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宿营
灰狼阿虚2018-03-22 12:597,583

  傍晚时分,天空终于开始放晴。

  威尔坐在篝火边,遥望着西边天际那几缕被夕阳映亮的散碎乌云。篝火上支起挂架,吊着一口和钢盔大小差不多的挂锅。锅内的汤水里煮着玉米粒和风干肉,威尔相信开锅后的味道一定不会差。

  米凯尔和威尔决定,今晚在去往王城贝鲁的大道边宿营。今天是不可能抵达目的地了,夜间赶路效率不高,而且会被在大道上巡逻的骑兵队认为形迹可疑,在野外度过一晚是很明智的选择。米凯尔提出宿营,也是为了照顾受伤未愈的威尔和身体状况不佳的凯文。

  这条大道上时常有巡逻队经过,他们会对沿路的人进行盘查,盗匪野兽几乎不敢在这里出现,宿营的安全度也随之大大提高。唯一的麻烦就是凯文的头发,那醒目的红色很容易令人起疑,怪就要怪他在这个国家出的风头实在是不小。还好聪颖细腻的莉迪亚在之前就准备好了应对这一麻烦的解决方法:她提供了一种可以在五天之内改变发色的变色药水。现在凯文拥有着的,是一头脏兮兮的亚麻色乱发。

  在被巡逻队盘查的时候,艾达--无论这个名字是不是真的--也是让两人最为担心的存在。如果骑在马上的她突然对巡逻队伸出被捆绑住的双手,解释起来会很麻烦;一旦巡逻队进一步起疑的话,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可她却一直安分地坐在马上,什么都没有做。

  搅了两下锅里的食物,并没有被煮软。威尔向篝火中添了一些柴,使火烧得更加旺盛一些。锅里的食物只够两人份,于是米凯尔去附近的林子里打野味了。并不是携带的食物量不够,按照米凯尔的说法,可以长时间贮存的食物最好能省则省。

  等着食物被煮熟是件枯燥的工作,不过还好在等待的时间里可以做点别的事。百无聊赖的威尔拿出了一只皮制的腕部护具研究起来,这是艾达身上的东西。这只护腕上别着一圈细长的银针,将它戴在手腕上,只要动作足够熟练,就可以飞快地用手指拈出长针。

  威尔抽出一根长针思索起来。他可以确信这上面并没有淬毒,但为什么之前肩膀被它刺中后,整只手臂都无法活动了呢?有可能这些长针是附加了某种魔法的道具。想到这里,威尔脱下一只铁手套,用针刺进自己的皮肉里,可除了疼痛之外,手掌并没有任何异常的感觉。

  看来这并不是附魔道具……

  将银针和护腕收好,威尔又抽出了艾达的匕首。这是一支精致的匕首,刃身微弧、轻薄锋利,握柄不是很粗,非常适合手掌纤小的女性使用。整支匕首全长只有一诺尺,刃身上闪着暗淡的寒光,以威尔对武器的鉴定能力,依稀能够分辨出它的材质是奥神钢合金。

  奥神钢又被称为龙钢,是一种极为坚韧的金属材质,只有在大陆西部的矿脉才有出产,是冰雨纪元才被发掘出的矿物。出产这种金属的矿脉仅位于奥神王国的国境,于是它被称为奥神钢;而由它制成的武器据说足以割开龙的鳞片,所以它的另外一个名字就叫做龙钢。

  龙钢的出产量不算高,而且对冶炼工艺要求也并不低,所以它的价格要远远超过等重的黄金。这对匕首虽然只是龙钢合金,但价值也一定极为昂贵,并不是普通的杀手飞贼之流可以拥有的。再加上这对匕首看上去是为女性订做的,这就意味着艾达极有可能来头很大。

  威尔望向艾达,她此时正安静地坐在威尔和米凯尔用帆布搭建起来的遮雨棚下,眼睛似乎一直在盯着威尔,对坐在另一边遮雨棚下的凯文根本不予理睬。威尔没有放下艾达的匕首,他起身走近艾达,在她面前蹲下来,四目对视。他们都是亚隆人,都拥有着深棕色的瞳仁。

  “我早就知道你有古怪……”威尔对艾达说,这是他第二次对她说出这句话:“你的出现证实了我的推测,同时也让一些没有弄清楚的问题得到了合理的解释……”

