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谎言
灰狼阿虚2018-03-22 12:5911,704

  潮湿松软的林间地很容易留下足迹,而且米凯尔每隔一段距离都会留下指引威尔追上去的路标。只要在奔跑的过程中留心地面,就会发现那个老道的猎户留下了他制造箭矢时所使用的羽毛。

  这种作为箭矢尾羽的羽毛有着褐色与白色交替相间的斑纹,是从一种名为“瑞曼雉鸠”的鸟类身上获取的素材。瑞曼雉鸠生息在寒冷的北方山林中,它们并不会真正的飞行,只能进行一定高度和距离的滑翔。所以作为猎物来说,它算是很容易猎取的一种。瑞曼雉鸠的羽毛宽大平直,于是北方的猎人经常用它来当作素材制作箭矢的尾羽。

  威尔记得有一次在野外休息时,自己还抓到过这种笨拙肥胖的雉鸠当作晚餐,将它烤得酥嫩可口。虽然他自己对这种野味已经没什么新鲜感了,不过莉迪亚却吃得非常开心。

  想到莉迪亚,威尔不由又有些担心。那个女神官绝对不会向雷欧隐瞒自己亲眼所见的一切,而雷欧也不是没有头脑的人,一旦联系到他们两个在纳柏镇上的所作所为,很容易就能推断出威尔和莉迪亚的目的与凯文密切相关。当莉迪亚将他们安全地送回塞俄城,摄政王手下的军队很可能就会立即逮捕莉迪亚。虽说她是一名实力不菲的法师,但若被禁魔镣铐封锁住法力,她就只是个柔弱的女性而已了。

  威尔对自己这位雇主性子上的某些部分还是十分了解的,即使在威尔看来十分愚蠢的一件事,一旦莉迪亚决定去做,那么无论是谁都无法让她打消念头的。威尔对于莉迪亚决定帮助米兰达和雷欧的这件事情依然持否定的态度,但她若不这么做,那她就不是莉迪亚了。

  甩掉这些令自己分神的念头,威尔加大步伐的力度。米凯尔在林地里奔跑的速度可不慢,而威尔又有伤在身,不施展全力很难跟得上他。也许等威尔找到米凯尔,他已经和那群冒充兄弟会的家伙们打起来了,那将会是又一场战斗,威尔要集中精力才行。

  前方似乎有什么东西,威尔靠近一些后才发现那是一具尸体。尸体被割开了喉咙,鬼枭面具依然还戴在脸上,是那些冒牌货中的一员。发现尸体上有一只米凯尔留下的羽毛,威尔便没有留下来查看。割喉可不像是米凯尔的风格,他留下羽毛的意图是给威尔传递一个信息:我没事,不要去管这具尸体,继续跟着我。

  地势逐渐开始向上隆起,威尔听到了打斗的声音和野兽的低吼。终于在一个土坡处看到了米凯尔的身影。米凯尔对威尔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威尔立刻放慢脚步跟着米凯尔爬到了坡顶。

  土坡的另一边是一块较为平整的空地,那群劫走凯文的家伙受到的是来自于郊狼的袭击。威尔看到了满地的人和狼的尸体,凯文被死士们护在身后,他的双手依然被反绑着,茂密的血红色长发披散着,显得十分落魄。

  威尔发觉这些郊狼正是昨天伏击自己和莉迪亚的那一群,他认得那只有着红棕色毛发的独眼头狼。死士的弯刀刺入那只独眼头狼的胸口,而它在倒下前也咬断了对方的喉咙。郊狼只剩下两头,死士却还有六人。威尔趁着那群家伙的注意力放在那两只郊狼身上时,悄悄从土坡上滑到下面一处灌木丛里,等着对方战斗结束再突然发难。

  最后一只郊狼倒下了,那些人果然因此放松了警惕。趁着两名死士还背对着自己,威尔冲出了灌木丛,借着冲锋的速度一剑斩翻一名死士。旁边那名死士的反应很快,但刚刚开始转身,威尔的剑就从侧面刺进他的身体。因为威尔身着金属甲,况且还是向前冲锋的状态,所以死士的身体被推向了旁边的一棵柞树,剑锋贯穿他的腰身后刺进了柞木的树干,就像是将他钉在上面一样。

