

  火云兽的口中开始吐露火舌,两名骑士在他身上留下的伤痕虽然都很浅,却令它恼怒无比。那些伤口突然散发出一阵灼热的烟气,两名骑士身上的加护法术已经衰竭,烟气灼伤了他们,滚滚热浪逼得他们向后退却,无法再近身对它造成伤害。而火云兽圆滚的腹部膨胀得更加臃肿,它准备进行一次深度吐息!

  “得把他们救回来!”意识到必须得掩护他们撤回,雷欧喊道。身旁的骑士立即会意,他们的队长要趁着这个机会冲过去,但那样做就无法继续保护他身后的米兰达,所以需要有人及时填补他的位置。

  雷欧的双剑上斗气暴涨,斩翻了一个企图从斜侧方向偷袭的敌人后,他弓起右腿向着面前那个后退的对手奋力一跃,用膝盖狠狠地撞上了他的面门。这一击丝毫不逊于冲锋的战马用前蹄践踏的威力,被击碎面骨后,贯性还拖着身体撞翻了身后的一个敌人,为自己开出了一条道路以脱离包围圈。

  “躲到我身后,回到大家的身边去!”雷欧命令那两名被烫伤的部下顺着自己开出的道路冲回防御圈,挺起双剑刺向火云兽的腹部。

  横扫而来的一只利爪拨开了刺来的双剑,雷欧在另一只利爪扫来之前及时后跳,堪堪躲开了这一击。这时,火云兽已经张开了大嘴,灼热的火柱从中迸发而出,雷欧将双剑交叉护在身前,拼命将身上的斗气全部释放出来,尽量保护自己的身体免受烧伤。他就像一块被巨浪冲刷的礁石一样抵抗着迎面而来的烈焰浪潮,然而斗气仅能为使用者抵消一部分元素造成的伤害。他身上流出的汗已经被蒸发殆尽,臂甲下的皮肤火辣辣地疼,一定是被这高温烧伤了!这只怪物的吐息时间真的很长,雷欧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几秒,只希望如果自己倒下了,其他人能够继续坚持下去。

  就在雷欧以为自己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他隐约听到一阵由远及近的马蹄声。一匹战马从一旁掠过火云兽,随着一闪的银光带起了一波黑色的血雨,这记来自侧后方的重击直接中断了这只魔兽的吐息。骑在战马上的骑士手持阔剑,穿着一身灰不溜丢的铠甲,他并没有降低马速,从背面斩伤火云兽之后直接从雷欧的左侧掠过,对那些袭击者进行了一轮猛烈的冲杀,死士们形成的包围圈瞬间溃散了一角。

  “巡逻队的人来了,我们得救了!”一名骑士高喊道,其他的骑士也跟着发出了一阵高亢的欢呼,他们高举盾牌冲撞对手,不再一味地消极防守,而是在打退对手的同时适当地进击。

  局势立即发生了变化,雷欧的双剑舞出缭乱的冷光,如同鬼魅般不停地切换着站位,火云兽在如此强烈的攻势下显得极为笨拙。雷欧看准时机回转自己的身体施展了一记鹰摄斩,两柄斗剑裹着斗气从同一方向击中火云兽粗壮的后腿,切出一道呈三角状下凹的恐怖伤口,这下敏捷灵活的雷欧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

  而另一边,对死士们进行第一轮的冲杀后,威尔调转马头、策马加速,准备开始第二轮收割般的冲杀。然而,一名死士在威尔骑马冲过来之前,向战马的前腿投出了飞石索。

  飞石索是极为古老的一种狩猎工具,结构极为简单,用一对铁箍、铅坠或是石块束在一根绳子或是一条锁链的两端,就可以制作出一套飞石索。它常被当作单兵对付骑兵的道具来使用。用离心力旋转着将其抛出,就可以缠缚住马匹的腿,使其绊倒。

  “见鬼!”威尔只感觉身子一沉,就被抛出了马背。原本一定会被摔得很惨,然而威尔在落地时很灵巧地用手臂一撑,身体向前翻滚一圈后直接起身,顺势借助还未抵消的贯性,猛然冲向那个扔飞石索的死士。对方还没来得及拿稳手中的弯刀,就被一剑深深地刺入腹部,威尔将尸体甩开,这一系列动作几乎没使他放慢向前冲锋的脚步。那些死士们见状立即果断地放弃对骑士们的围困,转过头来应对威尔。

  塔宾意识到,如果自己再不出手,局面将会变得不可挽回。

  雷欧的双剑已经深深刺进了火云兽的胸膛,这只魔兽发出了刺耳的嘶吼。塔宾将左手举在胸前,变幻着手势飞快地捏出一套法印,随后向重伤濒死的火云兽一指。雷欧刚刚从火云兽的身体里抽出斗剑,准备斩下它的头颅,可它却僵直了一下,突然炸裂开来!

