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出行
灰狼阿虚2017-08-03 12:017,599

  壁炉里的松木燃起温暖的光火,红色的羊毛地毯踩上去很舒服。屋子里的摆设都是造型精美的桧木家具,贴着墙壁的那只落地钟静静地摇着它的摆锤;夕阳的余光透过素色的纺纱窗帘映亮了整个厅堂。

  将微启的窗子推上,隔绝了室外那微有寒意的风,威尔才安心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抬眼望去,其他七人全部都在,那些庄园里的仆人也全都在米兰达的吩咐下离开了这间客厅。

  这所庄园位于塔斯尼斯王国境内的西南方,是大公爵希斯·布朗名下的产业。希斯·布朗公爵坐拥五大主城之一的提尔斯,目前正为摄政王军建造足以攻下加瑞克的舰队。

  连同威尔在内,这支由八个人组成的小队骑马从王城贝鲁出发,沿着大路一路向西南方前行,在第四天的午后抵达了这里。这里便是他们前往提尔塞斯卡的最后一个休息站,明天他们将带足食物补给进入哈罗德山林地的深处,威尔觉得现在应该解决一下内部问题了。

  八个人围着厅堂中间的大圆桌坐满了一圈,莉迪亚坐在了威尔的右边。按照逆时针的顺序,接下来的人依次是艾达、米兰达、雷欧、雅米拉、佩拉、凯文。

  凯文坐在威尔的左手边,他可是此次行动的核心人物。相比起被囚禁时那副浑浑噩噩的模样,现在的他简直可以说成是意气风发。红色的长发被绑成一根长长的发辫,被整理干净的脸庞格外地英气逼人,蓝色的双眼里透射出灼人的光芒。他身穿黑色无袖皮甲,外露的肩膀和手臂上有着虬实的肌肉,不难想象他的出拳一定会强劲有力。

  据凯文所说,现在西大陆正面临着一个共同的敌人。他们是远在裂心海彼岸蠢蠢欲动的黑精灵、东大陆西部的霸主,刑月卓尔。

  冰雨纪元,中土大陆迎来了第一场恶魔战争,并在这场战争中分裂成东西两块大陆。那场可怕的战争几乎将古代文明尽数摧毁,地上世界的生灵们终于决定弃尽前嫌,组成联军共同对抗恶魔的混沌大军。战争以地上世界的联军获胜告终,一位主神却在战争中堕落,直接导致精灵社会分崩离析。决心继续追随堕落神祇的精灵们被至高神诅咒,这些精灵的皮肤变成褐色,身体失去大部分力量,被圣泉神殿为首的精灵民众击败并囚禁。那位堕落的神祇,就是至高神的妻子,代表着爱与森林的莱恩莉特娜;在堕落之后,她则被称为冥后瑞尔莉特娜,代表黑暗、憎恨与死亡。而那些追随她的精灵,就成了现在的黑精灵--刑月卓尔与厉鬼部族这两个分支。

  如今,在东大陆已经成为强盛帝国的刑月卓尔,居然在西大陆暗中行动,想在隐藏于废墟内层的奥尔瑟雅衣冠冢中寻找出什么,凯文坚信那些黑精灵会用他们找到的东西向西大陆复仇。

  男爵告诉威尔,若想进入那座古老的废墟阻止那些黑精灵,凯文便是队伍里最为重要的存在。如果最后只能进入提尔赛斯卡神秘的内层,凯文可以作为进入内层的钥匙。

  坐在凯文左手边的是佩拉,她是个性格开朗的矮人姑娘,也是一名优秀的工匠,威尔的护甲和武器就是交给她来修理的。因为身高差的原因,她在座椅上加垫了几本厚重的书,才不至于仰视众人。佩拉有着敦实的身材,有些干燥毛糙的橘色头发被编成两股麻花辫从宽阔的双肩垂下;圆圆的脸上是一双浅蓝色的大眼睛,上面顶着一对粗重的眉毛;因长期呆在熔炉边受暗火烘烤,皮肤的颜色暗淡而微微泛红,粗短的狮子鼻下是宽厚的双唇。

  男爵相信一位工匠在机关密布的地下城中可以帮上队伍的忙,况且佩拉也是个实力不俗的屠龙手,用斧子剁砍怪物的本领完全不输于用铁锤锻打装备的手艺。同时,佩拉也很期待奥尔瑟雅的墓地里那些珍贵的锻造秘方,因为这位传奇的大魔导师生前也同样是一位伟大的魔法工匠。如果能在这次冒险中找到一些古老的冶炼、锻造或者机械技术,佩拉的工匠生涯将会充满不可估量的前景。

