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步步惊心
枯崖雨墓2017-08-02 19:312,371

  “砰!”

  谭云右手一甩,将谭自忠的尸体,狠狠地扔出了贵宾殿。

  “云儿,快告诉爷爷,这是怎么回事?”谭长春脸色大变,快步来到谭云身前。

  谭峰、冯静茹夫妇,看着打翻在地的毒酒,亦是脊背发寒的看着谭云,待他回答。

  谭云朗声道:“爷爷,柳博义和司徒天伦,收买了管家在酒中下毒。”

  “想毒死您和我爹后,再将我们谭府灭门,他们狼子野心,就是为了霸占我们谭家产业!”

  一石惊起千层浪,上百名家主浑身一震。有的怀疑事情真伪;有的暗道司徒天伦、柳博义好一个心狠手辣!

  但他们面对火药味十足的三大家主,都选择了沉默,不想趟此浑水。

  “气煞我也!”谭长春勃然大怒,死死地盯着柳博义、司徒天伦,怒气填膺道:“你们真卑鄙!”

  “呵呵呵呵,真是笑话!”柳博义望着谭长春,狞笑道:“你孙子当众悔婚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敢杀人灭口,血口喷人!你还真当我柳博义好欺负吗!”

  “柳家主说得对!”司徒天伦翻手间,一柄长剑从右手凭空而出。

  他持剑指向谭长春,怒吼道:“士可杀不可辱,今日我要你们谭家鸡犬不留!”

  面对战斗一触即发的情况,谭长春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他深知,一旦司徒天伦、柳博义联手,自己必死无疑,谭家必将覆灭!

  “爹,我们不是他们对手,怎么办?”灵胎境七重的谭峰,面如死灰,无计可施。

  “稍安勿躁。”谭长春神色凝重的低声话罢,向白秋生投去求助的目光,“白药师,还请您为我谭家主持公道。”

  毫无疑问,灵胎境九重的白秋生,是唯一能救助谭家的人!

  “白药师,这是我们和谭家之间的恩怨,还请您不要插手。”柳博义、司徒天伦,异口同声道。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白秋生身上,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众人断定,白秋生断然不会为了谭家,而彻底得罪司徒天伦、柳博义。

  事实果真如此!

  白秋生自席位上缓缓起身,横眉竖纹的看着谭长春,神色为难道:“谭老爷子,究竟是你们谭家诬陷柳家主、司徒家主在先,还是二位家主对谭家产业蓄谋已久,只有你们自己清楚。抱歉,在没有弄清事实前,老朽爱莫能助。”

  闻言,谭长春还想说什么时,谭云上前一步,深深鞠躬道:“白老,晚辈知道您一直渴望炼制成功灵胎丹,正巧晚辈得到了此丹的丹方,想献给您。”

  “什么?你有灵胎丹丹方!”顿时,白秋生神色亢奋至极,化为一道白影,出现在谭云身前,颤声道:“谭少爷,快拿出来给老朽看看……快!”

  灵胎丹是灵胎境修士,魁宝级别的丹药,可提高灵胎境修士的境界。

  毫无疑问,谁能得到丹方,长则十年,短则三年,足以打造出一批灵胎境八重、甚至九重境的强者!

  看着激动不已白秋生,司徒天伦、柳博义相视一眼,暗道不妙。知道谭云是想以丹方,让白秋生出手帮助谭家。

  不过二人转念一想,便如释重负。二人看来,灵胎丹的丹方太过于贵重了,谭云根本不可能有!

  若真有,谭家早已称霸望月镇了,也不至于到现在,只有谭老爷子是灵胎境八重实力!

  “云儿,你真有丹方?”谭长春、谭峰、冯静茹,激动不已的道。

  “嗯。”谭云话罢,看着白秋生,不亢不卑道:“晚辈可以把丹方给您,但是希望您答应晚辈一个条件。当然,晚辈不会让您太为难。”

  “说,何条件?”白秋生白眉紧蹙。

  “晚辈希望您能庇护我谭家一个月,一个月后,我谭家是生是死与您无关。”谭云说话间,眸子里精芒闪烁。

  谭云清楚,虽然丹方对白秋生有着强烈的诱惑,但还不足以使其和司徒家族、柳家反目成仇。而一个月的期限,白秋生绝对会答应。

  只要他答应,自己依靠万世轮回记忆,一个月时间足以实力大增,拥有与两大家族抗衡的实力!

  白秋生合上了眼帘,稍稍沉思后,点头道:“好!只要你有丹方,谁敢动你谭家,除非先从老朽的尸体上踏过去。”

  “白老您向来一言九鼎,有您这句话,晚辈就放心了。”谭云心中大定,微微一笑,“白老,您可有空白的玉简?”

  “有。”白秋生指间乾坤戒闪耀间,一枚空白玉简出现在手中后,递给谭云。

  谭云万众瞩目中,操控灵识沁入玉简,以灵识在玉简上绘写出,一道道密密麻麻的字迹后,又将玉简递给白秋生。

  白秋生迫不及待的将灵识沁入玉简,片刻过后,眼中透露出极度的振奋之色,仰头大笑道:“哈哈哈哈,怪不得老朽钻研数十载,依然无法炼制出灵胎丹,原来不仅少了三种灵药,还少了两个步骤啊!”

  “谭少爷,老朽太感激你了,请受老朽一拜。”白秋生朝谭云,深深弯下了脊梁。

  “天啊!谭少爷果然有丹方!”

  “是啊……这、这怎么可能!”

  “……”

  大殿内炸开了锅,众家主难以置信的惊呼着。

  反观司徒天伦、柳博义,既惊又怒!

  二人万万未想到,谭云居然真的拿出了丹方!

  “白老,您还是要看清丹方才是,千万别被谭云以假乱真欺骗了您。”柳博义遏制着满腔怒火,声音低沉道。

  白秋生眉头一皱,不咸不淡的道:“多谢柳家主提醒,老朽看得已经很清楚了。”

  “白老,难道你真为了谭家,要与我两家结怨吗?”司徒天伦咬牙切齿道。显然是个急性子!

  “哼,司徒家主何出此言?”白秋生双目微眯,冷哼道:“你明知老朽收了丹方,就会履行诺言庇护谭家一月,却还想对谭家动手,我看你们是成心想和老朽结怨才是!”

  “白老莫怒,我和司徒家主一月后再来便是。”柳博义脸色难看的抱了抱拳,随后,侧视司徒天伦,沉声道:“司徒贤弟,走!”

  话罢,柳博义拉着柳如烟,朝殿外走去。

  司徒天伦神色不甘的紧随而至,在经过谭长春时,怒不可遏道:“一个月后,就是你谭家的死期!”

  “老夫随时奉陪!”谭长春望着迈出大殿的司徒天伦、柳博义,气得浑身发抖,“带着你们的人,给我滚出谭府!”

  ……

  柳博义、司徒天伦气急败坏的离开谭府后,命令五百名侍卫,三日内将全城谭家商铺,全部抢了砸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天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天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