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战局
灰狼阿虚2017-08-03 12:015,028

  塞俄是塔斯尼斯王国的五大主城之一,是王国重要的军事基地。这座城市位于塞俄山的南山角,在战争时期是阻止诺佐玛尔军队攻向王城贝鲁的一道强有力的屏障,而在和平时期,它则作为生产与储备军用物资的主城,为其西北方的石门壁垒要塞奈哈德输送装备补给。

  而今,王国内战爆发,塞俄城俨然成为了摄政王军维持东部战线的中流砥柱,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令驻守在此的军队享尽战略优势。巍峨高耸的塞俄山是难以逾越的天险,从塞俄山上流下的山泉水汇进被圈在城内的玛莱湖,又经一条向南的河道贯穿整个城市,涌出南墙下的出水口,汇入了宽阔的玛莱河,阻挡着敌人向南绕进的可能。

  玛莱河自北向南而下,离开王国国境流向南方的亚拉尔森林中,沿途没有桥梁,只有一座名为布拉米的吊桥堡垒能使部队渡河。

  摄政王军虽然坐拥三大主城,凭借塞俄山与玛莱河的天然优势,可固守哈罗德山林地,但因北地山林地区的土壤难以开垦耕种,粮食储备又在亲王叛乱的事变中被烧毁了不少,通往别国的商贸路线也被亲王的军队封死,若就这样坐吃山空,摄政王军根本熬不过这个冬天。

  于是摄政王哈托尔亲自率军攻打罗杰斯平原南部的赫拉堡,意图拿下这处要塞占领赫林城,将通往亚底莱斯联邦的商贸路线打通,使战局扭转为己方可以经受起消耗战的形势。

  然而赫拉堡拥有一支实力强劲的法师战团坐镇,摄政王不敢贸然强取,于是久攻不下,只能选择围困。亲王军则趁机投入战力袭击摄政王在平原上的驻军,切断了围困赫拉堡的主力部队的输养线,同时因为战线向西的推移使得塞俄城面临压力,摄政王只好放弃围城率军向北与亲王军在平原上展开一场会战。

  处于被动方的摄政王军对此次会战并没有任何把握,而准备充分的亲王军则利用从东大陆的海鸦贸易联盟那里购买的秘密武器--岩石傀儡以及一支来历不明的精锐军团击溃了摄政王的主力部队。

  摄政王军的战线在平原上一路崩溃,接连丢失两处驻军的据点,最后退守塞俄城以阻断亲王军来势凶猛的进军。

  塞俄城的城堡内,摄政王及其麾下的领主将军们在夜幕降临后聚集在议事厅里开展作战会议。与会人员除摄政王本人,还有塞俄城的城主西尔·马兰度公爵、玛莎·斯林姆将军、指挥官林顿·马兰度、塞缪尔·马里加伯爵以及伊凡·维兰伯爵。

  “摄政王大人,敌人的一支五千人的骑兵部队在哨塔东面大约五苏里处驻扎了一个临时营地。据斥候汇报,这支骑兵部队隶属于亲王的第一军团,指挥官是新近被亲王授衔为元帅的领主贝尔加鲁。除了骑兵外营地里还有一队云雕骑手,负责瞭望的哨兵每天都能看到云雕骑手在床弩的射程外盘旋。她们轮流执行飞行任务,从曙光破晓到太阳落山,对我方进行侦查监视,就算阴雨连连的今天也未间断。”

  报告的人身穿一套覆盖全身的重链甲,外披一件红底白花雄鹿图案的丝质战袍,他就是负责驻守塞俄城外哨塔营地的指挥官林顿·马兰度。他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神情严肃而且口气恭谨,举止神态显示出其出身于贵族之家,并且接受过良好的上层教育。实际上他也的确如此,他是现任塞俄城的大领主西尔·马兰度公爵的亲兄弟。

  摄政王哈托尔端坐在会议的正席位上听着指挥官的报告。尽管只是在议政厅中参加会议,哈托尔依然是一身戎装。他将头盔置于右手方的桌面上,一套银白色的精钢板甲上布满被各种兵器打击出的、深浅不一的凿痕。这套全身式板甲的表面浮动着一层淡金色微光,这是加持了神圣防护魔印后所产生的效果。神圣防护不仅能够使盔甲拥有更高的抗击强度,而且还可以弱化由元素所产生的破坏力,甚至可以免除大多数暗系的诅咒魔法。

  摄政王的额头上缠着一圈绷带,额角处还透出一抹殷红,他的头部在之前的作战中被击伤。若是没有身上的这套加持了光魔法的库雷特宝甲,恐怕他早就把自己的性命扔在罗杰斯平原的战场上了。

  直顺的亚金色的长发披散在雪白的披风上,白皙俊美的脸庞上神情严峻,灰蓝色的眼瞳里深藏着忧虑与疲惫。作为军队的主帅,哈托尔不能在下属面前表现出任何消极的情绪,否则本就处于劣势一方的摄政王军将会丧失继续作战的勇气。