  坐在佩拉左手边的少女是雅米拉。她有着一头深褐色的中长发,为了避免阻碍到视野,前额上的发丝被向后梳起,被发卡固定;平而狭长深蓝色双眼总是在看着别人的时候微微眯起,白皙的脸颊上有一条横跨鼻梁却微不可见的淡色雀斑。她无疑继承了母亲的姣好容颜,性格却像一只骄傲的孔雀。这姑娘的弓术很准,威尔亲眼见到过她将一对并排飞行的野鸭子先后射落,并且还是在一次呼吸之间完成的。

  雷欧坐在威尔的正对面。老实地讲,威尔并不喜欢自己的队伍里有这种不速之客,不仅不是兄弟会成员,而且还是王国军方的家伙,可男爵却觉得这无伤大雅。从感性上来说,因为雷欧的包庇隐瞒,莉迪亚才没被摄政王手下的那些贵族领主们囚禁起来,威尔对此是表示感谢的;但是从理性去考虑,雷欧虽然自行革职,但他对哈托尔效忠的誓言依然会束缚着他,让他与兄弟会有过深的往来可没什么好处。

  不过雷欧的一番提议却让威尔难以拒绝。

  雷欧的要求是与威尔、凯文等人同行,威尔知道他的目的就是找到伏击骑士小队的真正幕后黑手。他许诺会保证同行的兄弟会成员在身份问题上的安全,对军方和那些贵族们守口如瓶。威尔觉得还算靠谱,再怎么说他也是拥有过骑士头衔的家伙,像这种人往往对自己的誓言和许诺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

  而雷欧提供的条件则是在这次行动中找到能够指证真凶的证据,向摄政王与贵族们澄清林田兄弟会在骑士们被杀这个案件里是无辜的,在将幕后黑手绳之以法这件事上,双方的目标还是一致的。除此之外,米兰达·汉密尔顿是希斯·布朗公爵视如己出的侄女,而希斯是塔斯尼斯国境西部的大领主,极受其封臣与子民的敬爱。如果威尔同意两人加入小队,会让来到这边的行程畅通无阻,节省了很多麻烦,得以在这座庄园落脚就是米兰达加入队伍后才带来的好处。

  米兰达左手边的座位上坐着艾达。这位哑巴少女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总是喜欢在莉迪亚的身边打转。莉迪亚精通很多种语言,即使是手语也自是不在话下。估计只有窃杀者们自己建立的那一套隐晦的黑色手语词组会让莉迪亚惘然,否则她在手语方面是无可挑剔的。也许艾达比较亲近那些可以与她顺畅交流的人吧,不过威尔总觉得艾达对待莉迪亚的态度在哪里有些不对劲,却又想不出来。

  艾达是锡壶兄弟会的人,她为了追踪哥哥生前所调查的在西大陆上涌动的暗流而加入进来的。没有人能阻止一个妹妹为了死去的哥哥完成遗愿,男爵也建议威尔带上艾达,进入地下城时能有一位敏捷且老练的窃杀者在队伍里,能够避免很多麻烦事。

  至于坐在威尔身边的莉迪亚,对探索提尔塞斯卡更是跃跃欲试。米凯尔想要阻止一场浩劫、雷欧想要为同伴讨回公道、艾达想要继承哥哥未完成的调查。而莉迪亚,则是想要帮助他们达成目的。

  况且,奥尔瑟雅可是充满传奇色彩的大魔导师,没有任何一位法师不会以她为终身目标而去努力。莉迪亚在贤者之塔修习期间曾听说过关于这座废墟的传言,它确实是存在着一个无法进入的内层。作为一名法师、一位学者,进入废墟内层就意味着进入奥尔瑟雅的秘密,以莉迪亚的求知欲和好奇心,是绝不会错过这场冒险的。

  明天早上,这只由八个人组成的小队就要真正踏入哈罗德山林地的危险区域了。在那里,有凶猛异常的野兽、野蛮残暴的异族,甚至还有令人恐惧的魔物。任何进入那片林地的雇佣兵或是冒险者,都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对周遭的环境保持警惕,而且不能和队友走散,否则很可能会成为山林地的新肥料。

