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脱离
灰狼阿虚2018-03-22 13:046,292

  一场骤雨令这晚秋的清晨充满了寒意,塞俄城内的玛莱湖的水位又开始上涨,水坝开闸向着河道泄洪;城墙上负责守夜的士兵们还没有换班,搓着双手在火盆架旁取暖驱寒;一些民兵和雇工拖拽着帆布将城墙上的炮口与弹药箱遮盖得严严实实,以防受潮。

  仓库的大门外的那些桶架上罗列着数十桶鲸油,桶架分为两层,每层可以摆放六只木桶,所以每只架子上鲸油桶的数量刚好是一打。因为鲸油极具炼金加工价值,所以它们是北地的主要贸易商品之一;现在这些鲸油则是用来作为取暖燃料来供军队和市民使用的,向诺佐玛尔进口的煤则全部使用在冶炼工业上。

  秋季已然进入尾声,在这个月份结束后,这片大陆将会迎来冬季。在凯恩德尔的世界中,一年分为十二个月份,每个月则有三十二天,这十二个月份分为春夏秋冬四个季节。按照顺序来排列,它们分别是:溪语之月、煦风之月、翠叶之月、山鸣之月、滚雷之月、蓝空之月、烟舞之月、野火之月、赤花之月、云落之月、飞霜之月、白湖之月。

  现在时值赤花之月,再过六七天就是中旬满月之际。而当下一轮新月来临,凛冬的寒风就会开始凌虐北地。

  炊烟升起,伙房的厨子们开始劳作,要知道这个城市现在可是拥有五万重兵镇守的前线要塞,每天要准备的食物不计其数。还好这座主城在和平时期也是培养预备军的军事设施主城,粮库里充盈地储备着附近村镇征购来的食物。城里有供步兵、骑兵和射手列阵训练而设置出的开阔校场,军械仓库里有足够武装一支军团的武器装备;绝大多数的本地市民都是为使军队运行起来而工作的雇工,平时也会接受一定程度的军事训练,在战时可以作为民兵加入部队扩充战力。

  人员混杂的民兵和雇工当中,免不了会有亲王安插进来的细作。作为城主的西尔·马兰度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很担心摄政王等人会将驻军撤向北方要塞奈哈德壁垒。若想攻下海港主城加瑞克,除了正规军外,还会带走大量的民兵,留给塞俄的卫戍部队不足两千的兵力,这还是将驻守哨塔的那五百名士兵计算在内的数目。

  一旦城外那五千名骑兵准备攻城,城内的细作便会里应外合,这座主城将会危在旦夕。甚至毋须攻城,城内的市民们会直接为亲王的军队打开城门,迎接他们进城。那些民众可不在乎王国由谁来掌权,他们一点都不关心这场角逐权力的游戏会由哪一方成为赢家,亲王、摄政王,还是诺佐玛尔的统治者,他们只祈祷可以尽快结束战争。

  现在这些支持摄政王的贵族领主们,大多数都是遵从先王海德的临终嘱托而已。除此之外,亲王公开向那些支持他的落魄贵族与富商们许诺,可以在战争胜利后封官加爵,一些一开始便站在摄政王这边的贵族因为害怕被夺走封地和爵位,所以才会继续支持哈托尔。否则在这样的劣势中,他们肯定会选择投靠亲王的。

  四个披着斗篷的人影行走在这漫天的雨幕中,雷欧、米兰达、莉迪亚以及摄政王的侍女。他们要前往西边的城门,尽量不去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然后悄悄地离开这座主城。

  雷欧在斗篷下抬起一只手,紧握着胸前的一枚秘银女神挂坠。这是母亲留给他的遗物,每当他感到彷徨时,就会不由自主地紧握它。

  几天前,摄政王指派雷欧和他手下的骑士前往纳柏镇调查卡米村被焚毁的案件,主要任务是将兄弟会的小头目带到哈托尔的面前。由于林田兄弟会一直以来的义举,哈托尔意识到兄弟会并不是十恶不赦的反政府组织,想要对其进行交涉,可对方却从未给予任何机会。直到卡米村离奇遇袭,藏于村中的一位兄弟会小头目被捕,摄政王认为这是与林田兄弟会进行交涉的一个机遇,于是把这个任务交给了雷欧。可雷欧失败了,而且还因此葬送掉十位骑士的生命。

  昨晚在书房中与摄政王会面,雷欧向哈托尔汇报了事件的整个过程,只是没有透露莉迪亚兄弟会成员的身份。在进城前,雷欧执意隐瞒莉迪亚的身份,米兰达也认为有这么做的必要性。林田兄弟会现在是受到官方通缉的组织,无论劫走凯文的那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那些领主贵族们多半会将杀死那些骑士的血债算在兄弟会的账上。届时将会百口莫辩。雷欧身为异乡人,本就不受同僚信任,别说为莉迪亚做担保,恐怕连同自己本身都会受到他们的怀疑。

