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起点
灰狼阿虚2017-11-22 18:006,929

  王城贝鲁相比地处前线的塞俄要显得平静安稳很多,只是在街上巡逻的卫队来回往返的次数要比平时频繁许多,而谷物和腌制食物的价格也上涨了近两倍。阴云密布的天气让往日喧闹的街市变得冷清,混着松脂的鲸油在民居中的暖炉里燃烧着,是整个城市的空气都渲染上了一股淡淡的腥香味道。

  王城西南方有一户富商的宅院,据说这个富商是个外地人,几年前花了不少金币在城内买下了几块地界,修建了炼铁厂、皮革厂和酿酒工坊,雇请了城里许多游手好闲的年轻人使这些产业运作起来。虽然不经常在公开场合露面,城里的市民却对这个富商的评价很不错,他慷慨的所作所为让青年们走上了正道,也因此在坊间有了好口碑。

  王国内战后,许多在这个富商手下做雇工的年轻人被征募入伍,加入了摄政王的军队,所以这个富商收容了一些逃往至此的难民以补充旗下产业短缺的人手,城里的守备军队也对出入工厂和宅院的那些民众宽容放行,算是表达对这户富商的敬意。

  很少有人知道,这户富商的家主亚摩斯·哈伍德,正是林田兄弟会的首脑,被成员们尊称为男爵的那个人。而他名下的那些产业,表面上只是生产优质商品的厂房,实际上却是兄弟会成员收集情报、指派任务的、集结与活动的据点。

  哈伍德宅邸的院子里,传出一阵木器相互交击在一起的声音。

  “稳住你的脚步,挥剑的同时衔接站位姿势,保持重心!”

  威尔单手持一柄木剑,一边缓缓向后移动步伐,一边击开袭来的另一柄木剑。站在他对面的是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双手紧握练习用的木剑,奋力地攻向威尔,亚麻色的短发被汗水浸得黏在了一起。

  这个小男孩名为丹尼尔,是老吉姆的孙子。他的名字让威尔感到很亲切,虽然他是诺莫人,却还是让威尔想起了那位逝去的故人。

  老吉姆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他的村子被盗匪洗劫后带着孙子丹尼尔逃往离村子最近的城镇。半路遇见一连几天没吃饱饭的威尔,便一起同行。因为是处于王国南方亚拉尔森林的边缘,一些被驱逐出部落的食人魔流寇刚巧在林地里伏击倒霉的路人,于是在威尔的掩护下爷孙俩匆忙逃进镇子里,在酒馆遇见游历途中的女魔法师莉迪亚,并向她求救。一向喜欢救人于危难的莉迪亚自然不会坐视不管,于是她找到那群食人魔流寇的窝点,并且救下了差点被炖成烂肉的威尔,两人也在相识之后开始结伴同行。

  在威尔和莉迪亚成功加入林田兄弟会之后,威尔把失去田园和房舍的老吉姆介绍给男爵,让他在酿酒工坊里作为帮工,也算是将他和他的孙子丹尼尔安置下来。几天之前,威尔和米凯尔带着艾达与凯文回到了王城贝鲁。丹尼尔得知后,每天天没亮便来找威尔修习剑术。

  威尔为爷孙俩断后的英勇行为,令丹尼尔将他视作心中的英雄。从那一天开始,他便励志成为一名像威尔那样身手不凡的勇敢骑士。虽然威尔一直向他解释自己只是一个佣兵罢了,却丝毫没有影响小丹尼尔的热情与决心。所以只要有机会,丹尼尔就会和兄弟会的其他成员学习剑术。当然,他最喜欢由威尔来对他进行剑术教导。

  一边引导着丹尼尔对自己发动进攻,威尔一边仔细观察丹尼尔在动作上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

  “换攻!”威尔挥着木剑用力击开丹尼尔挥来的木剑,“防守的同时留心我的站位动作是如何衔接的。”