  “你潜伏在纳柏镇,潜伏在艾丽萨的身边,但你的真实目的却与这些大相径庭……”威尔继续说下去,看着艾达的双眼,想要从中寻找什么:“难民营地起火的时候你让自己的两个同伙,也就是老乔治和加尔达将艾丽萨带到安全的地点,而自己则直接赶往监狱,干掉了那个准备杀死凯文的盗命者杀手……”

  威尔回想着那天晚上纳柏镇所发生的事、遇到的人和说过的话。

  “依你的实力而言,偷袭杀死一名职业杀手并不是什么难事,悄无声息地越过守卫、潜伏在监狱里更是不在话下。在时间点上,你到达监狱一定比我要早得多。事后我曾询问过老乔治你去了哪里,老乔治说你们一起去找艾丽萨的时候,你去帮忙救火了。但按照常理来说,你应该会先确认艾丽萨的安全才去帮忙才对,只怕那时你早就潜进监狱里面守株待兔了吧?所以,老乔治为了掩护你的不在场而撒了谎。”

  威尔注意到艾达的唇角微微扯动了一下,这证明他是对的。

  “今天,你跟踪着押送凯文的骑士小队,在那些死士将凯文带走的时候,你用了某种手段将他们引向不知为何而暴怒的狼群。在追击他们的路上我看到了一具被割喉的死士尸体,与那个盗命者杀手死掉时的样子十分相似,我想这一定是你的杰作不是么?”

  “然后你又跟着我们,因为我们带着凯文。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我确实并不清楚,但一定与凯文密切相关。你不可能是凯文的手下,因为自始至终你都没有急着将他从这些人的手中救出来。你并不是没有机会这么做,但你却选择躲在幕后行动,不愿意为他冒任何风险。”

  威尔摆弄了两下手中的匕首,望了望绑住艾达双手的绳子。

  “米凯尔说我们应该将你一并交给男爵,他会从你的身上得到所有的答案。不过……”威尔忽然将匕首的刀锋抵在艾达白皙的脖颈上,“你是故意被我们捉住的不是么?我可不会自大地认为你之前没有机会在杀掉我之后逃之夭夭。把你带给男爵根本就是正中你的下怀,所以,如果我在这里就杀掉你,也许会省去很多麻烦……”

  艾达神色凛然地看着威尔,神色中不存在任何慌乱与惧意。

  “省去麻烦的确很诱人,但随着麻烦一同消失的,还有真相……”面对艾达的目光,威尔的态度软了下来,他当然不会随意伤人性命。

  匕首的刀锋被放低了一些,将它抵在了艾达饱满的胸口上,轻轻刺进她的皮甲。轻薄的刀锋轻易地嵌入艾达的皮甲,这并不会伤及少女的皮肤,但只要威尔再划一下,就能将她的衣服撕裂开来。

  “你是个狡猾的人,很清楚我不会要你的命,认为只要对我无动于衷就能安然无恙。”威尔的手轻轻施力,柔软的皮革被切割分离,露出一小片雪白的胸脯。“知道么?我一直怀疑一件事情:你根本不是一个哑巴。那就让我们来看看你究竟是不是只沉默的羔羊……”

  艾达终于有些慌张了,尽管她依然想要竭力保持着淡然的表情。威尔看到她的眉头皱了起来,脸颊上也不受抑制地泛起羞耻的红潮。

  但这八成是为了博取同情而故意做出来的样子,窃杀者可都是些杀手、间谍和窃贼。窃杀者为了隐藏自己,能够完全伪装成任何形象,甚至成为你最亲密的朋友,他们的演技可谓是炉火纯青。所以威尔不会就此罢手。这家伙之前扮成被戏班子抛弃的哑女,不就是为了欺骗那些心生恻隐的人么?想到这里,威尔又轻转刀锋,再一次将破口扩大,少女的皮甲上衣里面只穿有一件轻薄小巧的白色胸衣。可能是考虑到不影响穿戴者身体动作的灵活度,这件胸衣被设计成遮掩度极为有限的抹胸。胸前的饱满勾勒出圆润优美的弧线,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散发出粉嫩诱人的光泽,艾达依旧没有做出任何挣扎和妥协。

  晶莹的泪滴已经开始在少女的眼眶里打转,她那双有些泛红的眼睛里燃着怒火,嘴唇紧抿,仍然无声地瞪视着威尔。少女的目光终于令威尔的手抖了一下,然后他泄气一般地拿开匕首,心中不停地咒骂着自己的懦弱,转身想要走向篝火。迟疑了一下,他又回到艾达身边将自己的斗篷披在她的身上,以遮住那件皮甲上被自己划破的部位。