  唯一信任雷欧的就只有摄政王了。雷欧在亲王安排的刺杀阴谋中救下了身陷危急的哈托尔,之后向他宣誓效忠。这份友谊使摄政王一度力排众议重用雷欧,这令那些贵族封臣们对哈托尔颇有微词。

  摄政王所要面对的是一个逆势的战局,他必须与那些拥有领地和兵权的贵族斡旋,以获得他们的支持。这次的劫囚事件会产生极为恶劣的影响,死去的那队骑士全部都是贵族的子嗣,这会对摄政王军内部的稳定产生极大的冲击力。雷欧必须为哈托尔的立场考虑,所以他向哈托尔提出辞呈,以免那些极度不满的封臣会与摄政王决裂。

  雷欧虽然主动要求摄政王对自己进行革职,但他不能让那些手下的骑士们死得不明不白。所以雷欧向哈托尔请求暂时脱离他的军队,并保证一定会将这件事情追查到底,以对所有人澄清真相。米兰达表示愿意与雷欧同行,听过事件汇报的摄政王也认为这其中或许隐藏着非同小可的阴谋,便当即应允。

  破晓时分,摄政王的侍女来到了雷欧的住处,带来了哈托尔给他的口信:塞缪尔·马里加得知自己小儿子格林的死讯后悲怒交加,连夜带着自己的亲兵到事发现场寻找爱子的遗体。此人性格骄纵暴躁、喜怒无常,如果回到塞俄一定会找雷欧的麻烦,于是哈托尔想在事情闹僵之前让自己的侍女带着雷欧等人离城,以避开一场无畏的冲突。

  被强行叫醒的莉迪亚直到现在还显得有些困倦。法师应该尽量获得足够的睡眠,这样才能时刻保持充沛的精神力。而莉迪亚昨晚在面见摄政王之后,却忙着在卷轴上描画着符文。完成符文的描画后,又施法炼化了那把带有附魔的弯刀。两人之前在那个名为黑色山毛榉的酒馆里商量过:弯刀对于威尔来说算是蹩手的武器,而莉迪亚则可以炼化弯刀上的附魔能量,并为威尔的阔剑附上使其增强的魔印。在空闲的时候,莉迪亚就是在忙着这件事。

  其实以莉迪亚高超的附魔技术,本可以为威尔的阔剑附加效果更强更实用的魔印。可若想为武器附魔,光是用有足够的魔法材料和精湛的附魔技巧还不够,进行附魔还需要一座符文操作台。

  附加魔印的方式分为两类:一种是精神附魔,一种是物质附魔。精神附魔是暂时性的,而物质附魔则是永久性的。一件武器或者装备上只能同时拥有一道精神魔印和一道物质魔印。精神附魔是法师或者圣职者们对武器和护甲施加增效魔印的法术,虽然有着时间或者触发次数上的限制,但却可以临时提高一队士兵的战斗力;物质附魔则是需要进行专业性学习的一项魔法技术,其工艺就是在符文操作台上将魔法材料转化为元素符能,注入武器或装备上形成魔印,使其具备某种法术特性,这种附魔的效果通常会持续到武器装备损毁为止。

  进行物质附魔所需要的符文操作台只有在大型炼金工坊里能够看得到,而大型炼金工坊通常是隶属于皇家的科技设施。除非是在非封建体制地区的城市,否则大型炼金工坊是不会对外开放的。

  不过没有符文操作台,莉迪亚却可以通过制作炼化卷轴来为威尔的阔剑进行附魔。描画炼化卷轴对莉迪亚来说并不是一件吃力的工作,炼化卷轴可以将附魔武器上的魔印完整地提取出来并将其封存,只是受到炼化的武器本身会被摧毁成熔渣。而且炼化卷轴拥有炼化一定强度内的附魔武器的限制,这就应验了魔法规则永恒不变的理念:当魔法为你解决问题时,它也同样会对你形成制约。所以,大魔导师奥尔瑟雅·泉心才会为后世的法师们留下这样的一句话:“魔法没有强弱之分,一切都看掌握之人如何应用。”

  雷欧和米兰达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莉迪亚与林田兄弟会相关,向摄政王介绍时,也只将她说成一个路过并且出手相助的游历法师。尽管莉迪亚反对雷欧要求身为圣职者的米兰达为此而说谎,但米兰达却对莉迪亚说:“我并没有对他们说谎,我只是没有主动说出真相。”