  这个男孩的双手十分有力,相较于同龄人而言。如果是他这个年纪的普通男孩,刚刚被威尔击开的攻击的那一下,木剑早就脱手了。威尔故意将动作放慢、力量放轻,不过对于丹尼尔来说依然产生了很强的压迫力。男孩的反应速度不慢,尽管不得不用后退来确保自己可以及时对挥来的木剑进行格挡,却也可以防守得滴水不漏。

  丹尼尔的步伐不是很扎实,他在站位选择时表现得很犹豫。威尔知道他总是在选择全力防守和贸然反击之间摇摆不定,毕竟是年轻气盛的小孩子,比起耐心的防守更喜欢充满攻击性的打法。

  于是威尔在一次攻击后故意再放慢半拍节奏,果然丹尼尔意识到这是一个反击的好机会,挥剑反击。可威尔只是顺势后退一步便刚好让丹尼尔的剑落空,而他后退的这一步正好完成了一次猛禽式站位,双手将木剑高高举起。丹尼尔一击落空后意识到自己中了圈套,可一切都为时已晚,威尔的木剑从上方落下,架在了丹尼尔的脖子上。

  “你的进攻太急躁了,站位的动作还没有完成到位,就急着进行下一次进攻。”威尔收回木剑,对丹尼尔教导道,“你的反应很快,相较起稳步出击的剑术,你可能更适合顺畅连贯的剑法……”

  对于骑士和剑士而言,使用刀剑格斗的技法被称为剑术和剑法。对于近战武器而言,锤和斧因为其重心集中在前端的结构特性,在拥挤混乱的战场上的确是强有力的杀器,但在技法上可提升的空间并不高;枪矛长戟在战场上无疑是主角,既可以拿它骑乘冲杀对面的骑兵步兵,也能够用它列成步战战阵阻断骑兵冲锋或者向前进行压迫,其长度的优势不言而喻,列成战阵后士兵们并不需要什么技法就能对敌人产生极大的杀伤与威胁,而枪矛长戟在技法上也可以拥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最后,刀剑类的武器在拥挤的战场上一般情况下都是作为配角而存在的,在阵列战演变为混战、小规模局部战斗以及将官决斗的情况下,它们在技法上的优势才能体现出来,毕竟在战场上很多时候并不存在剑术和剑法的发挥空间。

  骑士使用剑类武器的技法被称为剑术,剑士舞弄刀剑的技法被称为剑法。骑士的剑术在攻守方面都很稳定,剑术的基础动作就是站位,特点就是无论进攻还是防守都可以在下一次行动中直接变幻,在战斗中步步为营,伺机而动;剑士的剑法则是以攻见长,基础动作是步法,通过快速连贯的攻击、移动、变招、躲闪使敌人疲于抵挡,找出破绽。

  对大多数武者职业而言,相比起剑术或者剑法,他们更看重武技。不同的武者职业都各自拥有着一套独特的武技系统。剑术和剑法只是攻击对手与应对对手攻击的基础格斗技巧,武技则可以造成极大的破坏力或者产生一些特殊的防御效果。所以武者们对武器的选择有着自己的偏好,即使技法上或许不如刀剑,但却对武技的发挥没什么影响。

  “如果你想成为剑士的话,可以去请教马蒂尔达小姐。不过建议你过些日子再去,她刚失去了一位哥哥。如果你拥有斗气种子的话,她会引导你打通斗气法门的。”威尔提议道。玛蒂尔达是男爵亚摩斯与奥吉尔的妹妹,她是一名身手不凡的大剑师。

  如果想成为一名剑士,就必须拥有斗气种子这一天赋。这是斗神对一部分人的赐福,拥有斗气种子的人能够觉醒这项能力。没有斗气天赋的人是无法成为一些战斗职业的。剑士类的职业里,成为大剑师、剑斗士以及摇光武士的人都需要拥有斗气法门,因为无法使用斗气就无法施展这些职业所特有的武技。

  “不,我要像你一样成为一名铁血骑士!”丹尼尔毫不犹豫地摇着头拒绝。这个男孩有着倔强的个性,一旦他决定的事情就很难改变。

  “那今天对战练习就先到这里吧,站位你已经可以做的很标准了,但你要好好练习它们之间的衔接。我先休息一下……”