  哈托尔,没有姓氏,他是一个私生子。亲王塞内斯常嘲笑他的血统是一半尊贵一半卑贱。两人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尽管塞内斯不承认他是自己的兄弟。相比之下,另一位同父异母的兄弟却特别器重他,就是已故的先王海德·托伦。在海德弥留之际,他嘱咐哈托尔两件事:第一件就是担当摄政王,与大学士理查德共同治理塔斯尼斯,使其走向繁荣;而第二件事就是辅佐年幼的王子,待他成年后登基加冕。

  可塞内斯却对海德的遗嘱愤怒不已,他认为应该由自己来辅佐王子处理王国的政事,并且应该让年迈的理查德告老还乡。

  这场战争在名义上的起因是双方在王国西部矿业发展上的分歧。塔斯尼斯的农业并不算发达,但林业、渔业与矿业的资源却极为丰富。煤矿和铁矿是塔斯尼斯的主要矿产,在加上从矮人那里习得的先进冶炼工艺,王国便以向商业联邦出口优质铁材来获得经济发展。十几年前,出产煤矿的矿山已然枯竭,失去冶炼燃料的铁矿无法成为优质的铁材,若直接将铁矿作为商品出口,不仅获得的利润大大降低,在运输方面也要比铁材麻烦得多。

  失去煤矿的自产能力便意味着王国经济的将会倒退和衰败,大学士理查德认为西部丘陵一些废弃的矿坑下依然埋藏着丰富的煤矿,于是支出国库中的大部分资产,大规模招募矿工去西部丘陵,并且号召东部那些城市的商人进行投资。亲王塞内斯却从中作梗,纠集自己的势力并赋予一些富商特权,制约那些商人阻止他们投资煤矿开采。

  虽然哈托尔与塞内斯的关系极差,但还算比较了解塞内斯。后者在名义上因为政策纠纷与哈托尔兵戎相见,实际上多半是因为他想与先王海德那令他不满的临终嘱托作对罢了。

  现在的局面极为不利。借着通商便利的优势,亲王军已经逐步将摄政王军完全困死在地形封闭的哈罗德山林地。那支在塞俄城外驻扎的骑兵部队摆明了就是要打击敢于出城的敌军,而不是攻城。

  高机动性的骑兵部队在平原上可谓是所向披靡,但若令他们下马攻城则会收效甚浅。五千名精锐骑兵可以在平原上击败两倍以上于己的步兵部队,再加上其在行军速度上的优势,围追堵截更是得心应手。

  塞内斯为人虽然心胸狭隘并且蛮横傲慢,但他并不是没有头脑的蠢货,狡猾程度甚至不逊于普通谋士。他也很清楚哈托尔这边的处境只会愈加恶化,所以不会贸然硬攻,而是抓准对手虚弱的时候才会不计手段地迎头痛击,之前在罗杰斯平原上那场会战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们把骑兵部队布置在城外只是想困住我们而已,平原上没有过多的树木可以成为他们制作攻城器具的材料,所以短期内塞俄城不会遭到围攻。各位有什么能够改变现状的策略么?”哈托尔扫视自己这几个部下,平原的败退令他们的脸上或多或少带着一些低落。

  “这段期间我们应该将军队在城里重新修整,鼓舞士气面对接下来的战斗。将我们的骑兵全部调往吊桥堡垒布拉米,渡河绕到敌人的军营后方进行夜间骚扰,或者试着切断他们的补给线;我们也可以让骑兵部队掩藏踪迹行军,然后假意率兵出城作为诱饵,让骑兵从后方包夹合围,击溃并驱逐他们。”提出这套方案的是伊凡·维兰伯爵,科伦堡的继任领主。他是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年轻人,性格忠厚思维却很活跃,于是在内战爆发不久后被哈托尔任命为第四军团的将军。

  “你的计划非常中肯,既不过于保守也不显得太冒险。”哈托尔对这个年轻人十分赞赏,“可要想使这套方案顺利进行,我们必须先确定亲王军主力部队的位置。如果他们全部驻扎在加瑞克附近地区,这套方案的确是可行的,反之这一切将会变成无用功。你的提案对于我们的现状很有帮助,我会认真地去考虑的。其他人还有提案么?”