  雷欧和米兰达都坚持认为,莉迪亚不应该为了救助他们而被捕。

  而后,雷欧向莉迪亚提出了请求,他想让莉迪亚帮助自己弄清事情的真相。莉迪亚也不会对那个不明势力放手不管,于是她决定带着两人去王城贝鲁与威尔会合,了解更多线索再进一步行动。

  西城门到了,守门的卫兵虽然有些好奇地打量着这几个穿着斗篷的人,但当他们看到侍女拿出摄政王的手令时,还是打开城门放行了。

  侍女将他们送出城门之后就转身回城堡去了。三人也没有多言,只是选择了一条西南方向的道路,以免撞见塞缪尔伯爵。走了一段距离后,雷欧不禁转身抬头望向了塞俄城,在心里默默为它祈祷。

  雷欧看到三名云雕骑士自巢台上起飞,然后沿着河岸开始例行侦查的任务。在如此糟糕的天气里执行飞行侦查任务是非常危险的,但是为了防止亲王军使用某种手段让军队渡河集结,摄政王军的云雕骑士们必须在视野明晰的白天对河岸附近的林地进行侦查。

  三人继续走了一段时间,一队骑兵突然从道路旁的林地中冲出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骑兵列成一排,手中的骑枪正跃跃欲试地指向三人。领头的骑士是一个略微有些秃顶的大胡子中年人,为了让雷欧看清他的脸所以没有佩戴头盔,身上穿着挂满勋章的重盔甲,雪白的丝质披风被雨水浇得湿透,像一只死去的猎物般无力地向下垂着。

  不可一世的常胜将军,塞缪尔·马里加伯爵。此时他的脸上失去了那份骄傲自信的神采,取而代之的是疲惫与哀伤,唯有那双微微泛红的眼睛里依旧燃烧着某种冲动。一夜间,他似乎苍老了许多。

  “这不是我们摄政王军中的新星--雷欧大人么?”塞缪尔双眼死死盯着雷欧,用有些沙哑的声音缓缓地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要离开塞俄城,去调查一件事……”雷欧回答。

  “离开塞俄城?”塞缪尔忽然仰头放声大笑,在这大雨里他的笑声听起来更像是恸哭,看来丧子之痛让他近乎疯掉。

  “摄政王看错了你,雷欧!”他忽然正色道,举起右手指向雷欧,“现在他的军队正面临颓势,而你却选择夹着尾巴逃跑?扪心自问,你还配做一名骑士么?”

  “我已经不是一名骑士了,我很清楚自己的过失是不可挽回的,所以我自愿被摄政王革职。”雷欧知道萨缪尔埋伏在这里就是为了找自己的麻烦,不愧是经验丰富的指挥官,他早就料到雷欧会在他回城之前离开塞俄,并且选择一条不会撞见自己的道路。

  塞缪尔带着亲兵在这里埋伏,只能说明一件事:他将失去儿子的愤怒转向了雷欧。雷欧还记得塞缪尔的儿子格林·马里加,一位热情洋溢的少年,渴望着有朝一日能够成为英雄。格林对雷欧救下摄政王的事迹极为崇拜,所以才会不顾父亲的反对加入雷欧麾下的骑士小队。他把雷欧视作榜样,而雷欧却把他带向了死亡。

  “或许你可以卸掉你的荣誉,但是你永远无法卸掉你的罪责!”塞缪尔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你以为在你毁掉别人的一切后就能轻轻松松地一走了之?米兰达大人,还有那位法师,这是我和这个混蛋的私人恩怨,我希望你们不要插手。他不值得拥有你们的信任!”

  米兰达劝道:“塞缪尔大人,请您冷静些,雷欧大人他……”

  “不要再说了!如果你帮他,我只好连你也一起抓起来。任何人都会为信任他而付出代价!摄政王信任他,结果辜负了贵族们的期望。而我的儿子……我可怜的儿子小格林,就因为相信他是一个英雄,所以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没留给我……”说道这里,这位以跋扈著称的大领主居然哽咽了起来,他咬着牙继续说下去:“我看到了那些戴着鬼枭面具的尸体,我发誓会让林田兄弟会的狗杂种们血债血偿!”

  “塞缪尔大人,林田兄弟会不是杀害你儿子的凶手,这是有人故意嫁祸给兄弟会而做出的暴行。让我离开,我一定会为你找到真凶的,请你相信我!”雷欧信誓旦旦地向塞缪尔保证道。

  “真是太可笑了!你自始至终都只是个来历不明的异乡人。而就在你做了这些该死的事情后,竟还想要我相信你?那么请你告诉我:我的信任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塞缪尔抽出挂在腰间的宽刃平刀,“袒护林田兄弟会的行为只能表明你是暗中与他们勾结的奸细。现在你要么束手就擒,要么举剑受死。但在作出选择之前,你最好先想想如何挡住一个愤怒的父亲!”

