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酒馆的碰头
灰狼阿虚2018-03-22 13:076,967

  “黑色山毛榉”是纳柏镇上唯一的酒馆,虽说是中型规模的城镇,但是并不处于主要的行商路径上,所以这个镇子的人流量并不大。直到最近内战爆发,这个镇子才成为了一处运送补给物资的中转站。

  虽然没有大型队伍会经过纳柏镇,不过最近,受摄政王方雇佣,负责保护和运送补给车辆的佣兵队伍却经常会在这个镇上作临时休息,平时酒馆冷清的大厅和客房也因此变得热闹起来。

  点燃了墙壁和支撑柱上的鲸油灯,大厅被染上了有着温暖感的昏黄光芒;炖鹿肉的香味热腾腾地弥漫在空气中,那些负责押运物资的佣兵们坐在大厅中央的长桌上,发出吹牛谈笑的阵阵嘈杂声音;本镇的一些卫兵在执勤换班后也常会来这里小酌一口,对老戴尔来说他们可是熟客,在王国的和平时期只有本镇的卫兵才会光顾他的生意。

  一支由三个人组成的乐队正在为客人们演奏,抚弄着欧古斯小皮琴的是一名技艺娴熟的稳重老者;拍打着多维埃手鼓的是一个眼神里洋溢着热情的小伙子;而吹奏鲁特竖笛的,则是一位面容沉静清秀的亚隆人少女。鲁特笛声轻快高亢,它带动了整首曲子的主旋律,三个人配合的极为默契,为这个小酒馆的惬意气氛增色了不少。

  “你们的苹果酒和鹿肉汤。”

  身材略有些臃肿的老板娘面带笑容,将汤碗和酒扎置于莉迪亚和威尔的桌子上。要知道法师可是既富有又慷慨的客人,她是绝不会在接待这样的客人时吝惜自己的热情的。

  “谢谢。那些演奏者的表演很不错,他们是镇上的人么?”

  莉迪亚在道谢后,向老板娘打听道。她听出那三人演奏的曲子是《尼洛琪拉之吻》,这是一首赞美丰收之神的歌谣。

  “不,他们是外来者。”老板娘瞄了一眼正在给佣兵们上酒的老戴尔,虽然店里很热闹但却并不是很忙,所以她还是很愿意和外来的陌生人聊聊天的。

  “说出来你们也许不会相信,实际上这三个人来这个镇子上之前根本互不相识。弹琴的老乔治曾经是个水手,他在商船上干了大半辈子,现在却成了一个云游四方的艺人;那个叫加尔达的小伙子则是一名草行商,如果你们对防雨烟斗、作弊骰子或者护符之类的小玩意感兴趣,可以到他那里去问一问;而那位可爱的姑娘则是和卡米村的难民们一起来到镇上的,她叫艾达,听说她被准备坐船横渡裂心海的戏班子遗弃了。虽然她是个哑巴,却很有乐感,不是么?”

  老板娘兴致勃勃地正要继续话题,却被老戴尔叫走了。

  那首名为《尼洛琪拉之吻》的曲子已经演奏完毕,客人们大声鼓掌叫好,哑女收起竖笛,捧起一只陶罐,在客人的桌子旁往返。一些和蔼或是豪爽的客人将手头的铜板投进了哑女手上的陶罐,也有一些吝啬鬼扭过头去装作没看见。

  当这个叫做艾达的少女经过莉迪亚和威尔的桌旁时,莉迪亚将两枚银币投进了陶罐。她向哑女一笑:“这是我们两个人的。”

  少女感激地向两人鞠了一躬,又走过了三桌客人后才回到两名同伴身边,三个人将得来的钱财平分后离开了酒馆。

  “那个哑女……”直到那三个人离开,威尔才把目光从那少女的身上抽离,脸上带着些许疑惑。

  “怎么了?”莉迪亚问他。

  “没什么,也许是我神经过敏。”威尔轻轻摇了摇头。

  “你一直在盯着那个女孩看呢,原来你是喜欢那种类型的么?就算以你们亚隆人传统的审美观点来说,她的长相也是十分甜美吧?”莉迪亚玩弄着手中的勺子,饶有兴趣地盯着威尔的双眼问道。

