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林间的邂逅
灰狼阿虚2017-08-03 12:017,228

  塔斯尼斯是位于西大陆北部的国家,寒冷的气候使该国土地较为贫瘠,靠着与处于西大陆中心的亚底莱斯联邦进行贸易来维持国力。

  然而一年前国王海德·托伦的死亡宣告了内战的开始。这场让王国子民怨声载道的内战,围绕着摄政王哈托尔与亲王塞内斯两人展开。哈托尔坚持对王国西部丘陵进行煤矿开采工业发展的政见,塞内斯则认为这是消耗国力的愚蠢行为,于是塞内斯停止了向没有大陆贸易口的西部地区的物资输送,哈托尔只好起兵应战。

  一时间,国内猖盗四起,逃兵们落草为寇,在战争中失去居所的人们被迫流浪,或是加入强盗的队伍。然而,这对王国人民来说还只是小问题,寒冬、饥饿与瘟疫无情地夺走幼儿的生命,野蛮的异族与林间的野兽肆虐乡间,杀害平民,摧毁他们的家园。

  即使是在这样混乱的时期,却也有着一群追求正义的人,他们自发组织武装,不遗余力地对抗趁火打劫的流寇与异族。他们自称为“林田兄弟会”,随着被其所救与慕名而来的人不断地加入,兄弟会的队伍日趋壮大,成为了令那些不法之徒为之闻风丧胆的存在。

  秋风渐冷,已经是满地落叶的季节了。林地里松散高大的树木间遍布着生命力顽强的灌木草丛,还有被金色落叶覆盖着的大块岩石,一条蜿蜒的小径在中间穿过,一匹矫健的骏马正沿着它奔驰。

  这匹骏马上载着两个人。男人有着黑色的头发,身穿铠甲,坐在靠后的位置上;女人有着一头漂亮的蜜色长发,身披羊毛斗篷,坐在男人前面,动作有些生疏地驱策着马儿。

  “让手放松一些,你要让她感觉到你在制约着她,但同时不能把缰绳勒得过紧,否则她会感觉很不舒服。”威尔指导着坐在前面的莉迪亚。女法师的马术可真是不敢恭维,但是作为一名初学者来说,她的学习进度已经快得惊人了,也许是凭借着天生的聪慧吧。

  这是匹强健美丽的栗色母马,额前和四条小腿上有白色的绒毛。据莉迪亚自己所说,这匹名为“苏儿”的母马是临行时她的老师送给她的礼物。莉迪亚在此之前几乎从未踏出过“贤者之塔”,但骑马出行却难不倒她。精神系的魔法里,控制自我意识力不强的动物的“统惑术”,只是入门级的小法术。在碰到威尔之前,莉迪亚就是依靠着法术来控制苏儿进行旅行的。当然,这并不代表她的马术不会显得糟糕,威尔的无情嘲讽使得莉迪亚不惜屈尊接受他的教导。

  在学习马术的过程中,她渐渐喜欢上了驾马策驰的感觉,那是完全不同于施展“统惑术”进行全权意识操控的感觉。在使用“统惑术”控制马匹的时候,完全是把马当成自己的工具;而凭借学习马术来驾马,则更像是对马匹独立意识尊重的互相沟通协作。

  正如威尔所说,“每匹马都有自己独立的个性和脾气”,莉迪亚可以通过驱动缰绳或者用双脚拍打苏儿的肋腹来控制她做出自己想要做出的动作,但并不是每一次都会成功。在奔驰的过程中,每匹马都有自己的判断、习惯与喜好,莉迪亚也逐渐了解了苏儿的性格。她很活泼、也很调皮,如同孩童般充满着好奇心。有时候她会故意不听话,威尔教给莉迪亚用苹果哄她开心,以及如何从她的一些异常动作上判断出马蹄铁是否出现了松动的技巧。

  莉迪亚任由轻风吹散额前碎发,大口吸入着清爽干燥的空气,苏儿的铁蹄击打着覆满落叶的坚实土地,惊起鸟儿拍打翅膀穿过层层叶片。莉迪亚此时的心情简直如同漫步云端般轻快舒畅。