  停下来后,死士挥动弯刀想要反击威尔,但因为身体转不过来,所以刀刃只能够到威尔面前半寸左右的位置。威尔抽出阔剑的时候,他还试图扑向威尔,却因致死的重伤倒在了血泊中。

  另一名死士在威尔抽剑的时候从侧面冲向了他,一支裹夹着斗气的利箭从头顶掠过,精准地射入那名死士的胸口,斗气的力量甚至将他的胸骨击碎,发出令人心悸的脆响。米凯尔站在土坡上方,第二支箭早已搭在弦上,这个射击位置对于弓箭手来说是很有优势的。

  对方只剩三个人了,可以说威尔和米凯尔的胜算极高。米凯尔打算劝这三个人投降,而他们却相互对望了一眼交流着什么,其中两人迅速冲向了威尔,而最后一个开始给十字弩上弹。米凯尔发觉威尔的动作有些迟钝,特别是向左转身防御的时候尤为明显。于是他没有选择对正在上弹的那个家伙射击,而是瞄准了缠着威尔的一个。

  这两名死士非常小心,他们也察觉到威尔的动作远没有之前交手时表现得那么凌厉了。威尔腰上的伤口再一次裂开,刚才连续击杀那两个死士的时候力图达到一剑击杀,所以动作过大从而牵动了伤口。现在面对这两个死士的时候他已经无法再掌握攻击的主动性,只能在防守中寻找反击的机会。

  然而,这两个死士对威尔所采取的攻击几乎全部都是佯攻。也许是自己之前所展现出的反击击杀手段令这些家伙们印象深刻,难道这些家伙在消耗自己的体力么?威尔暗自忖度,不过因为有米凯尔作为后援他倒不怎么担心对方所采取的这种消耗战术,恐怕还没等到自己喘大气,米凯尔就已经找到射击的机会将他们全部解决了,这种情况下有一个神行客作为队友还真是很可靠呢。

  果然,米凯尔的利箭再次射出,击中了其中一个死士的肩膀,致使他挥刀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威尔抓住机会一剑击毙了他。

  这时上弹的那名死士刚刚将弩箭装载完毕,米凯尔立即引弓向他射击,之所以先去射击对付威尔的那两个死士就是因为十字弩上弹较慢,在这个弩手开始瞄准之前,米凯尔有足够充分的时机可以阻止他对威尔进行射击。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使用十字弩的那名死士却转向了凯文,并且举起了十字弩。与威尔缠斗的那名死士忽然向后一跳丢出了两枚飞刀,逼迫威尔挥剑格挡,他利用威尔无法追击的空隙转身跑向弩手,并用身体为弩手挡下了米凯尔的箭。

  十字弩的簧片发出一声闷响,弩矢射中了凯文的面门。威尔冲上去将死士斩杀,但为时已晚。米凯尔从土坡上跳了下来,威尔则奔向了凯文,他依然保持着双手被反绑的样子跪在原地,只是垂着头。弩矢看上去依然插在他的头上,奇怪的是并没有鲜血流淌下来。威尔将凯文那红色的长发拨开,那根弩矢被他叼在嘴里,他居然用牙咬住了飞射过来的弩矢!

  凯文拥有大海般湛蓝的深邃双眼,皮肤略有些干燥粗糙,却十分白皙,将一头血红色的长发映衬得格外鲜明。也许是由于近些日子被囚禁于监牢,他显得有些虚弱消瘦,身材看上去却依然结实健硕。

  凯文的意识似乎正处于模糊的状态,对威尔的举动没什么反应。

  “他还活着……”威尔对米凯尔招呼道。

  “活着?”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米凯尔走过来打量着凯文,然后有些哑然地对威尔说道:“这小子的命还真硬呢……”

  “接下来只要将他交给男爵就行了吧?我和莉迪亚总算没有白跑一趟呢……”威尔觉得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审问的事情就交给男爵吧,毕竟事关他兄弟的下落。”

  凯文·泰伦米尔,有着“斗神的红狮”美誉的宗拳师。是林田兄弟会中除了首领男爵之外名号最响亮的兄弟会成员。他数次击退过企图袭击村落的盗匪,并且还将一座要塞仓库中的军备物资全部盗走,将它们分发给了受难的村民们。在他声望的影响下,许多人加入了他的队伍,和他一起惩奸除恶、劫富济贫。

