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74年的那场大戏
请叫我落落2018-11-13 14:233,246

  霍光篇

  公元前74年的一天,一辆马车上,车上右边站着是一位虚龄18岁,未及成年的少年,车上左边站着的是已尽花甲的老年,一路上少年心里惴惴不安,喘不过气,仿佛芒刺扎背,没多久少年开口了:“霍将军,您年事已高,还是去车里吧”,老年听了话,没多想,径直下车,做进随车内,而后换人与少年同车,少年心里才好受一些,从容站着。

  这辆车是驶去拜谒汉高祖刘邦太庙的,而车上的少年就是刚被立为皇帝的刘病已。刚下车的老年就是被孝武皇帝托孤任命的大司马大将军霍光。

  霍光回到车内,思绪不禁涌入心头,脑子开始遐想:自己十多岁时,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将军来到自己家门口,见自己父亲对他行跪拜大礼,而将军亲口说他是父亲的骨肉。随后被此人带到长安。

  那时也有过一段快乐时光,闲暇时也在街巷玩耍。一天哥哥霍去病带他进宫,他见到一个体态华贵端庄的女人,哥哥直呼他姨母,而此时,有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男孩和他见面聊了起来,玩得很欢。

  霍光停顿了一会儿,又开始想到:那年长安城内,兵戎相见,听说太子谋反,而后皇后自尽,自己儿时的玩伴-太子也畏罪自杀,而后因为这件事牵扯到数万人被诛。不禁又想起自己哥哥霍去病的英年早逝,仿佛一切没有了头,失去了靠山。

  霍光心头一紧:想起了一幕,他待在宫内画室,不去面圣,而是托人带去了先帝送他的“周公背成王朝诸侯图”,这时的他还是战战兢兢,就在此刻宫廷内上演了一幕大戏,托孤另外两位重臣上官桀、桑弘羊以及一些大臣告他谋反,言之凿凿。而后又想到就在武帝病榻前心里的紧张且兴奋,问武帝的那句:“如有不讳,谁当嗣者”明知故问的话。而后的往事一一浮上心头,昭帝早崩,昌邑王心怀叵测,突然心里一句话打断了他的思绪“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句话是昌邑王刘贺的随臣们临死时说的。没等霍光定神,车已到目的地。

  后面的事情,大家应该都知道了,霍光妻霍显毒杀许皇后,霍光死后,霍氏一家全被族诛。纵观霍光的一生,不难可以看出,为人处世,谨慎小心,勤勤恳恳,大权独揽后,排斥异己,全家显贵。然而霍光究竟还不是王莽,他只是有点过于迷恋他托孤大臣的权利了,为政方面还是能做到革除流弊,轻徭薄赋,与民休息,只是他错看了自己的位置,做臣子的终究还是臣子而已。

  霍光的掌权的一生,耗死了一个帝王,逼走了一个帝王,而惊醒激发了一个帝王,若不是宣帝的英明果敢,沉着冷静,用时间差赢得了胜利,很难想象大汉朝会走向何方,而即如此,也为大汉的覆完埋下了伏笔,就是让宣帝坚定不移的立保了刘奭的太子之位,不禁让人联想起宣帝刘询自己说的那句“乱我家者,太子也”。

  汉昭帝篇

  公元前74年的一天,虚龄21岁的汉昭帝刘弗陵躺在病榻上,他也许知道了他的生命即将走向尽头,脑子不时回想起往事。

  在自己7岁多时的一天,哭着喊着要见娘亲,可是宫人们各个面面相觑,沉默不语,就在此刻没多久,他的母亲孝武钩弋赵婕妤被赐死在了甘泉宫,理由是主少母壮恐骄奢淫逸。

  8岁时,他在权臣霍光等人的拥护下继承了大统,这个时候的刘弗陵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要承担的是整个西汉王朝的命运,和自己肩上沉重的担子。一年多后的某一天,不到10岁的弗陵问霍光,金家的两兄弟难道不能两个都封侯吗。在此之前刘弗陵的玩伴金赏、金建,只有金赏继承了父亲托孤重臣金日磾的侯位,弗陵也想为弟弟金建谋求侯位,但是得到霍光的回答是不可,哪怕即使是皇帝。

  14岁那年宫里上演了一幕大戏,同为托孤的两位大臣上官桀、桑弘羊连同亲信告霍光谋反,而霍光只是送去了他父亲孝武皇帝的“周公背成王朝诸侯图”,这时的弗陵心里略微泛起了波澜,对他而言看出此戏其中的端倪并不难,这个时候的弗陵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否决了一切对霍光不利的说法,霍光的权势更大了。后来的事情正如史书上记载的,上官桀、桑弘羊因谋反被族诛,燕王和自己的姐姐盖长公主都畏罪自杀,弗陵能信的有且只有霍光了,而霍光此时权倾天下。