  威尔觉得既然丹尼尔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没有必要听从别人的建议了。毕竟即使想成为剑士也还需要具有天赋,而铁血骑士和屠龙手却没什么门槛,只要认真地锻炼自身的力量与武技。一旦斗气种子被激发觉醒,身体力量的增长就会被分流到斗气力量上,这就是为何大剑师与剑斗士为何从来不敢跟铁血骑士或屠龙手硬碰硬的直接原因,铁血骑士蛮横的力量与势如破竹的武技可以在近身战斗中占尽优势,斗气虽然很便利,但完全不如钢铁来得简单粗暴。若论起神祇的关系,破坏神基尔塔里奥可是斗神沙恩塔娜的兄长呢。

  “王冠式!公牛式!铁门式!猛禽式!尾巴式!”丹尼尔每切换一个站位就大声念出它的名称,借此来让自己的身体能够更快地记住站位衔接的要领,使其变为一种近于呼吸般熟练的本能动作。

  威尔将木剑置于院墙边的架子上,抄起腰带上挂着的水壶就仰头猛灌起来,于此同时两个人走到了他的身边。

  其中一个人的身材消瘦,长着鹰钩鼻,正是猎户米凯尔。而另一个男人身材匀称,有着一头红褐色的短发,长相很普通,没有什么能让人印象深刻的特征,属于那种扔在人群里不会很显眼的人。若不是这个男人穿着一身由上好天鹅绒料子制成的衣服,没人会注意他。

  威尔和米凯尔此时都穿着一套亚麻布的衬衫,外罩一件粗羊毛绒马甲,下着一条深褐色的厚棉布长裤与一双牛皮短靴,这是绝大多数平民的打扮。当他们两个与那个穿着天鹅绒长衣的男人站在一起时,人们只会认定威尔和米凯尔是那个富有男人的雇工。

  实际上,威尔认为这么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也都差不多,穿着天鹅绒长衣的男人就是林田兄弟会的首领,“男爵”亚摩斯·哈伍德。

  “没有酒的味道,你喝的是水么?”米凯尔抽了抽他的鹰钩鼻,一脸笑容地走过来跟威尔搭话。

  “我总不能给小孩子作出坏榜样吧?”威尔放下水壶回答道。

  “那真是谢天谢地……”亚摩斯轻笑了两声,然后说:“如果有一天连你都对酿酒工坊出产的蜜酒不再感兴趣,我就得关门大吉了。”

  “这点你尽可以放心,即使这世上的酒鬼都不再碰酒,我也会当你最忠实的顾客的。”威尔作出一脸安慰的表情对男爵说道。

  “在你教导小孩子练剑的时候,有位女性一直在那边看着你呢。”米凯尔的眼睛向那边一瞥,“说起来她的发色和瞳色跟你很配……”

  威尔也将视线顺着米凯尔看着的方向移过去,看到那个自称艾达的哑巴女孩。她依然是一身黑褐色的紧身劲装,屈起一条腿坐在宅房长廊外的栏杆上,双手撑在两侧悄然地望向这边。

  “我有没有跟你们说过我曾在格林戴尔学院上过学?”威尔忽然对两人说道,完全没把刚才那句轻浮的话语当一回事。

  “亚底莱斯的战争学院?你当然没说过。”两人耸耸肩。

  “好吧,没说过也无所谓,你们两个只要接着听我说就行了……”威尔毫不在意地继续说下去。

  “在格林戴尔,我们通常会进行对决比赛。不只是学院举办,而且学员之间在私下里也会组织比赛,基本上是那些喜欢赌博的家伙,他们自然是不会放过这种机会来开设赌局。不过我觉得这是一个赚取零花钱的好机会--别误会,我最讨厌的就是赌钱了--我作为选手去参加这种比赛,只要能拿到前十的名次,就能拿到报酬。”

  “那个时候你就这么有经济观念了?”