  在之前来到这里的行程中,威尔察觉到队伍里的人员相互之间实际上存在着很深的隔阂,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无论如何,这种隔阂对队伍的行动会产生不利因素,所以威尔想了一个办法来解决。

  于是威尔清了清嗓子,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后才开始说话:

  “相信大家都很清楚此行的目的,也知道我们面对的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任务……”威尔顿了顿,观察了一下其余人的反应,他们都在等着自己继续说下去,威尔对此很满意,于是继续说道:“托米兰达小姐的福,之前几天的行程顺利且畅通无阻。不过接下来我们要去的地方可就不会再这么舒适安稳了。之前我在镇子上找了一些同行打听过关于提尔塞斯卡废墟的情况:那片危险的林地连这个国家的王公贵族都懒得去管,毕竟那附近并没有商道或者可开采的矿物资源;野猪人在那里泛滥成灾,野蛮的鹰身女妖也会袭击本族之外的其他生物;也许我们还能看到一些想去那里碰碰运气的佣兵队伍,但是遇见他们可别指望着双方能坐下来安稳地聊天。如果我们在那里不巧碰上别的队伍,最好的状况就是双方擦肩而过,一些队伍则会试图洗劫我们。一般来说,受行会认可的合法佣兵都会尽量避免引起什么冲突;但与盗匪没啥太大区别的野佣兵们就不好说了,那些家伙心可黑着呢。”

  简单地说明了可能在林地里遇到的状况后,威尔切入正题:

  “一旦我们踏入那片混乱的地区,我们所能依靠的就只有彼此。作为这支小队的负责人,我不希望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人在这次任务里出现什么意外。我也很清楚大家相互之间的信任程度很有限,因为我本人也对队伍中的一些人抱有疑虑。但是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得把自己的背后交给彼此,所以如果有什么事想问或者有什么话想说,我认为这是消除隔阂的最后机会,现在让我们把这些问题都解决了吧。”

  威尔示意自己已经把话说完了,等待着别人进行发言。

  “为什么由你来带领这支队伍?”雅米拉最先打破了沉默,直言不讳地质问威尔:“我不认为你是队伍里最适任的领队。”

  说起雅米拉,威尔觉得队伍里最让自己感到尴尬的家伙就是她。男爵硬将雅米拉塞给威尔,并且还故意让他来担任领队,会引起这样的矛盾是无可避免的。雅米拉的姓氏是哈伍德,她是男爵的长女。雅米拉在神行客这个职业上的天赋十分惊人,连米凯尔都承认:再磨炼三年左右,雅米拉的实力和技巧甚至可以超越他本人。正是因为这份卓绝的天资,她的性格变得有些骄纵妄为。男爵曾经指派给她一些风险不太大的任务,并且由她来担任领队,可她的表现却令男爵感到担忧。雅米拉认为队伍里的其他人总是拖自己的后腿,骄傲地表示那些任务她都可以独立去完成。于是男爵把她扔进这支全员都是精英的队伍里完成这个比较危险的任务,希望她能磨去一些令人反感的棱角。

  雅米拉的特殊身份是只有林田兄弟会的成员们才清楚的事。雷欧和米兰达可是官方的家伙,虽然雷欧发过誓会保证兄弟会成员的身份不会暴露出去,但雅米拉可是男爵的女儿,麻烦还是尽量避免为好。

  “我承认也许我并不是成为领队的最好人选。”威尔耸了耸肩,雅米拉直截了当地对领队质疑有利于引导其他人把话挑明,这有助于达成威尔的目的。威尔继续说下去:“但是我想除了你之外,没人会对我担任领队一职感到不满。如果你认为自己比我更适合担任这个位置的话,也可以呼吁大家投票来与我竞争。但在此之前,我想让你了解一下大家对我担任领队这件事是怎么看待的……”

  对于这种自尊心极强的小姑娘,威尔可不能直接了当地告诉她:自己比她更适合成为队伍的领队。那样只会起到反效果,让她与自己处处对着干。一个头脑明晰的领队必须明白一件事:你不需要那些你所带领的队员崇拜你、对你唯命是从,你只需要让队员明白他们应该对你的命令作出妥协。威尔没必要向雅米拉证明自己比她更具备哪些作为领队的能力,那样很可能会适得其反,没有任何领队希望自己的队员故意去违背他的意愿;所以威尔要让雅米拉了解到:其他人不会在意威尔是不是队伍中最适任队长的人,也不会支持另立领队。

  “莉迪亚是我们之中学识最广的人,而且就直接实力而言应该是我们当中最强的存在。严格意义上来说,我还是她雇请的同行护卫,但她并不觉得执行我作出的决断会有什么问题。”

  “没错,我相信威尔。”莉迪亚点着头说道。

  “凯文是保证我们完成这次任务的核心所在,他比这里任何一个人都清楚我们面对的是怎样的对手。凯文曾经带领自己的部下完成过很多危险的任务,我相信他无疑是一位非常出色的领队。在这里姑且先问一下凯文:现在我把队长的位置交给你,你认为怎么样?”