  “仅仅因为外貌就会喜欢上别人?我可不至于那么轻浮呢。”

  食物散发出的味道很不错,于是两人低头开始享受晚餐。

  威尔咀嚼着一块浸满浓郁汤汁的鹿肉,直到香味溢满口腔,才举起盛满苹果酒的木制酒扎啜饮一口。对于近些日子多半风餐露宿的艰苦生活,这顿晚餐可算得上是难得的美味。他不由抬起头望向坐在对面的女法师,莉迪亚在开始她所说的游历生涯前,应该一直过着娇生惯养、锦衣玉食的生活吧。

  出身于贤者之塔而又天赋异禀的法师,一定会受到高塔议会的倾心培养。高塔议会是由建造贤者之塔的四位大魔导师所创立的法师机构,由此可以得知,这个组织至少拥有三千年以上的历史。贤者之塔的一切事务都由这个议会进行管理与裁定,所以他们就是贤者之塔以及整个大陆魔法协会的领导者。贤者之塔是西大陆最大的魔法物品产地,于是高塔议会成为了西大陆各国争相拉拢的中立势力,贤者之塔的法师们并不会刻意去追求财富,却都因此十分富有。

  可以说,从未出过远门的莉迪亚自这次游历开始以来真是吃了不少苦头,但自尊心甚高的女法师依然竭力地保持着仪容的洁净。和威尔一起旅行的这些日子里,他们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在路途中吃着干冷的肉干与饼干来解决三餐问题。虽然她嘴上不说,可每每从她皱起的眉头上就能看出,她对这种风餐露宿的生活非常不适应。

  莉迪亚此时正用那只木制的汤匙品尝温热香浓的汤汁,浅尝过后微微眯起双眼,嘴角舒适地向上扬了起来,露出惬意的笑容。

  望着这副笑容,威尔情不自禁地出神了好一阵子。女法师不经意的举动里,往往散发着令人无法忽视的惊异美感。

  注意到了威尔的视线,莉迪亚的笑意骤然变浓。

  “你在看什么呢?”她打断了威尔的木然凝视。

  “发呆而已。”威尔垂下头继续吃他的晚餐,“只是没留神松懈了一下。但现在可不是松懈的时候,事情好像相当麻烦。与我们同行来到这个小镇上的那队骑士实力不俗,根本大意不得。”

  “你好像对那个骑士队长抱有敌意呢。”

  “敌意?”威尔皱起眉头,仿佛对莉迪亚的看法表示不解,“我对他可没有什么敌意,我只是不喜欢被别人问起一些过去的事情,对他这种直言不讳的性格并无反感。有些人对你抱着疑问,却因为怕被冷眼漠视、伤及自尊,所以不肯当面对你提出来,反而在背后胡乱猜忌、加以中伤,这样的家伙更加令我讨厌呢……”

  威尔抬起头,发觉女法师正一脸讶然地望着自己,所以停下来。

  “虽然从认识你到现在已经有段时间了,但我依然觉得你是个既奇怪又有趣的人。”莉迪亚感叹道,“关于这一点,你真的很棒呢。”

  “只是小人物的想法罢了,我自己倒觉得挺无聊的……”

  “不过,那个叫雷欧的骑士的确是为凯文的事来到这里的,所以我们必须早作打算才行。”莉迪亚将对话拉到了正题上。

  其实,莉迪亚和威尔来到这个小镇上的目的,就是为了营救被困在牢狱中的凯文。他们在一个多月前顺利地加入了林田兄弟会,一名优秀的法师和一名身手了得的雇佣武士很快便获得了兄弟会的首领“男爵”的信任。两人在这一个多月里随着兄弟会的成员一起打击趁乱肆虐的恶棍和异族,还不止一次地救过对方的命。

  “这下可好,我们八成真的要干一回劫狱的勾当了?”威尔顿了顿,“事先说明,我不太擅长潜入布有守卫的建筑。我只是个雇佣骑士,并没有像小偷或者杀手那样可以悄然无声翻墙越壁的本领。”