  “我会盯着你的,所以你别想打什么歪主意……”威尔搅动着锅里的汤水,背对着艾达对她说道,“无论是你的针,还是你的格斗术,对身着铠甲的我都不会起什么作用,我劝你好自为之。”

  玉米粒随着沸腾的热水翻滚着,这锅汤已经煮好了。米凯尔也回来了,他猎到了一只兔子,看上去心情很不错。那只黄褐色的兔子又肥又大,米凯尔拿出剥皮的小刀,准备料理一下再拿到篝火上烤。威尔则用木碗盛着玉米汤,来到艾达的面前。

  米凯尔负责处理他抓来的猎物,威尔负责喂饱这两个被绑住双手的家伙,这是在用帆布搭起遮雨棚的时候就说好的。锅里煮的两人份食物,本就是给凯文和艾达准备的,威尔和米凯尔的晚饭就是兔子了。

  威尔一语不发地用勺子一口一口地喂着艾达,仿佛之前的一切从没有发生过。艾达在吃着玉米肉干的时候,依然用那双眼睛盯着威尔,只是不再像之前那样带着一丝傲慢与戏谑的神色了。

  艾达的食量并不大,仅仅吃了半碗就表示不想再吃了。于是威尔又盛了一碗玉米汤走到凯文身边,这个家伙即使神志不清,威尔也会强行喂他一些汤汁下去,好不容易把他夺过来,可不能让他饿死。

  直到威尔俯下身,才发觉凯文不知何时已经从意识模糊的状态醒转过来,他抬起一双海蓝色的眼睛望向威尔,瞥了一眼拿在威尔手上的木碗,然后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被我母亲以外的人喂东西吃,会让我感到很尴尬,所以要是你不介意的话,能让我自己来么?谢谢……”

  威尔耸耸肩,将木碗放到一边,然后将凯文的双手松绑。米凯尔正在那边忙着烤兔子,听到凯文已经醒过来,就向着这边望了一眼,但他什么也没说。凯文活动了两下手腕,便径自抄起木碗吃了起来。威尔则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地面上,随手拿出水壶开始啜饮烈酒。

  “那是杜松子酒么?”烈酒的味道很浓烈,引起了凯文的注意:“可以给我来一些么?这潮湿的天气让我有些难受。”

  这个叫凯文的男人很清楚自己现在是一名阶下囚,但却依然保持着不卑不亢的从容姿态。不得不说这种豪爽直率的性格确实让他充满魅力,那些肯与他并肩作战的手下一定不单单是冲着“林田兄弟会”的名号才对他如此信任与服从的。

  于是威尔笑了笑,把水壶递给了他。凯文毫不客气地痛饮了几口,才继续将碗里的食物消灭得一干二净。就一个身体虚弱的人来说,他的胃口着实不错。

  “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么?”凯文把木碗轻轻摆在旁边并归还了水壶,他将双腿盘起,用手抓起一缕从鬓角垂下的头发,“呵,仅仅是睡了一觉,我的头发就彻底变了颜色。”

  “想问你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但我无法保证你的回答的可靠性,所以对你的问询还是保留给精于询问的人来做吧……”威尔继续喝着他的酒,“不过你还真是一个挺乐观的家伙,如果换作是我,在自己的处境并不明朗的情况下可无法像这样保持镇定呢。”

  “我的处境还算明朗,你们是林田兄弟会的人吧?”凯文语气里带有非常肯定的意味,“如果你们不是,那个被你们绑住双手的姑娘早就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这个冒牌货很轻易地就推断出事实,同时威尔从他的话语中得到了另一个信息:凯文很清楚自己都被哪些人盯上了。

  “你觉得落在林田兄弟会的手里,自己就安全了么?”威尔收起了水壶,他对凯文平静安稳的语气有些不悦。

  “在这个国家里,还有可以称得上安全的地方了么?”凯文发出悲哀的冷笑,“比起被你们带回兄弟会,我更希望你们能放了我。”

  “事到如今,你还是一味地只想着逃跑吗?”威尔斥责道。

  “也许这样说你不会相信,但逃跑对我来说根本就无济于事。”凯文沉声辩驳,“你不明白,时间已经不多了,我必须去面对命运!”