  然而,真正的林田兄弟会成员却十分清楚,凯文其实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冒牌货,首领男爵在此之前对凯文这个人根本一无所知。不过相较于其他那些冒充林田兄弟会四处行骗的家伙们不同,凯文似乎真的一直在做着与兄弟会信条一致的事情,男爵对此很感兴趣,同样也有些不放心,所以就派遣自己的兄弟奥吉尔作为线人加入凯文的麾下,以严密监视和调查凯文的动向和意图。

  自从卡米村遇袭后,奥吉尔便音讯全无,据说凯文手下的人被那群强盗杀了个精光。男爵为了调查这件事,当然也是为了找回自己的兄弟,决定将凯文从纳柏镇的牢狱中救出并亲自审问。但因为断齿部族的巨魔一直在王国南边的几个村镇肆虐暂时抽不开身,所以才委托莉迪亚和威尔前往纳柏镇将凯文活着带回兄弟会。

  “他看上去脸色不太好……”米凯尔得出结论,当他将目光转到威尔身上时,发觉后者正在流血,于是皱起眉头:“你的脸色也不怎么样,威尔,什么时候受得伤?”

  “在你们赶过来之前,和另外一个亚隆人交手的时候……”

  “莉迪亚呢?你最好赶快处理一下,这伤口看上去可不浅。”

  “她有必须要去做的事,不过我们会在王城会合的。”

  威尔一边说着话,一边环顾四周。这块小空地上满是倒在血泊中的尸体--人的,还有狼的。这些血很快就会吸引一群嗅觉敏锐的掠食者,这里可不是能好好休息的地方。眼角一跳,威尔看到那只有着棕红毛色的独眼头狼依然在吃力而痛苦地喘息和抽搐着,口鼻不住地向外涌出血沫,刺入胸口的弯刀应该已经击穿了它的肺叶。

  “我们得另找个地方休息才行,但在此之前,我也有一件必须去做的事……”言罢,威尔自顾自地走向了那只头狼。

  这头野兽已经活不成了,余下的生命里除了缓慢的痛苦就只剩下死亡。威尔蹲下身温柔地抚摸着它头上的毛发和耳朵,对它轻声说道:“只是抖一下而已,只是抖一下而已……”

  随后,威尔一剑刺穿了这只狼的心脏。

  …………

  通往塞俄城的道路上,一辆囚车正在向前行驶。一头盾冠牛龙担任着这辆囚车的拉动力,所以行进的速度并不快,但车子却很平稳。

  这种性格温顺的地行龙是北地人民的重要家畜,它们的块头比普通的牛要大上整整两圈,有着粗壮的四肢和尾巴,皮肤粗糙厚重并且遍布着如同网罗般驳乱的褶皱。它们的头颅像鹰鹫一样是个向前突出的锥体,头顶还长着一块如同盾牌般扁平的头冠。盾冠牛龙对于危险十分钝感,而且它们的体重和力量要远强于普通的耕牛,所以经常被用来拉运一些货物。雷欧的那些骑士们却用它来拉运囚车。

  莉迪亚坐在囚车的驾驶位置,雨已经渐渐变小了,但天色依然非常糟糕。囚车的牢笼里乘坐着的是米兰达和雷欧,不过准确点来说,雷欧是躺着的。米兰达将雷欧的头枕在自己的双腿上,用刚刚恢复了一些的精神力为他施展治疗法术,但进展却并不是很快。

  “米兰达小姐……”莉迪亚专心看着前方的道路,并没有回头,“不介意的话,可以陪我说说话么?”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女神官有些踌躇,但如果不说些什么,她也会感到有些良心不安,“……谢谢你救了我和雷欧……”

  “不必,我是不会对任何人见死不救的,如果角色互换一下,你们也一定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不是么?”觉得米兰达的性格有些羞涩内向,所以莉迪亚便试着让话题轻松一些,“你看上去年龄不大,很少看到像你这么年轻的圣职者被派遣到王国里担任神官呢。”

  “我已经十七岁了,我在哈德乌已经学习了十年,教团认为我已经具备了监管王国执行公法的能力,所以去年我就来到了这个国家。”