  “劫狱并不是唯一的方法……”莉迪亚回答,“刚刚向老板老戴尔打听过了,雷欧在审理过后会将凯文押送到摄政王那里听候处置。我们过一会儿就去找那个作为接头人的猎户,从他那里了解一下镇上监狱的情况。如果条件准许,我们就午夜动手;如果条件苛刻,那么就视情况而定。一般来说,在路上设计埋伏更利于兵不血刃地智取。”

  “目前也只能这样了……”威尔暂时也没有更好的主意,不过守株待兔毕竟不是一个理想的选择,所以他开始埋头苦想其他的办法。

  大厅中央那群吵闹的佣兵们注意到了坐在角落里交谈的威尔和莉迪亚。应该说从两人走进酒馆的大厅起,莉迪亚美丽的外表就吸引了他们的目光。这群喝醉酒的粗鲁汉子们在酒精的作用下逐渐失去自制力,他们开始打赌谁有胆量向坐在角落里的那个美女搭讪。

  一个光头的哥瑟人大汉猛灌下一大杯黑啤酒,然后狠狠地将酒杯砸在了桌子上,他用不屑的表情望了望自己的同伴们,然后摇摇晃晃地站起身,走向了莉迪亚与威尔所在的桌子。他的佣兵同伴们大多都在他的身后起哄助威,只有一位身后背着长刀的女佣兵一脸厌恶地离开座位,转身走出了酒馆的门。

  这位哥瑟人大汉身高超过六尺半(1诺尺约合30厘米),身上尽是健硕的肌肉。哥瑟人的身材在人类当中是最魁梧的。根据创世神话的典籍中所记载的内容,哥瑟人是咆哮天使哥萨洛的后嗣,他们大多生活在靠近海边的寒冷峡湾与白雪皑皑的高地之上,严酷的环境锻炼出他们强健的体魄与狂傲的性格,以及英勇好战的精神。

  西大陆的哥瑟人大多是霍达特王国的子民,霍达特是一个由兽人和哥瑟人组成的部落联合王国。他们所生活的半岛气候恶劣,几乎无法种植作物,所以他们以渔猎为主要生产。也有一些哥瑟人作为佣兵在世界各处靠着自己的武艺讨生计,但是除了佣兵行会和佣兵团之外,没有任何势力组织会给予佣兵庇护。也就是说,一旦你选择成为佣兵,那么你就放弃了原有国家的国民身份。

  “美丽的小姐,为什么要和这个无趣的亚隆人呆在一块儿呢?”哥瑟人大汉将粗糙的大手按在了两人的桌子上,“我叫尤金,是个经验丰富的屠龙手。大家都喜欢叫我‘出手阔绰的尤金’。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请你品尝这里最贵最好的酒。”

  屠龙手并不是指杀过龙的人,而是泛指一种战斗职业。屠龙手是擅长使用重型双手武器或者短矛加盾牌的武士,他们所用的武技力求范围杀伤和破坏力,在对付巨兽、魔物甚至恶龙等体型硕大的敌人时显得尤为有力。因他们可怕的蛮力,正面近身战中也鲜少有其他职业能够与之匹敌。

  这个微醺的光头大汉嘴里呼出难闻的酒气,莉迪亚顿时感到些许不悦。出于礼貌,她委婉地回答道:“真不巧,我已经有约在身了。”

  “哦?难道是这个不识好歹的亚隆人对你纠缠不休?正好,看我来帮你好好教训教训他!”

  尤金伸出一只强壮粗糙的大手,想要去抓威尔的脖子,而威尔则正用左手举起酒扎默默地啜饮着苹果酒,没有做出任何举动,就好像不敢去理会尤金一样。

  “够了!”