  有一次,少年弗陵在宫里见到宫女们穿着绲裆裤,束着许多衣带,甚是不解,问左右说,这是为什么,左右告诉他,是霍将军让这么办的,弗陵没说话,以后就再也没有碰过宫里的宫女。而到昭帝的去世时,皇后也才十四五岁而已。

  弗陵又想起一件事,自己继位的第七年,公元前80年,泗水戴王无后封地被除,而当他得知戴王后宫有遗腹子叫刘煖后,不禁心生哀怜立刘煖为泗水王。这个时候不禁又让他想起了母亲,而时间最后也没有可伶刘弗陵,不久后他就驾崩于未央宫,也许他带走了一个时代,也许他连自己都没有改变而已。

  刘弗陵的一生始终笼罩在一个强大的阴影下面,这个阴影就是亲手杀死他母亲的父亲,一代雄主孝武皇帝刘彻,而这个阴影的一面镜子就是托孤权臣霍光,也许世人很难体会其中的味道,这也随着历史的尘封而渐渐远去,而后人只要细细品读历史,就不难发现孝昭皇帝刘弗陵,他的一生是扭曲的。

  刘贺篇

  公元前74年的一天,一个浩浩荡荡的队伍往都城长安赶路。沿途上累死的马不计其数,而当队伍赶了135里路到定陶时,也才用了不到半天时间而已,这个时候我们的主人公刘贺登场了。

  刘贺是汉武帝孙子,昌邑哀王刘髆之子,父亲死后继承了王位。就在前不久汉昭帝驾崩,刘贺接到了旨意,赶去长安继承大统。昌邑王旧臣郎中令龚遂,建议刘贺:“大王,目前的情况不如遣回一些无用的昌邑国旧属吧”,刘贺见到此人,心里略有反逆。刘贺年轻时性情比较随意放纵,而龚遂见不惯主上行为而多次谏勉,搞得刘贺说龚遂这个人很讨厌,喜欢羞辱人。不过目前的情况,刘贺认为龚遂的说法不错,于是遣回了旧属50多人。

  队伍人马接着上路,一路上刘贺陷入了沉思中,而当队伍赶到济阳时,刘贺对随行人员说:“快去给我找一些能大声呼叫的鸟来”,仆从不甚理解,照办了。而当队伍再到弘农时,刘贺叫原昌邑国的奴仆,沿路收刮美女。当龚遂找到刘贺质问时,刘贺否认了。事后处置了这些收刮美女的人。

  终于,车到长安,龚遂对刘贺说:“大王,已经到长安外城门了,快点下车哭着进城吧”,然而刘贺说道:“我喉咙痛,哭不出来”。又到了长安内城门,龚遂提醒刘贺,刘贺说“外城门和内城门不是一样吗”,直到车赶到了未央宫的门楼下,刘贺才下车,按照礼仪哭了一番。

  刘贺当皇帝后,终日和旧属在宫内享乐,饮酒吃肉,观歌宴舞,霸占宫女。此时旧属有人和刘贺说道:“陛下可知先帝之死乎”,刘贺问到:“卿言此何意”,这人说道,从古至今,没听说过朝有权臣,而天子安稳做天下的。如今之计唯有铲除霍光,陛下的天下才能做得安稳。刘贺想了想说:“卿容寡人思之”。这人又说道,没有时间想了,我已经动用了羽林军,加强了宿卫,并且更换了几个将领……确保陛下的皇位万无一失。刘贺一惊,良久没说话,告诉那人,你多虑罢了,以后不要再提。

  刘贺当皇帝的第27天,霍光进宫,禀告太后刘贺的种种罪行,太后准旨废除刘贺。而刘贺这个时候开口了:“我听说,天子只要有7个敢于直言谏诤的大臣,即使再无道也不会失去天下”,霍光说:“现在还说什么天子,你已经被废了”,而后取走了他的玉玺和绶带。于是刘贺退后一步,行礼说道:“我愚笨,干不了汉家的事情”。刘贺保全了自己,而他的旧属臣僚200余人全被诛杀,死的时候,很多人都大声叫到“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一次,山阳太守奉宣帝密旨,去拜访刘贺,问他:“您父亲留下的那些歌舞伎女,又没有孩子,又不是先王姬妾,都是良家女子。为什么不放他们回家呢”。刘贺说道:“我养着他们等死罢了,病了不给治病,打斗任由他们负伤,为什么要放他们回去”。山阳太守把此事禀明宣帝后,宣帝觉得刘贺这个人不足多虑。此后刘贺被封为海昏侯,到了封地南昌。

  又一次,旧友豫章太守的卒史孙万世问刘贺:“当年您为什么任由大将军处置,拿去玉玺绶带,而不是坚守宫门不出,除掉大将军呢”,刘贺笑着说:“你说的很对,然而现在说这个也晚了”。

  之后刘贺死在了封地,而通过历史解读,我们也细细地了解到了,刘贺做皇帝这27天的心路历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汉那些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汉那些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