  西大陆的人类、精灵与矮人大多都是至高神的信徒,而哈德乌则是教廷之城,是位于西大陆东部的一座岛屿。在冰雨纪元的前期,中土大陆本是一块完整的大陆。但人类各国战事不断,在战火的影响下,蛰伏于地表之下无尽深渊中的那些恶魔发动一场侵略地上世界的战争,并试图夺取“大地之心”以彻底颠覆整个凯恩德尔。大地之心在恶魔与光明联军的纷争中遭到损坏,于是中土大陆左右开裂,形成了现在的东西两块大陆。在冰雨纪元末期,神圣教廷将大地之心保护了起来,在其上建立了名为哈德乌的城市,并且依靠宗教影响来对西大陆上的人类国家进行一定的制约,建立了西大陆的公法。教皇手中握着象征神权的贝利霍达之杖,这根权杖上镶嵌着一块圣石,那块圣石便是大地之心的碎片。

  一些信徒们将幼童送往哈德乌培养,让他们学习教义和法律,并接受光明的恩赐成为一名圣职者,之后会被教廷中的高层议会“教团”派往各国成为神官,以监督和辅佐执政者修订和执行法律。

  不过通常来说,这些神官大多年龄都在三十岁以上。而米兰达却是位名副其实的少女,所以莉迪亚才会说,像她这样年轻的神官十分少见。

  “我听我的导师说过,圣职者是不可以说谎的,这是真的么?”莉迪亚对这件事一直都很好奇,所以既然现在在和一名圣职者聊天,不妨就试着询问一下。

  “没错,圣职者不可以说谎,这是教规。但有些圣职者依然会满口谎话,因为‘不去说谎’和‘不能说谎’永远是两回事。”米兰达回答了莉迪亚的问题,随即又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慌张地继续说道:“你和你的同伴救了我们的命,所以我不会让摄政王把你关起来的。”

  莉迪亚意识到自己无心问出的一句话让对方产生了误会,于是她转过头来对米兰达解释道:“别误会,我并没有别的意思……”

  想了想,莉迪亚又对她说:“我决定帮助你们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被逮捕的觉悟。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在为林田兄弟会工作,那些残杀骑士的人是冒充嫁祸给兄弟会的。兄弟会绝对不会滥杀无辜,我相信自己能够向摄政王解释清楚,所以我不希望你为我撒谎。”

  米兰达垂下了头,重新陷入了沉默。

  一只手摸上了她的头,她吓了一跳,忽然看到雷欧已经睁开了眼睛,正在对着自己微笑。

  …………

  河水的流动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湍急了,但河滩附近的泥土依然非常粘稠。威尔右肩扛着凯文,这个宗拳师身体强壮,所以还是挺有分量的。也许是流失了一些血液的关系,威尔感到身体有些发冷,他现在所需要的就是找个地方清洗一下伤口以免发生感染,好在腰包里的创伤药粉还有很多。

  两人轮流扛着凯文向着之前留下马匹的那处河流边的林地前进,威尔记得那条向南分流而出的窄河,那条河道很窄,说成是小溪也许更为恰当。那条溪流很清澈,很适合用来清洗伤口。

  没多久,两人就到达了他们的目的地,在一颗高耸的杉木旁看到了一块平整的岩台。在他们过河进行伏击准备钱,连同岩台周围的地面都被莉迪亚布上了一层隐形结界,用于保证马匹不受野兽的侵扰。威尔和米凯尔踏上岩台,看到了他们的马匹依然被拴在杉树树干上,这可能是今天唯一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威尔将凯文放在岩台上,让他背靠着杉树。米凯尔在马背的行囊上取出用油纸包裹着的干粮,将其拆开来,取出一块扔给威尔。

  “你先补充一下体力,然后去清洗一下。让我来负责照顾这个半梦半醒的混球。”米凯尔嘱咐道。威尔现在的形象实在是狼狈得很,头发和铠甲上满是污泥和血迹。

  米凯尔自己也嚼起这种烤制饼干,虽然口感非常干涩,但麦香味和饥饿感却令它变得美味无比。他望向凯文,和威尔闲聊了起来。

  “这家伙的身上可真是迷雾重重啊……”米凯尔挑起话头,“记得路上那具冒牌货的尸体么?在我到达那里的时候他就已经死透了,而那群郊狼即使再疯狂也不会去尝试攻击全副武装的人群,所以你猜我是怎么想的?”

