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遭遇
灰狼阿虚2017-08-03 12:014,970

  哈罗德山林地的南部长满了茂密错落的柏树,在这些高大的树木之中也会时不时会夹杂着一棵更为高大的雪松或是冷杉。这些耐寒的树木随着寒冷的夜风轻轻摇曳,枝叶间摩擦碰撞发出一阵沙沙细响。

  威尔的小队在太阳落山前便找了一块干燥的空地扎营。在林地中经过了一整天的跋涉,对于莉迪亚和米兰达来说这可是一项十分艰难的挑战,法师和神官虽然掌握着强大而便利的法术,在体力方面却要比普通人还差上一些。

  这次行动的目标是探索古精灵废墟提尔塞斯卡,可预测到的麻烦就是凯文口中的那群黑精灵以及侯爵家的卫兵队。为了在应付这个麻烦之前保持队伍最完好的战斗力,他们必须尽量绕开野猪人与其他来这里探险的佣兵队伍,以避免一切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威尔选择了一条十分安全的路线在林地中绕行,并选择在夜间让队伍进行休整。

  关于这个地区的地图是由艾达提供的,她可是锡壶兄弟会的人。锡壶兄弟会经常会在一些佣兵或者冒险者手里收购情报,然后再贩卖给其他人。艾达在来到这个王国前就清楚目的地是提尔塞斯卡,这张地图是一早就准备好的。地图绘制的很详细,标注的信息也准确明晰,由此可见绘图的人若不是佣兵队中的专业向导,也肯定曾是某个军队里拥有一技之长的斥候游骑兵。

  地图上将几个野猪人部落狩猎及交战的区域重点标记出来,还有白甲食人蛛出没的地带、鹰身女妖巡逻的边界线;最让人由衷叹服的就是溪流走向及地势起伏这样细枝末节也被描绘得很完善。可以说,在这种只存在着原始文明的荒林野丘当中穿行,有了这张地图还真是省了不少事,前往废墟的一路上几乎都得靠它来保证队伍一切安稳。

  在夜幕完全来临之前搭起了帐篷,精疲力尽的莉迪亚与米兰达在吃了一些东西后便钻进帐篷里休息去了。她们是队伍里的中坚力量,必须尽量去保证她们拥有充足的睡眠时间,精神状态良好的施法者才能够为队伍提供更好的法术支援。

  艾达也和她们一同进入帐篷休息。窃杀者通常会在耐力上进行严格的高强度训练,以保证他们的徒步机动力,所以即使在林地中赶了一整天的路,这个亚隆人少女依旧精神饱满、活力十足。之所以会和施法者们一起休息,是因为她将负责后夜的岗哨。

  雅米拉自顾自地要求去外围进行巡逻,她似乎并没有跟队友们混熟。个性骄傲冷漠的她只对莉迪亚和米兰达这两名施法者表现出适当的尊敬,也会偶尔和队里最亲近的佩拉聊上几句,对于其他人则刻意保持着距离。虽然男爵作为一位父亲,曾请求威尔尽可能地去保护雅米拉的安全,不过这位大小姐却不愿意受别人的控制。

  其余四人围坐在一堆小得可怜的篝火旁取暖,晚秋时节的北地夜里冷得让人心悸,在呼吸之间已经可以吐出蒸腾的白色雾气。

  佩拉借着篝火的光,用一把小刀雕刻着一块狗头大小的木头,她的圆盔与背包被放在身子一边,战斧和铁锤则摆在身前。对矮人来说,战斧和铁锤就是他们的生命,只要外出冒险,它们必须放在随手就能抓起来的地方。

  凯文嘴里叼着一只烟斗,默默地吞吐着烟气。他偶尔会抬起头,仰望夜空之中的月色。月亮已经开始逐渐变细变弯,在下一个无月之夜来临前还剩不到四五天的时间了,在那之前一切必须做出个了断。

  雷欧接过威尔的水壶,喝了一口香甜浓郁的蜜酒,感觉体内渐渐涌起一阵暖意。这只水壶已经轮了一圈,他是最后一个喝到蜜酒的。雷欧把水壶还给威尔,后者正在整理自己的武器。

  此时威尔的手里正握着阔剑,用麂皮布反复擦拭着刃身,使铁魂油能均匀地涂抹在上面。铁魂油是品质优良的武器养护用油,对血渍、水渍以及其它物质对金属兵器带来的锈蚀折损有着绝佳的抵抗力。

  威尔的这柄阔剑全长约四诺尺,握柄可以双手持握;剑刃宽三指,由精钢打锻,从刃身上细致的纹理可以看出此剑的锻造者拥有着炉火纯青的锻打手艺。佩拉在为这柄阔剑修复崩口的时候也察觉到了这一点,虽然打造这柄剑的材质算不上昂贵稀有,但精湛纯熟的做工令它强度倍增,结实耐用。在佩拉的追问下,威尔告诉她这把武器是一件礼物,而制作这柄剑的铁匠则是一位被佩拉所追崇的人物。

  剑刃上隐隐闪烁着灰色的魔印,由弯曲交错的魔纹构成,莉迪亚在出发前为威尔的阔剑进行了附魔。现在这柄阔剑拥有了风之元素的加护,只要剑身在短时间内频繁挥舞,就会为魔印进行充能,当能量达到上限后就可以随着挥斩发射出一道风刃。

  “威尔,我听莉迪亚说,你被盗命者工会的杀手下了一道咒印。”雷欧忽然开口说道,“现在那道咒印还没有消去么?”