  两人一马掠过了一条岔路,选择了左边的那条道路。右边的道路是通往东面的大城市塞俄,左边的道路则通往北面的小镇纳柏。

  道路两旁的灌木丛后面攒动着暗影,它们的速度很快。也许是察觉到了危险,也许是嗅到了野兽的气味,苏儿发出了惊恐的嘶鸣声,跃动的步伐也开始变得凌乱。莉迪亚有些难以控制行驶方向了,好在这时威尔伸出一只手抓住了缰绳,稳住了苏儿。

  威尔清楚,他们遭到了野兽的埋伏。从灌木后它们所露出的杂色皮毛和它们伏击的方式上,威尔可以推断出这些不速之客应该是郊狼。郊狼的体型在众多掠食者中并不算大,甚至偏于小巧,但却拥有着惊人的耐力与速度。

  郊狼们终于从灌木丛中跃出,紧紧尾随在他们的身后。一共有四只,其中一只速度特别快的郊狼已经追上了苏儿,并且在接近到足够距离后起跳扑跃,锋利的狼牙咬向了马儿健壮的后腿。

  威尔早它一步从鞍挂上抽出了自己的阔剑,剑脊结实地扫中了这个腾空而起的突袭者。这只郊狼哀鸣一声被打向了一旁,跌进了灌木丛中,很快便被远远抛在了后面。

  莉迪亚发出了一声惊呼,威尔将视线转向前方,发现道路前方五只郊狼正在埋伏,于是他猛拽缰绳,让马横过身躯缓冲减速。埋伏在前方的五只郊狼向已经停下来的两人一马靠近,而后方三只狂奔的郊狼也逐渐逼近,他们被包围了。

  在情急之中威尔并没有做出错误的选择,硬冲过去也只会让苏儿被咬伤。这些牙尖嘴利的野兽咬合力极强,一旦咬住猎物后它们就不会轻易松开口,单单依靠速度甩掉它们只会被撕扯下一大块肉。

  郊狼们缩小了包围圈,它们跃跃欲试。威尔拔出火铳击发鸣响,将这些掠食者们吓得连连后退。充满威胁意味的低吼声从一侧的灌木丛后响起,一只体型比其他郊狼大上一圈,独眼中闪烁着残忍凶光的红棕色郊狼随之出现。也许是出于对这只头狼的畏惧,那些连连后退的郊狼们不敢再继续后退。

  “不要用范围魔法求杀伤,保护好自己和苏儿!”威尔叮嘱莉迪亚之后,便手持阔剑翻身跳下马。莉迪亚一手轻柔抚摸着苏儿的脖颈,用耳语咏唱“安神咒”来安抚惊恐的马儿,使其平静下来。

  无论是什么狼,只要成群结队就会很难对付。抱着杀死它们的想法是很危险的,狼是一种复仇心极强的野兽,没有谁可以无视它们的拼死反击。遇到数量上难以应付的狼群,最好的方法并不是大开杀戒迫使它们舍命进攻,而是要让它们知道自己并不是好惹的猎物。

  威尔镇定地走向了头狼,只要能把头狼逼退,一切便不成问题。一般情况下,郊狼会优先攻击最具有威胁性的猎物--这一点足以说明它们实际上很有头脑--但是狼群中也会有特例。

  一只郊狼趁着威尔的离开,立即袭击莉迪亚和她的马。女法师纤手一挥,几道细小的电弧迸出手心击中了那只郊狼,后者疼得满地打滚,这也使得其它想钻空子的郊狼开始忌惮起来。

  面对威尔的逼近,头狼明显感觉到了不安,它几乎能嗅到这个穿着盔甲的男人身上散发着危险的汗与血的味道。在头狼的低吼中,一只郊狼谨慎地靠上前来准备攻击,同时一只处于威尔后方的郊狼悄悄地接近,它们想要进行一次夹击。

  面前的郊狼已经起跳进攻了,它企图扑倒威尔,但威尔微微侧开身子,用铁靴踢中了它的嘴巴。身后的郊狼看准了威尔躲闪的方向,向他跃起,歪过头颅想要咬住威尔的后脑,却被威尔转身回摆的手肘打中了鼻子。

  威尔继续靠近头狼,见到同伴吃了苦头的郊狼们不敢再次尝试攻击威尔了。郊狼的首领伏着身子对威尔阵阵低吼,威尔知道这并不是一个好兆头。如果头狼选择逃跑,那么麻烦就此解决;如果头狼选择战斗,那么狼群将会一拥而上。第二种情况相当棘手,威尔自忖没有把握可以第一时间击杀头狼,这只野兽狡猾而又敏捷,并且十分坚韧。