  “还能怎么想?你一定是意识到他们遭遇郊狼是被某个仍未现身的家伙故意促成的,所以才会在那里一边观察情况,一边等我和莉迪亚追上来,没错吧?”

  米凯尔赞同地笑了笑:“然而我现在却依然是一头雾水。”

  威尔对此也十分疑惑:这个叫凯文的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能牵扯出一些不明势力对这次行动造成这么多的阻挠。不过目前为止他还是有些线索的,于是他将手中最后一点饼干塞进嘴里,又伸出手接住米凯尔抛过来的下一块,试着通过罗列线索找出合理的答案:

  “有人想杀他灭口……”威尔顿了一下,以便咽下嘴里的食物让自己吐字能清晰一些,胃囊因终于迎来食物而沸腾起来,令他微微感到有些酸疼,“比如说在小镇上的那些杀手;而另一部分人则用他来嫁祸兄弟会,并想要将他带到某个地方。所以我认为这两伙人并不是受同一个人指使的,甚至有可能冲突敌对。”

  “前者是受雇的盗命者工会杀手,而后者……”威尔继续吃着饼干,接着说道,“我怀疑他们是某个贵族培养出来的死士。”

  威尔吃掉剩下的饼干,拍了拍手上的碎屑,然后开始着手卸下自己身上的护甲,并且继续说下去:“刚刚和他们交手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这群家伙根本不存在痛觉--如果我的身体被阔剑拦腰刺穿,我可没办法再继续保持意识清醒呢……我曾经碰到过这类的对手,他们是从小被训练出来的,只忠于他们的主人,并且在培养他们的时候,在他们的饮食中加入可以麻痹他们痛觉神经的药物,等他们成年后就会变成没有痛觉的傀儡。至于那个穿银灰袍子的亚隆人……”

  “那为什么到了最后,那些死士却又想要杀死凯文呢?”见威尔苦思不解,米凯尔提出了威尔推理中的矛盾。

  “这我就不怎么清楚了,我怎么可能知道那些贵族们的想法?”威尔已经脱得只剩一条作为盔甲内衬的皮裤。他找到自己随身携带的一只水壶,拧开盖子,扬起脖子灌了一大口,他擦了擦嘴,又补充道:“唯一可以确定的事就是,将这个红头发的家伙交给男爵的同时,也会给兄弟会带来不可预估的麻烦呢……”

  “老天……那是杜松子酒么?”米凯尔抽了一下鼻子,闻到一股呛人的味道充斥在空气里,辨别出壶中装着的是火辣的烈酒,“你居然随身带着这种烈酒,大白天的就醉醺醺的可不好……”

  “起码它能让我不再觉得那么疼了……”威尔指了指自己左胸腹部那处伤口,米凯尔为此做了个鬼脸,那伤口的样子令人食欲不振,“而且我还得拿它来清洗伤口呢。”

  威尔赤裸着精壮的上身,刚劲有力的肌肉线条十分明晰;古铜色的皮肤上除了有着几处跌打淤伤外,还有一些浅色的老旧疤痕。米凯尔注意到了这一点,想到以威尔的年纪能有如此卓越的实力,也无疑是建立在这些别人通常看不到的磨难之上吧。

  “这次行动真是波折惊险,不过你曾经也一定遭遇过许多像这样的挑战吧,怪不得莉迪亚对你如此信任,甚至--我不清楚--甚至还有一些依赖在里面。有件事我很好奇:你们是不是在交往?”

  威尔强压将酒水喷出的冲动,清了清火辣的喉咙否认道:“没有这回事!她需要一个称职的帮手,而我则需要她口袋里的金币。当然,她的确是位十分迷人的女性,但这并不能成为改变我们关系的理由。”

  “可我觉得她并不是这么认为的。”米凯尔指出,“她似乎挺关心你的事情来着,对你的态度也不像一个雇主,更像是一位朋友。”

  “所以说,这就是她的魅力所在。她对身边的所有人都充满善意,而且总是会无条件地去帮助别人,即使这么做对她根本没好处。”

