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暗流
灰狼阿虚2019-03-07 15:294,942

  温暖的会客厅被灯光映得明亮如昼,可作为主人的法雷·斯林姆却阴沉着一张脸。这位侯爵大人有些烦躁地不停摩挲着自己的手掌,并不时将有些不满的目光投向略显悠闲的达米妮卡。

  后者正端坐在一把软垫靠椅上,沉默地望着窗外那朦胧的夜空。这位女士身穿墨绿色的金丝长袍,窈窕而慵懒的身姿自然而然地散发着优雅的魅力;她的整张脸被绣有红色独眼图案的黑色绸缎遮盖住,银色的长发柔顺地垂落至腰际,脸颊两侧一对尖长的耳朵从中挑出,沙褐色的肌肤与银亮的发丝将彼此映得鲜明。

  虽然眼前被绸缎遮住,但达米妮卡仍然可以洞察一切。她的双眼已被冥后赐福,方圆五十苏码内的任何动静都在她的掌握之中。所以她很清楚这里的主人正以什么样的神态偷偷打量着自己,也能清晰地感觉到法雷心中那份设法掩盖起来的欲望和恐惧。

  没有任何男性可以抵抗达米妮卡的魅力,也没有任何生物不会对超然的力量感到本能的畏惧,拥有超然力量的达米妮卡时常会让那些自视甚高的男性产生一种矛盾的不适感。她喜欢充分地利用这一点,这样在她达成目的的同时也会获得凌驾于人的满足感。

  达米妮卡对法雷焦急不安的样子视若无睹,急躁的人很容易会受冷静的人牵制。而与人类相比,黑精灵的寿命可要悠长得多。

  两人在会客厅里等待着塔宾带回的消息。只有他一个人回来,也就是说这个家伙带来的多半是坏消息。达米妮卡对此并不在意,无论消息好坏对她来说都无关痛痒,可会客厅里的另一个人就不一样了。

  法雷向来就不怎么喜欢那些散发着阴沉诡异气息的术士,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是来自异地的黑精灵。即使她一语不发安静地坐在那里,侯爵大人也会不由自主地感到浑身不舒服。

  还有那个全身都罩在一件破旧斗篷中的古怪女人,如静谧的幽灵般站在黑精灵术士的身后,寸步不离地守卫着她。兜帽遮盖住了她的面容,只在胸前垂下两绺金银双色的波浪状长发;女人赤裸的小臂和小腿上有着墨绿色的刺青,法雷从未见过这种缭乱妖娆的纹印。

  但她们是亲王的使者。为了确保亲王塞内斯会兑现他许下的那些承诺,法雷一直对这位女术士表现得礼遇有加。

  然而,现在法雷一看到这个女人就感到十分恼火。自己私下培养的家族死士大概逃不过全灭的下场,而凯文很有可能还活在这世上。一旦摄政王得到了凯文的供词,自己的处境将会变得十分危险。对此,女术士却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而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

  “女士……”或许是无法继续忍受达米妮卡那淡然自若的态度,法雷终于决定打破沉默,“虽然我已经与亲王殿下达成了协议,也会履行向你提供帮助的条件。可到目前为止,我仍然不知道你的目标和具体计划。我指派唯一的儿子参与到行动中,还摧毁了自己辖内一处村庄,冒着身败名裂的风险去为你活捉凯文。我想我已经表明了诚意,所以,于情于理你都应该给予我最起码的信任!”

  “我很想信任你,侯爵大人……”达米妮卡顿了顿,似乎在组织着自己的语言,“但目前为止,你的表现让我很难做到这一点。”

  法雷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于是达米妮卡决定进一步激怒他。

  “我将芬娜--也就是施行计划的关键--交到你的手上,可你却让一群跳梁小丑轻而易举地抢走了她,这直接导致行动时间推迟了整整一个月。后来我让我最得力的助手协助你收拾烂摊子,尽管成功夺回了芬娜,但最后还是留下凯文这个活口。他的存在很可能会引起摄政王对你的怀疑,同时也会直接毁掉我们的计划。”

  “凯文侥幸活下来,你和你的人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法雷义正辞严地争辩道,“你的得力助手,那个黑精灵追猎者……”

  “她叫玛索卡,记住她的名字。”达米妮卡提示道,“如果没有她的帮助,你连凯文的藏身之处都找不到。”

  “……凯文的死亡是玛索卡进行确认的,所以别把所有的错误都推到我的头上!”法雷决定用最后的手段来逼迫这位女术士,“如果你不能平等地对待我们的合作关系,我将会拒绝为你的行动提供任何协助。我想亲王殿下是不会因此撕毁我们之间的协议的,我相信他还需要这座石门要塞。所以,要是你还想借助我的力量,就把计划中的详细事宜告知与我,我有权知道这些!”