  雷欧被爆炎和气流产生的冲击波抛飞出去,撞上路边一棵粗壮的树干,然后摔落在地失去意识。“雷欧!”米兰达看到这一幕后焦急地喊着他的名字,想要冲过去,却被保护着她的那位骑士拦了下来。

  解决雷欧后,塔宾脚下那柄轻薄的长剑带着他向着骑士们的包围圈俯冲,在长剑击中目标之前便以后空翻轻巧地跃下,落在地面上。

  剑尖撕破雨幕,发出清脆的鸣叫,径直刺向护在女神官面前的那位骑士。由于雷欧被濒死的魔物自爆所伤,这名骑士正因担心队长的安危而分神,加之是从上方袭来的攻击,所以他的反应慢了半拍,但这半拍却是致命的。

  他下意识地想举起盾牌格挡,但是那柄诡异的长剑却早一步贯穿了他的胸膛。骑士的盔甲很坚固,正常来说像塔宾那样轻薄的剑应该被折弯弹开,可剑锋却竟然洞穿胸甲重伤了骑士。

  塔宾落地后。他信步上前抓住了长剑的剑柄,将其抽出,剑身上沾满了骑士的鲜红血浆。骑士似乎想要予以还击,可他已经无法举起手中的剑,只能无力地跪倒在地上。

  “保护米兰达大人!”这是他所能说出的最后一句话。

  塔宾走过了这位骑士的尸体,接近虚弱的女神官,只要挟持了她,骑士们一定会乖乖地束手就擒。另一名骑士迅速冲过来试图阻拦塔宾,后者再次用左手捏出一套法印,几张符纸像幽灵般从他的长衫下飞舞而出,黏在了前者的身上。这些符纸释放出奇怪的力场让那个骑士四肢变得僵硬动弹不得,塔宾用左手在剑刃上划破掌心,然后伸直染上血的食指和中指在身前的虚空中飞快地描绘着一套复杂的字符。

  “爆!”塔宾在完成字符的描绘后向前推出手掌,贴在骑士身上的纸符便应声爆炸,火光过后原地只剩下一具冒着黑烟的残骸。

  米兰达已经没有法力可以为骑士们加持任何防护法术了,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五官清秀却面容冷峻的亚隆人用残忍的手段杀掉那两名骑士,并一步步地逼近自己。

  塔宾伸手去抓虚弱无力的米兰达,女神官慌忙地向后一躲,不慎跌坐在了地上,塔宾只扯下了她的帽子。

  帽子与面纱是连在一起的,随着帽子被扯脱,亮金色的卷曲长发也在潮湿的空气中散落开来。虽然面色苍白憔悴,身上又沾上了不少泥水显得极为狼狈,但依然未对她的美丽造成丝毫影响。浅蓝色的双眼在少女白皙肌肤的衬托下好比拂晓后的晴空般纯洁清亮,紧致的面颊、高挺的鼻梁和丰满的嘴唇令她拥有诺莫人标准的传统美貌,就像圣殿中摆放的赐福天使像一样典雅而又圣洁。

  也许是惊异于米兰达美丽的容颜,塔宾略微迟疑了一下。不过很快他便恢复了常态。将跌倒在地的女神官拉起来,染血的锋利剑刃贴向了她白皙的脖颈。

  “都给我住手!”塔宾提高自己的声音,好让每个人都听到,“丢掉你们的剑,否则神官大人美丽的头颅就会掉落在烂泥地上!只要你们现在释放凯文,我就可以向你们保证不会伤害这位美丽的女士。”

  骑士们终于发觉他们的女神官被一个穿着银色长衫的亚隆人用长剑挟持,于是纷纷停手,随之将武器丢在了湿滑的泥地上。

  塔宾看到依然手持着染血阔剑的威尔,几名死士围住他,却不敢轻举妄动。在之前的战斗中,威尔被这些死士围住后就站在原地卖出假破绽等待对手进攻,一旦对方上当就毫不留情地予以斩杀,想必这个雇佣武士冷酷有效的诱杀手段已经开始令他们心生忌惮。

  “还有你,那个灰甲骑士,扔掉你手里的剑!”塔宾望向了威尔,“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上亚隆人同胞,只可惜你站错队了……”

  威尔则挺直了身体,一只手举起沾满血污的阔剑指向塔宾,阴沉着脸,姿态充满挑衅,对他说道:“想要我的剑,那就亲自过来拿呀,胆小的杂种!但你也要做好身首异处的心理准备!”