  米兰达悄悄地退到了两人身后,在塞缪尔下令突袭的同时咏唱出一段简短的祈祷颂文。清亮如甘泉的声线令空气中的光元素开始急剧地颤抖起来,米兰达双手向前平推,放射出一道耀眼至极的强光。

  塞缪尔伯爵的亲兵们被这一闪即逝的强光夺取了视觉,他们胯下的战马也受到惊吓,嘶鸣着人立而起,不少骑兵都跌落马下。塞缪尔不愧是经验丰富的战场老手,在米兰达的闪光术释放的一瞬便举起左臂上的圆盾,将头向下压低,避免了失去视野的麻烦。可他也被自己的马甩下背脊,在一阵咒骂中落地,勉强稳住身体。

  莉迪亚召唤出自己的法杖,双手持杖将它的末端用力地砸在地面上,口中吟唱起一段冗长的咒文,一圈紫色的法阵在她的脚下形成。她的身上发出紫色的微光,精神力元素包围着她娇小的身体,并且延伸出两条射线链接在雷欧和米兰达的身上。她在完成一个传送魔法。

  塞缪尔手持刀盾猛然冲向雷欧,雷欧迅速抽出分别挂于腰带左右两侧的双剑以应对伯爵的奋力猛击。虽然塞缪尔出招根本不留余力、步步紧逼,但雷欧却灵巧地闪转腾挪,两柄斗剑及时地阻挡着从各个角度袭来的平刀。此刻雷欧穿着的是轻巧的锁子背心和一套旅行皮甲,只有膝盖和手臂上才佩戴着金属护具。虽然这身装备无法抵抗用宽刃平刀发动的重击,但却因较为轻便而更利于躲闪。

  雷欧的头脑非常冷静,所以他不能对塞缪尔进行还击,可塞缪尔的武技十分了得,一味的抵挡只会让他更加大胆地用出杀招。在雷欧双剑交叉架住塞缪尔的一次重击后,塞缪尔将盾牌向旁边一撤,然后奋力地用圆盾边缘砸向雷欧的脖颈。雷欧匆忙地将身体向左一歪,试图躲闪这记盾击,随即右肩就传来一阵剧痛,盾缘击中了他的肩膀。

  雷欧自始至终都没有释放斗气来进行防御,因为斗气会将莉迪亚对他引导的魔法连接驱散掉,传送魔法启动后他就会被丢在这里。

  斗气是斗神沙恩塔娜的赐福,是一种呈烟雾状的气态力场。这种力场可以削减元素能量的聚集力,也可以对物体的运动造成阻碍,甚至能够产生破坏力。这些特性使得一些可以使用它的武者职业在武技的使用上更加灵活有力。大剑师、剑斗士和宗拳师可以让斗气在自己的身上形成一层约半诺尺厚的气雾状护甲,以减免身体在战斗中所受到的伤害,也可以将斗气附着在武器上提高破坏力,或者直接以冲击波的形式将其击出发动远程打击。

  雷欧因为受到痛击而踉跄了一下,塞缪尔趁机挥出一刀砍中他的左臂。好在这一刀没有击实,只割出一道浅浅的伤口。

  莉迪亚身上的紫色愈加浓郁,传送魔法已经准备就绪。现在只要她心念一动,就可以将三人传送到方圆十苏里内任何一个地点。但传送魔法的不稳定性在于:在发动时有可能会将被传送者身周的事物也一并传送走,所以她高声提醒道:“雷欧,快与伯爵拉开距离!”

  塞缪尔在一击得手后缠得更紧了,雷欧知道自己再不还手的话,就会给莉迪亚带来大麻烦。施展传送魔法本就会极大地消耗施法者的精神力,控制精神元素维持法阵的运行也会给施法者带来极大压力。

  于是雷欧借助一次向后跳开的躲闪动作伏下身子,准备发动一招强劲的武技。塞缪尔继续向前追击,而雷欧则猛然暴起,只见他挺直腰身用力地向前一跃,右膝向前弓起,撞向塞缪尔的胸口。

  塞缪尔反射般地举盾护身,撞击过后塞缪尔感到自己仿佛被高高跃起的马蹄践踏了一样,接连倒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稳住脚步。

  “趁现在!”与塞缪尔拉开距离后,雷欧大喊道。

  紫色的光晕骤然加速旋转,周围的空气被强大的魔力扭曲,然后恢复平静,三个穿斗篷的身影陡然消失在原地。

  “雷欧!你或许可以逃得了一时,但你记住: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一定会跟你做个了断!”塞缪尔伯爵放声对着布满阴云的天空嘶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