  “我听她说你在商业联邦从过军,这是真的么?”米凯尔对自己的妄加猜测有些尴尬,于是转移了话题。

  威尔很少对别人提起自己的过去,莉迪亚对此也是知之甚少。

  莉迪亚之所以能够推断出他在商业联邦从军的经历,应该是两人在去往纳柏镇的路上与雷欧交谈时,通过威尔对话题的反应来确定的--这个女法师还真是聪颖过人。

  作为一个自小在亚底莱斯长大的人,他的确加入过商业联邦的军队。亚底莱斯商业联邦的军徽图案是一只五指紧握的铁甲护手,所以也被民间戏称为“铁拳军”。近五年来商业联邦在与南方的艾芬王国交战,当时只有十六岁的威尔觉得这是一个可以证明自己的机会,于是提前毕业于联邦的战争学院,加入了正在征募新兵的铁拳军。

  战争会让男人成长得很快。徘徊于生死间的战斗可以将生涩的技艺磨炼得炉火纯青,也可以将幼稚的憧憬粉碎得一干二净。他见过很多和自己一样怀抱着成为英雄梦想的少年毫无尊严地死在冰冷的荒地中--有与他并肩御敌的战友,也有被他亲手了结的敌人。

  这些残酷的记忆或许会使人的性格变得消极不堪,但真正让威尔感到心灰意冷的绝望还在后面。在那段火与血的军旅生涯中,总有人可以成为使别人坚持下去的榜样。丹尼尔,他是威尔的队长,也是被威尔视作兄长的那个人。他的勇气和信念一直影响着队伍里的每一个人,他是大家的精神支柱,他教给他们如何变得勇敢坚强。然而好景总是不长,丹尼尔死于一场毫无意义的战斗,威尔认为这和自己的失败脱不了关系,他觉得自己让丹尼尔失望了。

  丹尼尔死后,威尔做出了一些冲动的傻事,他因此离开“铁拳军”,成为了一名佣兵,四处漂泊。他以为离开联邦,离开军队就能远离过去的伤痕,可那只不过是个愚蠢的奢望。那段经历已经深深地刻进他的骨髓之中,折磨着他,令他难以入睡,渐渐成为一个麻木的人。

  不过,命运的轨迹反复无常,莉迪亚突然出现在威尔面前。这个女法师让威尔想起了早在学院时的自己,对一切都充满热情与执着,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事,并且极富正义感,勇敢而又温柔。所以,威尔在被莉迪亚救下后要求与她同行,他希望可以从她的身上为自己寻找出一个答案。与这位美丽的女法师朝夕相处,威尔逐渐找回了那个早已被遗忘掉的自己,那个被往日的阴影消磨得几乎殆尽的自己。

  三年来,威尔的内心世界里只有一片阴暗与荒芜,到处是残破的腐尸与哀鸣的乌鸦……而莉迪亚则像是忽然出现在这个世界里的一缕明媚的光芒,威尔冷漠的内心因她而逐渐变得柔软温暖。

  所以,若说威尔对莉迪亚不存有一份男女之间的憧憬是绝不可能的事,他同样察觉到莉迪亚对自己也抱有一些好感。只是威尔清楚自己曾经的所为,他所背负的罪孽是不可挽回的。所以他不会允许自己与莉迪亚的关系更近一步,他决定两人离开北境后,就与她分道扬镳。

  “我的过去不值一提。”威尔回避了米凯尔的话题,“我去那边清理一下伤口,回来以后我们就出发吧。”

  他拧上水壶盖子陡然站起身,一把抓起盔甲武器和包裹上系挂的革带,甩在后背上,向着那处溪流走去。这条窄河清澈见底,星星点点的雨水荡漾在水面上,威尔甚至可以辨认出浅薄而通透的水面下那些卵石的不同颜色。一棵粗大的栗树延展出它的橫枝覆盖在河道边,就像一个天然的避雨亭,威尔躲到下面,开始清洗他的伤口。

  强忍住疼痛感,用河水清洗掉已经干燥的污泥和血渍,伤口的样子变得清晰了。这是一处造成两道伤口的洞穿伤,伤口处的肌肉外皮向外翻开,因清洗掉了血痂又开始向外流血。威尔用水壶中的杜松子酒浇洗了两遍后拿出了那瓶药粉倒在上面。药粉很快吸收着伤口上的血液凝固在一起止住了流血,于是威尔缠了几圈绷带在腰腹处,将它包扎好,便开始清洗自己的盔甲和武器。