  “你竟敢叫我杂种!?”塔宾被威尔的嘲讽刺激得面色铁青,原本清秀的脸庞狠狠地扭曲着,握剑的手指因为用力被捏得发白,手中长剑也因此微微颤抖。威尔说出了那个他最无法容忍的词语,令他想起了自己那受尽欺辱的悲惨童年。

  疯狂的念头开始侵蚀塔宾的神经,但最终理智还是站了上风:他绝不能在那些黑精灵的面前丢脸,不能给教尊丢脸。

  “我再说一遍,放下剑,难道你想让一个女人为了你愚蠢的决定而流血?”塔宾一边威胁着,一边盘算着一定要活捉这个灰甲骑士,然后用他来作自己的活体实验材料。睚眦必报、虽远必诛是他的信仰!

  “威尔大人……是威尔大人吧?”一位骑士似乎是认出了他,有些抑制不住失望。当然,这倒不是出于什么其它原因,只不过如果他是巡逻队的先锋,他们还有撑到援兵赶来的希望。

  “你叫威尔?很好,我记住这个名字了!”塔宾冷哼一声。

  “威尔大人,我知道这个请求很过分,但还是希望你能放下武器,我们曾以生命起誓保护米兰达大人,所以我恳求你……”这位骑士没有理会塔宾的话,他试图说服威尔以保证女神官的安全。

  然而威尔还没等他说完就极不情愿地扔掉了自己的剑,犹豫了一下又把匕首和火铳也扔掉了。他本就想要刺激塔宾,让他失去理智,从而放开米兰达攻击自己,虽然基本上就是抱着侥幸心理。

  “你们不必恳求我,选择帮助你们是出于我自己的意愿。”威尔对一脸感激的骑士们说道,他想起之前那个在自己眼前死去的骑士。

  那位骑士在临死前紧紧握着他的手,提出最后的请求,他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拒绝的。三年前,被威尔视为兄长的那个人也是握着他的手,对他提出了最后的请求,所以一向冷静理智的威尔才会将之前的谨慎远远抛到一边,如此冲动地行事。但他并不后悔,一点也不。

  “我们已经放下武器了,那么现在,你也得放开米兰达大人!”那位骑士向塔宾要求道。

  “当然,我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塔宾将抵在米兰达脖颈之上的长剑移开了一些,然后从身上摸出一只苹果大小的陶罐,随手丢在一块坚硬的石头上,“我保证过不会伤害她,所以她会没事的……”

  陶罐应声破碎,几只指甲大小、背甲上有着黑白花色的虫子从碎片下面爬了出来。即使是在泥地上,它们爬行的速度依然非常快,目标却是那些尸体--骑士的、死士的、战马的--任何一具尸体。

  那些虫子长有强有力的前螯与口器,利用这两个器官它们很容易就挖开尸体的表皮钻进了里面。尸体慢慢地瘪下去,那些虫子正在融解吸食里面的血肉!

  “你这个邪恶的家伙在做什么?”

  “不要亵渎骑士的遗体,你这混蛋!”

  骑士们愤怒地大声谴责着塔宾,他们不清楚那些虫子到底是什么,但对战友们的尸体成为那些恶心虫子的食物感到忍无可忍。那些死士用刀尖指向骑士们的喉咙,阻止着他们的反抗行为。

  战马尸体那焦糊的表皮正在向外渗出恶臭的脓液,尸身在那些虫子的影响下逐渐液化,变成了一堆粘稠恶心的、蠢动着的肉泥,其中似乎正有什么东西在孕育着。骑士和死士的尸体也同样在经历这令人作呕的过程,只是战马身上几乎未着护甲,所以能够看得更加清楚。

  “你们快带着我们的大英雄离开这里,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没有理会骑士们的咒骂,塔宾对命令那些死士带走凯文。

  两名死士推开手无寸铁的骑士,来到囚车前打开挂锁,架起依旧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凯文,然后带着他消失在林地里。

  塔宾推开米兰达,对那些盯着骑士们和威尔的死士说道:“你们跟上去,我已经说了这些人交给我就行了,别让我再说第二遍!”