  “塞内斯当然会因此撕毁你们之间的协议!”达米妮卡暗想道,“和你在暗地里签订协议的这件事,可是我为他献的计策!”

  这里就是有着“石门”之称的壁垒要塞,奈哈德。这座要塞修建在塞俄山西侧的一处山谷之中,高耸的防御墙将北面的碎石滩和南面通往哈罗德山林地的峡谷彻底隔绝开来。

  亲王在这场内战中已占据绝对的优势,但他似乎并不满足于此。所求之物只有到手后才能安心,这就是人类贪婪的本性。

  如果亲王的军队想要进入哈罗德山林地击溃摄政王,只有三条路可以选择:第一条就是强攻塞俄城,最直接、最有效,也最为艰难;第二条便是占领吊桥要塞布拉米,亲王的军队得以横渡玛莱河,突破摄政王军的防御战线;而最后一条,则是攻破石门要塞奈哈德,率军从北侧进入摄政王军的腹地。

  达米妮卡深受亲王的信任,她为亲王军提供了一批精锐的战力。她向亲王提议,可以通过私下签订协议的策略来收买法雷·斯林姆,在得当的时机为亲王的军队打开进入山林地的大门。

  在这个时机来临之前,法雷必须协助女术士完成一个任务,以此来表明斯林姆家族对亲王的忠诚。法雷本来对这个黑精灵到底想要搞什么名堂并不感兴趣,但随着事态变得麻烦,他认为自己应该被尊重。

  “在这件事情上,我们没有商量的余地?”达米妮卡问道。

  “没得商量!我已经为此付出了很多心血,也惹上了不少麻烦,所以我总得知道你的任务到底值不值得我继续协助下去。”

  “亲王殿下的军队已经将摄政王军封锁在哈罗德山林地,只需要等待摄政王油尽灯枯就可以大获全胜。如果摄政王手中没有能够改变局势的底牌,那么结局就不会有什么改变。可亲王殿下不想等下去,无论摄政王有没有最后一搏的筹码。摄政王大概也不会预料到,本已胜利在望的对手会继续进军。”

  “这些我也很清楚,所以请直接说重点。”法雷有些不耐烦了。

  “即使你的石门要塞可以为亲王殿下的军队放行,但亲王军没有一举拿下整个山林地的把握。或许这可以让塞俄城陷入的背腹受敌的危险境地,强攻下来却依然需要花费不少代价。即使占领了塞俄城,想要拿下其他主城也会变得更加艰难。所以亲王殿下需要更多战力。”

  “必要的时候,斯林姆家族将会率领军队支援亲王殿下。”法雷及时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从笃定的语气里能够推断出这并不是谎言。

  不过,那也只是在“必要的时候”。达米妮卡暗自在心中嘲笑道。她当然知道他说的并不是谎话。高明的政客从来不会直接说谎,而是用语言去误导别人,达米妮卡深谙其道,所以法雷的话骗不了她。

  如果塞内斯的军队真的攻入哈罗德山林地,准备攻下某一主城的外城墙,法雷可不会让自己的士兵成为攻坚战的先锋部队。达米妮卡完全能够预料到那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宣誓效忠塞内斯的那些贵族会不停寻找借口推诿,他们只想削弱同僚的力量,让别人去充当炮灰。

  戳穿法雷的承诺只会引起不必要的争执,拉回话题才更为重要。

  “亲王殿下会为此而对斯林姆家族表示由衷的感谢。”达米妮卡十分优雅地向侯爵大人点头致意,“但想要肃清摄政王的反叛势力,光凭借助你的军队还远远不够。”

  “你这是在侮辱斯林姆家族的荣耀么?”法雷从椅子上站起来,“斯林姆家的士兵只听从我的命令,他们绝不会对昔日的盟友手软!”

  站在女术士身后的那个穿斗篷的女人迅速转身面向法雷,右手上散发出微不可查的血红色的光芒。她能够敏锐地感觉到别人对女主人的敌意。而当这份敌意过于强烈时,她就会进入警戒的状态,在对手采取行动之前先一步出手。

  “斯林姆家的士兵英勇而又忠诚,对此我毫不怀疑……”女术士只是轻轻挥了一下手,她的守护者便理科解除警戒姿态并恢复原样,“但在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我想我们都不希望看到那些年轻人失去他们宝贵的生命。你协助我的这件任务,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可以拯救他们的生命,任务成功后亲王殿下将会拥有一支强大的先遣军团。”

  这一次,法雷·斯林姆终于闭上了他的嘴巴,等着女术士说下去。

  “在哈罗德山林地的西南位置,有一座名为提尔赛斯卡的古精灵废墟。在它的地下有一座迷宫,迷宫深处便是那位传奇英雄奥尔瑟雅的坟墓。虽然只是衣冠冢,但墓室里却保存着不少她生前制作的魔法器具,而我的目标就是一根可以操控奇美拉的魔杖。根据一些记载,我可以断定那根魔杖现在依然被封在那座废墟下面。”

  “奇美拉?”法雷有些不敢相信女术士的话,“你是说那种长着两只脑袋,可以喷吐雷电的凶猛飞龙?你认为它们可以听从命令?”