  最后,威尔决定清洗一下自己的头发,于是他踏入河水中。水深只没过他膝盖,他弯下腰捧起河水冲洗自己的头发,心想着一定要小心些,不要让伤口沾到水。虽然威尔是个习惯于邋遢生活的家伙,但将头发和皮肤上的污垢清洗干净确实会令人感觉舒畅很多。

  被激起的波纹平静下来后,威尔透过水面的反射居然看到了另外一双眼睛。一个人影正蹲伏在威尔头顶那根粗壮的栗树树枝上注视着威尔的一举一动,就像一只正在观察猎物的、优雅的猫科掠食者一般。

  不动声色地再次弯腰,在水底摸出一块趁手的卵石,通过刚才水面上的反光来预估那个人影在上方的真实位置,然后突然转身将石头狠狠抛出去。他并不指望靠这块石头打伤那个家伙,只是希望能够吓对方一跳,这样自己就可以趁机跑回岸边拿起武器了。

  可那个人影灵巧得出乎意料。如同被风吹落的树叶般从容自然地避开飞过来的石头,向下坠落的同时伸出双手抓住树枝,借着它的力量将身体向前一荡,下落的方向便向威尔偏移。纤细的身体纵向舒展,最大限度地抻成一条直线,双足踢向正要跑回岸边的威尔。

  迎面而来的突袭让威尔有些猝不及防,他只来得及举起手臂阻挡这一击,心想着自己很可能因为挨了这一下而被踢倒,跌进河水里。然而,对方只是使用很柔顺的力道踩在威尔的手臂上,屈起身子蜷缩成一团来缓冲。之后再次发力,借助踩踏威尔的手臂向后起跳,轻巧的后空翻着地,衔接一个后手翻再次落地,动作流畅、柔韧并且准确,正好落在了威尔放置武器和盔甲的那处位置。

  威尔被这个袭击者起跳的力量推得向后退了一步,稳住重心后看到那个袭击者已经站在了自己武器的旁边。他暗暗发誓:下次绝对不会再把武器丢在一旁了,起码一定要随时随地把匕首带在身边。

  那个袭击者的个头和莉迪亚差不多,身材苗条却显得纤柔矫健,婀娜的体型暴露出这家伙的性别。她身着黑褐色的紧身皮甲,系于腰部的挂带上插着一对匕首,黑色的蒙巾遮住下半张脸,脚上穿着一双窃杀者常用的那种软底鞋。这种软底鞋轻便舒适,并且可以有效降低走动时所发出的噪音。

  袭击者一脚踩在威尔的阔剑上,拉下了自己的面罩。一张恬静可人的脸浮现在威尔的眼前:在乌黑中短发的映衬下,皮肤显得格外白皙;棕黑色的双眼里带有一些戏谑般的挑衅意味,薄嫩的双唇是一个轻轻抿在一起的形状,令人产生一种“她一直在微笑”的错觉。

  “我早就知道你有古怪!”威尔似乎认识这个袭击他的少女。

  这个窃杀者少女解下腰上的挂带,将武装丢在威尔那堆武器盔甲旁。她没有说一句话,而是抬起手向着威尔伸出一根手指并轻轻勾了两下,威尔看懂了她是想要挑战自己,于是与她保持着距离绕开,回到岸上,站在水里会让他的行动比平常迟缓,这可不行。

  徒手对徒手,很公平的决斗要求,也不容威尔拒绝。

  双手握拳摆在下颌前方,护住喉咙和下巴,上臂和手肘紧紧夹住双肋,前后错开步子,微微弓下腰将身子压低。威尔在徒手搏击方面的技巧算不上很好,但在学院时拿到的成绩也是合格的。加入军队后,凭借着不错的反射神经和过硬的身体素质,在徒手格斗的练习赛中也没吃过什么亏。

  现在,威尔的对手是一名窃杀者少女,从刚刚她展现出的一系列表现来看,她的身手敏捷而且身体十分柔韧,具有着可怕的协调性和又快又准确的应变能力,即使威尔在力量上可以占优,但因为受过伤所以身体的状况并不理想。

  少女见威尔已经准备好了,索性就冲了过来,步伐轻快而又迅速。威尔则站在原地,集中精力观察她的动作,以便正确地做出应对。

  少女的脚步一变、身躯一扭,就从正面直接袭来转为了跳向威尔右侧施展出一记回旋踢。威尔有些狼狈地矮下身子堪堪躲开这一脚,他从未见过如此灵巧迅捷的欺诈变攻,能作出这种动作的身体,无疑要拥有着极为惊人的柔韧度和控制力,以及经历无数次练习和对战。