  “那个时候我还没像现在这么强壮。个子不算高,力量也不算大,还好反应还算够快,而且脑子不算笨。”威尔一边看着正在练习挥剑和切换站位的丹尼尔,一边开始回忆起过去的时光,“于是我想了一个能够让我可以跻身到前十名的办法。我开始统计过去那些能够拿到报酬的那些人的名单,然后在课余的时间里我就满学院围着校场乱转悠。对于一个像我那么大的男孩子,在学院里面逛来逛去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因为学院里也有很多跟我年纪相仿的女孩子,游手好闲的家伙总是会东张西望地寻找容貌出众的女生。”

  “可以想象。”米凯尔赞同地点了点头,表示十分理解。

  “不过我看的可不光是女生,只要是成绩优异或者经常能拿到名次的家伙我都会去看。那些家伙大多数都很勤奋,在课余时间也会与朋友或者关系要好的同学过招,所以我就会在校场上寻找他们的身影,并且用心地去观察他们在动作上的特点。久而久之,我便熟知了一些人在哪些方面很擅长、在哪些方面却又有所不足。最后,我甚至找到办法对付其中那几个几乎没表现出什么弱点的人。每个人都存在贯性的思维方式,面对相似的情况,人们下意识做出的判断和采取的行动几乎是一成不变的,因为对战中很少有仔细思考的时间。而当我牢记每个家伙下意识都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之后,就可以通过一些假动作诱骗他们做出我想要他们做出的动作,然后借机击败他们。虽然不是每次都管用,但是能够保证我每次参加都可以拿到奖金。”

  “你是说你光靠耍滑头就战胜了在硬性实力上超过你的对手?”男爵亚摩斯对此表示怀疑,后来想了想也不禁释然:“不过你应该很熟悉与人对决,如果你没有足够的对决经验,就不会在别人的练习中察觉到他们战斗时的习惯,也无法利用这一点击败他们。你一定也很努力地研究克制他们的方法并且进行了模拟练习吧……”

  “我的课余时间都用来观察别人,只有到了晚上我才会找一处空旷并且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练习剑术。一来不会有人用同样的方法窥探我的剑术风格来克制我,二来黑暗的空间利于我模拟想象对手的行动,我可是牢记了对手出招、躲闪和格挡的方式和速度呢。”

  “你还真是个狡猾的家伙啊,为什么没选择成为一名窃杀者?”亚摩斯揶揄着威尔,“我感觉你错过了一条很有前途的道路。”

  “不,我的身体不够柔韧灵活,如果我是女性的话说不定真的会成为一名窃杀者。”威尔瞥了一眼仍然盯着这边的艾达,接着说道:“那个哑女之所以会注意我教丹尼尔练习剑术,大概就是为了日后在对付我的时候找到取巧的方法增加胜算吧。”

  “艾达是锡壶兄弟会的人,我可以保证这一点。所以你不用对她抱着那么大的敌意。”亚摩斯对威尔劝道,“接下来我还需要你们一起行动呢,你们必须团结起来。所以请相信她吧,如果你相信我的话。”

  锡壶兄弟会是大陆上一个窃杀者组织。与盗命者工会不同,锡壶兄弟会并不会做暗杀一类的人头买卖,他们是大陆上的地下情报网。因为自始至终都是依靠窃取和贩卖情报来保持中立,所以即使是教廷这样的势力,对他们的存在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之前在纳柏镇上,威尔在草行商加尔达的摊子上看到了一只锡制的鼻烟壶,那就是锡壶兄弟会成员的标志性信物。

  这个叫艾达的姑娘在接受男爵审问的时候显得从容不迫。虽然她并不能说话,但是却十分精通手语,男爵就是依靠手语跟她进行交流的。作为大陆上实力拔尖的窃杀者,男爵曾经跟锡壶兄弟会打过不少交道。虽然他没有加入过锡壶兄弟会,却和该组织的首领“霍森老爷”交情不浅。锡壶兄弟会的成员大多是依靠暗语来证实身份的,即使是手语也有着一套自成一派的暗语系统。男爵用这套暗语与艾达交谈了几次--当然是使用手语--发现对方没什么问题,而且他也在锡壶兄弟会老友那里也确凿地证实了艾达的身份。