  那些死士犹豫了一下,便跟着之前的同伴撤离了。

  一具骑士的尸体鼓动起来,刀刃般的前肢从中穿刺而出,甚至连同尸体外罩的金属甲都被这锋利坚硬的甲质前螯割出一道缺口,而随后另一只前螯也从中破出。两只前螯交替作着切割工作,然后一只褐底白纹、拥有一对镰刀状前螯和六条尖刺般节肢虫足的异虫,体型比人头略大上一圈,拥有着慑人的丑陋外形。

  其它尸体中的异虫也纷纷爬出,它们像疯狗一般扑向了手无寸铁的骑士们,一跃而起抓附在他们的身上,有力的前螯挖开铁甲,割破其中的血肉。突如其来的袭击让惊慌失措的骑士们根本来不及应对,他们试图奋力挣脱这些可怖的虫子,但尖刺般的虫足已经牢牢地将异虫固定在他们身上,即使倒在地上打滚也无济于事。

  那些异虫却并没有袭击威尔,他在一旁无能为力地看着骑士们被这些虫子屠杀,血浆四处纷飞,惨叫声不绝于耳。那个叫做米兰达的女神官瘫坐在原地,异虫也没有去攻击她,不过看样子她是帮不上忙了。于是威尔将视线移向了一把死士用的弯刀,那是距自己最近的武器。就在他想摸过去偷偷捡起来的时候,一只毡靴踩在了它上面。

  将剑尖指向妄动的威尔,塔宾可不会让这个突然冲出来坏事并且触犯他尊严底线的家伙被玄龙蛊咬死,他要让这个家伙作为自己的实验体活下去,他要让他生不如死!

  不过在此之前,塔宾决定先好好羞辱他一番。于是他笑了笑,用毡靴将脚下的弯刀向前一挑,踢向了威尔。威尔抬手接住弯刀,用有些不明所以的眼神看向塔宾。

  “你刚刚不是觉得有机会赢我吗?”塔宾一副极为自信的表情,“为了让你输得心服口服,所以我不会让你手无寸铁的。”

  威尔掂了掂手里细长的弯刀,露出苦笑。对于他来说,这把武器实在是太轻了,握把仅容一手持握,挥舞起来威力有限。这把弯刀如果是在一个腕力不够但是身体灵活的人手里,一定可以充分发挥它的优势,可威尔拿着它,仅能达到将就防身的程度。

  塔宾攻了过来,一剑直刺威尔的胸口。凭经验而言,威尔觉得这八成是佯攻。一般来说,在决斗中上来就用剑刺击的,基本上都是出于试探。刺击若想达到一击重伤或致命,动作无论是前摇还是后摇,都会很大,这就给了对手足够的反应时间和充分反击的余地。

  用弯刀将刺过来的长剑拨开,剑锋被击偏后塔宾立即转身回扫,动作极为流畅轻快,威尔只好向后躲闪。如果击偏那记刺击时,他用的是自己的阔剑,趁着塔宾转身进行回扫的时候,自己就可以站在原地招架并且予以回击了。单手弯刀重量上的劣势在招架和偏斜武器攻击的时候体现得淋漓尽致,阔剑只需要一个很小的动作就能击偏的长剑刺击,弯刀却需要威尔将身体转出整个半圈,所以他只能选择后退躲闪来应对塔宾的回扫。

  其实威尔如此谨慎的原因,主要是塔宾手里那柄诡异的长剑。按说这种极尽轻薄细长的长剑在面对板甲、鳞甲、锁甲以及任何金属甲的时候应该表现得力不从心,但是威尔却亲眼见到它轻易地洞穿骑士身上的护甲,除了不明的材质外,应该还和上面镌刻的血色魔印有关。

  塔宾越攻越猛,下刺、上挑、横劈,细长的剑刃从各个角度袭向威尔。威尔则极力招架躲闪着每一击,找机会用反击逼退塔宾。手上弯刀的崩口越来越多,与之相对的,则是塔宾脸上越来越得意的笑容。

  终于,弯刀在一次逼退塔宾的反击中被一剑斩断,只剩下一诺尺左右的刀刃。威尔因此而迟疑了一下,塔宾看准时机一剑刺向他的胸腹。剑刃穿透威尔的护甲并从背部刺出,剑锋上多了一抹鲜红。

  塔宾知道自己赢了,他故意将这一剑的位置向下压了一点儿,以避开对方的心脏,这样就可以使威尔重伤失去战斗力却不致死。他会用最好的药剂和治疗手段让威尔先活下来,然后再好好地折磨致死。

  正兀自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塔宾眼角闪过一抹银光,他本能地用左手去挡了一下,然而腹部却传来了一阵剧痛。威尔居然反击了!