  “嗯,还在。不过一直没让我产生什么不适的感觉,所以我也没怎么去在意。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件事?”

  “有件事情我一直没想通:如果袭击我的队伍的那群人是斯林姆侯爵的死士,那么之前在纳柏镇上的那些盗命者工会的杀手是受谁雇用的呢?”雷欧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应该是托尼雇请的……”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凯文突然开口道:“之前我在盗取要塞仓库中的物资时戏弄了他,卡米村与他再次见面的时候看他的表情真是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我在纳柏镇上被捕之后消息传得很快,他当然不会想要放过我这个唯一活着的人证。”

  “那为什么斯林姆侯爵的死士却想要把你活着带回去呢?”威尔也想起了这件事,“虽说到了最后关头也想杀你灭口……”

  “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件事。但法雷·斯林姆与亲王塞内斯私下里有着什么协定,那些古怪的黑精灵可能对死而复生的人感兴趣,所以法雷会想将我活着带回去献给那些黑精灵以讨好他们。而同时,因为芬娜施加在我身上的祝福,我成为了能够进入废墟内层的另外一把钥匙,除掉我之后就不用担心会节外生枝了。”

  “然而他们并没有成功,所以现在斯林姆一家一定恨透你了。”威尔的语气中带着幸灾乐祸的意味,“如果一切如你所说,对方会在提尔塞斯卡与我们遭遇并交战,我会尽量把托尼留给你来解决。雷欧需要把他带到摄政王的面前对斯林姆侯爵进行指证,只要不把他的脸打烂,我觉得是死是活都没有什么关系对吧?”

  “除非逼不得已,我不会刻意去下杀手。我不会因为与对方有过节就一定要致他于死地,那种做法是丧失心智的行为。”凯文摇头。

  “你们宗拳师的讲究还真多。我只是觉得比起管理一个活着的俘虏,人头更容易携带,并且不会给大家带来麻烦而已。这里可是危机四伏的混乱地带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说话间,威尔将阔剑收回剑鞘,从腰包里取出一块肉干放进嘴里咀嚼了起来。从扎营起他就忙活着分析地理位置、搭建帐篷、收集柴火和整理武器,除去喝了几口蜜酒之外没来得及吃掉些什么。

  “完成了!”一旁的佩拉放下了小刀,将手里雕刻好的玩偶拿到其他人的面前,“这就是这块地盘上的主宰者。”

  这个木雕玩偶是一只栩栩如生的野猪人。不得不说的是,佩拉虽然是个身板结实的矮人姑娘,但她却有一双灵活的巧手。野猪人通常都有着臃肿肥硕的身材,几乎看不到连接头颅和身躯的脖子,身上长满骨刺、鬃毛和灰褐色的斑块状肌肤;圆滚的肚子下面是两条上粗下细毛茸茸的腿,双脚的部位是一对分叉的蹄子;它们的臂膀强壮而有力,手掌上有三根粗实的手指,可以抓握起一些笨重的武器作战。

  佩拉一边把玩着手中的玩偶,一边饶有兴趣地对其他人说道:

  “在我小的时候,我父亲曾经参加过击退野猪人的战斗。他跟我将起过许多关于野猪人的事。这些异族是天生的恶霸,力气很大而且有着硬质皮肤,骨头也很坚硬--一些巨魔甚至用它们的骨头做成长矛短刀之类的武器--不过在智力上就有所欠缺了,不留情面地说,这种智慧生物被认为是造物者失败的作品。幸运的是,它们在某时期被一个原始邪神施予了赐福,所以野猪人中的某些个体拥有操纵一些简单巫术的能力。再加上本身较强的生存能力和繁殖能力,野猪人便在现今世界各种族中占有了一席之地。顺带一提,野猪人是没有性别之分的,它们的繁殖方式是依靠分裂,这一点很像食人魔。食人魔繁殖的方式是在本体上长出另外一颗头颅,然后有一天当这个食人魔吃得足够多,就会开始变得虚弱,最后完全分裂成两个个体;而野猪人在成年后,后背上会长出两个到五个数目不等的肉瘤,肉瘤会长成椰子大小,最后从它们的后背上脱落下来,小野猪人就从中诞生了。”