  于是艾达被解除了监禁,她向男爵解释了事情的始末:

  艾达有一个哥哥,也是一名老道的窃杀者,而且是个优秀的情报人员。他在一次行动中获得了某些线索,然后擅自进行调查。他坚信一场阴谋将会在西大陆展开,他所窥得的真相不过是冰山一角。无论这场阴谋的始作俑者是谁,想必都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与精力来布置局面。而在局势成熟之后,西大陆必将迎来一场新的风暴。这个阴谋一连牵扯到许多势力:几个隐秘的地下教派、一些反政府流民帮派,甚至是某些国家的权贵。艾达的哥哥不断暗中追查,最后在索利达斯音讯全无。艾达去那座黑市之城寻找他的下落,只找到了她哥哥身上的一枚戒指,以及一个线索,那就是北地森林中的提尔塞斯卡废墟。

  找到那枚戒指却没找到哥哥本人,艾达可以断定她的哥哥已经遭遇到了不测。于是艾达决定去完成哥哥的遗愿,继续去探查那些教派并且组织阴谋。在锡壶兄弟会几个朋友的帮助下她来到了塔斯尼斯,在听说了凯文的事情后她便伪装成被戏班子遗弃的流浪者混进了卡米村的难民中打探消息,对于一个哑巴女孩来说这是很艰难的任务。

  凯文才是这个事件中的核心人物,他所知道的事情能给艾达提供更加明确的信息。于是艾达便停留在纳柏镇上,等待林田兄弟会的人来营救凯文,自己现身后再向男爵说明情况,相信男爵会重视这件事。她自然并不清楚凯文成员身份的真假,而且锡壶兄弟会的人除了几个朋友之外也没有人会帮助她,因为大家觉得她哥哥的想法杞人忧天。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就姑且接受她吧……”威尔释然道,随即又想起了什么,“等等,你刚才说让我和她一起行动?”

  “没错,我需要你带队去提尔塞斯卡废墟寻找线索。如果艾达和她哥哥的猜想是正确的,那么我们有必要采取行动。”说到这里,男爵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我们不能冒险无视掉这件事的可能性。”

  苏珊夫人,也就是男爵亚摩斯的妻子是一名术士,她负责对凯文进行审问。术士们可以与一些拥有特殊力量的恶魔签订契约,必要的时候可以召唤出来使用它们的能力或者协助战斗。

  为了避免凯文说谎,苏珊夫人特地召唤出了一只悚心魔。在这只几乎是虚体的恶魔面前,没有人可以悠然自得的撒谎,即使是再高明的骗子,也会因为说谎而产生心灵动摇。而悚心魔会感知到这个人在心灵上的虚弱,从而施展一种精神攻击波,使受术者产生痛苦的幻觉,吸食他们的恐惧作为食粮。

  从凯文的言语中可以得知,男爵的弟弟奥吉尔死于卡米村被袭击的那场战斗中。而接下来凯文所说出的事情,刚好证实了艾达所说的阴谋很可能不是无稽之谈,所以男爵认为无论真假,它都需要去探明。

  “为什么你不让米凯尔来带队?”威尔对男爵的决定有些不解,“如果莉迪亚没有安全地回到这儿,我是不会去做别的事情的。”

  “米凯尔得跟我走,对付断齿部族的那些家伙需要一名老练的神行客。雅米拉会加入你的小队,她也是名合格的神行客了。”

  “还有,关于莉迪亚的事情你已经不需要担心了,她的使魔带来了消息,今天下午应该就能回到王城。”男爵告诉威尔,“她还带来了两位客人,我不方便露面,所以得由你去迎接他们。”

  “一切都被你安排好了,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威尔撇嘴。

  “在你出发前,我还得介绍个新朋友给你。”亚摩斯忽然想起了什么,“进入废墟,一位专业的工匠往往会帮上你的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