  “没这么做的必要,由谁来担任队长都没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保证大家能够顺利地完成此次任务。”凯文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

  “而雷欧,他可是担任过军方指挥官的人……”

  “我不是兄弟会的人,我不会要求成为领队的。”没等威尔说完,雷欧就直接打断他,“兄弟会的成员里,我只跟你和莉迪亚比较熟,所以对你担任队长的这件事我没有任何异议。”

  威尔对雅米拉摊开双手:“我担任队长的位置,多半是因为这里的每个人都对我有着一定的了解,包括佩拉和艾达。我本人对这一位置并没有太大兴趣,但我也不认为其他人会支持你来领队。”

  雅米拉没有再说话,看来她是打消了质疑威尔的念头。而威尔的目的也是得到她的这份妥协,进展很乐观。

  接下来,凯文的发言让谈话进入了下一阶段。

  “我知道在座各位都对我抱有很大的疑问,因为我曾经冒充林田兄弟会的名号做了很多事。但我十分清楚我们所面对的对手是怎样的可怕存在,如果大家不能齐心协力便很难阻止他们的阴谋。所以,有什么问题尽可以向我提出,我会作出让你们满意的答案的。”

  “我想知道卡米村发生了什么事……我也想知道我叔叔的事情。”依然是雅米拉开的口,其他人也很想听听卡米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威尔瞥了一眼雷欧和米兰达,还好后者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

  凯文深呼吸了一下,便讲出了关于卡米村的故事。凯文用林田兄弟会的名号建立了属于他的兄弟会,他和他的人帮助过卡米村的人击退一些山贼,而且将从壁垒要塞奈哈德那里盗取的补给品分发给附近的民众。一次,他手下的哨探发现斯林姆侯爵家的一队卫兵乔装打扮后运送一些货物从林中的一条秘密小径经过。凯文也没多想,以为是侯爵在战争中私下里掠夺的一些财物,准备运送回自己的宅邸,于是设下埋伏把那些货物劫下。对林地作战十分擅长的凯文一伙轻而易举地击倒那些护卫,夺走了货物。没想到这所谓的货物竟是被锁在笼子里的一个神秘的生物。这个生物看上去很像精灵女性,但头上却长着一对茂盛的鹿角。连同一些物资,凯文将这个生物带回卡米村,他没有让村民们接触这个生物,自己却经常和她进行交谈。

  这个生物自称为芬娜,据她所说,她是被创造出来的生物,而她的创造者正是奥尔瑟雅·泉心。她的年龄已经超过了三千岁,在被抓起来之前一直在这世界上的某个秘密地点过着隐居生活。后来,刑月卓尔的黑精灵们找到了她,因为她是进入提尔塞斯卡内部的“钥匙”,所以被带到寒冷的北国。有关于刑月卓尔对西大陆复仇的阴谋,都是芬娜告知凯文的。芬娜具有一定的预知能力,她将自己的一半生命力量附着在了凯文身上,也就是之前威尔在他身上看到的叶子状纹印。凯文一开始对芬娜的话表示怀疑,直到卡米村真的化为了一片焦土。凯文的兄弟会在毁灭到来之前,将卡米村的村民带到附近一处隐蔽的洞穴内避难,而凯文则和他的手下留在村子里进行反击。