  那把断掉的弯刀刺中了塔宾,好在那只是不太锋利的断面,塔宾的左手也阻挡了威尔持刀刺过来的手臂,所以只刺进去了半寸左右。惊慌中塔宾一边高声痛呼一边用力去抽自己的长剑,他发现长剑竟然卡在威尔的身上。

  “嘿嘿嘿,你要是想让我输得心服口服,那可得给我一柄相同的武器才行……不然,我就只好把你的剑夺过来了!”

  这个亚隆人武士忽然用低沉的声音笑了起来,塔宾发现自己的剑并未刺中他的胸腹,而是刺在了侧腰向上一些的位置,在中剑的最后关头,威尔竟向一边稍稍地避开了使他重伤的一击!此时威尔的肘部正死死地夹在自己的侧腹部,卡住了塔宾的剑。因为这柄剑正在用力地向后抽动,伤口在两个对抗力的作用下再度涌出鲜血,顺着剑刃流淌,然后在雨水的冲刷下向地面滴落。

  威尔持刀的右手不断施力,论力量塔宾哪里是他的对手?所以即使塔宾用上吃奶的劲,也无法阻止断刀更加深入伤口。威尔的伤口也很疼,应该说比塔宾疼多了,但是他相信对方会比自己先松手的。

  就在右手快要松开长剑的时候,塔宾心头一怒,情急之下左手再次捏出一套法印,一层暗黄色的护盾在自己的面前形成,并将威尔向后撞开。这层护盾一闪即逝,它的作用就是弹开一次敌人的近身攻击,所以将威尔弹出后它也耗尽能量消失掉了。

  “该死的杂碎,你居然伤到了我……”塔宾轻轻摸着腹部的伤口,它正在流血。左手向前伸出,再次捏出一套法印,因为愤怒和疼痛他的手变得有些颤抖,但并没影响法术的正常施放。

  被向后震开,刚刚站稳脚步的威尔忽然感到头痛欲裂,他半跪着,一手撑在地面上,一手扶着自己的头,强烈的晕厥感让他作呕。紫红色的光晕包裹住了威尔的头,塔宾释放的灵魂冲击让他的意识乱作一团,就像是风暴一般在他头脑中肆虐破坏。

  “我要粉碎你的意志!”塔宾疯狂地高喊着,加大了魔力的输出。

  清亮柔美的咏唱声骤然响起,炽热的火元素立即开始在上空盘旋凝聚。莉迪亚的身影在雨中逐渐清晰起来,她双手高举黑色的法杖,碧绿色的双眼里透射出带有魔力涌动时爆发出的强光,赤红色的魔法能量围绕在她的身周旋转,蜜色的秀发与法袍的下摆随着蒸腾的气流微微向上飘动着,雨水甚至还没沾到她的衣服就被迅速汽化掉了。

  塔宾中断了灵魂冲击,剧烈的元素波动预示着一个强大的法术即将完成。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多出了一名女法师,但她绝不可能是自己这一边的,于是塔宾准备打断她的法术。

  一支利箭从斜侧方射来,塔宾侧过身子堪堪躲过,然而第二支利箭也紧随而至,塔宾慌忙挥剑将其击开。

  “还有一名弓箭手?”塔宾望向了林地,那个弓箭手根本就没露面,但绝对不会让自己有机会打断女法师的法术。

  橙黄色的法阵在空中成型,感觉到威胁的异虫纷纷涌向莉迪亚。数十枚火球倾泻而下砸向湿软的地面,爆开阵阵焦灼的烈焰,异虫们在火海中化为齑粉,火光甚至映亮了这阴霾的天气。