  “那你就该跟我们去见男爵,他就是你的命运。”威尔不会听信这个一天里大多数时间都神志不清的家伙的胡言乱语,“在他把你身上的谜团解开之前,不要指望有人会帮你,能帮你的人已经死光了!”

  “我知道,所以我才想要独自去面对……”凯文垂下了头,他的声音逐渐变小,随即他向威尔举起双手,“把我绑起来吧……”

  “以你的身体状况,即使放你走你也撑不了多久的……”威尔将牛筋绳重新绑住凯文的手腕。对于一个宗拳师来说,只有强化的金属镣铐才能保证束缚住他的双手,而现在只需要牛筋绳就足够了。

  “要不要试一下?再怎么说,我也是一名宗拳师,我对自己的身体状况非常了解,甚至清楚自己的大限将何时到来。你听说过么?一些境界超然的宗拳师甚至可以准确地知晓自己还可以活多久。”

  既然对方并不相信自己,还不如说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放松一下。抱着这样的想法,凯文故意向威尔吹嘘道。

  “我并不认为你能预知自己的死期,我们凡人的生死本就无常。”

  “哈哈……”凯文忽然朗声大笑起来,笑得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真是聪明的家伙!但我并未完全在说谎,我的话里有一半是真的。”

  “哪一半?”威尔拾起木碗,站起身准备离开凯文以及他的话题。

  “我虽然无法预知,可我的身体已经经历过一次死亡了。”凯文忽然掀起身上脏污破旧的上衣,胸口正中的皮肤上有一处纵向的灼痕正不断散发出朦胧模糊的青黑色烟气。在那灼痕周围,排列着叶子形状的绿色纹印,看上去它们正压制着中间那道暗影咒印的侵蚀。

  “这就是让你虚弱不堪的原因么?”对于他身上有诅咒这件事,威尔并不觉得意外。能让一个强壮的宗拳师一蹶不振的原因除了诅咒魔法还能是什么?关于这个诅咒的故事才是他所关心的。

  “准确地说,这其实是我的死因。一柄利剑刺穿了我的胸膛。”

  威尔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他受够了凯文的信口开河。他已见过太多的死亡,生命在残酷的战争中如同尘粒般微不足道,死而复生的故事就让它留存于神话中吧。当然,如果将变为死灵也视作死而复生的话也无可厚非,但活过来的也只是一具告别生命的尸体而已。

  诱人的烤肉味已经飘了过来,威尔扔下一脸怅然的凯文回到篝火旁,接过米凯尔手中那只烤熟的兔子腿,开始享受自己的晚餐。

  “和我们的小朋友聊得愉快么?”米凯尔打趣道。

  “起码他会觉得愉快吧,大概……”威尔望着跳动的篝火,有些木然地与米凯尔说着话,“你相信世上有能将人完全复活的魔法么?”

  “当然相信。”米凯尔淡然自若地给出了答案。

  “为什么?”威尔非常诧异,这个回答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人总得相信一些不可能的事情,也就是所谓的奇迹。”米凯尔笑着说,“否则他就会失去活下去的热情不是么?如果不相信奇迹,我就不会加入林田兄弟会了,而是随波逐流,甚至还可能成为强盗。”

  是的,林田兄弟会只是一个地下组织,对抗强盗和异族倒是没什么问题。可要说到平息国家的战乱、拯救所有的民众确实是不可能的。但若就这样选择不去相信,选择无所作为,人们就会失去战斗的勇气,失去对生命的美好憧憬,失去……努力活下去的力量……“如果死去的人都可以复活……”威尔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道,“那么,犯下的罪孽又该如何挽回呢……”

  “今晚我先来守夜,你先去休息吧……”

  在米凯尔想要说些什么之前,威尔及时地转移了话题。见威尔态度坚决,米凯尔只好耸耸肩,靠坐在遮雨棚下面闭上眼睛小憩。艾达默不作声地脱掉了自己的软靴,然后将威尔给她的斗篷扯到身前,侧着身子躺了下去,准备进入梦乡。凯文依旧盘坐在那里,至于他到底是否睡去,威尔就无从得知了。