  迅速转身用手臂拦下对方攻向自己腹部的三次出拳,力道虽然不是很强,但连击的速度却让威尔应对得有些吃力。下意识地向后跳开,一道劲风擦过威尔的脸颊,那是少女原地后空翻的同时狠狠地向上撩起一脚所带起的气流。威尔能够躲开这一击实属侥幸,刚刚那几记不太有力的出拳曾使威尔猜测过,也许对手的连击并不具有威胁力。在跳开前,威尔也犹豫过是否要无视攻击进行一次反击,他很庆幸自己没那么选择,否则现在自己很可能因为下巴受到重击而头晕眼花。

  两人拉开了一些距离,在徒手搏击上的实力差距两人简直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若不去考虑运气的成分,威尔根本不会是她的对手。但在战斗中,威尔往往能够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少女的动作虽然很快,但空翻上踢的动作造成的后摇也很严重。于是趁着她蹲地起身的空当,威尔奋力地撞了过去。

  这时,体重和力量上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少女被撞得腾空而起,向后摔落,但她的身体协调性极强,所以她在空中就扭转了自己的身位,平稳地蹲伏着落在了地面上。威尔则因为在没稳住脚步的情况下发动冲撞而向前打了一个趔趄,用手撑了一下地面找回平衡再次冲向对方,向她挥出了自己的右拳。

  少女轻而易举地躲开了这一拳,不知何时指间拈出了一枚长针,在闪身的同时挥手将其插在了威尔的肩膀上。威尔一击落空,想要回摆自己的右臂追加第二次攻击,可肩膀一疼,手臂一紧,一阵酸软无力的麻木感占据了他的右臂。窃杀者少女却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矮下身子猛力扫腿踢绊威尔的下盘,使威尔摔倒在地,然后动作利落地翻身骑在威尔的身上,用膝盖顶住威尔的后背,双手抓住威尔的左腕死死地扣在自己的胸前,令威尔趴在地上难以发力,将其制服。

  “嘿!放开那个亚隆人,你听到了么?”米凯尔弓拉满弦,箭头紧紧锁定住那名窃杀者少女,“走到那棵树旁边,然后把你的双手放在树干上。动作慢一点,别让我觉得你想耍什么花招。”

  少女转过头,看到不知何时赶过来的米凯尔正站在二十码开外瞄准着自己。她松开了威尔站起身,随即走到那棵粗壮的栗树旁,将双手举过头顶置于树干上。

  “威尔,你没事吧?我需要你把她的手绑起来,你能做到么?”米凯尔一边手持弓箭紧盯着窃杀者,一边对威尔问道。

  威尔从地上爬起来,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还好它并没有再度裂开。他拔出那根插在右肩上的、形状细长的针,右臂奇迹般地恢复了知觉,看来这上面并没有淬什么奇怪的毒。

  “没问题……”威尔回答米凯尔,他有些不大乐意,但还是去自己那堆武器盔甲中找到随身包裹,从中拿出一根牛筋绳。

  “这不是镇上酒馆里的那个哑巴女孩么?”确认威尔没什么大碍后,米凯尔才将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我记得她叫艾达,对吧?”

  艾达转过头,用那双略带挑衅的眼睛默默地望着走过来的威尔,而威尔则用带有警告意味的眼神看着她,示意她别轻举妄动。束身的皮甲将少女美好的身段体现出来:隆起的胸部、紧致的腰肢以及浑圆的臀腿。威尔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却一点都没耽误手上的活儿。

  在酒馆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威尔就觉得她有些古怪:艾达走路的样子并不像个普通平民,步伐十分轻巧,姿势上也透出一种端正感。这个微妙的细节让他想起另一位故人,她也同样是名精锐的窃杀者。

  他一边将少女的双手绑紧,一边回答米凯尔:“她的名字叫什么我不清楚--也许她真叫艾达,也许不叫--但她出现在这里只说明了一件事情:她可不是一个被马戏团抛弃的可怜少女,甚至还很有可能并不是个哑巴。但这无关紧要,因为我们不需要谎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