  在流星火雨的法阵成型后,莉迪亚并没有停止咏唱,雷光在她的法杖顶端凝聚,将法杖指向惊魂未定的塔宾。一束雷光呈电弧状自法杖顶端射出,将塔宾击倒在地。

  塔宾狼狈地站起身,好在他的长衫上有着可以完全抵消一次法术伤害的触发魔印附魔,不然挨了这一下,估计自己连爬都爬不起来。腹部的伤口还在向外渗血,塔宾已经无法再同时对付法师和射手两个人了。他极为不甘心地望了一眼半跪在不远处的威尔,从长衫下抓出一把纸符向上一抛,施展法印。那些纸符在法术的力量下在塔宾身旁旋转围绕并且燃烧,渐渐形成一层有着血红色光芒的能量罩。

  “我会记住你们每个人!当天威降临之时,你们的灵魂将会堕入无间地狱!”血色强光越来越刺眼,然后突然熄灭,塔宾消失在原地。

  威尔觉得自己的头脑清醒多了,他站起身,左腰腹处的伤口依旧很疼,但对他来说只是不足挂齿的皮外伤而已。铁血骑士的强悍体质使得威尔可以对这种程度的伤口无视,现在流血就已经远没之前那么严重,也许再用不到半天的时间,就可以结痂了。

  “你们来得也真够慢的啊……”威尔勉强开了一个玩笑。

  “你还说!”莉迪亚嗔道,她望着身上满是污泥和血迹的威尔,“只顾自己骑着马全速冲过来,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么?”

  还好莉迪亚并没看出自己受伤,不然一定会挨上一顿骂,然后被她命令停留下来处理伤口的。

  “凯文呢?”米凯尔也从林地中现身,问了一个很容易便能猜到答案的问题。

  “被那群人劫走了,现在追的话,应该还来得及……”威尔指向死士们撤离时走的那片林地回答道。然后便在一片混乱中寻找自己的武器,短铳里的火药已经潮湿了,看来不清理一番是无法再次使用了。

  “我先追过去!”米凯尔留下两人,追进了林地中。

  莉迪亚俯身将米兰达从地上扶起来,并喂她喝下一小瓶补充精神力的格林药剂。这种高浓度的淡紫色药液将逐渐恢复使用者的法力,也让女法师能放心地留下她,跟着威尔他们去截下凯文。

  “雷欧!”米兰达吃力地喊出了这个名字,手虚弱地向前指了一下。威尔和莉迪亚看到一个人摇摇晃晃地从路边的角落处站了起来,他身上的盔甲已经被撞得有些变形了。

  雷欧的左手已经握不住剑,甚至抬都抬不起来,八成是骨头断掉了;他感到有些喘不上气,再加上每走一步就产生的剧痛感,能让他判断出自己左侧的肋骨一定是严重地裂开了。举目望向这满是尸骸的修罗场,自己的部下都死了,唯一令他没有绝望得发疯的,就是女神官还活着。他踉跄着试图走向米兰达,却倒在半路上昏厥了过去。

  莉迪亚立刻跑过去检查雷欧的情况,发现他虽然重伤但是却不致死,必须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治疗才行。米兰达一个人一定无法照顾他,所以莉迪亚做出了一个决定。

  “莉迪亚,我们得走了……”威尔将武器都整理完毕,对莉迪亚说道。他已经预感到了一件事,可他不想让它变成现实。

  “我得留在这里……”莉迪亚说道,“我得把他们两个送到安全的地方去,否则雷欧可能会死在这儿。”

  “为什么?”威尔的语气里有些恼怒,“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身份,你这样做是会被他们关起来的!”

  “因为如果我不这么做,我这辈子都不会安心!”莉迪亚回答,“威尔,他们是好人。而且我是一名法师,法师总会有办法脱困的。”

  “那我跟你一起留下。”威尔当然不会因为她的说辞而放心。

  “不,你去帮米凯尔,他一个人一定应付不来!”莉迪亚严词拒绝了他,“我会在王城贝鲁与你们会合的,相信我。”

  “……就知道你会这样。”威尔忽然笑了起来,唯独莉迪亚的这份倔强,他是无论如何都没辙的。也正是因为女法师的这份倔强,威尔发现自己整逐渐地找回了某部分已被遗忘的那个自己。

  “早点回来,不然我就不得不去找摄政王的麻烦了。”威尔走向那片林地,循着米凯尔走过的地方跟了过去。

  “嗯,我会的。帮我照顾好苏儿……”

  威尔没有回头,只是抬起了一只手,示意自己听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