  尤金的手腕被人抓住了。这个人是从他的身后接近的,而且腕力很强,尤金一脸怒意地回过头望向抓住他手腕的那个人。

  这是一位年龄在三十五岁左右、身材高瘦的男子,他身披熊皮披风,脚踏鹿皮靴,手戴鹿皮手套,结实灵活的猎户服上罩着了一层由锁子编成的护甲背心,肩上挎着一张铁胎弓,腰部右边挂着插满箭矢的箭壶,左边则挂着一把短剑。他有一头棕色的短发,双颊和下巴上长着连成一片的、细密坚硬的胡茬,粗糙的皮肤和歪掉的鹰钩鼻突显出他冷硬粗犷的气质。

  “多管闲事的蠢货,让我来帮你把鼻子打回它原来的模样吧!”哥瑟人大汉举起他的拳头,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弓箭手。

  “尤金!我说过,在镇上调整休息的时间里不要给我惹麻烦!”大厅中央的桌子旁,一位背着战斧、身着轻巧的锁甲衫和鳞甲短裙的女佣兵对着哥瑟人大汉高声喝道。这个女佣兵有着一头金色的短发,皮肤因常年风吹日晒变得略微暗黄,却丝毫不影响她那姣好的容貌。她的个子要比莉迪亚高,但却比威尔要矮上一小截。之前走出酒馆、身背长刀的女剑士也站在她身旁,原来刚才她是出去告状了。

  听到女佣兵的喝斥,哥瑟人大汉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酒也立即醒了一大半,他灰溜溜地回到女佣兵的面前。后者一拳狠狠地打中他的肚子,尤金立即蜷缩起身子跪在地上,痛苦地呻吟起来。脸上扭曲的表情和光头上崩起的血管证明刚刚那一拳并没有在开玩笑。

  “葛温娜,你没有必要这么做……”背着铁胎弓的男子劝说道,他显然对尤金冒犯的举动和话语并不怎么在意。

  “教训破坏纪律的手下是作为佣兵队长极为必要的职责,叔叔。”女佣兵回答道,“我可不想在执行任务时,由于队伍中出现了无视纪律的害群之马,而导致全队的人都跟着他一起丧命。”

  说完这番话,葛温娜拉着身旁的女剑士坐在了佣兵那一桌的椅子上,尤金也踉跄着站起身来,满脸难受地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如同一只被挫败了的公鸡般垂着头,不敢再说什么话了。

  背着弓的男子转过身,将一只手拍在了威尔的肩膀上,低声说道:“好了,那边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所以你还是把匕首收起来比较好。”

  威尔将原本藏在桌子下并且握着匕首的右手收了回来。刚刚在用左手举杯啜饮苹果酒的时候,他的右手就悄悄地抽出了腰间的匕首。

  “你就是米凯尔吧?”聪颖的莉迪亚敏锐地从对方的身上察觉到了什么,于是对这个猎户打扮的男人开口问道。

  “那你们一定是威尔与莉迪亚了。”弓箭手坐在了桌旁的空椅上,他的语气里一点惊讶与意外都没有,“你怎么能确定我就是接头人?”

  “断掉鼻子并且眼力过人的猎户,在这样的小镇子上不会再有第二个。”莉迪亚微笑着回答弓箭手,接着提出反问:“反过来,你是根据什么来肯定我们就是来这儿跟你碰头的人的?”

  “一个亚隆人武士在这北方小国还是比较显眼的,况且你们风风光光地来到这个镇子上的时候,还有人热情地为你们作了介绍呢。”

  “原来早就看到我们了……”威尔将还有着一半苹果酒的酒扎推到了米凯尔的面前,“以你的这把年纪来说,到现在才与我们会面还真是害羞得过头了呀……”

  “你的亚隆人同伴嘴巴可真毒,法师小姐。”面对威尔的揶揄,米凯尔不由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然后举杯吞下一大口苹果酒。

  “你和那些佣兵很熟?”在谈正事之前,莉迪亚将自己比较在意的事说了出来,“他们不会也要加入到我们的行动中了吧?”

  “不,不。他们只是受雇运送战争物资,碰巧经过这个小镇而已。”米凯尔摇着头否认,“而且我只认识他们的队长,所以刚刚在外面聊了一会儿天。她是我的侄女,很难想象在十多年前,她还是一个爱哭鼻子的小丫头吧?可看着她现在的样子,才发觉我已经不再年轻了。”

  米凯尔的回答令莉迪亚放下心来,她并不相信那些轻浮的佣兵,更不愿意与他们配合共事。

  “那么让我们来计划一下如何行动吧……”莉迪亚压低了声音,“卡米村遇袭后,凯文手下的人都死了?”