  那群烧毁村庄的团伙是由斯林姆侯爵的儿子托尼带领的,凯文一眼就认出了他,因为之前盗取要塞物资的时候两人交过手。那个团伙里有一位很可怕的骑士,他一言不发而且浑身上下没有生者的气息,奥吉尔就是死于这个骑士的剑下,凯文自己也被他刺穿了胸膛。那一击足以致死,但是芬娜在凯文身上施加的生命祝福让他再次活过来。凯文进入过冥后掌管的领域,一些本属于芬娜的记忆在他的脑海里不停地闪现,经历一番痛苦的挣扎后,凯文再次拖着被死灵之刃诅咒的身体复活。他在这些记忆里看到了事情的始末,那些刑月卓尔的黑精灵帮助亲王塞内斯对抗摄政王,而作为等价交易塞内斯指派自己的人手帮助黑精灵们进入提尔赛斯卡废墟。凯文在把村民们安全地送到纳柏镇后就被捕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威尔和雷欧亲身经历过的了。凯文夺走芬娜的那次行动无意中打乱了刑月卓尔的计划,本该在无月之夜举行的献祭仪式也因此推迟了一个月。现在芬娜在对方手上,若想要阻止那群黑精灵,威尔等人必须在下个无月之夜来临前将芬娜夺回来,否则天知道刑月卓尔成功后会给西大陆上带来怎样的灾难!

  “你是说,斯林姆侯爵才是杀死我部下的真正黑手?”雷欧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难道他已经暗中投靠了亲王塞内斯?”

  得知这一线索,雷欧有些身体发冷。若法雷·斯林姆侯爵存有异心,那么摄政王必败无疑。真是无法想象,他的女儿玛莎·斯林姆对摄政王忠心不二,如果这一切都只是在演戏,摄政王可就危险了!

  要想指证法雷·斯林姆侯爵,以雷欧现在的名声和地位来说简直是无稽之谈!所以现在雷欧暗自下了决心,一定要和大家齐心协力,阻止对方的计划,并且找到证据揭发斯林姆侯爵的无耻背叛!

  威尔注意到莉迪亚正在和艾达用手语交谈着什么,身边的凯文也察觉到了两人的动作。他似乎看懂了什么,于是皱起眉头。

  “你杀死了村里那个呼吁处决我的青年?”凯文质问艾达,语调里满含着愠怒,“他只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你却冷血地痛下杀手?”

  威尔反应过来,凯文虽然一直没有吭声,但他一定精通手语。

  艾达一副问心无愧的表情,扬起下巴睥睨着凯文,仿佛在对他那带有妇人之仁的质问表示蔑视,随即对他做出了几个手语。

  莉迪亚忽然凑到威尔的耳边,告诉威尔:之前她在检查艾丽萨的身体时发现她并不是单纯地生了疫病,而是被下了一种能够产生疫病的毒。因为莉迪亚发现艾达在镇上买的一些草药都是用来减缓和抑制毒性发作的,所以就和艾达用手语聊了有关这方面的事。

  那个给艾丽萨下毒的正是带头呼吁绞死凯文的男青年,于是艾达找了个机会就让那个倒霉蛋在这个世上彻底消失了。对于一个纯熟的窃杀者来说,杀死一个平民并将他的尸体永久处理掉是很轻易的事。

  “……村长的女儿?”凯文低头沉默了一段时间,语气有所缓和,但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义正辞严地对艾达说:“即使是这样,我也不能接受单纯为了报复而实行的杀戮行为。”

  艾达又用手语表达了自己的态度。莉迪亚悄悄告诉威尔,艾达的意思是她不会对杀死那种败类产生什么愧疚感。即使时光倒流,让她回到事情发生之前,她依然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接下来,其余人都将自己的想法和疑问说了出来,并开始讨论。

  “威尔……”莉迪亚拍了拍威尔的后背,后者闻言望向她,从她的神色中看到了某种担忧,“你让他们把话挑明,会不会适得其反,进一步激化他们之间的矛盾?”

  “放心吧……”威尔低声告诉女法师,“当面将自己的质疑向对方提出来,本就是想要去相信对方的最好证明,也是建立同伴关系的第一步。这世上很多相互之间称之为朋友的家伙都不能直言不讳地说出想法,所以他们虽然不会产生矛盾却依然有着隔阂。我所要做的不是让他们之间的矛盾消失,而是让他们向对方展示自己真实的想法。还记得你和我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么?你我也是在相互质疑的对话中试探着彼此的品性,摸索着沟通的方法,可现在我们都很信任对方不是么?这种将矛盾摆在明面上的谈话更利于增进彼此之间的了解,改善关系、消除隔阂。你知道,我曾经服过役,在我们的军队里经常会有类似于这样的互动,从而使军队内部变得更加融洽一些。”

  莉迪亚看了看其他那些依然在进行讨论的人,发现他们在言语间并没有愤怒或者是羞愧。甚至相比起之前,他们看向彼此的眼神里少了一份冷漠与疑惑,威尔的方法真的起到了预想的效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