  头狼没有回避或者后退,它选择了战斗。威尔不由紧紧握了握手中的阔剑,一场恶战已经在所难免。

  周围的几条郊狼忽然发出了恐惧的低嗥,辗转着身体陆续向林中退去。头狼也机警地抖了抖耳朵,瞪着威尔发出一阵不甘心的怒吼,随即也转身遁入灌木丛中。

  威尔知道并不是自己吓退了狼群。果然,一个呼吸左右的时间后,他便听到了马蹄的声响,而且那并不只属于一匹马。一队全副武装的骑兵从道路的后方冲了过来,威尔迅速退回到了莉迪亚和她的马旁边,双手举剑警戒着对方。

  这队骑兵并没有抽出武器,前面的几名骑兵掠过了威尔和莉迪亚,然后这一队骑兵勒马围住了他们。

  一共十二个人,骑着的都是训练精良的战马,穿着属于军队的制式铠甲,胸前的红色雄鹿头像代表着摄政王军。威尔一边打量一边盘算,虽然对方看上去并没有敌意,但是这绝不能使他放松警惕。

  这些骑兵的队长是一名有着金色短发的年轻人,与威尔的年纪相仿,俊朗的面容上挂着一丝很有亲和力的微笑。

  他打量着这两个被狼群袭击的旅行者:骑在马上的是位美丽迷人的女士,她有着漂亮的蜜色长发和一双碧绿色的眼睛,宽大的斗篷下是带有橙色魔纹的红色锦丝长袍,她的皮肤白皙健康,身材娇小苗条却凹凸有致;守护在她旁边的武士是名亚隆人,黑发、棕眼和古铜色的皮肤都是属于亚隆人的特征,他身着茶灰色的轻型盔甲,手持精钢阔剑,身材高挑强健(以诺莫人和亚隆人的身材为标准来衡量)。

  在神话中,众神纪元开始前,以至高神为首的圣灵众神与魔神们为争夺这个世界展开了一场创世之战。在这场战争中,至高神手下的五名圣天使圣体消亡,于是在战争胜利后,至高神用他们的精魂创造出人类这一生物。所以,现今的人类可以说是这些圣天使们的后嗣。这五位圣天使相貌与性格各异,因此由他们的精魂所塑造出的人类也拥有着五个分支,分别是诺莫人、哥瑟人、亚隆人、敦斯卡人和哈桑人。诺莫人是智慧天使诺梅尔的后嗣,他们不是人类之中最强壮的,但却是发展最迅速的。他们在外交和贸易上出色的手段和成就使他们成为了现今人口最多、分布面积最广阔、对地上世界影响力最大的人类分支,人类也因为诺莫人的活跃渐渐地成为了地上世界的主角,成为了主导大陆战争动向的掌控者。

  “不必紧张,旅行者们。”骑兵队长如此说道,“我们是从塞俄城来的骑兵,刚刚听到了枪声和狼嗥,所以赶上前来。”

  “从前线回来的士兵?没有什么比这种人更加值得提防的了。”威尔虽然嘴上很不客气,但是见对方并没有拿出武器,便放下了阔剑。他之所以会那么说,是揶揄这些骑兵可能是从前线跑回来的逃兵,不过逃兵可不会穿着干净整洁的披风,也不会骑着保养良好的战马。他们也没有撒谎,想必两人遇袭的时候他们正离岔路口不远。

  “我叫雷欧,是这队骑士的队长。我们是效忠于摄政王殿下的骑士,被委派到纳柏镇执行一项任务路过此地。想对遇到麻烦的两位施以援手,所以我们并无恶意。”

  威尔和莉迪亚同时做出了回答,态度却千差万别。

  “真不幸,我们是同路呢……”

  “真巧,我们也正在赶往纳柏镇。”

  雷欧倒是没有在意威尔有些伤人的话,反而转向了莉迪亚:“那我们不如结伴同行吧,这样对你们来说也安全些。”