  “不知道,目前为止除了凯文之外,没有其他人幸存的消息。”米凯尔像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卡米村的村民们倒是有很多都逃到了这个镇子上,就住在镇子西面临时搭建的那些难民棚中。”

  “看来,只好先把凯文救出来再做其它打算了。”

  “你们打算怎么做?”

  莉迪亚微微一笑望向威尔,后者接过了米凯尔的问题。

  “今天那队骑士是为了将凯文押送到塞俄城才来到这个镇子上的,所以我们的时间并不多。目前只有两种方法供我们选择,但都需要征求你的意见。”

  米凯尔露出了感兴趣的神情,威尔不想被他催促,于是继续说了下去:“在我们来到这里之前,相信你已经对镇上的监狱好好研究过了,如果你把监狱的地形构造画给我,并且告诉我守卫换班的时间,我可以即刻着手拟定一个劫狱计划,今晚午夜前就把凯文救出来。”

  “听上去你很有信心,可万一失败了会怎么样?”

  威尔的表情忽然变得冷酷起来:“男爵叮嘱过,这次行动不允许发生任何伤亡,但要是不幸出了差错,也许我们就不得不……”

  这时莉迪亚忽然打断了威尔的话:“说说第二种方法吧。”

  “我们还可以考虑在那队骑士押送的路上埋伏他们。如果我们事先做好准备,熟悉地形的话,成功的几率或许比劫狱要高上许多。”

  米凯尔苦笑:“我们只有三人,你却要埋伏一支整整由十二人组成的骑士小队,同时还要顾及到他们的性命,恐怕这个计划也不会很顺利吧?”

  “你可是布置陷阱的大师,如果连你都觉得不可行,那么今晚就只好去劫狱了。”威尔耸了耸肩,“所以,你的意见是什么?”

  “我的意见就是,比起在路上埋伏袭击,劫狱的计划更加糟糕。”米凯尔灌下一大口苹果酒,严肃地说道:“镇子外墙上有负责放夜哨的弓箭手,他们可是正规军的士兵,想带着一个虚弱的囚犯突围出去要冒很大风险。而那队骑士也并不简单,他们的队长可是雷欧。”

  “你似乎对他有所了解,讲讲他的故事。”莉迪亚被挑起好奇心。

  于是,米凯尔就把自己知道有关于雷欧的传闻告诉了两人。

  “他是名实力不菲的剑斗士,来自外乡。去年的春季国王驾崩,摄政王与亲王在夏季决裂,这个叫做雷欧的年轻人就是在那时来到这个国家的。他当时的身份不过是一名普通的旅行者,摄政王在前往王都的路上遇刺,负责护卫的骑士尽数阵亡。在这危急关头,雷欧挺身而出,只身一人救下摄政王,仅靠只身一人!之后他谢绝了一笔丰厚的奖赏,并从那时起决心为摄政王效力。在过去的一年中,他为摄政王赢取过多次胜利。所以,对手是他的话,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剑斗士……”威尔低声重复了一遍这个词,“可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呢……”

  剑斗士是一种善用双剑、双槌或双刀进行战斗的剑士,他们的攻击如鹰隼般迅速精准,他们的武技如蝰蛇般灵活致命。这种剑士除了可以用双剑释放疾风般的斗气外,还拥有着敏捷的身法,因此剑斗士之间的战斗极具观赏性--这个职业诞生于角斗场,不过若亲身领教一下他们的技艺,就会发现那可绝对不是表演。

  “怎么?没有把握么?”米凯尔的耳朵很灵敏,他想借机取笑一下威尔,用不含任何恶意的促狭,“男爵提到你时可是捧上天了呢。”

  “与有没有把握无关,不打上一场怎么会知道结果?”威尔推开椅子站了起来,“既然放弃了劫狱的行动,那么我会试着想出一个伏击他们的计划。现在,我要出去走走,透一透气……”

  “他一向这么我行我素么?”望着威尔走出酒馆大门的身影,米凯尔问道,“跟这样的家伙合作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没想到这番评价却让莉迪亚轻声笑了出来:“我倒时常觉得他是个意外听话的人呢,只是个想法有些奇怪的家伙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