  “或许你们人类并不清楚,但这种被称为奇美拉的魔兽实际上正是奥尔瑟雅·泉心本人创造出来的生物。创造这些凶猛的飞龙原本是为了对抗当时入侵地上世界的恶魔大军,她就是通过那根魔杖来驱使奇美拉进行作战的。恶魔大军被击退后,奇美拉变成了野生的魔兽。”

  “所以,得到那根魔杖就相当于拥有了一支飞行的魔兽军团?”

  “得到那根魔杖后,还需要控制一群野生的奇美拉。”达米妮卡补充道,“北海不远处的一座岛屿上正好就有很多。”

  法雷还想问些什么问题,但一阵敲门声断了两人的对话。

  “侯爵大人,塔宾先生已经准备好会见你们了。”门外传来浑厚洪亮的嗓音,法雷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是巴特。

  在得到主人的允许后,法雷的卫兵队长巴特开门走进了会客厅,那个名叫塔宾的长发亚隆人则一脸阴沉地跟在巴特的身后。

  塔宾是这位女术士的盟友,他们都是亲王派前来的使者。

  “只有你一个人回来?凯文在哪?我的那些部下又在哪?”法雷见塔宾并不想先开口,就直接了当地问道。

  “我怎么知道?凯文被你的死士们带走了,所以你不该问我。”塔宾讨厌法雷那一派审问的腔调。他肯参与到劫持凯文的行动中去,完全是为了遵从黑精灵女术士的命令。

  “难道你没跟着他们?那你是跟着去干嘛了?”法雷愠怒道。

  “你的那些死士简直和废物没有什么区别。如果不是有我在场,他们连一小队骑士都应付不来!”

  “他们是废物的话,你也强不到哪里去。”法雷讥讽着这个傲慢的年轻人,“瞧你这副灰溜溜的狼狈相,一定是被什么人狠狠地修理了一顿吧?不过你似乎仍未从这件事里学会什么叫做礼貌!”

  塔宾悄悄摸了摸自己之前受伤的左腹。他已用法术治愈了伤口,现在却依然隐隐作痛,似乎是想让他永远铭记住这份耻辱。于是塔宾心中的那份恶念开始作祟,他的手缓缓摸向了腰间的长剑,威胁道:

  “你想要亲自领教一下我的实力么?那你最好先交代一下后事!”

  “没有人可以在我面前威胁侯爵大人!”

  卫兵队长巴特闻言立刻挡在法雷身前,并快速抽出腰间的军刀。

  双方剑拔弩张,达米妮卡知道自己再不做些什么的话,这些愚蠢的人类说不定真的会打起来。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他们冷言道:

  “我并不介意你们为了维护自己那点无聊的尊严而大打出手,我只是不理解:为什么你们这些寿命不长的人类喜欢把本就不多的时间浪费在这些没有价值的争执上面?”

  “话说回来,是你要求把凯文活着带回来的。让我的死士装扮成林田兄弟会的人,也都是你的主意!”法雷立即把矛头转向达米妮卡,“相比之下,直接干掉他要简单得多。我损失掉这么多家族精心培养的死士,可不是为了在这里听你们的冷嘲热讽!”

  “如果我没让你这么做,事情会变成什么样?”达米妮卡用极为冷静的语调反问道,“你会直接干掉凯文。而一旦你真的那么做了,他生前对你儿子的指控会变得非常有力。即使无法成为确凿的证据,也足以让摄政王把注意力放在你的身上,那对我们的计划非常不利。”

  塔宾见法雷一时无语,于是数落道:“只有跟你儿子一样蠢的人才会做出这样不打自招的蠢事!”

  法雷刚想发作,达米妮卡却先他一步对塔宾呵斥道:“这个时候比起恶言相向,我更希望你把口舌用在该用的地方。把你知道的事情经过汇报给我们。”

  于是塔宾便将遭遇威尔等人的事情简略地叙述了一遍。

  “要是我猜得没错,那些半路杀出来的捣蛋鬼应该是林田兄弟会的人。”达米妮卡推断,“这么说起来,凯文还活着的可能性非常大,而他清楚我的全部计划。所以,在夺取魔杖的这个任务里我们大概有伴儿了。这样也好,至少在一路上不会很无聊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