  莉迪亚欣然同意,威尔没有说话,却也没有反对。

  四名骑兵在前面开路,四名骑兵殿后,雷欧则和另外三个人在小队的中间位置,与威尔和莱迪亚并驾齐驱。他们行进的速度并不快,却也足够在天黑前抵达纳柏镇了。

  紧跟着雷欧的那三个人中,被围在中间的是位身着黄白色长袍的女性,她戴着形状高耸、遮掩住头发的帽子,白色的面纱遮住了双眼以下的面容,对于新加入的两个旅行者并没有表现出关注或是好奇,一直安静地驱策着自己的马。从穿着打扮上可以看得出她是一位圣职者,而这队骑士的任务应该就是保护她的安全。

  雷欧则借着这段悠闲而又舒适的旅程开始与两人闲聊。在闲聊中雷欧得知两人是要去纳柏镇上去找一个人,但出于礼貌并没有多问。

  “……这么说,莉迪亚小姐是毕业于贤者之塔的法师,实在是教人钦佩!”经过一阵攀谈,他已经知道了女法师的名字。

  贤者之塔乃是位于西大陆中心地带的一座高耸的巨塔,传说它乃是在洪流纪元末期,由四位大魔导师凭空召唤而起的神奇建筑。自它开始屹立的那一天起,凯恩德尔所有的知识与魔法技艺都纷纷向着它集中交汇,于是它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所有法师与学者趋之若鹜的圣地。在这座巨塔建成起,凯恩德尔的魔法协会也就随之诞生了。只要自己的孩子具有足够的精神力天赋,大陆上任何王公贵族,都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他们能够进入贤者之塔进行魔法与知识的修习。

  “不,法师永远不会毕业,因为知识的海洋是永无止境的。在我外出游历之前,几乎每天都会听到我的导师这样对我说……”

  小径开始逐渐变得开阔,他们已经离开了林地,来到小镇郊外的旷野,远方的夕阳也将要被魔熊高原的峭壁所吞没,雷欧他们已经可以看到小镇的轮廓了。作为一个中型集镇,柏林镇的规模要比普通的乡间小镇大上一些,却远远不能与城市相提并论。

  雷欧将视线转向了女法师的身后,亚隆人武士对于雷欧在这一路上挑起的那些话题无动于衷,雷欧发觉他正默不作声地装填好那把随身携带的短铳,并且时不时注意着林地中的动静。

  “你的同伴似乎不怎么喜欢说话,能告诉我他的名字么?”

  “他叫威尔,是一名佣兵,现在是我的随行护卫。”

  “你的身手很不错,亚隆人。”雷欧试着向这个冷漠的家伙搭话。

  “你并没有见过我出手,怎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威尔立即向雷欧反问道,那态度远没有他之前所表现出来的那样冷漠。

  看来他只是不喜欢主动说话而已,雷欧暗忖。

  “我了解郊狼这种野兽,他们喜欢成群结队围杀猎物。现在正处于战乱的时期,促使这些野兽的行动愈发大胆。对付他们的好办法并不是没头没脑地大开杀戒,一只郊狼的战死只会激发出狼群的怒意,从‘狩猎’升级为‘战争’,不死不休。所以,逼退它们才是明智的做法,然而对自己的身手有这般自信的人并不多。”

  “承蒙夸奖,让陌生人了解到我所擅长之处,可以为我避免不少麻烦呢。”威尔露出了略带恶意的笑容,眼中依然满是懒散的神色。

  雷欧却察觉到,那份懒散大概是用来迷惑别人的假象。

  “你一定服过役吧?是因为什么原因而离开军队的呢?”

  如果不细心留意,你只会觉得这个亚隆人是那种随处可见的懒散佣兵,但是在他的举手投足之间却又不时地流露出有板有眼的样子,比如说整理武器时的专注仔细,以及对周围环境的警惕神色等等。

  “你的口音听上去也不像北国人,是怎么在这里混上军官的呢?靠贿赂的手段么?”威尔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并没有回答雷欧的问题,“我小时候是在商业联邦长大的,而你却生于奥神王国,没错吧?”