  “我认为,我们应该调集王城的兵力支援这里,直接率兵出城。接着靠兵力上的优势占领罗杰斯平原上所有的有利据点,然后兵分两路,一拨去佯攻塞内斯的老家索沃斯,另一拨则强攻赫拉堡。”

  提出这套方案的是塞缪尔·马里加伯爵,耶宁城的统治者,一个性格暴躁的中年人,是摄政王军第二军团的将军。他有些秃顶,挂满勋章的烫绒长衫掩盖不了他那圆滚却结实的肚子,胸前那些闪亮的勋章是表彰他多次击退围剿北海掠袭者的证明。这个人虽然有些居功自傲,但临阵统兵时他的表现确实颇具大将风范。

  “若想遏制索沃斯极其周边的战力,并且强攻赫拉堡,我们几乎要投入全部的兵力,而海港主城加瑞克会派出骑兵队掠袭我们的补给线。而对于粮草短缺的我方来说,是根本经不起这样的消耗的……”哈托尔直接了当地否决了塞缪尔的提案。塞缪尔在战场上的战术指挥能力无疑可以令己方发挥很大的战斗力,摄政王相信若是集结大军,凭借塞缪尔的才能可以横扫整个罗杰斯平原,但在战略上,这并不被允许。战略上,补给短缺的摄政王军会在敌方的骚扰之下不堪重负。

  “摄政王大人,虽然哈兹内军港的战舰规模并未形成规模,但是我们可以把现有兵力集中起来,从奈哈德壁垒向加瑞克进军。那座海港主城并不具备多少防御工事,我相信若是使用强攻,我们定能击溃亲王的主力军,从而占领加瑞克,进一步壮大我方的海军力量以震慑诺佐玛尔的海上封锁,打通与尼通和海鸦贸易联盟的贸易路线。”

  这次发言的是玛莎·斯林姆将军,她是侯爵之女,也是一名云雕骑士。凭借自己的出身与努力,被摄政王任命为第三军团的将军,在作战中尽职尽责,并且富有骑士精神,忠诚而又值得信任。

  “恕我直言,摄政王大人……”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语的西尔·马兰度公爵突然开口了,“现在我方的粮食储备大部分都在我的主城内,如果为了集中兵力攻击加瑞克,把塞俄城的大部分驻军撤走,即使是五千名骑兵也可以轻易攻入我的主城。到时候只怕还没等冬天过去,大家就都没有东西可吃了。”

  “玛莎的计划非常大胆,但却难以支撑大局。”哈托尔评论道,“希斯·布朗公爵的海军舰队还未成型,即使可以组成舰队从哈兹内军港起航,是否能威胁到加瑞克的礁石炮垒还是未知数,更别提登陆攻城了。即使集结兵力从陆地上进军可以顺利击溃亲王的主力部队,夺下加瑞克,短期内对于我军的窘境也没有什么改善。海上的贸易航线往返时间太过漫长,所以强攻加瑞克将会得不偿失。”

  几套方案的可行性都不存在,会议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该死,我们就不该丢掉平原上的那些据点。可恶的塞内斯居然向东大陆那群海盗出身的奸商购买魔像,王国衰败的经济会因为他的这一无耻行为雪上加霜!”塞缪尔愤然握拳砸向自己的大腿,一向简单粗暴的他,将低落消极的情绪在此刻爆发了出来。

  这句话让其他几位将领的脸色也不禁黯淡了下来,哈托尔知道他现在如果不说些什么的话,大家就都会陷入焦虑不安的状态,因此而动摇,因此失去对抗敌人的信心。

  “是的,我们不该输掉平原上的会战,但是我们要面对现实……”哈托尔说道,“于是现在的局势对我们来说越来越糟糕,我们的处境也正中塞内斯的下怀:无论是拼死一搏还是负隅顽抗,我们都会继续走向更明显的劣势。我们现在能寄予厚望的,就是希斯公爵的舰队可以能够尽快成型,这样我们就能打上一场具有主动性的会战了。昨天我收到大学士从王城传来的消息,从第一场雨开始,接连几天哈罗德山林地及周边的平原地区都将会是雨雾天气。现在是赤花之月接近中旬的时节,而这几天季风将会在夜间暂时变得和缓,我决定明天夜里率领几队骑兵出城,借助雾霾的掩护接近并袭击敌人的营地,如果你们能够加入奇袭的队伍我将如虎添翼。我们或许输掉了一场会战,但我们不会输掉整个战争,因为我们不能输!明晚,我们会让那群对我们虎视眈眈的家伙们晕头转向,无法安睡!为了塔斯尼斯的荣耀!”

  “大人,我和我的部队将与你并肩作战!我们要让那些附庸塞内斯的背叛者们尝尝被我们绝地反击的滋味!”玛莎站起来率先表态。

  “我将与你同在,摄政王大人!”伊凡·维兰伯爵表态。

  “为了塔斯尼斯的荣耀!”林顿·马兰度行了一个军礼。

  “我会第一个冲进那些狗杂种的营地里,让他们在我的威名之下颤抖不已!”塞缪尔·马里加激动得放声大吼。

  “我会保证你们能够顺利地撤离回城。”西尔·马兰度说道。

  在摄政王的激励下,众人终于一扫之前的颓然重新振奋。

  这时议事厅的大门被敲响了,一名传令兵在获得允许后走进厅内,来到摄政王身边对他一阵耳语,摄政王的眉头皱了起来。

  “塞缪尔伯爵,明天你留在城里负责守卫,让你的部下好好休息。”没有向一脸不解的塞缪尔多作解释,摄政王宣布散会,并且对传令官下达了这样的指令:

  “让雷欧来书房见我,带上那位女神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