  凯文和雷欧听完这个故事后沉吟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真是……令人惊异的生物呢……”凯文虽然也曾见过野猪人,甚至有过与其恶战的经验,却从未听闻过这些有关于野猪人的知识。

  “不过更令我惊异的是:居然有人在听到这种倒胃口的事情后,依然能面不改色地吃着肉干……”雷欧望着身边的威尔揶揄道。

  威尔闻言迅速将手中剩下的那点冷硬的肉干都塞进嘴里,用力咀嚼了几下,便用蜜酒一口气全部顺了下去。

  “对不起,不过我也没办法……”嘴上道着歉,但威尔的脸上却毫无诚意,“雅米拉为大家探路的时候我叮嘱过她:不要去猎捕什么小动物。在这种危机四伏的荒郊野地里,烹煮烤制食物散发出的香味会为我们引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之后一连几天,估计咱们都只能吃这些让人不太舒服的肉干和饼干来充饥了。”

  话头在这里顿了一下,威尔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然后陡然露出一脸有些促狭的笑容,对其他人说:

  “不如让我来讲一个可以让大家觉得兴致盎然的故事吧?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虽然是野猪人的地盘,但在这片山林地中还有另一个更加危险的异族。没错,就是鹰身女妖。相比其丑陋的野猪人,鹰身女妖的外表是令人赏心悦目的,而且非常有头脑。不要被她们的外表欺骗,其实她们残暴起来要比野猪人可怕得多,她们天生就拥有可以兼容斗气和魔法力量的双向导体体质,其他种族对她们来说就是敌人和食物。她们是群落生存的智慧生物,通常一个群落的个体数目只有三十到四十左右,但却比几百只野猪人组成的氏族部落更具威胁性。鹰身女妖只有女性,她们会抓捕异族的男性作为繁衍对象,以诞下新生的鹰身女妖。而当那些可怜的家伙失去用处后,就会沦为食物被她们吃掉。据说,她们并不会让那些食物死得很痛苦,却没有人清楚其中的原因。其中有一个说法是,在鹰身女妖的心中其实是拥有情感的。不过我却觉得,这个说法完全是吟游诗人一厢情愿的幻想。”

  “……鹰身女妖的确是更加危险的存在!”雷欧感叹道。

  “与其说鹰身女妖危险,倒不如说她们都是女性这一点是最令人感到可怕的事……”威尔进行了补充。

  “没错……在这世上恐怕没有什么能比被女人吃掉这件事更加让人感到害怕了。”凯文感同身受地点了点头。

  随即,三个男人在这冰冷的寒风中同时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佩拉摇着头叹了一口气,不屑地嘟囔了一句:“你们这些男人啊!”

  “不过说起来,咱们的小队里还是女性居多呢。”凯文说道。

  “莉迪亚、佩拉、米兰达、艾达、雅米拉……”威尔掰着手指数着人名,直到一只手上的手指全部数完,“嗯,还真是……”

  威尔思索了一阵,忽然想起一件事:“等等,雅米拉怎么还没回来?她去外围巡逻的时间也太长了一些……”

  “你们警惕一些,我去找她。”威尔站起身,将阔剑背在了身上,对其他三人说道。他不由对雅米拉有些担心,她可是男爵的女儿,如果她出现一些什么意外,威尔可不好和男爵交代。

  转身离开篝火,才走了没两步,就听到鸟叫的声音。那叫声悠长清脆,像是急促吹响的笛子发出的尖锐长音,在冷风之中格外明晰。威尔先是楞了一下,随后脸色变得很难看。

  “佩拉,把莉迪亚她们都叫起来!雷欧,你和凯文帮忙收拾一下装备和行李,今晚的休息算是泡汤了!”

  说完这句话,他就向着发出鸟鸣的方向狂奔而去。

  威尔听出这是属于帆鸫的独特鸣叫声。帆鸫是生息在温暖的南方海岸边的一种鸟类,它们惧怕寒冷的气候,在北方是根本看不到它们的。为了保险起见,在雅米拉巡逻的时候,威尔送给她一枚可以模仿帆鸫鸣叫声的哨子,告诉她如果有棘手的情况就吹响警示。威尔清楚地记得雅米拉虽然接过了哨子但是当时的表情十分不以为然。现在,哨子被吹响了,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有大麻烦找上来了。

  跳过一簇低矮的灌木,借着模糊的月光,威尔终于看到雅米拉迎面跑过来的身影。她将短弓挎在背上,动作敏捷地奔跑跳跃,掠过高低不平的地势,最后在威尔的面前停了下来。

  “一群野猪人正向着我们营地的方向行进,大概还有不到十分钟它们就会与我们遭遇。它们移动的速度很快,我也是全力奔跑才和他们拉开了距离。”雅米拉的脸色凝重,剧烈的奔跑使她有些气喘,汗珠顺着额角向下流淌,她不耐烦地抬手擦了一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