  因为人类的势力在这个世界上分布很广,并且是十分善于交际的种族,所以人类的语言成为了这个世界的通用语。但正是分布太广的原因,造成了各地在口音上有着细微的差别。口音不会骗人,对于在商业联邦长大的人来说,和来自大陆各地的各类人打交道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如果足够用心,从口音判断出他人来自何方并不难。

  雷欧一时语塞。身为异乡人,他在摄政王的军队中多少有些受排挤,同僚的不信任与敌视给了他许多无形的压力。

  莉迪亚对威尔低声说了些什么,那声音细若耳语,雷欧听不到。不过从表情上可以看出来他们应该是在吵嘴。

  道路两旁原本是麦田,却因荒废而长满了齐腰的杂草;破败的农舍像是一具具残骸零散地排列在田间,几只野鸡为了争夺散落在地面上的谷物厮打起来。马队渐渐接近小镇,暮色已经降临,一个放羊的孩子看到他们后惊恐地挥动藤鞭赶着三只瘦小的羊羔向镇里跑去,消失在由大卵石堆成的围墙后面。

  过了一会儿,二十多名手持长戟的小镇卫兵出现在镇口,身后挤满了镇子上看热闹的人。也许是看到雷欧的队伍大多都穿着整齐的制式盔甲,他们并没有过于紧张。纳柏镇地处的位置有着一定的战略价值,所以镇上布置了一些临时的防御工事,一人半高的卵石围墙上竖起着一面面硬木挡板,还能看到有十几名弓箭手在上面负责放哨。这也许能够阻挡一部分箭矢,不过拥有一定身手的武者完全可以跃过这里,前提是他能够顺利冲到起跳点的话。

  雷欧策马来到了队伍的最前方,在人群面前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一名手持木杖、面容瘦削的老人轻轻推开了保护在前的卫兵,雷欧驱策着战马来到他的面前,并作出了自我介绍。

  “我叫雷欧,是这支小队的负责人。我们是摄政王哈托尔手下的骑士,奉命前来此地对林田兄弟会头目凯文的案件进行调查与押送,请镇长阁下务必提供支持与配合。”

  “我叫特里,是本镇的镇长,欢迎阁下的到来。”

  这位老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打量着这些来客,他的目光首先停留在那位圣职者打扮的女人身上。圣职者一向是陪审团不可或缺的成员,摄政王派遣了一名圣职者前往这里,足以说明他对这件事情的重视。短短地注视了这名女神官过后,镇长的目光疑惑地停留在了莉迪亚和威尔的身上。

  “……这两位是?”带着几分好奇与疑惑,镇长向雷欧问道。

  “哦,这是在路上结识的两位旅行者,女法师莉迪亚和雇佣武士威尔。”雷欧的举止很有礼节地先后为镇长进行介绍。

  “最近镇上的外来客真是越来越多了呢。诚如各位所见,我们负责治安的人手相当有限,所以请在场各位务必保护好自己。”特里望着威尔,嘴上虽然说得很客套,但言外之意大家都能听得明白。

  “这我倒并不关心。作为旅行者,我们只想在入夜后能有落脚的地方。”威尔立即接过了话头,与对佣兵抱有成见的人进行争辩是毫无意义的,“顺带一提,我本人倒是无所谓--马厩的稻草捆我也不会挑剔--但是我的雇主需要一张柔软舒适的床,钱不是问题。”

  “‘黑色山毛榉’的旅店老板戴尔会欢迎任何一位慷慨的客人。”特里镇长望着莉迪亚彬彬有礼地对她说道,他对这位年轻貌美的女法师表现得十分尊重。

  “乐意为尊贵的法师大人效劳。”人群中一位庄稼汉打扮的干瘦老头满面笑容地向两人打着招呼。

  “谢谢。”莉迪亚微笑着点头,举止得体地表示感谢。

  随即镇长把视线转向了佣兵:“不想额外花钱的人可以睡在镇西的小教堂。那里空无一人,但还算干净。六年前住在那里的教士因为反抗霍达特人的洗劫被杀掉了,附近村落的难民现在都住在那里,所以你不必担心那里的灰尘没人打扫。”

  “我会去看一看的……”

  “不,我会为他付钱的。”

  佣兵和女法师再次同时说出毫无默契的话语,然后这两个人又开始用耳语的方式吵起嘴来。

  雷欧虽然对这两个人到底在争论着什么有些好奇,但他清楚自己还有正事要办。于是他对镇长说:“我想看看你们之前的审理记录。”

  “好的大人,它们就在我宅邸的书房里,请跟我来。”

  镇长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补充道:“您和您的手下都可以下榻在我的宅邸之中,但您最好把马匹交给戴尔,他的马厩有足够大的棚子和足够多的饲料,很方便照顾它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