  夜色渐浓,上弦月浮现于云雾缭绕的夜空中,它的形状略显充盈了一些,再过几天它将会变为一轮满月。威尔坐在篝火旁,将水壶里最后一滴酒水倒进嘴里,呼出满嘴的酒气。这条大道上不会有劫匪路霸,也不会有野兽出没,因为巡逻队往返频繁。在路边宿营的除了旅行者就是赶路的难民,只要没有异常,巡逻队就只会扫上一眼便离开。

  威尔之所以选择第一个守夜,就是因为今天想起了太多的往事。他根本睡不着,即使喝光了那壶随身携带的杜松子酒,也无法令他找到一丝睡意,得到的仅仅是知觉上的钝感和微微抽痛的脑袋而已。

  威尔转头望向一片阴影中的树丛,他看到了一对矮小的身影。那是两个衣衫褴褛的小男孩。他们身上大半皮肤被烧得焦黑,惨不忍睹,瘦削的脖颈处有着被横向切开的恐怖伤痕,只有一小块皮肉相连。两双无神的眼睛死气沉沉地盯着威尔,威尔则一脸平静地回望着他们。

  虽然已经有了醉意,威尔却不会再像过去那样对着他们歇斯底里地发出怒吼了。他知道自己所看到的只是心中映射出来的恐惧幻象,过去自己一直在极力排斥,并为此自暴自弃,但现在他要试着去面对。

  “在守夜的时候喝酒,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突如其来的话语惊醒了威尔,他转向声音的主人,也就是凯文。

  “即使喝了酒,我也能阻止你逃跑。”威尔自信地说道。

  “看得出来,也许刚才我向你搭话就是试探你醉到了什么程度。”凯文似乎在开着玩笑,他仰头看着月亮感叹道,“时间越来越少了。”

  “你不睡觉么?”威尔向篝火中添着木柴,随口问道。

  “难道我昏睡得还不够久么?”凯文反问道。

  “你为什么要冒充林田兄弟会的名号?”尽管威尔对凯文没什么信任可言,不过既然对方跟自己一样无法入睡,就当随便闲聊好了。

  “总有人想成为英雄,不是么?”凯文用理所当然的口气回答,“而英雄就是指那些在苦难的世界中依然坚持为他人而战的人。”

  “结果你成为了什么?一个靠谎言来支撑自己的英雄?”

  “我并未作太多考虑,只是凭借着自己真实的想法去行动。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凯文满不在乎地说,“打着林田兄弟会的旗号可以激励更多人,激励他们为了自己、家人还有那些善良的人们与我并肩战斗,唤醒他们的反抗意识。最重要的是:我们所做的事情都是出于正义!这一切的确都是靠谎言来支撑的,对此我无法反驳。人们愿意怀着一颗向善之心去坚信的谎言,不正是使之成为英雄的信念么?”

  “然而你的兄弟会最终迎来的,却是毁灭……”威尔毫不留情地打击道,“那些你们所保护的人,因为你们而被迫离开家园。卡米村的村民失去了自己的村庄,是你们的顽固坚持为他们引来了灾祸。”

  凯文一时间陷入了沉默。就结局而言,威尔说得并没错。在凯文到达纳柏镇的时候,一个卡米村的年轻人揭发了他的身份,并且煽动村民们向镇长提议绞死凯文。原本凯文对此非常不解,但是听了威尔的这番话,他才意识到了这个事实。

  良久,凯文终于再次开口:“你说的没错,卡米村被烧毁,我负有全部责任……所以那些村民认为我才是毁掉他们家园的罪魁祸首,我也无从辩解……他们不想成为英雄,他们只是普通人,想拥有普通人的幸福。他们的想法也很普通:只要自己生活富裕、娶个美丽的妻子,无病无灾地过上一辈子,就是毕生最大的心愿,这就是他们追求的人生,而挡在这目标前面的阻碍都是错误的、都是敌人。但我从不后悔为他们付出的这一切,我的兄弟们也一定不会后悔,为此我感到由衷地自豪。我想成为英雄,所以即使一切重来我也依然不会后悔。”

  这下轮到威尔无言以对了,凯文如此豁达的心胸让他自惭形秽。绝大多数故事里的英雄,总是被描绘得光鲜夺目、无懈可击,甚至会让人觉得他们与凡人有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但现在,威尔却真切地感受到:所谓英雄,正是那些想要成为英雄、怀有英雄之心的人。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见对方沉默不语,凯文便问道,“我欠你们一条命,却不知怎么称呼你们,这样很失礼。”

  “我叫威尔,我想我该去叫醒米凯尔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